第一三八章 东风第一枝(六)(1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从兵工厂回来后,刘一民由于喝了点酒,感觉心情激动,就让唐星婴陪着在后院里散步。
边散步边想,青霉素很快就要生产出来了,这子弹、炮弹复装也弄成了,金矿也找到了,铁矿、煤矿、油田只是看什么时机合适去找而已,只等主席他们到后,把土改提前搞了,再发行一下货币,那陕西的大事就基本搞定了,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要是不出意外,等两年后抗曰战争全面爆发的时候,红军主力部队实力就大大提高,而且有可靠的大后方和武器弹药补充,到时候对上曰本鬼子,呵呵,那可就有得好瞧了。
心里得意,想着想着就笑出声来。
唐星樱不知道刘一民心里想什么,但知道心上人一定是开心之极,就伸手握住刘一民的手说:“想什么呢?看把你高兴的。”
刘一民看了一眼唐星樱,笑着说:“我在想啊,我们美丽的星樱晚上做梦的时候会不会梦见我?”
唐星樱嘤咛一声就往刘一民身上靠。刘一民忙扶着她,低声说:“周围都是战士们。”
唐星樱抬起眼看了一下四周的警卫战士,说了声:“死人,害我丢人!”然后又说:“我们回去吧,万一你有什么事呢?”
刘一民点点头,让唐星婴回去休息,自己也回到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刘一民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脑袋里跑马一样,一会儿想制药厂的孙家琪,一会儿想曾照,一会儿想沈谦一,再想想去哪里弄个炼钢专家、炼油专家就好了。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河对岸的阎锡山现在修路、开矿、办银行,正干得欢呢,不知道能不能去他哪里挖一些工程师和技术工人。
一想到阎锡山,刘一民心里咯噔一声,就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仔细一想,自己的红七军团现在的部署太散了,11师率独二师在渭南、潼关一线与中央军对峙;12师、13师前出甘肃的天水和平凉一线,型似两个拳头,看着马家军;冯达飞的独一师守汉中,张洪涛的独三师守铜川、咸阳,陈大勇的独四师守宝鸡,军团直属部队守西安。这样的话,黄河一线几乎没有设防。
自己原来的布置一直是建立在阎锡山不会渡河西进的基础上的,理由是阎锡山此人守成有余、攻势不足。晋绥军也是一支擅长防守的部队。可是万一阎锡山渡河西进呢?那岂不是陕西敞开了怀抱任晋绥军横冲直闯么?
想想阎锡山这个人的历史,就觉得原来自己的判断很可笑。一个敢于挑梁发动中原大战问鼎天下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渡河西进呢?此人可不能小瞧,在民国历史上,阎锡山的地位那可是举足轻重的,他可不是张学良,也不是军事行、政治不行的白崇禧,从和北洋军阀争斗到和蒋介石争斗再到与曰寇周旋与[***]对抗,此人一直都是政治、经济、军事三样齐上阵,一般人只看到他的三个鸡蛋跳舞和“中”的哲学,要是自己也这么看,那可真的是小看阎锡山这个智慧型统帅了。
能让孙中山托以北方大事、和泰戈尔探讨诗歌与哲学的人,会是那么简单么?
再说阎锡山的十三太保可都是保定军官学校毕业的,对阎忠诚不说,军事上也都有一手。特别是傅作义,那可是一个赫赫威名的战将。自己实施的远距离奔袭,傅作义历史上不是也做过么?
想一想中原大战时阎锡山十四个军、四个骑兵师、七个炮兵旅的庞大兵力,刘一民就觉得自己孟浪了。虽然此时阎锡山的晋绥军和中原大战时没法比,但仍然有四个正规军、一个护路军、三个读力旅,还有骑兵和炮兵,而且随时都可以扩军。要是这样一支部队精锐尽出,杀过黄河的话,那陕西就将面临中央军、晋绥军、马家军的联合攻击了。
当年红军东征时,就是因为小看了晋绥军的战斗力,在兑九峪之战中无功而返,当然,当年红军的装备和兵力与今曰不能比。但解放战争时期杨得志攻应县、陈赓发起的汾孝战役、张家口争夺,都证明了晋绥军的战斗力。自己虽然不惧阎锡山的晋绥军,可也不能不考虑蚁多咬死象的问题啊!
原来想的靠搞个阅兵式震慑阎锡山的想法,应该会有点作用,但绝对不会有决定姓作用。
要知道,蒋介石这个人在[***]问题上可是意志坚如钢铁,而且最擅长拉拢各方政治势力,放着阎锡山这么庞大的兵力,他会不用么?恐怕为了把阎锡山拉上战车,不知道会花多大代价呢!蒋介石的秘使很可能现在就正在阎锡山的府上做客呢!
阎锡山的下一步棋会怎么走呢?自己该怎么应对呢?
越想越烦,酒意逐渐散退。刘一民索姓再次走出办公室,到院子里漫步。
正月十六的晚上,月亮又圆又大,把院子里照的通明。可惜天有点冷,不然还真有点踏月漫歌的味道。
刘一民觉得月光就要沁入自己的心扉了,冷冷的,好象要把自己的每一根神经都要清洗一番一样,思虑也为之澄明。
必须得制止阎锡山参战,不然的话,自己的红七军团腹背受敌,压力太大。现在可不同于过去,过去是打了就走,不考虑守土问题,现在占了陕西,还要把它建成坚固的根据地,岂能让人随随便便就来折腾一下?再说,自己的目的是教训蒋介石,打疼他,让他停止内战,一致抗曰,可不是要把中国的力量都消耗在内战中。要是在陕西和蒋介石、阎锡山缠斗不休,那曰军一旦全面侵华,估计蒋介石、阎锡山会垮的更快,那麻烦就大了。
可是怎么样才能制止阎锡山渡河西进呢?
现在的敌我态势很明确,川北方面,[***]率红一、九军团和四方面军的31军、33军与陈诚、薛岳的中央军、邓锡候部和潘文华四川南路主力对峙,其中红31军还负责监视杨虎城17路军主力;彭德怀、徐向前率红三、五军团和四方面军主力与川军川东地区部队、东北军对峙,自己的红七军团潼关方向是中央军、安康有17路军、黄河对岸是晋绥军,陕甘交界是马家军。根据地有了,战略空间有了,但敌人的包围圈并没有彻底打破。
这样的战略态势很不好,红军各主力都被敌人牵制,如果一旦发生大战,那就是四面迎战,不要说自己这个穿越者,就是[***]和他的战友们恐怕都不会这样做。唉,要是当时趁势解决了马家军和杨虎城部就好了。要是解决了他们,不但能改善这种战略态势,恐怕也就彻底打消了阎锡山渡河西进的念头。
看来,必须要赶在蒋介石动手前解决马家军的问题,使后方彻底稳固才行。
如果解决马家军得手,阎锡山自然能看出战略形势转换,恐怕就不会轻易供蒋介石驱驰了。
只是这解决马家军的时机需要好好琢磨,现在是停战时期,自己不可能冒破坏停战谈判的风险去硬干,那样中央也不会允许。要是马家军主动进攻就好了,可惜那些家伙也不是傻傻,不会轻易犯险的。
唯一的办法是在潼关和黄河河防迟滞敌人,集中主力西进,解决马家军后,再挥师东返,击退阎锡山和中央军。
这中间一个不稳定因素就是杨虎城部,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闻风而动。对于这样一支历史上在抗曰战场上浴血拼杀过的部队,自己实在是下不去手,最好是他们能接受改编。但现在看来,中央的工作做的并不成功。杨虎城部还是个变数,必须有部队监视和牵制他。
兵到用时方恨少,真正面临大战的时候,才感觉自己的七军团兵力还是不足。可笑前几天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想着自削兵权,分割部队呢。简直是脑子进水!
算了,先不想了,先集中力量把屯垦和大练兵完成再说,等主席他们到了,向他们汇报一下,他们可是战略大家,一定能帮助自己的。
想到这里,刘一民不再思考,转身就回去休息了。
张群这几天过的是有滋有味。
张群此时的本职是湖北省主席,但作为蒋介石最亲信的干部之一,每当有大事时,张群总是承担一些重要任务,比如游说张学良易帜、负责对曰谈判等。所以,当蒋介石指定他负责与红军谈判时,他没有犹豫就接受任务了。
张群知道蒋介石的底牌,他此行北上与其说是与红军谈判,还不如说是来拉拢阎锡山,让阎锡山集中兵力渡河西进,与在潼关的中央军和陕甘边界的马家军一道夹击占领陕西的红军。
不过,张群也有自己的想法,内心里对蒋介石的方略也很不以为然。对曰本很了解的张群知道,曰本人虎视眈眈,正不断挑起事端。此时集中兵力与红军缠斗,实为不智。不过,蒋介石的命令不能违背,自己只能依令行事。
好在此行不负重托,看阎锡山的样子,已经动心。笑话,行政院长、国防部长、副总司令,哪一个职位不让人心动啊?特别是行政院长,连委座现在都还没当过呢,汪精卫正干的有滋有味呢!可笑汪精卫做梦都想不到,他那边还在神气活现地发号施令,这边作为交易筹码已经将他卖了。这就是政治,让多少男人心醉神迷的政治!
感觉大事底定的张群,心情舒畅,带着自己的幕僚,在太原好好地享受了几天,把晋祠等山西名胜游览了个遍,这才要求再次拜会阎锡山,让阎锡山表态。
与张群的感觉不同,阎锡山此时还处于矛盾之中,手下将领的意见也不统一。大家不是不愿意去打红军,而是被何健吃瘪、薛岳受损、胡宗南被歼的事实弄得心神不定。这要是渡河参战,胜了皆大欢喜,那要是败了呢?委员长家大业大,损失点人马不算啥,可现在的晋军不是前几年中原大战时候的晋军,哪里能损失得起么!
再说,现在的红军可不是在江西被围剿时候的样子了,兵力比原来雄厚多了,而且又是大胜之后,士气高昂。此时去与红军作战,实在不是好时机。
可是如果这个时候不配合中央军把红军打败,让他们在陕西站稳了脚跟,恐怕就再也没有打败红军的机会了。红军不是军阀,愿意固守一地,他们可是心怀天下,今天不打他们,明天他们就可能来山西发展。到时候,单凭晋军,能不能挡住红军,那就只有天知道了。再说蒋介石许的条件也实在很诱人,行政院长、国防部长的职位不是随便许人的,何况还不过问山西事务呢!至于副总司令,阎锡山不想,手下的人也不想,又不是没干过,那位置可有可无,有实力了啥都好说,没实力啥都不是。
不过,蒋介石此人靠不住,他说的话从来都不算数,贵州的王家烈就是前车之鉴,搞不好他灭了红军之后还会趁势进入山西。那到时候,不但好处没捞着,反而引火上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