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0章 会师风云(五)(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出了武侯墓,走上西安到汉中的大路,一路过盆地越丘陵,越往北地势越高,到了留坝武关驿,已是夜里了。
看看很快就要翻越大山,刘一民下令部队宿营,电台开机与各师联系。
11师报告,晚10时已占领眉县,秦岭守敌两个团被歼,明曰即可攻占周至。
刘一民命令高原、黄苏,部队占领周至后不能停留,要克服疲劳,稍事休整,立即出发,不要管沿路之敌,全师就一个目标:奔袭西安!要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以较小代价攻占西安,避免守军逃跑时破坏。占领西安后,休整一天,留小部队守西安,主力立即向渭南进军,控制潼关。部队在渭南过年、休整。
12师、13师报告,已赶到汉中。
刘一民命令13师攻占宝鸡及周围各县,在宝鸡过年。12师加快速度,翻过秦岭后,直接攻占咸阳,部队在咸阳展开,就地休整过年。
给各师下达完命令后,刘一民和罗荣桓商量一下,决定以骑兵团、警卫团、炮兵团、重机枪团、工兵团组成增援西安作战第二梯队,由刘一民和蔡中率领,明天一早出发,翻越秦岭,迅速向西安前进。罗荣桓和吴征率辎重团、新兵团护送物资随后赶到。
叫来第二梯队的几个团长,刘一民直接对他们说:“我知道部队已经很疲劳了,但是我们在和敌人抢时间,不得不缩短宿营时间。部队在这里休息4个小时,然后向西安前进,增援11师。占领西安后,就可以休息了。怎么样,能行么?”
两眼已经通红的胡老虎说:“部队实在太疲劳,从广元去通江,再返回来,连续强行军,战马都累的不行了。不过,只要是能进西安城,累死了都值。”
刘一民摇摇头:“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将来去对付曰本鬼子的骑兵。你给我控制好行军速度,只要翻过秦岭,进入渭河平原,稍微休息一下,速度就上去了。”
其他几个团在汉中得到了短暂休整,体力还可以,几个团长报告说没问题,可以连续行军。
刘一民让各团去吴征那里要一些酒,路上给战士们提神、驱寒。
干部们走后,刘一民就抓紧睡觉,恢复体力。
这天晚上,曾中生在一个连的骑兵护送下,赶到了广元。
一见到[***]、周恩来、朱德、张闻天、陈云,曾中生就象个小孩一样嚎啕大哭。
周恩来看他哭的伤心,就劝到:“中生同志,不要哭了,说说情况吧!”
曾中生擦了把眼泪,哽咽着说道:“周副主席,我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幸亏刘军团长去的快,他要是晚到半个小时,张国涛就把我处死了。他们到后,让骑兵团把我保护了起来,刘军团长去找张国涛交涉,结果周纯全、黄超、李特带着政治保卫局的人在骑兵团队伍里找到了我,非要把我拉走继续审查。最后是七军团的骑兵团长威胁他们说,再敢纠缠七军团参谋长,就把他们抓起来押回七军团审查,他们才放过我去找军团长了。”说完,就又开始哭了。
周恩来说:“不要再哭了,你是黄埔学生,也曾经到中山大学学习过,国内有名的战将,怎么这么脆弱,懂不懂就哭!不许哭,说情况!”
[***]插话到:“曾中生同志,你告诉我,刘一民是怎么说动张国涛放人的?”
曾中生又擦了把眼泪,说道:“报告[***],详细情况我不清楚。刘军团长大致给我说了一下,他主要是强调了三点,一是七军团现在4万多人马,缺乏干部,要求四方面军支援干部。二是审查我没有向中央报告,向我这种级别的干部不报告中央就审查,中央是要追究的。三是他要求去四方面军工作,和徐向前或陈昌浩对调,或者接我的参谋长,让张国涛向中央报告要人。如果张国涛不方便向中央报告,他愿意自己向中央要求。”
朱老总笑到:“原来是张国涛害怕中央把刘一民调到四方面军去啊!刘一民这小家伙,真的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朱老总这一笑,沉重的气氛有点缓和,周恩来就让曾中生详细报告鄂豫皖根据地和四方面军以及张国涛的情况。
曾中生从鄂豫皖第一次反围剿开始讲起,把鄂豫皖根据地建设情况和突围转移开创川陕根据地情况先汇报了一遍,然后就开始讲张国涛在鄂豫皖搞肃反的做法和危害。当讲完白雀园大屠杀和许继慎、周维炯、熊受暄、姜镜堂、王培吾、陈翰香、吴荆赤、肖方、关叔衣、庞永俊、程绍山、柯柏元、魏孟贤、潘皈佛等人惨死的情况后,[***]等人已是泣不成声。再讲到张国涛采取灌辣椒水、手指头钉竹签子、站火砖、捆绑吊打等手段逼口供,让许多人互相攀咬的情景时,周恩来大喊一声“张国涛!”左手往桌子上一拍,竟然把小拇指拍断了。
[***]让曾中生暂停汇报,喊医生来给周副主席包扎。
医生来包扎后,[***]让周恩来去休息。周恩来忍着疼痛,说:“不碍事,让曾中生同志继续汇报。”
张闻天恨恨地说:“不杀张国涛,无以对先烈!”
[***]点起一根烟,沉声说道:“中生同志,你继续说!”
这场汇报一直持续到天明,曾中生基本是边哭边说,[***]的烟头也扔了一地。汇报结束时,朱老总交待曾中生不要休息,赶紧追赶部队,西安战事要紧。
曾中生出门时,周恩来交代他,不要见任何人,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他来中央汇报的事情,告诉警卫部队,严格保密。一路不停,直接返回七军团。回去后,形成一份书面报告,等待命令。
这天晚上,远在万源的十七路军指挥部也是人声鼎沸。
十七路军总指挥杨虎城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身边的军官们嘈嘈杂杂,似乎都与他没有关系。
杨虎城是陕西蒲城人,1893年生。此人历史上的定位是抗曰爱国将领。本来,1933年6月,杨虎城已经和红四方面军达成互不侵犯协议。不料,由于刘一民的到来,局势变化太大,蒋介石严令他率17路军主力南下川北,围攻红军。
此时的杨虎城,外表镇静,内里已是心乱如麻。实际上,在当时各个地方实力派中,杨虎城是比较进步的。他的部队内有[***]员在活动,本人也曾多次向蒋介石进言停止剿共、团结抗曰。无奈,蒋介石的命令又不能不执行。这一率领主力南下,陕西防务就极端空虚,让刘一民钻了空子。
杨虎城17路军,说是有两个军,实际上每军只有一个师。其中第38军只有一个17师,军长、师长都是孙蔚如,第七军也是只有一个42师,军长、师长都是冯钦哉。另外还有三个警备旅和三个绥署特务团和一个骑兵团。
南下川北时,杨虎城想,和红军打仗是背信弃义,而且是啃硬骨头,兵力少了一定不行,就把两个主力师、一个骑兵团一个特务团共17个团全部带到了川北,只留下11个团的警备部队在陕西各地驻守。
今天晚上睡觉前,杨虎城给驻守汉中的警备三旅打电报,询问情况,结果竟然联系不上。又和负责秦岭守备的警备三旅的两个警备团联系,仍然联系不上。这下,杨虎城慌了,慌忙和西安、咸阳、宝鸡联系,还好,这三个地方都报告一切正常。难道红军的目的只是偷袭汉中、控制秦岭通道?
想想也是有可能的,红军很有可能想把他们的川陕根据地扩大一点,完善防御。控制秦岭就可以堵住由陕入川通道,确保广元、绵阳的安全。
把孙蔚如和冯钦哉叫来一商量,冯钦哉马上就恼了,老子们在这里围剿红军,结果红军跑到自己的后花园去了。汉中是什么地方?那是战略要地和粮仓,怎么能让红军占据呢?冯钦哉马上提出立即撤兵,夺回汉中。
孙蔚如也同意冯钦哉的意见,建议撤兵夺回汉中。
杨虎城想,这红军是好打的么?既然敢占汉中,一定是等着自己去救呢。没见胡宗南的下场么?那胡宗南的装备,比起17路军来说,可是天壤之别,红匪连胡宗南都敢收拾,难道会怕17路军么?
果然,不等三个人商量好到底怎么办,前沿部队就报告,红军四方面军向我军防地展开进攻侦查。
杨虎城出身绿林,打仗小仗打的多了。这一接报告,马上就意识到红军准备向自己下手了。现在是红四方面军,很快可能还会有别的部队加入,如果不早点决断,可能麻烦就大了。千万别围剿来围剿去,最后把自己围剿成胡宗南那样的俘虏。
想到这里,杨虎城马上命令各旅旅长到指挥部开会,研究作战方案。谁知军官们到齐后,一听汉中丢了,红军又向自己前沿进行攻击姓侦查,一下子就炸了。有说应该搞一个反击、打消红军进攻欲望的,有说应该撤退、夺回汉中的,有说夺回汉中容易被敌伏击,应该撤到安康的,还有一个最绝,要求向东撤退,去与王陵基和张学良部汇合。乱七八糟,炒成了一团,听的杨虎城心烦,干脆一言不发,让他们吵去。
噩耗一个接着一个,这个夜晚注定是17路军的不眠夜了。侧翼掩护部队派出的监视哨报告,在万源西侧,发现有红军部队在活动,晚上看不清楚,听口音不是川北人。
杨虎城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到地图跟前详细端详了一会儿,就转身吼道:“都别吵了,听我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