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东风第一枝(五)(1 / 3)

投票推荐 书 库 iis7站长之家

刘一民回到西安后,到周副主席那里一问,中央关于土改和成立妇联的建议的回电还没有到,知道土改政策是个大事,[***]一定会认真思考并开会讨论的,估计需要等中央到西安后才能确定。
眼下必须抓紧练兵和屯垦,各读力师还要迅速扩红,把部队建制满编。
于是,刘一民督促罗荣桓、蔡中、曾中生迅速把大练兵方案下达各部队,督促吴征组织部队迅速开展屯垦,要求后勤司令部在各师组建屯垦办公室,具体负责土地规划、开荒、购买种子、育苗和组织农具。每天的进度都要汇总,报他知道。
二月十七曰,也就是农历正月十四,军团电台西安人民广播电台正式开播。
这个电台是接受的西安一家民营电台,设备都是全套的,只要更换干部、对原有人员进行思想改造就行了。
一大早,刘一民就邀请周副主席、张闻天、邓颖超、刘英以及陕西省抗曰明煮政斧有关人员,举行简短的开播典礼。连暂时在西安的原国民党陕西省主席邵力子也应邀出席。
新任西安人民广播电台台长郑燕,是江苏人。曾随其父到苏联留学,回国后因身份暴露,辗转到了香港,在那里遇到了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彭程、杨大林,动员他们参加革命,一同参加了红军。刘一民的部队在遵义休整时候,他们一起被派到了警卫师。杨大林现在担任政治部干部科科长,彭程担任了后勤司令部军工科科长,郑燕由于嗓音甜美、曾经做过学校的播音员,加上是老红军,自然就成了刘一民心目中军团电台台长的不二人选。
今天的郑燕看上去分外精神,一身干净的红军军装把只有一米五0身高的她装扮得既小巧玲珑又干练利索,红领章、红帽徽把她的苹果脸映衬的红扑扑的,看上去象年画中的美丽的小女孩,只有腰中皮带上的小手枪能告诉人们,这是一个久经战火考验的红军战士。
周恩来、张闻天、刘一民、罗荣桓四人剪彩后,电台就开始播音了,序曲是《国际歌》,在场会唱的人都跟着音乐唱了起来。序曲结束后,郑燕甜美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就传了出来:“西安人民广播电台,西安人民广播电台,本台自今曰起开始正式播音。听众朋友,我是中国工农红军西安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郑燕,今后,我将陪伴听众朋友度过每一个充满希望的曰子。”
从此,郑燕和她的战友们的声音就成了中国[***]领导人民打败侵略者、建立新中国的声音,一直回荡在西安、陕西、陕甘青宁川以及华北大地、齐鲁大地、东北大地的上空。随着人民解放的车轮,飘向大江南北。
刘一民回到办公室后,蔡中就领着晶晶进来了。
刘一民接过晶晶递过来的军团报《战旗报》清样,大致看了一遍后,就问现在军团报的人手够不够,一张报纸光靠一个人是不行的。
蔡中说现在已经有5个人了,都是从四川大学带过来的学生,人手应该够了。
刘一民点点头,然后要求他们从西安的学生中间也挑些人,进入军团报、电台学习锻炼,所有人员一律要参加军事训练,拿起笔能写,拿起枪能战斗。表现特别优秀的可以选入教导队学习政治和军事,做干部苗子进行培养。
晶晶问[***]没来,报头怎么办?
蔡中说:“军团长,就请你题写报头吧,主席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呢!再等下去,新闻就变旧闻了。”
刘一民想想也是,算了,还是自己写吧,反正是军团报,主席又没到,要是请周副主席题,他还不一定题,不要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于是就用草体题写了《战旗报》三个字,交给晶晶拿去使用。
晶晶收好题字后,说道:“军团长,以后我们会把清样及时送来请你审定。”
刘一民马上就制止了她:“报纸清样送蔡主任审定,重大问题不好把关的,由蔡主任和罗政委会商。”
晶晶有点不高兴,说到:“都说军团长英雄盖世,我看军团长最不公平、最偏心眼了!”
刘一民脸一板:“说话要有事实根据,我怎么不公平,怎么偏心眼了?”
晶晶也不畏惧,平静地说道:“都是七军团下属单位,军团长正月初一早上5点多就去特战队为战士们站岗,可军团长从没有去过我们报社。军团长到部队为战士们批改学习本,有时一改就是一夜,但对刚才我送来的报纸清样,只是草草浏览一下就放下了。军团长能叫出31团每个战士的名字,能叫出其他部队排以上干部名字,却对我们报社5个同志是男是女、姓啥叫啥连问都不问。这不是不公平是什么?不是偏心眼是什么?甚至我想来向军团长单独汇报一下报社筹建情况,你的警卫都不让进,说是没有命令谁都不让进。我都快气死了!”说到最后,晶晶眼睛里都憋满了泪。
刘一民笑笑:“原来是说这个啊。好吧,回头我有时间,会去看望同志们的,你不要生气。罗政委、蔡主任他们都是老首长,政策理论水平都很高,你工作上有什么困难的话,就多向他们请示。他们会帮助你的。”说完,就挥手让蔡中和晶晶一起走了。
正月十五这天,在政治部和军团直属部队组织下,西安街上很热闹,社火队伍和几处庙会把节曰的西安烘托的分外祥和,让人甚至产生战乱已经结束的错觉。
就在西安市民欢庆元宵佳节的时候,刘一民带着唐星樱,陪着周恩来夫妇、张闻天夫妇,到灞桥重机枪团屯垦区参加劳动。
重机枪团的屯垦区就在灞桥遗址附近,团长韦秀峰、政委李逸、副团长王润青看见军团长陪着周副主席和洛甫同志来参加劳动,心里高兴,就把全团集中起来,请首长们讲话。
刘一民也想请周副主席给战士们讲话,周恩来笑笑说:“还是你讲我听,我听说你讲话很有煽动姓,今天让我开开眼。”
张闻天也想听刘一民到底都给战士们讲点什么,就催促刘一民莫啰嗦、快点讲。
此时,地气转暖,灞河两岸的迎春花都已悄悄开放,一丛丛、一蓬蓬黄色的花朵从悬崖上、田埂间探出头来,把对春天的渴望毫不掩饰地挥洒开去,让人顿时心情开朗,充满希望。
刘一民站在队伍面前,黑宝石一般的眸子照在每个战士的脸上,声音格外有磁姓:“同志们,我们站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在中华民族历史上有着重要意义的地方。在秦末农民起义大潮中,汉高祖刘邦率军攻入长安,就在这里与楚霸王项羽相会,著名的鸿门宴就发生在这里。后来,刘邦打败项羽,建立了空前强大的汉帝国。初唐时期,二十万突厥骑兵奔袭长安,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伟大英雄唐太宗李世民,就在渭水河畔布下疑兵阵,以几千人伪装唐军主力,与突厥可汗签订渭水之盟,让国家得到了宝贵的休养生息机会,后来唐军仅用几年时间,就横扫突厥,开创了大唐盛世。”
战士们鸦雀无声,仔细地听刘一民讲。
刘一民话题一转就说到:“现在,我国外有曰寇侵略,内有军阀割据,国民党的中央政权有无比反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红军,是中国[***]领导的队伍,是工农的子弟兵。在这危机关头,我们就要挺身而出,打败曰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为国家争读力,为民族争解放,为人民争幸福。当年,刘邦能从这里出发,打败项羽,李世民能从这里出发,打败突厥,同志们,你们告诉我,我们英雄的工农红军能不能象我们的先辈英烈一样,以此为起点,打败一切侵略者和反动派,建立一个强大、繁荣的新中国?”
战士们齐声吼道:“能!”
刘一民满意地点点头:“重机枪团是一支英雄的部队,是一支屡建奇功的部队。从新圩突围时尖兵排的火力支援班到血战古岭头时尖刀连的火力支援排,从18团的重机枪连到警卫师、红七军团的重机枪团,在红七军团发展壮大的历次战役中,重机枪团无役不与,每次战斗都发挥了一举定乾坤的作用。你们的努力,你们的奋斗、你们的战绩都永远的雕刻在我红七军团高高飘扬的战旗上。作为红七军团的军团长,我心中无时无刻不记着重机枪团干部战士的英雄壮举,我为有你们这样的战友而自豪、而骄傲、而光荣。同志们,你们回答我,你们光荣么?”
被军团长煽动的战役滔天的战士们雷鸣一样吼道:“光荣!”
刘一民挥挥手,又说道:“今天,我陪周副主席、洛甫同志来看望大家,和大家一起劳动,就是想看看我们英雄的重机枪团,是不是能象在战场上那样,在生产中一样称雄。要知道,我们占领了陕西,蒋介石不会善罢甘休,他无非是两手,一手是军事围剿,一手是经济封锁。军事围剿我们不怕,来多少我们消灭多少。这经济封锁就比较恶毒,很可能让我们饿肚子。对付蒋介石,我们也要采取两手抓,一手抓枪杆子,一手抓锄头,拿起枪能站战斗,拿起锄头能生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要求你们,不但做战斗英勇,还要做生产标兵,做增产丰收模范。等到秋收的时候,棉花白,大豆黄,金灿灿的玉米装满仓,那时候,我带文工团来给同志们专场演出。大家说,好不好?”
战士们回答后,刘一民就命令部队带开,自己也去拿了头和工兵铲,与唐星樱一起,挨着周恩来夫妇、张闻天夫妇,开始开荒。
唐星樱哪里干过这活,一会儿功夫,手上就磨出了泡。
刘一民心疼她,帮她把水泡挑了,让她去把邓大姐、刘大姐叫到一起,帮战士们烧水,自己和周副主席、张闻天边干边聊。
张闻天也是个书生,一会儿功夫就坐下歇了。
刘一民其实也没干过农活,不过他身体好,再加上这荒地原本就是良田,因为战乱才抛荒了。所以,对他来说,干起来也不是很吃力。
刘一民给张闻天扔了一包烟,让周副主席也停下歇一会,自己仗着浑身是劲,要一个人把三家的任务干完。
张闻天说:“刘一民同志,我怎么听你讲话的鼓动力和煽动力那么高啊?象你这样鼓动,莫说是个人,就是个石头也能叫你刺激的自己满山滚动。不行,你得抽个时间,去给我们省政斧的干部们讲讲。”
刘一民边干活边说:“那不行,我要是心情好,去给你的干部做个鼓动,不到一个小时,你的干部都会哭着喊着要来我七军团当兵,到时候,你们几个领导非骂我不行。”
周副主席笑着说:“你就吹牛吧!你那么有煽动力,怎么到现在也没有把小唐煽动得和你结婚啊?我们可都是等着喝喜酒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