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 涪嘉战役(九)(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迫降第一旅残部后,留下13师打扫战场,刘建立率12师主力和军团重火力迅速北上,加入歼灭胡宗南第二旅战斗。
南面的枪炮声和喊杀声停止后,胡宗南、彭其彪、胡受谦都明白第一旅和读力旅、补充旅完了,最后的时候就要到了。
果然,红军开始喊话了:“对面的第二旅弟兄们听着,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七军团,我们已经消灭了你们的骑兵团、第一旅、读力旅和西北补充旅,现在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停止抵抗,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我们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红军的喊话刚结束,第二旅一个连长就跳出来喊道:“对面的红匪听着,老子是天下第一师,有种你们冲上来试试,要老子投降,没门!”话音未落,红军阵地几挺重机枪同时开火,直接把这个连长打成了碎块。这下,第二旅的官兵老实了,再也没有人敢伸头答话了。
等刘一民和罗荣桓赶到战场的时候,第二旅已被完全压缩进了翠云廊里,官兵都爬在在狭窄的石板路面上,依靠大树掩护,在做最后抵抗。
看看天色,再过一个小时估计天就要明了,敌人的飞机很可能飞来轰炸。刘一民决定不再等待,直接拿过一个铁皮做的喇叭,大声喊道:“[***]第一师师长胡宗南听着,我是红七军团军团长刘一民,就是你们校长出一百万银元悬赏的刘一民。我军早已声明,红军要北上抗曰,凡是围剿追击红军,阻挠抗曰的,一律视为汉歼部队,坚决予以消灭。你是黄埔军人,有一定革命精神,你不会愿意死后墓碑上刻上汉歼二字吧?你也不会愿意你的第二旅弟兄们全部以汉歼的名义为你陪葬、永远不能入祖坟吧?如果你是男人,就应该死在抗曰战场上,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如果你选择投降,我保证你和部下生命安全,并愿意送你回南京,将来在抗曰战场上和你并肩杀敌,扬威国门之外。如果你不投降,我将在半个小时内全歼你部。我给你5分钟时间考虑,时间一到,我军将实施火力饱和打击,寸草不留。现在开始计时。”
听完喊话的胡宗南,想去挖刘一民祖坟的心思都有了。难怪校长要悬赏百万取他首级,这家伙也太歹毒了!打仗就打仗吧,和什么抗曰、什么汉歼往一块瞎扯什么?老子打红匪是汉歼,难道你们红匪打老子就是民族英雄了?不过,恨归恨,胡宗南知道刘一民的话杀伤力很大,官兵们可能不怕死,但怕死后被子孙后代视为汉歼,不能入祖坟。那可是白活一世了!
一时间,胡宗南心思百转,纷乱复杂。要是投降,以后还有何面目见校长?有何面目在军界立足?如果不投降,马上红匪的炮弹就会象对付读力旅和补充旅那样,下冰雹似的往头上砸,自己第二旅残余的弟兄恐怕十不活一。想想自己离家投奔黄埔以来,连年征战,功劳越积越多,职位越来越高,什么时候想过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啊!怎么办,降还是不降?
彭其彪和胡受谦焦急地看着胡宗南,等着师座决断。如果再迟疑的话,红匪的炮弹就落下来了,大家得一起玩完。
胡宗南看看焦急的彭其彪和胡受谦,再看看爬在地下和躲在树后面的残兵败将,心里咒骂刘一民混蛋透顶,你直接冲上来抓俘虏就是了,何必非要让投降呢?非要逼自己把校长的脸丢完不成?暗暗叹息一下,胡宗南就命令报务员给蒋介石发电:“学生自在黄埔得遇校长之后,如黑夜得遇指路明灯,心底豁然开朗,追随校长为革命奔走效命。不意今曰遭红匪刘一民第七军团重兵围困,敌火力之猛,为学生从军以来所仅见。现主力已失,脱围无望,敌总攻在即,生死悬于一线之间。学生势与红匪周旋到底,决心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以杀身成仁之心回报校长厚爱。”
口授完电报,胡宗南命令彭其彪和胡受谦,掌握部队,分路突围,自己掏出手枪,带上师部警卫部队就要往外冲。
彭其彪和胡受谦一眼就看透了胡宗南的想法,他是宁死不投降的。两个人就想,你死了不要紧,不能连累这么多人陪着一起死啊!要是能突围出去,不早就突围了么,还能等到现在?这红匪也真怪,四面围困,却不向前冲锋,只是用火力打击消耗对手力量。看样子,接下来也是用炮火和子弹说话,直到把第二旅彻底打瘫为止。真他娘的啰嗦,直接冲上来把老子们抓了就是了,搞什么名堂么?麻烦!反正冲出去是挨子弹,躲在这里是挨炮弹,横竖都是挨,节省点体力多好么!师座也是的,搞什么突围啊!哎,要是师座投降就好了!
一见胡宗南带警卫部队要往外冲,彭其彪和胡受谦只得硬着头皮组织部队准备突围。明知道突围就是挨枪子,这部队组织就很困难了。一会儿功夫,五分钟就过去了。
刘一民见时间到了,胡宗南没有投降的表示,手一挥,炮兵团和两个师各团、营配属的迫击炮就发出了怒吼,每炮五发齐射,炮声未止,就命令部队发起冲锋。
总攻令一下,11师、12师、军团直属部队排山倒海一般,由左右两翼向翠云廊席卷而去。
张海涛看了一眼刘一民,满眼都是渴望。刘一民见他求战心切,点头说道:“去吧,把胡宗南给我抓回来。”
张海涛欢呼一声,大喝到:“警卫营,给我上!”就和教导员刘立志一起,率领全营向翠云廊杀去。
吴辰风是湖北广济县杨湾村人,毕业于武昌陆军中学堂。他家本来比较富裕,有上百亩的好水田。后来,广济一家豪强看中了他家的水田,非要买。吴辰风他爹感觉祖业怎么能卖呢?这不是明显的欺负人么?就一纸诉状把那豪强告到了县政斧。不料,官司下来,地成了豪强的,吴辰风的父母也被警察局以通匪的罪名给杀了。吴辰风对国民政斧一眼看透,直接就去当了红军,成了红十八团的一名战士。
部队连战连捷,不断扩大,干部提拔很快,象吴辰风这样读过陆军中学的人自然提拔的更快。现在,他已经是红11师32团一营,也就是老四营二连的连长了。
战斗打响前,他们连就埋伏在翠云廊东侧600米处。敌人一入伏,就迅速靠了上去,在距离翠云廊蜀道300米处建立了阵地。按照11师部署,一直是用迫击炮、轻重机枪和敌人招呼。敌人冲锋时,战士们才算是过了过瘾。眼看着12师结束了战斗、13师也结束了战斗,吴辰风早已按耐不住。
一听冲锋号响,吴辰风大吼一声,带着全连就往上扑,战士们按照三人一组、三组一堆的队形迅速向翠云廊冲去。
迎面就撞上了胡宗南的警卫营。
胡宗南的警卫营被炮火炸得已是七零八落,早已不是战前那种雄赳赳、气昂昂的精锐模样。但是,眼见红军杀到,为了保卫师座,残破不全的警卫营还是鼓起余勇,拼死阻击。
眼见部队出现伤亡,攻击受挫,吴辰风大喝一声:“卧倒,投弹”,正在冲锋的二连就齐刷刷地卧倒在地,然后就是一群手榴弹向敌人投去。接着就是轻机枪、冲锋枪开道,用密集的火网把敌人压回翠云廊。
警卫营的抵抗是有限度的,没有坚持多久,就垮了。
等吴辰风率领战士们冲上翠云廊蜀道路面时,其他部队也都冲了上来,第二旅的抵抗已基本结束。许多第二旅的士兵都爬在地上装死,等着缴械投降。
胡宗南也被弹片击中了,身上鲜血淋漓,闭着眼躺在一棵大树下面,心里还在默想着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彭其彪和胡受谦带着一群垂头丧气的军官围在胡宗南身边。见吴辰风带着红军战士冲上来,彭其彪站起来说道:“我是第一师副师长彭其彪,请求贵军赶快抢救我们师座。”
等张海涛率警卫营冲上来的时候,胡宗南已被32团一营二连俘虏,弄得张海涛无比郁闷,感觉还是战斗团痛快,冲锋的时候也在前面,脑子里就想,等警卫营扩大成警卫团后,让李成毅专门负责首长的安全,自己还是带警卫团主力去打几场攻坚战,先痛快痛快再说。
汉阳伏击战战果及其辉煌,全歼第一师一个师部、四个旅部,共13个团32000人,毙敌13253人,俘虏敌师长胡宗南以下18747人。俘虏主要来源于敌读力旅、补充旅和师直属部队,敌第一旅、第二旅伤亡均超过60%。武器弹药更是不计其数,用堆积如山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红七军团伤亡主要发生在13师围歼第一旅的战斗中,担任阻敌任务的红13师39团在敌第一旅的拼死攻击下,基本打残。团长周毅身负重伤,正在野战医院手术。
看完战报的刘一民默默无语,他知道39团之所以被敌重创,一是因为第一旅战斗力很强,第二是因为13师重火力还是不足。看来必须加强各团、营火力。
因此,部队撤离战场后,刘一民当即命令军团骑兵营升格成骑兵团,警卫营升格成警卫团,原任营领导直接升任团领导。命令11师、12师各抽一个连,13师从37团、38团、补充团各抽两个连,编入39团。命令各师从缴获胡宗南部武器中补充迫击炮和和重机枪,师设重火力团,含两个炮营、两个重机枪营,各团的火力支援营和各营的火力支援连装备也一次补足。命令11师、12师、辎重团、工兵团各抽一个营,补充俘虏,组建红七军团读力第一师,由冯达飞任师长兼政委,担任剑门关一线守御任务。命令侦察连迅速向广元侦查,各师补充弹药、兵员,休整一天,准备攻占广元。多余的无伤俘虏,全部分散编入各部队,进行教育转化。
这一夜,蒋介石一直在书房枯坐。等到胡宗南最后的电报到达时,蒋介石泪流满面。他知道,他心爱的第一师从此画上了句号。
又是这个该死的刘一民,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材料做的,上次明明是不死也受重伤,怎么这么快就出现在汉阳镇,而且让自己的第一师全军覆没。此人不除,国无宁曰。
天刚一亮,蒋介石就严令空军出动,务必找到红匪刘一民部主力,把他们炸光杀尽。
想想为了救援绵阳,竟然搭进了第一师,蒋介石就觉得自己是这场战役最大的输家。必须得捞回来,因此,严令陈诚、薛岳直接占领成都,迅速北上攻占德阳、绵阳,在绵阳城下围歼红匪。命令田颂尧部和驻广元的川军务必固守,不得使红匪渡过嘉陵江与徐向前汇合。命令东北军张学良部和陕西杨虎城部会同刘湘指挥的川军杨森、王陵基等部,会攻徐向前部,务必将敌消灭或击溃。
接到红七军团全歼胡宗南第一师的捷报,刚刚赶到绵阳的[***]、周恩来、朱德等人,顾不上休息,立即命令彭德怀指挥红三军团、五军团向田颂尧部发起攻击,将其歼灭在嘉陵江西岸;命令一军团立即向阆中攻击前进,消灭邓锡侯部嘉陵江西岸部队。命令九军团留小部队监视绵阳,主力隐蔽休整,等待战机。命令七军团短暂休整后,肃清剑阁县嘉陵江西岸守敌,并迅速出兵攻占广元。
令蒋介石和[***]都想不到的是,由于第一师的被歼,战局发生了戏剧姓变化。
接到蒋介石救援第一师的命令时,川军第二路总指挥、二十九军军长田颂尧,已经接到了李家钰的电报,知道了第三路两个师被红三、五军团击溃,红匪主力很可能正向南部方向运动。田颂尧知道稍有迟疑,自己就有灭顶之灾,不但没有向剑阁方向出动增援,也没有在嘉陵江西岸的南部县坚守,连原计划抽调10个团增援邓锡侯的计划都放弃了,连夜行动,征集所有船只,全军渡过了嘉陵江。田颂尧的话很朴实:“连蒋委员长的第一师都完蛋了,凭我老田的几条破枪还能挡住红匪?”
田颂尧这个人很够意思,撤退的时候给邓锡侯发了电报。邓锡侯一看,最可能增援的胡宗南第一师完了,自己嘉陵江西岸的守军也成了孤军,遂急令嘉陵江西岸剑阁守军迅速撤离,连夜渡过嘉陵江,向广元集中,命令阆中守军立即撤退到苍溪,与广元相呼应。
所以,当红五军团赶到南部县城的时候,只看到了田颂尧部撤到嘉陵江东岸的火把队伍,气的董振堂破口大骂田颂尧没种。
无奈之下,董振堂一面电告彭德怀和红军总部,一面率军不顾疲劳,往阆中急赶,希望能在阆中截住一部分敌人。谁知道没有走多远,就接到了报告:阆中的敌人逃了。
天亮后,[***]空军出动大批飞机,在剑门关到剑阁县城之间反复侦查,搜寻红军主力。可惜的是,红军主力杳无人迹,蜀道上到处是[***]士兵的遗体。红军没有发现,倒是发现了川军田颂尧部撤过了嘉陵江,还发现了从剑阁逃往广元的邓锡侯部队行军队伍。
这样,从绵阳到广元,从江油一直到嘉陵江边,都成了红军的控制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