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新年快乐(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看见军团长带着红军菩萨倪医生来游大雁塔,在大雁塔附近游玩的红军战士们不动声色地就往大雁塔跟前涌来,很快就在大雁塔周围形成了一堵松松散散的人墙,把游览的市民和军团长隔开了。
李成毅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一路上担惊受怕,到此算是放心了。忙命令一连一排的排长先上大雁塔里面看一下,到顶层警戒。
倪华虽然没有拿过枪、打过仗,但她冰雪聪明,一眼就看出战士们是在自动保护她和刘一民,心里感动,就催促刘一民快点上大雁塔,看完了赶紧走,不要影响了战士们游玩。
刘一民一笑,就率先向塔内走去。
大雁塔自盛唐建成以来,一直是西安的象征。唐代,新进士及第后,往往由大唐天子于杏园赐宴、在曲江聚会饮酒、慈恩寺塔下题名等活动,所谓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曰看尽长安花,实为人生三大喜事之一。降至后代,虽然长安不再是国家的政治中心,但雁塔题名依然是文人士子的梦想。明清就有“名题雁塔,天下间第一流人第一等事也”的说法,足见大雁塔在文人学子心目中的地位。
见刘一民在大雁塔一层的进士题名碑刻前浏览,倪华就说:“我听说文进士在大雁塔题名,武进士在小雁塔题名。要是现在还有科举,你文武双全,说不定得在大小雁塔同时题名。要是你生在唐代,说不定中了状元后,马上就有公主许嫁,做个驸马爷呢?”
刘一民心里想,老子在后世的时代就是高考状元,如果穿越到盛唐,拿个文武双状元岂不是手到擒来?就傲然一笑,不置可否,抬脚向上走去。
倪华见刘一民笑的时候甚是自负,心里好笑,就说:“你拉我一下。”
刘一民没有想那么多,伸手就拉住倪华的手,一起沿楼梯向上走去。
不想这一拉拉出麻烦了!
上到二层后,刘一民自然而然地就松开手,不料倪华却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不肯松开。刘一民转身一瞧,就见倪华满眼都是情意,心里叹了一声,任由倪华牵着他的手,一层一层地欣赏、观看。
上到顶层后,刘一民见身边都是警卫战士,就对倪华小声说:“快松开,让战士们看见不好。”
倪华低低地回了句:“我愿意!”就牵着刘一民的手开始观赏西安市容。
刘一民心里叫苦,想着自己不忍心伤倪华的心,谁知就让这丫头抓住了,这一下,全军团很快就知道了,想说清楚都说不清楚了。
倪华哪里管刘一民心里想什么,她已经看透了,不是刘一民对身边的女孩没感觉,而是这家伙还是一个情场上的懵懂汉,根本就不懂男女之情。这个时候,谁抢到就是谁的。要是一味害羞不敢主动表示,那就只有看别人洞房花烛、恩爱幸福,自己躲在一边去偷偷哭泣了。所以,她是不可能再放开刘一民的手了。
想想也是,唐星樱参加红军时,刘一民已经是战功显赫了,在她眼里,刘一民就是首长、就是胜利,仰慕大于爱情,从不敢主动去找刘一民说话表白,情愫都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偷偷地品尝爱情的甜美。而倪华就不同了,她比唐星樱大几岁,又在美国受的教育,自身也没有真正参加红军,以旁观者的视角,一眼就看出了刘一民的弱点,自然一击就中。
赶上来的李成毅随手递上了望远镜,倪华一手拉着刘一民,一手拿着望远镜,边看边欢快地说:“快看,我看见钟楼了,钟楼上还有一只鸽子呢,是灰色的,好漂亮啊!”
刘一民心头乱成了一团,根本无心看什么风景,只想着如何处理倪华的问题了,哪里会去考虑什么钟楼上有没有鸽子的问题!
倪华牵着木偶一样的刘一民,在大雁塔顶层转了一圈,将西安城看了个清清楚楚,然后就拉着他下了大雁塔。
出了大雁塔,迎面就遇上了骑兵团长胡老虎。
胡老虎只知道倪华是一个医生,救了军团长的命,在汉阳镇消灭胡宗南第一师的战斗中救了不少战士,象他这种级别是不可能知道倪华的家世背景的。
一见军团长和倪华手牵手从大雁塔走了出来,胡老虎忙上前问新年好。问完了,促狭的胡老虎想,一直想对倪医生救活军团长表达一下感谢,正好遇见了,此时不表达啥时候表达啊?就对倪华行了个军礼,说道:“感谢倪医生救了军团长,也救了我们的战士。”
说完,看倪华一脸笑意,就开玩笑道:“其实也不用感谢,你很快就要成为我们军团长的爱人了,妻子救丈夫天经地义。我先改个口,嫂子新年好!”
这下把倪华羞得粉面通红,低着头“嗯”了一声。
看倪华羞得不行,胡老虎高兴地哈哈大笑,连说:“好,确实好,红军活菩萨配上红军绝世英雄,简直是天造地设!想不到我们七军团总算是要摆喜酒了!到时候,我第一个去闹洞房!”
胡老虎的笑声惊醒了刘一民,他手一使劲,从倪华的小手中把手挣了出来,看看周围战士们忍着笑的样子,就恶狠狠地低声对胡老虎说:“胡说什么?马上滚回你的营房,关一天禁闭!”
倪华一听,就知道刘一民还没有完全就范,把火气撒到胡老虎身上了。就上前拉住刘一民的手,柔声说道:“世界上没有叫声嫂子就被关禁闭的道理。你别发火么,好不好!”
不等刘一民说话,倪华就掏出了部队过年发的五块银元,笑盈盈地对胡老虎说“胡团长,谢谢你给我拜年,也祝你新年快乐!这大年下的,我没有什么见面礼,这是部队发给我的五块银元,你拿上请战士们喝酒吧!”
胡老虎刚才见刘一民神色不对,要关自己禁闭,还以为军团长年轻面嫩不好意思,正考虑如何收场,这倪华一说话,胡老虎就看明白了,原来军团长还没有下定决心,这倪医生怕是主动追求军团长的。
看明白了,胡老虎就觉得军团长过分,这么好的姑娘哪一点配不上你么!不行,得帮倪医生一把!
胡老虎上前接过倪华手里的银元,说了声“谢谢嫂子,还是嫂子好!”然后爬到刘一民耳朵边悄悄说道:“抓紧点,这么好的女人可不能让跑了,争取明年就生个胖小子。”说完,再也不等刘一民说话了,扭头拉着自己的战士跑了。
胡老虎走后,刘一民不敢再转下去了,领着倪华直接就回了军团部。
到办公室坐定后,倪华先给刘一民倒上水,就坐在那里委屈地掉眼泪。
刘一民觉得必须把话说清楚,这样下去太暧昧了,时间长了,就收不了场了。
看看倪华在悄无声息地掉眼泪,刘一民就说:“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我也不是个木头人,哪里能不知道你的好?要说不喜欢你,或者是看不上你,我自己都不相信。谁都知道,你漂亮,气质高雅,温柔大方,又是美国留学生,医术高超,能娶上你这样的姑娘,可以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是,我们的情况特殊,我是红军主力军团的军团长,你是红军最大的敌人的主要亲戚。要是我们两个结婚,你家里不会同意,我的领导和同志们也不会同意。”
见倪华一声不吭,只顾低头抹眼泪,刘一民把眼睛看向窗外,象是在自言自语:“你知道么?当我在医院苏醒的一刹那,我就看见了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的你,灯光在你的额头上投下一个光圈,你的形象是那么圣洁、美丽。那一刻,我就心动了。想着这女子咋就这么美呢?我就要她了!后来,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也知道了你的身世。我实话告诉你,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让我真正动心的女人。你的学识、你的气质、你的大家闺秀的风范,还有你的美丽,都打动了我。可惜,造化弄人啊!”
倪华抬起头,睁着一双泪眼大声说道:“身世怎么了?我二表姐还嫁给了孙中山呢!你口口声声说尊敬她,原来你内心里是把我二表姐当十恶不赦的敌人看待啊?”
刘一民叹口气:“那不一样的,孙中山先生已经盖棺定论,他的夫人自然受人尊重,也是各党派争相结交的朋友。我们红军现在还在困难中奋斗,如果我们胜利了,大家的心胸自然也就开阔了,就不会有人在意你是不是蒋介石亲戚的事情了。现在是你死我活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有很多想法,警惕姓自然极高,断不会允许有不稳定因素出现的。”
倪华说:“那要是我不去美国了,直接参加红军,行不行?”
刘一民转身看着倪华:“那肯定没问题,你今天真正参加红军,做一名忠诚的红军战士,我明天就向中央申请和你结婚。这么好的姑娘,我要是不要,那我不是成傻瓜了么?可是人生不单单只有爱情,还有事业和其他许多东西。爱情就能代替你的学业么?将来你不会后悔么?要是你不去美国学习,我有了妻子,但国家就少了一个可能让我们的医学水平向前推进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医学大专家,我们两个都不会那么自私吧?”
倪华说:“我去美国留学只需要三年时间,又不是一辈子不回来。你要是心里有我,等我三年就是了。等我拿到学位,我马上回国和你结婚,参加你们的队伍,和你并肩战斗,就是死也要死到一块!”
刘一民心想这丫头是铁了心了,要是她真能回来,那真是理想的妻子。心头掠过唐星樱的影子,暗叹一声对不起了,就说:“那我们约好,要是三年后你毕业了,而我还活着,你就回来参战,我们一起为建设一个新中国而奋斗。要是这中间,我牺牲了,你就当从没有见过我,也不要回国了,就在美国好好生活。”
倪华从椅子上一下就站了起来,扑到刘一民身边,抱住他哭道:“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好好地活着,我还要做你的新娘呢!”
两个人抱着抱着就亲吻到了一起,当倪华柔嫩的嘴唇碰到刘一民的嘴唇时,刘一民脑子轰地一声,就爆炸了,原来接吻这么美啊!
初尝爱情滋味的刘一民一发不可收拾,双手一抄,就把倪华抱了起来,象彩虹吸水一样,亲了个天昏地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