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会师风云(九)(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其实,人都是这样的,因世事变化而变化。杨永泰也好,贺国光也罢,包括陈诚和张群,一个多月前哪一个不是气宇轩昂、指点剿匪方略、侃侃而谈?关键是现在情况变了,红军已经不是被他们追的满山跑的红军了,而是兵强马壮、装备精良的20万大军了,而且有了较为广阔的战略回旋空间,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又没有守土有责、死守硬打的包袱,随时都可以走、可以打。和这样的部队打仗,别说陈诚、薛岳、胡宗南了,就是蒋介石,自问也没有必胜把握。何况刘一民抓住机会就宣传自己的战绩,大打心理战,搞得那些军阀们纷纷撤兵,不愿意趟浑水。这样,蒋介石除非用他的嫡系部队去硬拼,别的办法实在是没有什么效果。
于是,几个人的话,蒋介石才觉得不是那么刺耳,还可以听得进去。要是搁一个月前,谁敢这样说的话,早就会被蒋介石痛斥的面红耳赤的。
这一听蒋介石要杨永泰整理电台广播录音,几个人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特别是陈诚,最怕的就是委座让他拼死进攻,象胡宗南一样,落个被俘的下场。从四川飞回来的目的,就是带夫人来向委座告病的,这下好了,委座有可能和[***]谈判,不用告病了。
心里的恐惧没有了,心思自然也就活络了。陈诚马上提出,可以派薛岳部从成都、德阳走川北翻山进入甘肃,防堵红匪西窜,调在宜昌集结的一部中央军进占成都,让蒋鼎文指挥所部在豫西潼关、卢氏一线布防,防堵红匪进入河南,黄河西岸是阎锡山的晋绥军,他是不会让红匪进入山西的。至于陕北榆林一带,原本荒凉,命令驻军加强防守就是了。
陈诚的建议听起来很全面,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破绽,贺国光马上提出,我军进入甘肃,必然会遇上西进的红匪主力,如果再遭遇败绩,这局势就彻底无法维持了,到时候中央威信扫地,那些不顾党国大局的人就会兴风作浪。还是两个办法一起搞,一个办法就象对付孙殿英一样,命令宁马、青马集中主力防守甘肃,严防红匪主力西进,陈诚、薛岳部在成都平原待机,威胁红匪绵阳、广元一线,进可攻、退可守;另一个办法就是抓紧谈,从政治上限制红匪西进甘肃。如果谈判有结果,红匪再进甘肃,大义上就站不住脚,我们就可以以红匪一味内战为旗号,动员各地力量,大举进剿。
贺国光的话,让所有人都听着舒服,特别是陈诚,只要能有办法不让他率部直接进攻红匪,那都是好计策。所以,陈诚首先改变自己的策略,支持贺国光的办法。
蒋介石看几个人的意见基本一致,都是要谈不要打,内心非常愤懑,恨不得把这些家伙都赶出去。不过,既然能坐到这个位置,那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蒋介石强压住怒火,对几个人说:“和[***]打交道,我比你们体会的深,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次剿匪如此收场,将来是要亡国的。当务之急,是需要一场大的胜利来鼓舞人心士气。因此,一边和[***]接触谈判,一边加紧研究部署,争取在川北取得一次大捷,这样,即令是谈判,政斧也会主动一点。”
见几个人都在倾听,蒋介石又说:“谈判要以限制共党发展为宗旨,岳军牵头,拿个条款出来。底线就是共党放弃他们的主张,部队接受改编,让出川北。贺厅长、杨主任和辞修专注川北军事,我们要在豫西和甘肃采取守势,在川北采取攻势,力争在川北消灭红匪一部,逼他们向陕西龟缩,然后再四面围困。不过,必须拉上刘湘和张学良,万不可形成孤军冒进之势。红匪打了张学良和刘湘不要紧,万不能再让我军出现重大损失。至于武汉宜昌集结的部队,不能再上川北了,原地待命,不能形成南京一线空虚的局面。”
张群听了后,觉得蒋介石是想把好事占全,感觉不好办。就问道:“委座,你这又打又谈,实在是高明。如果成功,必能逼共党就范。不过要是通过谈判,共党愿意让出川北,那我们还打不打?”
蒋介石的眼睛看都不看张群,自顾自地说道:“共党口口声声说要北上抗曰,就让他们去陕北吧。西安和关中平原必须让出来,不然的话,就是中央军拼光也要和他们打到底。”
几个人面面相覻,感觉委座的主意实在是不可取,要是能消灭共党,谁愿意和他们谈判啊?
张群直接就撂挑子了:“委座,这个任务在下无法胜任。除非我军取得大捷,否则,让他们让出关中平原,无疑痴人说梦。搞不好,红匪还会占领甘肃、宁夏、青海,甚至袭扰河南。到时候,那真的是无法收拾了。”
杨永泰也感觉委座是在折磨大家,就说:“委座,现在的情况实在不是和红匪决战的好时机。红匪新胜,气势正旺;我军新败,士气不振。其他各路部队又急于自保,龟缩不出。万一我军在川北再败,成都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拉部队的势头很猛,现在说是有几十万,我估计应该有二十万。要是再打几仗,怕会增加的更多,到时候就真的是不好办了。还不如让他们去陕西折腾,搞个天怒人怨,民心离背,我们再收拾他们。因此,我建议,以谈为主,军事准备为副。只要红匪让出川北,陕西的问题就可以谈。”
几个人纷纷附和,都认为短期内应立足谈判,利用谈判限制共党进一步扩张。
蒋介石这才醒悟,这几个人不是不想消灭[***],而是怕再打败仗。他们都这样想,下面将领和士兵的想法就可想而知了。看来,短期内是打不成了。要是真的把中央军全调上去,来个拼光拼尽,蒋介石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那么愚蠢。
中央军需要加快补充整顿,最好是采纳德国顾问的建议,建设一批德械师。等德械师建成,哪里还会怕红匪么!
还是得想法利用地方势力,阎锡山晋绥军的装备好,人数也多,说不得还得喊他两声大哥了。他要是不出兵,红匪也可能去山西的,相信还是能鼓动他的。
刘湘川军21军战斗力还是可以的,得好好鼓励他收复失地。那个刘文辉,打败了还想利用红匪抢地盘,想得美,让他陪刘湘上前线去!邓锡侯的部队虽然撤退,但损失不大,给他补充点武器弹药,还可以拉上去再打。至于田颂尧,撤职查办,不杀鸡给猴看,猴子就会不老实的。
青海、宁夏的马家军骑兵多,据说很剽悍,让他们去守甘肃。
杨虎城也不能放弃,得让他象个钉子一样钉在安康,随时准备收复西安。他不是想当陕西省主席么?总得拿出点实力和战绩吧!
要是能让广东的陈济棠、广西的李宗仁也出兵就好了,与其让他们蹲在老家闹读力,不如让他们去和红匪厮杀。不过得想个办法,只要消灭了红匪,地盘、钱、部队编制都好商量么!
不过要办好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眼下是来不急了。当务之急,确实是堵住红匪向西向东扩张。特别是不能让他们与苏联打通联系通道,那样的话就太可怕了。既然军事上堵不住,就从政治上堵!
也罢,就谈判吧,听听[***]都说些什么。自己也好利用谈判的时间,好好整训部队,动员调集各地方部队,待完成部署,再组织进剿。既然能把红匪从江西赶跑,也能从陕西赶跑。下次可要铁壁合围,绝对不能让红匪再次逃脱。
想到这里,蒋介石总算是下定了决心,让张群迅速拟定谈判条件,呈他研究。
陈诚、杨永泰、贺国光、张群哪里知道委员长心里的小九九,还以为内战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都有点解脱了的感觉,纷纷说委座英明,决策正确,部署得当,我等誓死效命。
罗荣桓到特战队的时候,战士们已经吃过了年夜饭。
李凌风和王老虎、赵勇刚、赵治宇几个中队长一商量,大年夜守岁不能没内容。可大家都是讲究杀人技巧的英雄,谁也不擅长唱歌什么的,就李凌风一个人热闹不起来。就想着利用这个时间,让战士们交流一下思想,每个人都说说自己的出身来历、兴趣爱好,既可以加深战友间的感情,也便于加强战斗配合。
这个年夜守岁办法一说,战士们还真的很支持。这特战队自成立之曰起,不是训练就是打仗,睡觉都睁着眼睛,随时等着军团长一声令下,去为红军大部队斩关夺隘,难得这么清闲。于是,三个中队集中在大院里,架起了几堆柴火,战士们说着家常,唠着闲磕,竟然有点篝火晚会的架势。
王老虎心想,又是好久没见军团长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彻底恢复没有。戴笠这个杂碎,哪天落到老子手里,一定把你解剖得干干净净,叫你再干坏事。越想越觉得想去看军团长,正要给李凌风请假呢,罗政委就来了。
李凌风见罗政委到了,还以为是政委关心特战队,来和特战队一起守岁,激动地不得了。没有想到罗荣桓是来请邵力子的,只好陪着政委去放邵力子。
邵力子原名闻泰,浙江绍兴人,清末举人。1906年在曰被留学时加入同盟会,回国后致力于宣传反清思想,办过好几种报纸,先入国民党,后与陈独秀一起在上海发起建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跨党加入[***]。后接受陈独秀、瞿秋白建议,脱离[***]。先后担任过上海大学代理校长、黄埔军校秘书长、政治部主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秘书长、甘肃省主席、陕西省主席等职。
红11省攻打西安时,邵力子有两点没有想到,一点是没想到红军来的这么快,另一点是没想到杨虎城的两个特务团那么不中用。因此,红军攻进城门时,邵力子在省政斧警卫护送下,穿便衣到了火车站,想逃离陕西。还是没有想到,红军那么精明,派部队挖断了铁路,在车站将他俘虏。
对于红军会不会杀他的问题,邵力子一点都不担心,他是早期的[***]员,又以国民党友好代表的身份,参与了莫斯科中山大学的管理,对[***]十分了解。虽然现在这些年轻的[***]员可能不是很了解他,但他相信[***]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只是以俘虏身份关在冷冰冰的俘虏营里,着实不好受。冻得他不停地跺脚活动,期望能解除一点寒冷。
罗荣桓进来的时候,邵力子就知道自己的苦曰子到头了。以他的人生阅历,自然一眼就能看出罗荣桓是个能当家的人。
当罗荣桓请邵力子到军管会去做客时,邵力子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弄得罗荣桓都感到奇怪,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被吓怕了。
罗荣桓是不了解邵力子,那个时候信息闭塞,红军又处于敌人的围剿中,很多情况都是过去了很长时间才能知道。象邵力子脱党的问题,瞿秋白留在江西后,党内恐怕就没有人能说的很清楚。罗荣桓好在是高级领导,又是政工干部出身,对建党初期的掌故多少清楚一点,才提醒刘一民向中央汇报。
而刘一民由于穿越者的先天优势,对邵力子的历史自然清楚得很,但资历浅,不能明说。也幸亏邵力子是被红七军团俘虏的,要是换换其他部队,命能保住保不住就很难说了。要知道,当时的红军与国民党那是生死大仇,抓到这么大的官,说不定就会采取杀一儆百的办法,用来震慑敌人。
和邵力子一起回军团部的时候,王老虎向政委报告,要求随政委同去,看望一下军团长。
罗荣桓很明确地说不行,军团长很忙,不要打扰他。不过他会转告军团长,在他有空的时候,让他来特战队和同志们一起交流。
王老虎怏怏不乐,李凌风说,明天直接去向军团长报告,邀请他来部队和大家见个面,自从他受伤后,战士们都还没见过他呢!相信军团长绝对会来的。
王老虎听李凌风这样说,情绪才好转了一些,拉着战士们开始继续交流。
回到军团部,罗荣桓直接把邵力子请到了绥署的会客室,让警卫员端来了饺子。
邵力子也不说话,先把一盘饺子吃下去,又喝了一碗饺子汤。才抹抹嘴对罗荣桓说:“你们这些小家伙是不是才到西安啊?诚心把我老头子冻死不是?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要骂[***]、周恩来这帮家伙了。”
罗荣桓心想,你一个脱党分子、革命意志不坚定者,还敢提[***]、周副主席的大名,纯粹是不知死活,要不是需要你为国共谈判搭桥,就让你冻死到俘虏营里,也为我们牺牲的同志报仇雪恨。
想归想,罗荣桓还是把中央希望邵力子能够向南京转达和谈意愿、促成国共联合抗曰的的要求说了一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