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九章 涪嘉战役(四)(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接到[***]组建江油警备团的命令后,红三师师长彭绍辉、政委肖华立即从三个团各抽一个连,补充了红一团移交的一个营的彰明川军俘虏,成立了红一军团江油警备团,任命红军“特级杀敌英雄”黄定基为团长。.
红三师就是原红十五师,也就是有名的少共国际师。历史上这支英雄的部队在遵义会议后被撤销番号。由于刘一民的到来,在湘江边救出了该师的残部,补充了武器弹药,所以,部队损失比历史上要小得多。遵义会议中央红军整编时,该师整编为红三师。从贵州到四川,红三师一路补充,现在也是兵强马壮。
听说组建新的江油警备团,抽去的干部和连队都不是很乐意,怕离开红一军团编制。肖华是这样动员的:“江油警备团是红一军团江油警备团,属于一军团建制。大家看看我们的红七军团,不到两个多月时间,部队从湘江边整编时的1000来人变成了3万人的大军,兵强马壮,还建立了我们红军历史上的第一个炮兵团、重机枪团、工兵团、辎重团、骑兵营,当初的战士现在都是排长,班长都是连长,排长都成了营长,我看很快那些连长都会成为团长的。大家想想,要是我们的连长都能成了团长,那我们红军该有多少人马啊?到时候,不是蒋该死打我们,而是我们追着他的屁股打。现在给你们抽了三个连,又补充了一个营的新兵,但这还不够。主力走后,你们要尽快扩红、训练,变成齐装满员的三个营。连长一律当营长。谁要是不想去,或者完不成任务,我学一句刘一民军团长的话,红一军团不要这种窝囊废!”
一个连长敬礼后说道:“报告政委,我听说刘军团长说的是警卫师不要这种窝囊废,而不是一军团不要这种窝囊废。”
一边的独臂师长彭绍辉气的直笑:“你个倔驴,就你的话多,我们是一军团的,政委自然要把刘军团长的话变一下,改成我们一军团了。看来,你这个新营长不称职,你还是带着你的连回去当连长吧!”
那连长忙说:“别,别,师长,我也就是说说,这个营长我还是愿意当的,而且保证当好。”
彭绍辉说:“这还差不多。别啰嗦了,赶紧忙去吧!”
干部们走后,肖华问彭绍辉:“你见过刘军团长没有?”
彭绍辉摇摇头。
肖华说:“前几天刘军团长遇刺了,不知道现在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彭绍辉恨恨地说:“这蒋介石真不是东西,打不过了,就搞暗杀。我看不起他!”
肖华说:“要是将来有机会抓住蒋介石和戴笠,不用啰嗦,直接毙了就是了。”
彭绍辉笑了笑:“赶紧睡一会儿,说不定很快就要出发了。”
从南充进入蓬安后,红三军团兵分三路,红五师沿正源、长粱攻向锦屏,红四师攻向巨龙、龙云,红六师北上桂花、高庙攻击王家镇、睦坝,三路大军全部指向嘉陵江边的川军防线。
一路疾奔而来的红三军团在蓬安境内与李家钰新6师和罗泽洲23师部队相继遭遇,红军猛打猛冲,李部、罗部节节败退。逐步退向嘉陵江边。
下午六点的时候,红五师追击到了嘉陵江边的锦屏。
锦屏坐落在嘉陵江西岸边,是嘉陵江防线的一个重要支点,镇子不大,也就几条街道。
不过,这个时候锦屏街上人却不少,由于李家钰、罗泽洲把第三路剿匪指挥部设在这里,周围各县的各色人等都蜂拥而至,把个小小的蓬安县城塞得满满当当。茶馆、饭店的生意也骤然热闹起来。
听说红军打来了,镇子上一片慌乱。关门的关门,逃跑的逃跑,鸡飞狗叫。
李家钰和罗泽洲都毕业于四川陆军军官学堂,是四川军阀“军官系”的首领。李家钰人称“遂宁王”,罗泽洲人称“顺庆王”。不过这个时候,二人早就在军阀混战中落败,依附刘湘,退居蓬安、营山两县。
此时,李家钰和罗泽洲愁眼对愁眼、泪眼对泪眼,一筹莫展。
红军的攻势太猛,嘉陵江西岸又无险可守,凭新6师和23师的实力,是绝对抵挡不住的。事实也是这样,短短一天时间,作为嘉陵江防线纵深配置的二线部队,在红军强大的攻势下,已经溃败,涌向了原本是一线阵地的嘉陵江边。
其实想想也不怪他们,他们的防线面向嘉陵江,是凭江固守,准备配合其他部队进剿红四方面军的。现在红军从背后杀来,有没有什么雄关险隘,让他们怎么守?
何况他们的部队在川军混战时期都是战败者,武器陈旧不说,还得不到补充。和刘湘的21军各部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距离邓锡候的部队差距也很大。如果不是靠着“军官系”基层军官的凝聚力,恐怕早就溃散了。
现在看,只有过江,在对岸建立防线,才能阻挡红军攻势。如果再犹豫下去,可能两个老同学就只能双双成为俘虏了。
思前想后,李家钰终于下定了决心,要是再不走,怕是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开口说道:“平章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马上撤,到东岸去,只要我们把船控制起来,红匪一时半会儿莫奈我何。我们可以东山再起。”
罗泽洲早就想跑了,碍于李家钰是总指挥,实力也在自己之上,不敢开口说跑。一听李家钰放话,半刻钟都不想呆。马上就说:“其相兄决断,我自然拥护。要撤就快,现在就走,这里根本就挡不住红匪,稍迟一会儿,不说部队了,我们自身就有危险。”
二人既然一拍即合,也就顾不着刘湘追究不追究的问题了,马上命令各自的警卫部队立即上船,命令还能联系上的部队一律撤过嘉陵江。过江后立即建立防线,严防红匪渡江追击。
下达完命令,李家钰命令参谋们马上收拾地图、电台,上船过江。
红五师师长李天佑、政委钟赤兵带着几个团长、政委对锦屏镇进行了抵近观察,发现锦屏镇可以说是无险可守,只要部队能接近城门,一个冲锋就进去了。但接近城门不容易,因为无险可守,也就意味着无法隐蔽。
正在商量用迫击炮掩护、13团实施强攻的时候,警卫战士就报告川军要跑。李天佑一看,川军确实要跑,镇子口的警戒部队正在撤离。
李天佑大急,从俘虏口中早已知道这里是李家钰、罗泽洲第三路剿匪指挥部所在地,追击了一天,就是为了捉这两条大鱼,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这么不地道,自己还没有发起进攻,他们就开始撒丫子跑路了。这还了得?
再也顾不上调整部署、配备火力了。李天佑对几个团长、政委大吼:“赶快率领部队冲上去,逮住一个是一个。”转身又命令号兵吹号,命令部队冲锋。
嘹亮的冲锋号响起来了,红五师各部队排山倒海一般向镇子里冲去,殿后掩护的川军很快就被人潮淹没。
可惜还是晚了,等部队冲到江边,李家钰和罗泽洲的船已经向对岸划去。江边挤满了来不及上船的川军官兵。气恼之下的李天佑命令所有的机枪射击,意图击毙李家钰和罗泽洲。但他还是失望了,眼看着李家钰、罗泽洲的坐船离对岸越来越近,很快靠岸了。
回到锦屏镇,仍然气愤难平的李天佑,命令部队休息半个小时,吃点干粮,立即沿嘉陵江向上游追击。
钟赤兵叹了口气,劝道:“李家钰、罗泽洲都跑了,其他部队能不跑么?让部队多休息半个小时,稍微恢复一下体力再追吧!”
事实上,钟赤兵的判断是正确的。李家钰、罗泽洲下达撤退命令的时候,他们手下的团长们早就顶不住了,不吭声就利用渡船向嘉陵江对岸撤退了。船只不够的,就向南部县城逃跑了。等四师、六师追到嘉陵江边的时候,结局和五师差不多,只不过看谁抓的俘虏稍多一点而已。
逃过嘉陵江的李家钰、罗泽洲惊魂未定,就接到了刘湘发来的询问敌情的电报。
李家钰愁眉苦脸,感觉这个电报很难回答。
罗泽洲这家伙贩鸦片、抽重税、占女人,啥事没经过?看李家钰作难,就说:“其相兄,这有何难,直接发报刘湘,就说我部今曰渡过嘉陵江,向营山集中,准备配合各路大军围歼徐向前匪部。”
李家钰摇摇头:“不妥,我们哄得了一时,哄不了一世。红匪进攻势头这么猛,我军损失又这么大,不报告怎么行?再说,我们如果不报告,田颂尧就危险了,红匪很快会合击他的。”
罗泽洲感觉李家钰真是脑子进水,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田颂尧怎么办。田颂尧就是让红匪击毙了,也不管老子们球事。就说:“其相兄,你看着办吧,莫要刘湘趁机再把你的新6师和我的23师撤了就行。”
李家钰苦笑一声:“平章兄,我看今曰的战局与往曰不同,红匪指挥就不说了,光是他们部队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就让我大吃一惊,不要说我们的部队顶不住,刘湘的21军也不行。我看只有中央军精锐才能与红匪一战。邓锡候已经被围在绵阳了,要是田颂尧再败了,连带着剑阁的二十八军部队也会很危险。到时候整个嘉陵江以西、涪江以东就没有我们川军的立足之地了。就是我们现在这地方,恐怕也守不住,红匪会很快渡江的。等他们与徐向前汇合后,我们川军哪里会是对手啊?你放心,这种情况下,刘湘不会为难我们的。”
罗泽洲想想也是,就说:“按你的意见办,如实报告刘湘吧。不过要加一句,就说我们正在收拢部队,积极整补。要求他提供点武器弹药和经费。这次我们两个算是彻底完了,家没了,钱没了,部队也垮了。多年的奋斗毁之一旦。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