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新年快乐(八)(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回到办公室,罗荣桓对刘一民说:“军团长,你在刻意回避我,是不是?”
刘一民忙说政委误会了,哪有这种可能?
罗荣桓追着说:“既然军团长不承认是刻意回避,那其他话我就不说了。我现在只想问你,你感觉到没有,军团部的气氛很不正常?”
刘一民点点头。
罗荣桓说:“我来七军团工作是你点名向中央推荐的,按理说,以七军团是我们红军主力中主力的地位,想来这里当政委的人多了,我只是一军团政治部的副主任,无论从哪个方面考量,都轮不到我罗荣桓。比我更优秀、更合适的同志多的是。你能推荐我,我自己诚惶诚恐,不清楚我是哪一方面表现好,让素未谋面的你能够看中我。但既然来了,我就一心想着配合你把工作做好,打造一支天下无敌的雄师。可现在的情况是,由于和两个或者说是几个女人的感情纠葛,导致你精神萎靡不振,进而影响了干部战士士气,一个个都象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这样下去,必然会形诚仁心涣散的局面。要不了多久,曾经战无不胜、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红七军团就会成为病老虎、死老虎,再遇上薛岳兵团,恐怕抓俘虏的就不是我们,而是白匪。”
刘一民笑着说:“政委言重了,这个世界上能俘虏我们两个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罗荣桓板着脸:“你不要给我打哈哈。这几天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感觉我这个政委很不称职,在许多方面都是一味的迁就你,没有对你开展强有力的思想工作。我已经向中央写出了书面检讨,并要求中央调我回一军团,另派更高级别、能力更强的同志来出任七军团政委。”
刘一民大吃一惊,忙说:“罗政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罗荣桓不说话,面无表情。
刘一民想想自己这两天确实是不想见政委,心里有愧,就说:“罗政委,我这两天心情确实不好,冷落了同志们。对不起,等我调整一下心情就好了。请政委收回给中央的检查,我们七军团的领导班子不能因为这些小事散摊子。”
罗荣桓摇摇头:“我不认为这是小事。初一那天,我对你作了劝导,那是因为你当时只是处于选择时期,我试图说服你。可是昨天你从华清池回来后,对蔡主任说的话,暴露了你的思想。原来你是这个舍不下、那个丢不得,脚踩两头船、两个都想得。甚至还想着等革命成功后向中央请示,带着倪华和唐星樱出国去过一夫两妻的生活。我知道后非常震惊!请问,你怎么会有这种腐朽的想法?你把我们[***]和红军看成什么了?”
刘一民低下头,嘟囔着说:“我那不是没办法么。”
罗荣桓说:“说没办法是借口,无论倪华还是唐星樱,都是一心一意地爱着你,但离开你也绝不会死。她们那么纯洁,而你却是想兼收并蓄。这是极端自私龌龊的占有欲在作怪,你亵渎了她们的感情。唐星樱同志做的对,我支持她,你不配享有她纯洁的爱情。”
刘一民想不到罗荣桓平时忠厚善良、温文尔雅,这个时候说出的话却象刀子一样,直往心窝里戳,呆呆地坐着,半响都反映不过来。
罗荣桓看都不看刘一民,继续说道:“我们主张恋爱自由、婚姻自由。那是说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婚姻幸福的权利,你可以爱,可以不爱,可以爱甲,也可以爱乙,但这不是说你可以同时娶两个老婆。你到红一军团去问问,看有一个人有你这种想法没有?可能你也知道我们红军中有的人娶过几个妻子,但你仔细去落实一下,除了家庭包办逃婚出来的以外,有没有一个人是同时拥有两个妻子的?你想干什么,想当军阀还是想当地主老财?”
可能是话说的有点太急了,罗荣桓忍不住停下来歇了一下,自己拿起一个茶杯,从暖壶里倒了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在选倪华还是唐星樱这个问题上,该说的话,我和老蔡都说了,但是你听不进去。这个问题看似你个人的感情问题,但实际上包含着你的革命立场、革命意志和价值观问题。是,我承认倪华无论是容貌还是文化修养、气质风度,都比唐星樱略胜一筹,但有一点,倪华暂时是比不上唐星樱的。那就是唐星樱是历经战火考验的忠诚的红军战士,而倪华仅仅是一个为你做了手术的萍水相逢的医生。唐星樱可以为你挡子弹,倪华可能也会,但唐星樱是自觉地为你挡子弹,倪华暂时间只能是下意识地为你挡子弹。这些都不说,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今天宋美龄的表妹来了,你和她一见钟情。那明天曰本天皇或者皇后的妹妹来了,你怎么办,难道也要和她一见钟情么?要知道,曰本天皇、皇后的妹妹恐怕比倪华更有修养、更多才多艺、文化水平更高。要是那样,就不仅仅是我们红军战士不愿意你,恐怕全中国四万万人都不愿意你!”
刘一民心想,这都哪跟哪啊?倪华和曰本天皇的妹妹能往一块扯么?
刘一民正要反驳,就听罗荣桓又说:“当然倪华和曰本天皇的妹妹没有可比姓。我要说的是,为什么你知道倪华的身世后没有防范心理呢?没有憎恶心理呢?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红军是一支什么队伍么?你不知道我们革命的首要目标就是推翻倪华出身的那个家族所代表的阶级么?你的革命立场呢?你的革命斗志呢?在你眼里,只看见了倪华的美貌、修养、气质,而没有看到、也没有想到我们红军闹革命首先就是要革倪华出身那个家族的命!我们和她的那个家族的利益是永远对立的。虽然倪华有可能走上革命道路,但是在我想来,你就是爱上她,也应该是在她与家庭决裂、走上革命道路以后的事,而不是现在。但你的行动恰恰相反。不要以为你和倪华在华清池做了什么别人都不知道,你要明白,这种事情不需要去查问,只要是个人,只要长着脑袋,稍微一思考,就能明白你和倪华为什么延误行程,在华清池一呆就是几天,连周副主席到西安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赶回来迎接。这个事情发生之前,你把全部中央红军集合到一块,问一问大家,看有没有一个人能想到,我们英勇善战的军团长竟然会和蒋介石夫人的亲表妹睡到了一起,这和被敌人俘虏了有什么区别?”
刘一民刚想说倪华和你说的情况不同,罗荣桓就挥手制止了他:“让我把话说完。当然,倪华是一个好姑娘,个人品质很好,也算是为我们红军立了功。我们[***]人没有那么心胸狭窄,不会拒绝倪华背叛家庭参加革命的。问题是这个事情反映出来的你的思想令人胆寒。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青年男女恋爱问题,而是你热爱谁、支持谁、选择谁的立场问题。你现在是红七军团的党委书记、军团长,你的思想、作风直接影响着七军团的发展。我知道,你一直想把部队培育成我党我军的骨干武装,为人民革命事业做贡献。而且你以前做的一直很好,创造了我们红军历史上的奇迹。但是,这个事情说明,你必须加强思想上的学习和锻炼。我可以毫不客气地告诉你,别看倪华那么优秀、那么漂亮,我们红军干部中绝大多数人又都是单身,但整个中央红军干部,特别是红一军团的干部,谁都不会爱上她。也只有你一个人会爱上她。”
刘一民一想,你别说,这政委说的可能还真对,以那些老红军的思想,见了倪华,恨不得马上把她抓起来,哪里会想起来去爱她。也只有自己这个来自21世纪的人,才会不把倪华那复杂的家庭关系放在眼里。算了,什么也别说,听政委把话说完吧。
罗荣华见刘一民没有反驳,就说:“我们红军代表的是工农劳苦大众的利益,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要建立代表工农利益的政权,而不是象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那样,仅仅是为政权而奋战。历史上那些农民起义领袖往往是一打胜,就把支持他们打江山的劳苦大众忘了,忙着去接受财产、去接受皇妃、公主、去交好权贵。我们[***]人绝不这样,我们的革命本色和革命斗志任何时候都不能消退。为了我们的目标,我们建立了铁的政治纪律,任何人都不能违反。倪华毕竟表明了要参加红军,而且也实实在在为我们做了工作,所以我不能说你违犯了我们的政治纪律。但是,你要清楚,倪华的身份何其特殊?说她是当今中国的娇公主一点都不过分。难道我们革命还没有胜利,你就开始接收公主了么?你可以告诉我她姓倪不姓蒋,但你不能否认她在宋美龄心目中亲如骨肉的地位吧!我告诉你,就在这一段时间,宋美龄、宋庆龄姊妹为了救倪华,已通过特殊关系多次与我党联系,要求善待她。周副主席也对你做了交待。本来,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情况,促使宋美龄向蒋介石施加压力,逼蒋和我们认真谈判。但是,由于你和她的关系,这个有利条件就消失了。这个事情是发生在你的身上,由于你参加红军时间短,受红军纪律教育少,又立下了让我们红军起死回生的不世奇功,所以,中央才没有追究。要是发生在我身上,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在保卫局的审讯室里了。”
刘一民说:“政委,这倪华可是参加红军了,她已经是我们的野战医院副院长了。我们应该把她看作自己的同志,而不能再把她看作我们的敌人。”
罗荣桓见刘一民振振有词,气就不打一处来:“是,从成都到西安,在你的影响下,倪华是表态参加了红军,而且积极姓很高。但是如果你现在告诉她,你彻底和她断绝关系,她还能参加红军么?你要不信,明天登报声明一下,看倪华是马上回头来西安参加红军还是马上去美国不再回来,我看恐怕是后者居多。所以,倪华面临的考验还在后面,仅仅靠你们的爱情不一定就能确保她就会真正走上革命道路。”
刘一民默不作声,心里也在设想,要是真的象政委说的那样,搞个登报声明,还真不知道倪华会怎么样呢?
罗荣桓见刘一民在深思,就说:“可能在军团长的心里,感觉和倪华相爱是个人爱情的胜利,要是宣传出去,说不定还能起到对蒋介石迎面一击的效果。可是你想过没有,假如蒋介石知道你和倪华的关系会是什么表情?我估计一定是兴奋不已,说不定还要举行个酒会庆祝一番。他悬赏壹佰万大洋都没有杀死的红军大将竟然被夫人的表妹俘虏,你说,他得意不得意?当然,我确信我们的军团长是好样的,不可能被蒋介石拉走。但是,你能消除其他同志的担心么?”
刘一民心里咯噔一声,来了!这可不能含糊,马上就说:“政委,你这个话我不能同意,虽然在和倪华相爱这个事情上我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也有年轻冲动的情况,但倪华是纯洁的姑娘,我们的爱情也是纯洁的。特别是我对党、对红军的忠诚更不容怀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尽快壮大红军,尽快取得胜利。我是有缺点,也接受你的批评,但我决不允许有人怀疑我的革命动机和对党的忠诚!那是对我的不公正!”
罗荣桓说:“好,军团长这话说的好。军团长对红军的贡献中央领导和同志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大家也都相信军团长是我们红军的忠勇将领。但是,倪华这件事,并不因为她走了就结束了,这件事暂时处于保密状态,知道的人有限。如果一旦公开,对我们红军队伍必然造成很大震动,严重影响军团长和我们红七军团的形象。甚至会让人认为我们革命意志减退、革命立场不坚定。我在想,军团长这么优秀,怎么就会在倪华的爱情面前落马呢?想来想去,我认为军团长参加红军以来,连战连捷,产生了骄傲情绪,似乎有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气概。什么事情都不在乎,自然也就漠视我们红军纪律。特别是昨天晚上,邓大姐只是劝导了你几句,你就拔腿而走,连邓大姐随后追着你喊你都听不见。军团长,你应该知道邓大姐是什么人吧?她可不光是周副主席的妻子,她还是我党资历很深的革命者。她参加革命的时候,你才多大啊?你去问问林军团长、聂政委和彭军团长他们,看他们谁敢对邓大姐不尊重?这个事情,你必须去向邓大姐道歉。而且,要在党委会上就你最近的思想表现做检讨。”
刘一民想了想,昨天自己被唐星樱的决绝弄得心慌意乱,确实没听见邓大姐的叫声。想想和倪华相爱这件事,确实考虑不周,自己是穿越来的,在原来那个时代,大国气度早已把对国民党的仇恨包容消化了,什么蒋宋家族,都已经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个时候可不一样,绝对是死仇大敌,自己胆敢与宋美龄的表妹相恋,在红军队伍里,确实是有冒天下之大不韪之嫌。幸亏自己穿越以来,在一定程度上不但改变了历史,也影响了人们的观念。不然的话,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失去自由了。再想想自己竟然想把倪华和唐星樱都娶了,简直是异想天开、无耻之极。在原来的时代,包二奶、养情妇的现象虽然很常见,但那也是垃圾们才干的事,那么牛的美国总统不是也不敢干么?自己什么时候思想防线放松到如此地步,竟然想和那些垃圾一样啊?
红军是什么队伍啊?那可是革命意志比钢铁还硬的队伍,不然也不会历经磨难而越战越强。自己的行为在罗荣桓、蔡中看来,那绝对是一种堕落、是一种背叛。之所以他们对自己苦苦劝导,那绝对是出于战友情谊。自己这几天确实是表现太差,两个女人就把自己弄得神魂颠倒。要是这样下去,还谈什么理想和奋斗啊?看来,罗荣桓说的对,自己是需要认真加强思想锻炼,可不能把原来那个时代的思想意识带到现在的战斗生活中,那样一定会给红军带来重大损失的。
既然历史已经证明,红军是一支意志比钢铁还硬的队伍,那作为这支队伍的一个高级领导干部,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强化提高呢?
想到这里,刘一民就诚恳地说:“政委,你的批评对我帮助很大。昨天的事情是个误会,但是也确实说明我加强自身修养不够。一会儿我就去找邓大姐道歉,并且向周副主席检讨思想。你放心,我已经想开了,会集中精力投入工作。我们红军任重道远,我会率领部队为红军建功立业的。至于在党委会上检讨的事就不说了,我抹不开面子,也不利于部队指挥。我向周副主席做检讨,你看行不行。至于你向中央作检讨的事,我请求你收回。我愿意与你并肩战斗,共同把我们七军团带好。”
罗荣桓问:“那你到底是娶倪华还是娶唐星樱呢?”
刘一民想了一会儿,坚定地说:“我对不起唐星樱,虽然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她对我有多宝贵、多重要,但她伤心太深,去意已绝,就是我想和她结婚也不可能了。我不想再打扰她,让她寻找新的幸福吧!至于倪华,她一去三年,说爱和不爱都不现实,也没意思。就放弃吧,不再提她了。我可以很认真的说,从今天开始,我不再考虑感情问题。如果将来倪华能回来,并且真心实意地参加革命,那我就不能始乱终弃,保证和她结婚,一心一意过曰子,共同为我们的事业奋斗。如果她不回来,或者说她回来了却不愿意与家庭决裂、参加革命,那就不是爱不爱的问题,而是敌人。”
罗荣桓又追问:“那要是唐星樱还爱着你,愿意和你结婚呢?”
刘一民认真地说:“不考虑了,我不想再伤害任何人。”
罗荣桓有点气闷:“说了半天,你嘴上说放弃,不谈感情,事实上还是选择了倪华。军团长,我为你痛惜!对不起,你这七军团的政委我做不了。请你下令,派部队送我回总部。”
刘一民也有点急:“罗政委,你怎么能这样?我说不谈感情就是不谈感情,说到做到。至于倪华,她将来如果回来了,我总不能不要她吧?要是她不回来了,就更好。我独身一辈子,这样还不行么?”
罗荣桓倔强地说:“不行!我刚才已经说了,这是个立场问题,原则问题,你必须得表态!否则,我马上卸任走人。这个事情没有商量余地。”
刘一民感到罗荣桓简直是莫名其妙,难道非逼着自己和唐星樱结婚不行么?那姑娘现在正在气头上,就是自己想和她结婚恐怕她也不愿意。她那么年轻、单纯,在她心里,现在恐怕认为自己就是个坏蛋。这情况罗荣桓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固执坚持呢?
静下心认真想了一下,自己参加红军以来,那可是赤胆忠心,不能说战功多么显赫,可也确实是为红军争了光。以[***]、周副主席、朱总司令的胸怀,自己和倪华、唐星樱的感情纠葛,虽然说思想不是很纯洁,应该检讨,但毕竟没有形成一夫两妻的事实么,仅仅是停留在想法上么,这种生活小事,党内历史上多了去了,也没见谁是因为多谈了个对象就倒霉么?自己是主席的爱将,罗荣桓是主席最信任的人,这政委又是自己挑的,他怎么会因为这个事情和自己较真么!
百思不得其解的刘一民忍不住向罗荣桓看去,那张纯朴的脸上竟然是一脸坚毅,好像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刘一民站了起来,边抽烟边思索,忽然就想起刚才罗荣桓说的立场、原则问题了。再一想,不禁冷汗直流。自己的红七军团现在已经是三个主力师、四个读力师了,军团直属部队也超过了其他军团的主力师,火力配备更是远超其他部队。虽然现在四个读力师都不满编,人数相差较大,但自己武器弹药充足,稍微假以时曰,就可以齐装满员。况且,部队是自己一手拉起来的,大部分干部是自己救下的失散红军干部,战士基本都是俘虏战士。可以说这支部队除了自己,谁也统率不了。政委也好,参谋长也好,政治部主任也好,没有自己的明确授权,恐怕他们连一个团都调不动。蔡中党委会上和自己顶牛时就已明确说过,红七军团不可能交给宋美龄的表妹夫来率领。而自己又执意娶倪华,这下,问题不就来了么!
再加上自己一心壮大红军,扩编部队、任命干部大部分都是在战场上当即决定,这岂不是独断专行、造成既定事实么?在有心人看来,恐怕早就认为自己视军令、军纪为儿戏了。要不是自己连战连捷、部队发展过快,说不定早就被并入其他部队了。
越想越感到紧张的刘一民,拿烟的手都不自觉地战抖起来,恨的把烟狠狠地摁灭。
罗荣桓说:“军团长,你冷静一下。你这么年轻,抽那么多烟不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