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东风第一枝(四)(1 / 3)

大魏宫廷 iis7站长之家 加入书签

就在刘一民领着高原、赵捷、沈谦一等人在潼关桐峪镇的小秦岭山区里艰难跋涉的时候,在广元[***]的住处,[***]、朱德和张国焘正进行着一场艰难的谈话。
此时的[***],由于红军形势一片大好,早已不是湘江战役时候那种瘦弱不堪的模样了,面色红润,二目炯炯有神。
张国焘还是那样子,只不过脸上多了几丝疲惫和落寞。
三个人相对无言,[***]在不停地抽烟,张国焘面沉似水。
最后还是[***]打破了沉默:“国涛同志,中央决定调你来中央工作,是从大局考虑的,现在我们已经占领了陕西,中央很快就要搬到西安去,在西安建立我们的革命中心。中央的领导力量需要加强,这一点你无须怀疑。”
张国焘硒然一笑,满脸都是不屑:“老毛,我们都不是三岁小孩,有些事不用多说。调我来中央工作我没意见,撤销西北军政委员会也行,问题是你们采取的手段不够光明吧?你那个刘一民,采取连抢带骗的手段,弄走了曾中生。那个彭德怀,简直就是军阀!我和陈昌浩、徐向前他们联系不上,只好赶到前线去找他们,结果彭德怀竟然威胁我,说现在四军、九军、三十军归属他的川东前敌委员会指挥,我要是敢带走一支部队,就以动摇军心来对我执行纪律。老毛,我问你,是不是你授意彭德怀这样做的?你别说你不知道这事,我张国焘对党的贡献,在党内的历史,彭德怀应该清楚吧!要是没有你们的支持,他彭德怀一个湘军小团长敢对我这么说话?”
[***]腾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张国焘说道:“国涛同志,你既然这样说,那我就直说了。如果不是刘一民去把曾中生救出来,恐怕你就把他杀了吧?中央成立川东前敌委员会,是为了统一指挥川东前线各部队对敌作战,这你也是同意的吧?彭德怀同志不是什么湘军小团长,而是赫赫有名的红军战将。没有人授权彭德怀同志怎么对你说话,但你怎么就不想想,以你在党内的地位和川陕苏区主要负责人的身份,彭德怀同志为什么就敢对你那么不客气?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中央派你去鄂豫皖苏区的任务是什么,而你又做了些什么?我问你,白雀园是怎么回事?徐向前同志的夫人程训宣在什么地方?”
张国焘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曾中生必然向中央反映鄂豫皖肃反的情况,但是他没有想到中央会知道的那么详细,连程训宣的事情都清楚。但是张国焘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站起来梗着脖子吼:“曾中生是一个危险分子,而我只是逮捕了他,并没有杀他!白雀园肃反是为了纯洁红军队伍,防止许继慎、周维炯他们搞兵变。至于程训宣,顽固不化,早就执行纪律了。”
朱老总也忍不住站了起来,指着张国焘说:“曾中生是危险分子?我看你比他更危险,你就是个阴谋家。白雀园肃反是为了纯洁红军队伍?说的好听,瓜娃子都知道你是为了排除异己。许继慎、周维炯搞兵变,你怎么就不用脑子想一想,那可能么?可怜我们那些红军勇士,没有死在蒋介石的子弹下,却死在你的屠刀下!你说程训宣顽固不化,我看是立场坚定。你这个人,品质极坏,这边称向前同志是亲密战友,那边就背着他杀他老婆。要是程训宣有个儿子的话,你是不是也要一起杀了?对了,我差点忘了,你杀许继慎老婆的时候,他老婆正怀着身孕,你这是一杀两命!像你这种人,当面喊同志,背后下刀子,谁敢和你共事?”
张国焘一点都不示弱,两眼瞪的溜圆,大声吼道:“我搞肃反是中央同意的,别说没错,就是错了,责任也应该有中央来负!你们指责我,是对我的不公正!是对川陕苏区的不公正!四方面军广大干部战士是不会答应的!至于徐向前的老婆,我们革命者就是殉道者,死个女人算什么?他可以再找么!”
[***]气的大笑,指着张国焘说:“亏你还是党的高级领导人,亏你还见过列宁,你听听你都是什么逻辑。我问你,中央远在江西,他们主要还不是听你怎么汇报么?好,就算是当时中央支持你肃反,但他们谁表态让你把红军干部战士集中起来用机枪扫射了?谁表态让你把红四军的团级干部杀的只剩两个人?谁表态让你给这些红军干部灌辣椒水、钉竹签了?你杀过来杀过去,原有的干部杀完了就提拔,提拔了再杀,战士们枪口上沾土你要杀,米袋子破了你要杀,发句牢搔你要杀,几个人在一起说个话你要杀,但是你杀的这些人中有几个投敌啊?你给我举个例子说说?我把话说白了吧,你就是利用了红军将士对党的忠诚、不敢反抗来实施大屠杀,满足你一人独霸四方面军大权的野心!至于程训宣,你说的好听,死个女人算啥?这话你不要和我说,你去对向前同志说。我只想问你,你为什么不把你的老婆杀了啊?国涛同志,我劝你不要再狡辩了。说的再好听,也掩盖不了你双手沾满红军先烈鲜血的事实。”
张国焘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手哆嗦着指着[***]、朱德说:“你们说是让我来担任常委,原来是要和我算总账。这是阴谋,标标准准的阴谋!我要去苏联,向斯大林同志报告,揭露你们迫害我的事实。”
[***]弹了一下烟灰,说道:“你要去苏联可以,想向斯大林同志报告也行。不过,我要告诉你,这是我们中国[***]自己的事情,找谁说也不行。你必须认真反省自己的错误,向党做检讨,向四方面军的干部战士做检讨,向那些被你枉杀的英灵忏悔!你以为你杀了那么多人,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了么?你把党的纪律看成什么了?你把中国[***]看成什么了?”
张国焘满脸惊异:“老毛,老朱,你们难道还想杀了我?”
朱老总说:“对你所犯错误的处理,要召开中央会议来讨论决定。我想提醒你,这主要取决于你检讨的深刻不深刻,诚恳不诚恳,能不能让同志们原谅。你不要以为,你什么都不说,中央就不掌握情况。我可以告诉你,彭德怀同志、聂荣臻同志都正在组织四方面军的干部战士揭发你的问题,纸是保不住火的。你可以想一下,假如向前同志和四方面军的干部战士知道了你搞大屠杀的真实目的,那会是什么结果。你会被所有的红军战士唾弃的!”
张国焘这才彻底无语,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久,终于说道:“我愿意检讨。”
听了张国焘的表态,[***]才说:“国涛同志,你有这个态度就好。我们党历尽千辛万苦创建红军,开展武装斗争,这里面也有你的心血和功劳,特别是开创川陕根据地,发展壮大四方面军,你的贡献和努力,谁也不能忘掉。但是,人无完人,错就是错了,知错能改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们不能一错再错,让革命继续蒙受损失吧。所以,检讨要深刻一点,认识要上得去,要争取同志们的谅解。”
张国焘此时面如灰色,已经是身心俱疲,答应一声,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等张国焘走后,[***]精神有点落寞,对朱德说:“老总,一个人就能给革命带来那么大的损失,我们得反省啊!”
朱老总的精神也不好,就回答说:“张国焘的问题给大家敲了警钟,我们以后恐怕得对中央决策做一些制度上的硬姓规定,谁也不能违犯。不然的话,这人头掉了,就再也长不出来了。润之,我们准备去西安吧!”
[***]点点头。
上海莫里哀路29号,宋庆龄寓所。
这是一座两层欧洲乡村式样的小洋房,是加拿大华侨集资买来捐赠给孙中山先生的。孙中山先生去世后,他的夫人宋庆龄女士现在仍然住在这里。
宋庆龄现在心情很好,倪华终于平安无事地回来了,正在房间整理行李,今天就要去美国走了,再也不用担心老娘舅的唠叨了。
这丫头也真是的,整理个行李怎么那么慢,还不让人帮她,去催催她,别耽误了时间。
宋庆龄走进倪华的房间时,看见小表妹正坐在床边拿着一幅油画出神,那神态、那气色、那发型、那专注的目光,活脱脱就是自己当年年轻时候的样子。
宋庆龄有一小会儿失神,好像时光倒流了,又回到了威利斯安女子学院那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
春天来了,古老的梅肯市安详宁静,奥克穆尔尧河绕着城市缓缓地向远方流去。学院就建在一座可以俯瞰古城的一座小山上,从教室里就可以把美丽的梅肯一览无余。下课了,校园里都是姑娘们欢乐的笑声,连那些蝴蝶啊、花儿啊,都在追逐着姑娘们的身影欢笑。唉!美丽的威利斯安!
宋庆龄回了回神,向倪华走去,轻声问:“阿华,收拾好了没有?”
倪华一抬头,见二表姐进来了,脸红了一下,边卷画边说:“二表姐,我马上就好。”
宋庆龄笑着说:“什么画啊,让你看得那么出神?”
倪华说:“没什么,是我自己的画像。二表姐,你等急了吧?对不起!”
宋庆龄依然是一脸微笑:“你这孩子,和我说什么对不起呢!来,让姐看看你的画像,看看是谁画的,别把我们的阿华画丑了,我可是不依的!”
说着就顺手拿过了画,打开一看,就愣住了。只见远山和亭台楼阁、泉水的背景下,画面上的倪华满脸喜色,说不出的典雅、说不出的高贵,简直就象一朵盛开的牡丹一样,国色天香。
宋庆龄忍不住低呼:“画的好!”然后就问倪华:“这是你在美国画的么?”
问完就笑了:“你看看,表姐真是老了,美国哪里有这样的亭台楼阁么?是哪个大画家给你画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国内什么时候出了这样天才的油画大家啊?”
倪华笑道:“什么啊,就是一个20来岁的调皮小子。”
宋庆龄惊异地看看倪华,看完了又仔细地看画,越看越觉得画的好。心里就想,能把倪华画得这么美,而且那眉梢、眼波似乎都充满着爱意,这画画的人一定是内心爱极了倪华,才能用颜色说话,把心底的深情倾注在画面的形象上。这种画不但需要高超的画技,还需要画家的浓浓深情和灵思,往往就是一个画家一生的巅峰之作。
宋庆龄把画卷起来,说道:“阿华,告诉表姐,是哪一个调皮小子有这天大的福气,俘获了我们倪小姐的芳心啊?”
倪华娇嗔一声:“表姐!”
宋庆龄一看倪华的神态,哪里猜不出自己的小表妹真的是情窦已开啊?就又问:“他是干什么的?是在美国认识的还是在国内认识的?”
倪华又是娇嗔:“表姐!”
宋庆龄看倪华娇嗔的模样,眼里都是慈爱和笑意:“好,你不说,我就不问了。记得将来带他来看我。对了,你这一走就是三年,把这幅画放在我这里吧,我想你的时候可以看看。等你将来回国的时候再还给你。你放心,我会找一个一流的工匠,用画框把它镶起来的。”
倪华摇摇头,说道:“表姐,我不能把画留给你,我这三年,还要指着它活呢!”说着说着,眼睛里就起了薄雾,泪珠就不争气地滴滴答答地往下落。
宋庆龄想不到一句把画像留下就惹来这姑娘的眼泪,心里想,这里面怕是曲曲折折说不清。就抚摸着倪华的头说:“别哭了,表姐不要你的画了。告诉我,是不是那调皮小子欺负你了?他是谁?我去找他,敢让我们的阿华流泪,这调皮小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