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东风第一枝(一)(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向邓大姐道过谦后,刘一民向周副主席作了深刻的思想检讨。
本来,刘一民计划在检讨完后,向周副主席提三个建议,一个是重申到北平、天津一带去打曰本人的银行,为购买设备筹措资金;第二个是建议恢复红军大学,由他辞去红七军团军团长职务,改任红军大学副校长或校长。第三个建议是鉴于红七军团编制过大,要担负陕西警备和野战双重任务,不利于部队精干化,想将红七军团一分为二,保留原三个主力师和直属部队为红七军团,用于战略方向,将四个警备师与红二十五军、刘志丹的红二十八军合编为陕西警备兵团,承担陕西警备任务,请中央另派干部担任陕西警备兵团司令、陕西省军区司令。
考虑到如果现在提出这些建议,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己是自削兵权、韬光养晦,不但起不到任何好作用,恐怕还会招来周副主席的批评,话到嘴边就生生地咽了回去。
周副主席听完刘一民检讨后很高兴,表扬刘一民识大体顾大局。邓大姐也说,我就知道我们的英雄不是糊涂人。接着邓大姐就问什么时候结婚?
刘一民有点尴尬,只好把那天他和蔡中谈话被唐星樱听到以及后来的变化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邓大姐说:“活该!没有个女人给你个冷脸子,你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了!”说完,邓大姐就问罗荣桓唐星樱的工作好不好做,用不用她出面找小唐谈谈。
罗荣桓看了眼刘一民,对邓大姐说:“其实,小唐那是气头上的话,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军团长去找小唐谈一下,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那姑娘说是要走,这两天也没见她来找领导说往哪去,还躲在宿舍哭呢!不过,要是军团长不理睬她,事情就难说了。她已经很伤心了,如果再让她伤心,那估计军团长就永远失去她了。”
邓大姐说:“那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还不赶紧去找她?你们想让她哭死么?”
两个人敬完礼走的时候,周副主席又叫住刘一民说:“你的计划我和洛甫同志都看完了,洛甫同志已经向中央建议任命你为陕西抗曰明煮政斧副主席,中央正在考虑。我想问问你是什么意见。”
刘一民思考了一下,感觉现在周副主席情绪很好,就说:“我太年轻,工作我做,职务就不要了。等我们拿下甘宁青后,我想把红军大学恢复起来,抓紧时间培训干部,应对对曰作战。就是这个陕西省军区司令我当都不合适,等中央纵队到后,还请中央研究,将七军团的四个读力师划出两个或全部划出,与红二十五军和刘志丹的陕北红军汇编,组成陕西军区部队,专职负责地方守备,腾出主力用于攻击作战。”
周副主席满眼都是欣赏,说道:“我们红军确实需要学习七军团的战术,你考虑的很全面。不过,你不要总是专注军事,要在根据地经济建设上多思考、多贡献。我建议你抽时间就农业、工业和金融业发展抓几个点,给大家提供一个学习思考的参照物。”
刘一民趁机就问去北平、天津筹措资金的建议中央考虑的怎么样,能不能近期执行?
周副主席笑着说:“你急什么?这事现在很难办,关键是过不了朱老总那一关。你现在可是他的宝贝疙瘩,一听你要去冒险他就烦。不过我很看好这个计划,等朱老总他们来了,再研究吧!”
刘一民只好敬礼离去。
回到办公室,刘一民和罗荣桓一商量,决定开个党委会统一下思想,要求钱壮飞列席,唐星樱担任记录。
罗荣桓说:“我建议军团长先见一下唐星樱同志,再通知她来担任记录,免得她有心理负担,拒绝参加。”
此时,刘一民已经放下了心理包袱,一身轻松,原来顾盼神飞的风采重新闪现,哈哈一笑说:“都是英雄儿女,哪有那么多繁琐。我了解她,你只管通知她参加就是了。要是她不来,就说明她公私不分,就不配做我刘一民的妻子。”
时间不长,蔡中、曾中生、吴征、钱壮飞就进来了。又过了一小会儿,唐星樱低着头、拿着一个记录本也走了进来。
刘一民看人到齐了,就说:“年过完了,我们开个会,把近期的工作布置一下。”
看看大家的脸色都死板板的,没有一点欢喜的样子,刘一民就说:“我先提个建议,上次党委会上同志们要求调整唐星樱同志的工作,担任后勤司令部副政委兼军团长秘书,我考虑了一下,我军没有军团长配女秘书这一说,想稍微修改一下,变成后勤司令部副政委兼军团党委秘书,主要工作是担任党委会记录和军团对外宣传发言人。请同志们发表意见。”
这下,蔡中、曾中生、吴征几个人的脸色活络起来了,大家马上都表示同意。
刘一民看同志们的情绪好起来了,就说:“前几天,由于我个人的原因,害得同志们情绪不高,年都没有过好。作为军团长和党委书记,我有失职的地方。刚才,我已向周副主席做了检讨,对我自己思想上、作风上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认真剖析。周副主席、邓颖超同志都对我进行了批评教育,对我们七军团的工作和成绩给予了高度肯定。在这里,我向同志们敬礼,感谢大家对我的帮助。”说完,刘一民就站起来,向大家敬礼。
蔡中说:“行了,军团长,你这样说我们都很高兴。赶紧部署工作吧!”
刘一民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我们红七军团要做红军主力中的主力,要做未来抗曰战场的中流砥柱,因此,我们要利用这段时间,开展大练兵运动。在成都的时候,我们已经提出了大练兵,但由于战事频繁,不得不中断。这次,环境好了,条件好了,可以开展大练兵了。我计划集中一个半月时间,开展政治练兵和军事练兵。政治练兵的内容就是诉苦和三查,要把战士们的思想统一到我们红军的奋斗目标上来。军事练兵内容就是我写的红军步兵训练大纲,要把这个书多翻印,保证每个排有一本。不过印刷的时候要注意保密,不能流入敌人手里。练兵结束后,全军团进行军事技术大比武,对优胜者进行表彰。上次我说过,要请[***]、朱总司令、周副主席来给战士们颁奖,这次一定要兑现。到时候,还要表彰清溪镇、羊坪镇和占领成都、汉阳镇等一系列战斗的英雄们。另一个我们七军团成立以来,红军总部一直没有给我们授旗,这次一并进行。要当场把战旗一直授到连。个别英雄部队,要授予光荣称号。通过大练兵、技术比武、授旗、表彰,把我们七军团的战斗力向前大大推进一步。可以提一些硬指标,比如步枪固定靶打不到90环的、手榴弹投不到50米的不能留在主力部队,下到地方武装去,等等。”
稍微停顿一下,刘一民说:“为了震慑敌人,争取和平,我计划报告中央,在我们练兵结束的时候,在西安举行阅兵活动,炮兵、骑兵、步兵、工兵、辎重兵、医护兵全部参加,请朱总司令检阅我们红七军团的雄姿。到时候,我们要邀请阎锡山、杨虎城、张学良、刘湘、邓锡候这些人派代表观礼,震慑他们,让他们明白,谁敢追随蒋介石打内战,只要红军总部一声令下,我红七军团就可灭了他。”
说到这里,刘一民自觉意气风发,右手用力地挥了一下。
唐星樱接到开会通知时不想来,想了想不能让他轻看了,还是来了。虽然满腔幽怨,但听到刘一民说到激昂处,还是忍不住拿眼偷偷地看了他一下。这一看,就见刘一民和在菁芜州成立警卫师大会上演讲时一样,神采飞扬,两眼放光。心里轻叹一声,马上就是五味杂陈。
刘一民见干部们情绪已被彻底调动起来,就说:“为了保证这次大练兵切实收到成效,我建议成立军团大练兵领导小组,由罗荣桓政委任组长,蔡中、曾中生任副组长,各师师长、政委任成员。参谋处和政治部分别成立办公室,负责大练兵具体工作。”
罗荣桓说:“军团长,这是个关系全军团的大事,还是请军团长任组长比较好。”
刘一民诚恳地说:“我们七军团情况复杂,战士成分更复杂。要是事事都是我牵头,那就会形成全军团只认我一个人命令的局面,这样下去,对部队、对我个人都没有好处,万一哪一天战斗中我突然牺牲了,政委、政治处主任、参谋长都指挥不动部队,那不是要吃大亏么?我们是红军,不是军阀部队,部队要听的是党的命令,而不是我刘一民的命令。一个人再聪明、再能干,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只有保证集体领导,才是根本的办法。政委和参谋长来的晚,对部队不熟悉,这次要利用大练兵的机会,深入各部队督促检查,和干部战士交朋友,最起码要深入到连一级。大练兵结束的时候,我要是发现有一个主力连的连长、指导员你们叫不出名字,那我就会在全军团连以上干部会上对你们提出批评。”
曾中生到七军团总共参加了两次党委会,上一次是初一下午,大家都在逼刘一民表态处理和唐星樱的关系问题,这次才算是真正领略了军团长的胸怀和风采,心想,这样胸怀的军团长,红军中那是绝对排第一。激动的马上站起来敬礼:“请军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见曾中生已经表态了,罗荣桓和蔡中也跟着表态。
刘一民已经很满意了,就说:“部队要形成一流战斗力,首先领导班子要过得硬。这次这个事情我很感动,大家为了帮我,不惜和我吵架顶牛,这种情况只有共过生死的战友和亲弟兄才会这么做。这也说明,中央把我们几个人调到一起,是对了。以后呢,我们党委班子要形成一种风气,那就是生活上互相关心,工作上互相帮助,战斗中互相照顾,不唯上、不唯书,不唯实,只相信和追求真理。不唯上的意思就是不盲目服从上级,不唯书就是不做本本主义,书上说的也不一定正确,不唯实的意思是说不被眼睛看到的事实所蒙蔽。这几句话,下去以后,请同志们认真琢磨思考。”
吴征问:“军团长,我们后勤司令部的工作,你有什么指示?”
刘一民说:“不要急,下面我就具体讲一下军团部各部门的工作。既然老吴问了,我就从后勤司令部开始。先说一下为什么把后勤处改成后勤司令部。这不是换一个名称的问题,而是一种全新的作战理念。打仗打什么?就是打后勤。可是原来的后勤处已经不适应我们这么庞大的兵团了。改成后勤司令部后,全军的后勤就通归后勤司令部管。以后,后勤司令部要考虑部队的军工建设、快速投放兵力、粮弹补给。不是满足一次、两次战役的需要,而是要确保我军持续作战能力。因此,年三十敬酒的时候,我说后勤司令部要做好三件事,一是部队驮马化,目的是提高机动能力;二是军工建设上台阶,能够生产炮弹、子弹,三是组织部队屯垦,实现粮食和肉类自给自足。这三件任务要统筹安排。比如军工,眼下不可能生产枪炮,但子弹、炮弹复装和造手榴弹、炸药包、地雷可以搞,西安有点工业基础,这几天我会抽出时间去帮助曾照设计和制造一些简单设备,先干着。等将来我们从苏联、美国弄来机器后,就大干。再比如屯垦,陕西八百里秦川,由于战祸,荒地很多,在中央没实行土地改革之前,我们就要马上动手,组织部队建农场和养殖场。特别是陕北有个南泥湾,放一个师进去干都行,要把它建成米粮川。主力部队每个连都要喂猪养鸡养牛沤肥,搞大田地和菜园子。通过我们的劳动,做到自给自足,不给群众增加负担。马上天就要暖和了,得赶紧行动起来,准备种子和农具,不能误了农时。至于驮马化,战马不愁,只要蒋介石一开打,我们马上就收拾青海、甘肃、宁夏的马家军,他们战马多,足够我们使用。但是,驮马化要向机械化过渡,这样,后勤司令部就要考虑培训汽车、坦克、摩托驾驶人员和维修人员,还要考虑在军事要点修建桥梁道路问题。这些事情需要你们认真研究,不懂的,就去找专家,制定出方案,一条一条的给我落实。我给老吴交个底吧,回头呢,我要在陕西和甘肃找出煤矿、铁矿、油田、金矿,考虑到不能大规模开发,避免曰军将进攻矛头对向我们,只能由你们组织部队小规模秘密开发,保证我军战略需要。全面抗战一打开,曰军有的是飞机、坦克、汽车,只要你把人给我训练好了,我就有本事把这些东西弄回来,装备我们的部队。正因为你们的任务重,所以大练兵领导小组就不让你参加了。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吴征听的是两眼放光,用蔡中会后挪揄吴征的话来说,那简直就是一头饿狼看见小绵羊时的眼神。
关于政治部的工作,刘一民强调尽快落实年三十晚上说的两个“三个一”,要请主席给军团报题写报头。
说到参谋处时,刘一民说:“我军团一直没有建立起正规的参谋班子,现在人员基本到位,首先就要组织力量绘制详细可靠的陕西军用地图,以后要组织力量绘制山西、河北、山东、绥远、察哈尔的详细地图。其次是要提高参谋的图上作业功夫,必要的时候,可以请一军团左权参谋长前来传帮带。要立即开办作战参谋培训班,培训基层部队参谋人员。现在全军团大部分团参谋长配备都不健全,要通过培训,发现人才,尽快配齐干部。第三就是要制定部队预备力量建设规划,对预备力量进行训练,保证我们随时都有优质兵员可以补充。”
说完参谋处,刘一民表扬了情报信息处,认为自从有了第一部电台以来,情报信息工作一直走在全军团各项工作前列,为完成几次重大战役做出了突出贡献。现阶段中心任务就是要密切监听中央军信号,掌握中央军部队调动情况,特别是潼关一线中央军情况。其次是掌握陕甘边界的马家军动向,为下一步军团出击提供准确情报。说完这些,刘一民就问钱壮飞上次交代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钱壮飞知道刘一民问的是办曰语电台报务员培训班的事,就报告说进行的很顺利,随时都可以拉上去。刘一民点点头,告诉他注意保密,等候命令。
会议结束的时候,几个人都是意气风发、摩拳擦掌。罗荣桓笑着对刘一民说:“这才是我们传奇英雄的风采。”
说完,罗荣桓转身就对唐星樱说:“小唐,你的工作已经变动,以后要切实负起责任,照顾好军团长的生活。调到其他部队的事情就不要说了,七军团就是你的家,好好安心工作。大家都很关心你,等着祝福你呢!”
唐星樱喊了声“政委”,泪就扑扑簌簌往下流。
罗荣桓忙对刘一民使了个眼色,自己拉开门走了。
唐星樱也要开门走,刘一民喊了声:“唐星樱同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