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东风第一枝(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从西安坐火车到渭南,距离不远,时间不长就到了。
11师师长高原、政委赵捷已经知道军团长、政委、参谋长要来视察部队,早就在车站等候了。
汉阳镇战役后,刘一民一直没见过高原、赵捷他们。这战友相见,自然是分外亲切,握手拥抱后,刘一民见参谋长周毅不在,就问周毅到哪里去了?
高原说周毅和王大湖带着31团在车站外面,等候军团长、政委、参谋长检阅。
刘一民笑了笑,对高原和赵捷说:“周毅擅长战略谋划,非常适合做参谋长。上次汉阳镇战斗,他率领39团阻击胡宗南第一旅正面攻击,立下了大功。要知道这个第一旅,实际上就是原来第一师取得中央军比武第一名的第二旅,原第一旅调走后,第二旅改称第一旅的。那是绝对的中央军第一等部队。而我们的39团却是新组建部队,两下一对照,你们就知道周毅做的战术布置是多么正确。我上次在医院批评他,一是心疼部队伤亡太大,二是怕他知道实情后骄傲。这次调整干部,将他调到11师,既是看战功用干部的体现,也是为了加强11师的指挥力量。你们要体会这个意思,不要有39团的团长怎么能当11师参谋长的想法。”
高原笑着说:“军团长小看11师干部战士的胸怀了,难不成军团长可以是叱诧风云的英雄豪杰,11师的干部反而是小肚鸡肠不成?”
刘一民高兴地说:“好,我们走,去看看我们英雄的31团的雄姿!”
一行人说说笑笑向出站口走去。
李成毅也是老一营一连出来的人,一听说31团在外面等候军团长检阅,哪里肯弱了警卫团的名头?马上就在车站内整顿部队,并大声鼓动说:“31团是我军团头等主力,我警卫团也不弱,特别是我们一营,是军团长的警卫部队。由于上次军团长遇刺事件,全军团要求解散我们警卫团、重组军团长警卫部队的呼声很高,这是我们的耻辱!是带把的都给我挺起胸膛来,让31团的战友们看看,我警卫一营同志们威武雄壮的气势!大家说,好不好!”
战士们的士气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了,部队迅速整队,向站外开去。
刘一民走出车站一看,红31团以连为单位在站外空场上排列的整整齐齐。刚要说话,就见王大湖快步跑上来,敬礼报告到:“报告军团长,红七军团11师31团已列队完毕,请您检阅!”
刘一民说了声辛苦了,就向部队走去。
高原等人还以为刘一民会很正规的检阅部队,没有想到刘一民是直接走到战士们跟前,一排排、一个个为战士们整理一下军容、校正一下军姿,一直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为最后一个战士校正好了军姿。
曾中生心里佩服不已,想不到军团长是这样检阅部队的,看他为战士们整理军容时的细心劲,分明是把战士们当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再看看31团的战士,一个个都是站的笔直,满脸自豪,那种荣耀感、英雄感喷薄欲出。曾中生感叹,这才是我军精锐的风采!
回到队伍前面,刘一民大声说到:“31团是支英雄的部队、光荣的部队,也是我军团的头等主力部队。所谓头等主力,不但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不但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但是拖不垮、打不烂,仅仅是这些,远远不够!我心中的头等主力还要是学习班、工作队、生产标兵。做学习班就是要形成学习氛围,以有知识、有文化为荣,以有理想、有追求为荣,以有全局观、责任感为荣,以多出干部、进步快为荣;所谓工作队,就是要宣传红军政策,发动群众,执行纪律,会管理防区社会秩序。不但能当战士、班长、排长、连长,也能当工作员、村长、乡长、县长;所谓生产标兵,那就是一手拿枪,一手拿锄头,自给自足,丰衣足食,不给群众添麻烦。用我们的双手,开出良田万顷,挖出金山银山,种出一个五谷丰登、果蔬飘香。我们马上就要在陕西开展土改,让所有没有地、没有粮的穷苦人翻身得解放,有地种,有饭吃,真心实意地拥护我们[***],拥护我们红军,彻底将陕西建设成我军稳固的大后方。我要求,英雄的31团,不但要在大练兵中做标兵,在大生产中做标兵,也要在开展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中做标兵。同志们,你们回答我,能做到么?”
战士们雷鸣一般齐吼:“能!”
刘一民满意地挥挥手,让王大湖带部队回营房。
王大湖一声口令,部队开始撤回营房,随即,“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歌声就从一个个连队中飞出,听的人血脉喷张。
罗荣桓看唐星樱一脸痴迷,就喊道:“唐星樱同志!”
唐星樱一扭脸,见政委正严肃地看着她,脸上就腾地一下飞起了两朵红云。
罗荣桓严肃地说:“唐星樱同志,你失职了。作为党委秘书,你刚才应该把军团长的讲话完整地记录下来,随后要抄报总部,印发各部队。你难道意识不到军团长讲话里包含着丰富的建军思想,对当前工作有指导意义么?你看看政治部的赵小曼同志和晶晶同志在干什么,可不要自己把自己弄晕了!”
唐星樱扭头一看,见带着军团文工团来与红二十五军联欢的赵小曼和军团报的晶晶都拿着小本在认真记录,心里就暗暗地埋怨了一句“死人,你又害我丢人”,忙对罗荣桓说:“政委,对不起,是我不对。”
罗荣桓说:“我听说18团时,蔡中政委就要求政治部主任李清负责记录整理刘一民同志讲话,及时上报中央并转发其他部队做参考,这是个好传统,我们不能丢下。你现在也算是老红军战士了,可不能比不上新同志。晚上你把她们的记录要过来,抄一下,整理后交军团长审定,然后发给各师、团做参考。”
唐星樱忙敬礼说:“坚决完成任务!”
罗荣桓这才不再说话,一行人直接往红二十五军驻地赶去。
红二十五军是1934年11月16曰离开罗山县何家冲进行长征的。长征开始前,打了扶山寨战斗,消灭4000多敌人。开始长征后,一路征战,突破敌人围追堵截,进入了卢氏和商洛地区。遇到读力二师寻找他们的小部队后,才知道中央红军已经占领了陕西,随独二师引导部队进入渭南休整。
刘一民知道,此时的红二十五军虽然只有3000来人,但装备的都是缴获张学良从德国买来的德式装备,部队精悍灵活,战斗力很强,唯一不足,就是缺少电台和衣服、药品。因此,他早就交待吴征利用春节几天时间赶制了3000套崭新的军服,带了一部电台,在西安筹集了一部分药品,买了一些罐头和猪肉,一起带了过来。
接到11师通报刘一民军团长和罗荣桓政委、曾中生参谋长要来看望部队的通知,鄂豫皖省委和红二十五军的领导们都在驻地等着。
刘一民参加红军晚,红二十五军的同志们对他都不熟悉,但罗荣桓是老同志,曾中生更是老首长。所以,当刘一民一行抵达红二十五军驻地门口时,鄂豫皖省委领导和二十五军领导郑位三、吴焕先、程子华、徐海东等都迎了上来,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看的刘一民也是热泪盈眶。
进到军部后,曾中生和吴焕先、徐海东仍然是手拉着手,罗荣桓也和郑位三、程子华手拉着手。刘一民就笑道:“同志哥,手可以松了吧,又不是两口子见面,老拉着手就不怕将来找不下老婆么?”
这一下说的几个人总算是不好意思地把手松开了,刘一民就让李成毅和唐星樱把送来的慰问品清单递给了吴焕先,让战士们赶紧卸下来,把新棉衣换上。
吴焕先一看,感动的不行,马上就叫来几个团长,让战士们换装、卸慰问品。
那边忙乎的同时,这边就开起了座谈会,罗荣桓代表红七军团把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情况和被迫进行长征的情况谈了谈,重点谈了中央政治局遵义会议情况,吴焕先代表红二十五军把鄂豫皖苏区反围剿情况和二十五军长征情况也详细谈了谈。
介绍完情况后,罗荣桓就说:“现在好了,给你们送来了电台,你们随时可以和中央联系,接受中央指示。而且,周副主席、张闻天同志就在西安,[***]和朱总司令现在在广元,但很快就要到西安了。你们可以随我们一起去西安见周副主席,听取指示。”
郑位三激动地说:“几年了,总算是要见到中央了。罗政委,我和你一起去见周副主席。”说完,起来就要走。
罗荣桓笑着说:“老郑,你不要这么着急,难道你就不让我们在你这里吃顿饭?”
说得几个人都是哈哈大笑。
刘一民感觉这些老前辈们简直是赤子一样纯洁,心里正想着对他们说一下,需要什么东西,都有11师负责提供,就听吴焕先说:“刘军团长、罗政委,红七军团兵强马壮,看了以后让我们好激动。我们的红二十五军和你们一比,实际上也就是你们的一个主力团,干脆把我们编入你们七军团序列吧!”
刘一民心里其实非常想把红二十五军和陕北红军编入七军团,充实几个读力师的力量,也可以改变战士成分对比。不过,这需要中央批准才行。就说:“吴政委,红二十五军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全部是老红军,是我军精华,编入红七军团,可以增加部队的老红军战士比例,我双手欢迎。不过,这需要请示中央,我当不了这个家。你们放心,如果编入七军团,就不说了,如果中央让你们读力发展,你们就利用我们下一步的土改,壮大部队。需要七军团支持的,尽管给11师提。”
吴焕先点点头,话锋一转又说道:“刘军团长,我给你提个意见,就是七军团还要加强思想教育。今天上午,我无意中听到两个战士说,宋美龄的亲表妹在你们部队医院,好像还和你们一个领导关系不错。我想问一下,你们那个领导是谁,怎么能和宋美龄的亲表妹关系不错?”
这一下红七军团的几个领导都不说话了,唐星樱更是飞快地瞟了刘一民一眼。
刘一民很尴尬,他知道红二十五军和[***]的仇恨深似海,徐海东一家66口人都让[***]杀的干干净净,连婴儿都没有放过。但是吴焕先的话还得回答,就硬着头皮说:“确实有这个事情,不过,宋美龄的这个表妹从小在美国生活、上学,是个很高明的外科医生,救了我们不少同志的命,人也很善良、纯洁。她现在已经走了,回美国留学去了。”
一边的徐海东不愿意了,张嘴就说:“走了?你们怎么能让她走?为什么不把她抓起来杀了?”
刘一民耐心地说:“徐军长,蒋介石的罪恶和这个姑娘没关系,我们红军恩怨分明,不能把蒋介石的罪恶让一个善良的姑娘来承担。再说,她还救了我们许多红军战士呢!”
徐海东根本不理刘一民这一套说辞,直接就说:“按刘军团长的说法,那我老徐家的婴儿、少年就不善良、不纯洁了?蒋介石不是照杀不误么?他们抓住我们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个杀字,我们好不容易抓住他的亲人了,你却告诉我她很善良、很纯洁、很无辜,这公平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