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会师风云(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曾中生走出院子,就看到约一个团的骑兵,以连为单位,列成一个个骑兵方阵,威武、雄壮!
再一看,路边站着一个年轻的红军干部,身材修长,星眉朗目,脸若莹玉,正满脸笑意看着他,这该不是那个刘军团长吧,怎么看上去象小说中写的丰神如玉的士子啊!
见曾中生再不停地打量自己,刘一民笑吟吟地说:“是曾参谋长么?我是红七军团军团长刘一民。你已经被任命为七军团党委委员,参谋长。我是来接你上任的。”
曾中生忙敬礼:“报告刘军团长,原西北军政委员会参谋长、现红七军团参谋长曾中生向你报告,请指示!”
刘一民忙上前握住曾中生的手说:“曾参谋长别客气,你闹革命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学生娃呢。以后我要多向你学习。这样,我们去向张主席告个别,马上返回部队。我军团有重要任务,急需你这个参谋长上任,履行职责。”
曾中生疑惑地说:“军团长,张国焘会放我走么?”
刘一民笑笑:“你现在已经不是西北军政委员会参谋长了,而是中央任命的红七军团参谋长。无论是谁,想关押我七军团参谋长,都要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不过,你是红军功臣,更是四方面军元勋,来的时候光明正大;走的时候更要光明正大。这样吧,你身体不好,上马休息。我去见张主席去。”
西北军政委员会就设在镇子中间一个老财的大院子里。刘一民他们这么大的动静,早已惊动了镇子里的红军战士们,大家都上来和骑兵团的战士们握手问好。
等刘一民带着骑兵团到西北军政委员会门前,就见院子里涌出一群人,当先一个,高大个子,方脸,军装整齐的汉子,不用说就是张国涛了。
胡老虎一声口令,整个骑兵团停止了脚步。胡老虎大声喊道:“向英勇善战的红四方面军,敬礼!”
战士们在马上全部抬手敬礼,动作整齐划一,自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威势。
赶出来的张国涛等西北军政委员会领导人慌忙抬手还礼。
胡老虎命令部队稍息后,大声报告:“中国工农红军七军团骑兵团团长胡老虎,奉命护送军团长、党委书记刘一民同志前来看望四方面军同志,请问哪位是张主席、徐总指挥?”
张国涛走了出来,说道:“我是张国涛,哪位是刘一民同志?”
刘一民这才翻身下马,走到张国涛面前,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张国涛地手,说道:“张主席好,四方面军的同志们辛苦了!”
张国涛面带微笑,拉着刘一民的手说:“想不到我们红军的传奇英雄如此年轻啊!”
一行人说说笑笑进了院子。
到张国涛的办公室坐定后,刘一民向张国涛介绍了红七军团的情况和任务,然后就恳切地说:“张主席,现在一方面军三、五军团和四方面军主力很快就要会师,川北形势大好。我七军团奉命北上,任务是抢占陕西。由于我军团组建时间短,部队虽然打了些胜仗,但还是缺乏骨干干部。中央决定调派曾中生同志到七军团任参谋长,是去帮助我的工作。现在战斗任务重,我一个人没有军事助手实在是很累。请张主席谅解,可不是我故意来挖你的墙角的。张主席是我党的高级领导人,经验丰富,请你对我们七军团的工作多批评指导。我那里干部缺口很大,还请张主席从四方面军多支援我们点干部。”
一听说是来调曾中生,张国涛的脸色就变了,沉吟了半晌,才说:“调别的人都行,这曾中生有点问题,还在审查之中。问题没有弄清楚之前,怕不大好吧!”
刘一民心里想,我要不是怕曾中生死到你手里,还不来调他呢!就说:“张主席,曾中生被审查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是不是你没有向中央报告啊?这曾中生可是我们党的高级干部,审查他恐怕需要中央批准吧?”
张国涛此时在四方面威势滔天,没有想到一个年轻娃子敢这么对他说话,脸色有点发红,话音里也有点愠色:“这个,中央毕竟太远了,还没有来得及报告。不过,现在斗争形势这么严峻,如果事事请示中央,会给红军造成很大损失的。”
刘一民可不管这些,抓的就是张国涛话里的破绽,既要让他理屈词穷,不得不放人,还不能伤害一、四方面军团结。
一听张国涛这样说,刘一民就把头摇的象拨浪鼓一样:“张主席,我很尊敬你,但我不同意你这个说法,[***]人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请你不要生气。就拿我的七军团来说,要是按照张主席的说法,那岂不是我想审查谁就审查谁啊?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哪一天把别人逼急了,我的政委、政治处主任、下面的师长,不是都可以背着中央审查我么?这种事情万万干不得。对于高级干部,还是要报告中央,我们[***]和红军可是有铁的纪律的,事后中央会追究的。”
张国涛怕的就是中央追究,心里焦急,脸色越发阴晴不定。
刘一民见张国涛脸色不好,怕他说出曾中生不在此地等一类话来,揭穿他的时候会让他恼羞成怒。就抢先说道:“说来也巧,我刚才进镇子的时候就遇见了曾中生。当时我不认识他,看他口里喊着要见张主席,想冲出一个院子,正和警卫战士顶牛。就想着别是有什么人受了冤屈,想向张主席汇报。我让战士们把他拉了出来。一问才知道他就是曾中生。这下好了,我的参谋长直接就上任了。我把他带来了,就在骑兵团的队伍里。不过,张主席,中央的命令已经下达到七军团了,相信你也接到了。上面说的清清楚楚,免去曾中生西北军政委员会参谋长职务,任命为红七军团党委委员、参谋长。我刚才已经向他传达了命令,他再来见张主席,可是以我七军团参谋长的身份见的,这一点,请张主席考虑啊!”
张国涛现在是彻底恼怒了,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家伙枪毙了。
不过,张国涛毕竟颇有权谋之变,知道这个刘一民现在声名鹊起,打仗很有一套,是中央红军风头最健的年轻将领,红七军团又实力惊人,别看他嘴上口口声声喊着张主席,心里恐怕一点也没有尊敬自己的意思。他敢于直接来见自己,绝不是那种心里没有一丝防范的一般红军将领,看刚才他的骑兵团夸耀武力的阵势,这家伙说不定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放人的,所以先斩后奏在前,耀武扬威在后,完了还用言语挤兑自己。
张国涛心里骂着无知小子,嘴上却说:“刘一民同志客气了。既然中央命令曾中生去七军团工作,我自然没有意见。不过,这曾中生确实有问题,你看,能不能让他晚几天上任,等政治保卫局的结论出来。这也是对党、对七军团、对他本人负责么?”
刘一民心里暗骂张国涛真不是东西,都到什么时候了,还想把曾中生弄死。就笑着说:“张主席,我接到的命令是接我的参谋长上任,部队都在南江等着呢,我们接到参谋长就出发北上。至于你说的审查曾中生的事情,我不知道,中央也没有命令。那是你们首长们的事,我一个带兵打仗的,哪里能做了这个主。我看这样,我把曾中生带走,负责监管他。等你和[***]、周副主席、朱总司令、洛甫同志见了面,你们研究吧。无论你们怎么定,我和七军团都坚决执行。要是现在不让他和我一起走,我的任务就完不成。我参加红军以来,还没有一次完不成任务的。张主席你是首长,你不会让部下干部完不成任务吧!”
张国涛见刘一民水泼不进,曾中生人也已经到了刘一民手里,就知道想留下曾中生是不可能了。这个刘一民太混账,根本就不买自己的帐,软硬不吃,如果诉诸武力的话,不说破坏红军团结的帽子戴不起,就是横下心干,主力不在身边,凭警卫部队恐怕挡不住这个骑兵团。眼前的刘一民不是一般人,他不会束手待毙的,到时候别弄得目的没达到,反而落一个脏名。奇怪了,老毛从哪里弄来一个这家伙,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么!
张国涛冷冷地说:“既然你有中央的命令,人也在你手里,你直接带走就是了,还来找我干什么?”
刘一民见张国涛终于沉不住气了,变脸了。就苦笑着说:“张主席,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让你生气了啊?其实,中央给我派参谋长的时候,是认真挑选的。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曾中生同志被审查的事情,我估计中央考虑的是七军团任务重,而我又很年轻,需要一个军事素质过硬的参谋长来帮我,就挑中了曾中生同志。说实话,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其他的一概不知。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政委罗荣桓同志是从一军团调来的,听说[***]军团长、聂荣臻政委都不愿意放行,还和[***]他们打了好几封电报,最后也是我派警卫团去抢回来的。没办法,部队新组建,难题多,4万多人马要吃要喝要打仗,光凭我一个人,累死也不行。我只好抢人了,让你见笑了!”
张国涛一听,心里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一个七军团竟然有4万人马,那中央红军现在该有多少人枪啊?喜的是,看来中央并不知道自己在四方面军大搞肃反的事情,可能确实是正常的人事调整。不过这家伙年龄虽小,却很老到,他的话还是不能完全相信的。
见张国涛阴沉着脸不说话,刘一民继续说道:“张主席,四方面军人多枪多干部多,你是体会不到我的难处。要不,你给[***]他们说说,把我调到你身边工作,和徐总指挥、陈政委换换,或者到哪个军当个军长也行。那样,你可以经常批评指导我,让我进步快点。要是你不方便说,我可以给中央报告,要求调到四方面军来,就做你的参谋长。你走了一个曾中生,再来一个刘一民,不吃亏的!”
张国涛一听,头都大了。这家伙太阴险了,他可不是徐向前,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随自己摆布。要是他真来四方面军,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部队就只知道有刘一民而不知道有张主席了。曾中生虽然能打仗,威信高,但政治上很幼稚。这家伙可不一样,能大能小,正话反话都能说。可别留下曾中生,却来了个刘一民,那简直是自找麻烦。
算了,就放曾中生一条生路吧,就是中央知道自己搞肃反了又怎么样,老子还怕他们不成?
心情复杂的张国涛沉着脸说:“刘一民同志,你的七军团很能打仗,胡宗南的第一师就是你们消灭的。是吧?”
刘一民一听张国涛问这个,知道事情好办了。就说:“张主席,七军团打胡宗南,是[***]、周副主席、朱总司令确定的战斗方案。我们不过是执行而已。不过,胡宗南的部队真不好打,部队伤亡很大。要是胡宗南的部队展开战斗队形、能够发挥火力的话,胜负很难说。”
张国涛点点头:“胡宗南部是很有战斗力的,鄂豫皖突围时就曾经吃过他的亏,这下好,你替我们四方面军报了仇!”
刘一民打蛇随棍上,直接说道:“张主席,那你是不是支援七军团点干部啊?”
张国涛简直是哭笑不得,这家伙哪里是一个军团长,简直就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么!随时随地都想着往自己怀里划拉。就笑着说:“好啊,等会师后,我抽点干部给你派去。”
刘一民知道雨过天晴了,现在是该走了。就说:“谢谢张主席,你可得说话算数,我等着用干部呢!”
说完,刘一民站起身来,说道:“张主席,谢谢你支持七军团工作,别的无以为报,等打下陕西,我请你去吃西安的羊肉泡馍。到时候你一定把夫人带上,我好好敬你们两杯酒。”
张国涛这会儿巴不得刘一民赶紧走,忙说:“怎么,是不是想走啊?吃过饭再走么!通巴地区穷,没有好东西。不过,饭还是要吃的么?”
刘一民此时也是归心似箭,哪里肯多停留,也不辩张国涛话里的真假,直接说道:“不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要直接赶往前线。等打完仗,我们再好好相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iis7站长之家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