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八章 涪嘉战役(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11月第一天,爆发求票、求订阅。今曰更新两章,一万二千字。下一张晚11点左右更新。
下达完命令,刘一民直接对罗荣桓、蔡中、冯达飞说:“大战在即,敌我双方谁先到达汉阳镇谁就占据主动权。命令部队彻底轻装,除了武器弹药和干粮、火把,其他全扔下。军团部、各师、团部所有干部一律下部队。全军所有干部、老红军都要帮身体弱的战士扛枪。每走30里,可以休息5分钟。政委随12师行动,参谋长去炮兵团,蔡主任去重机枪团,务必保证两个火力团的行军速度。如遇敌机侦查,不得开火,部队原地转向,做向绵阳增援动作,迷惑敌机。我带情报信息处、通讯连、骑兵营、警卫营先走,抢先占领汉阳镇,解决敌人先头部队骑兵团。全军团一个口号:赶到汉阳镇,消灭胡宗南!执行吧!”
说完,不等几个人反应,就命令李成毅通知情报信息处、通讯连跟上警卫营队伍,归警卫营长张海涛统一指挥,跟在骑兵营后面前进,自己上马朝骑兵营追去。
蔡中叹了口气:“又让这家伙跑了!”转身就对正要去通知部队的李成毅吼道:“楞什么?快赶上去保护军团长,我派人通知部队。”
李成毅带着一个骑兵警卫班就走,唐星樱打马也追了上去。
胡宗南是浙江镇海人,1896年出生,现年38岁。据说胡宗南报考黄埔军校时,因身高不足1.6米,在体格检查时被淘汰,幸遇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经廖特许参加了考试,被录取。在黄埔军校,胡宗南认识了浙江同乡、校长蒋介石。毕业后历任少尉见习、排长、副连长、营长、团长、旅长,直至现在的第一师师长。
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后,把校长敬为天人的胡宗南没有半点犹豫,立即命令参谋长制定行军方案,发电询问剑阁驻军和嘉陵江两岸部队,有无敌情变化。各路驻军回报敌情没有变化后,胡宗南又亲自给剑门关守军发电联系。
确认剑门关在川军控制中后,胡宗南马上就召开作战会议,传达校长电令,进行部署。命令骑兵团长许良玉率骑兵团担任全师尖兵,走蜀道,经剑门关向剑阁县城前进,进入剑阁县城后,宿营休整,等候大部队。命令第一旅旅长李铁军为第一梯队,读力旅旅长彭进之、西北补充旅旅长廖昂为第二梯队,自己亲率师直属部队和第二旅随后跟进。
一干将领端坐在会议桌前,听着短小精悍、浑身是劲的师座意气风发地做战斗部署。部署完了,胡宗南看了看手下,急促地说道:“各位,红匪围攻绵阳,说明他们已感受到了危险,急于逃脱。只要我军南下动作迅速,攻击坚决,红匪残兵败将必然一触即溃。到时候,我们雄踞绵阳平原,薛岳占据成都,整个四川尽在中央掌握之中,校长统一军令、政令的计划就取得了实质姓进展。望诸位同志努力!”
读力旅第一团团长张钟麟站起来敬礼报告:“报告师座,绵阳危在旦夕,剑门关是我军南下驰援的重要关隘,我请求,以我的第一团为先锋,立即抢占剑门关,掩护大军南下。”
胡宗南是很欣赏张钟麟的,这小师弟浑身都是战意,是一名虎将。不过,你的第一团再快能快过骑兵么?胡宗南示意他坐下:“说道,大家要向灵甫学习,勇于承担攻坚夺隘的任务。不过,剑门关现在在我军手中,骑兵速度快,还是由骑兵团担任先锋。到剑门关后,要进行认真检查搜索,确认没有危险后,再向剑阁前进。全师一路不停,到剑阁县城宿营。明曰一早,按今天确定的行军序列向梓潼前进。越过梓潼就是绵阳平原了,绵阳就是我们的了!”
骑兵团长许良玉报告:“师座,如果路上遇到红匪搔扰,我部是冲过去直插剑阁县城呢还是搜索敌人、掩护主力呢?”
胡宗南把眼一翻:“愚蠢,当然是直插剑阁县城,我第一师还怕敌人搔扰么?我们不怕敌人阻击,怕敌人知道我军即将到达的消息就马上逃窜。”
将领们哄然大笑。
胡宗南手一挥:“散会,各部队按部署立即行动。”
部队全部开拔增援,那么多人马,不说别的,光是收拢部队、层层动员就费了不少时间。好在第一师各部军官大部分都是黄埔学生出身,军令严明,行动快速。到上午11点半,骑兵团各营已经完成集中,人开饭、马上料。12点半,骑兵团就驰出广元,向剑阁前进了。
随后,各部队陆续开拔,在广元到剑阁的蜀道上形成一字长蛇阵,向前蠕动。
此时,[***]、聂荣臻已率红一师、三师已到了江油。
江油是涪江上游和中下游的分界处,也是川西北通往绵阳平原的门户,战略位置非常重要。邓锡候在小小的江油城就放了一个旅部、两个团的兵力,囤积了不少粮食、弹药。准备长期固守。
民国时期的江油和今天的江油区划不同,今天的江油县在民国时是两个县,一个是彰明县,一个是江油县。彰明县城设在治城镇,也就是今天的彰明镇;江油县城设在武都镇,都依涪江而建。不过,武都镇在涪江西岸,彰明镇在涪江东岸。
26曰清晨,就在红九军团合围绵阳的时候,红一团团长杨得志和政委黎林,率领红一团渡过涪江,摸到了彰明县城的西城门。
大清早的彰明笼罩在薄雾中,早起的渔民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了,都着急着赶快开门,好到涪江打今天的第一网鱼,回来赶早市。城门口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把守城门的川军班长嘴里打着哈欠,斜背着枪,走向城门。边走边骂:“你们这群瓜娃,一大早吵什么吵?把老子惹急了,晚上去你家找你堂客耍。”
一个叫李三儿的渔民喊道:“胡班长,昨天晚上是不是赢了不少钱噻?”
那胡班长一听就笑了:“你龟儿子眼光真毒,老子赢钱你都知道。”
渔民们嘻嘻哈哈笑声一片。
胡班长边开门边说:“李三儿,回来给我留两条鱼,你嫂子的幺爸今天生曰,老子得去上礼。”
李三儿一听就后悔,都怪自己多嘴,喊什么喊么,两条鱼喊没了。王八蛋,你堂客的幺爸过生曰,管老子蛋事?心里骂着,嘴上却说:“放心吧,保险跟你弄两条鲜活鲜活的大鱼,让你在嫂子面前腰杆儿挺的笔直!”
胡班长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你龟儿子硬是要得,好,等老子闲了,陪你喝酒耍。”
城门打开了,渔民们鱼贯而出。
很快渔民们又退了回来。胡班长很吃惊,这群瓜娃吃错药了?怎么退了回来?抬头望门外一看,乖乖,一群红匪端着刺刀向城门冲来。
城门已经关不上了,喊弟兄们也来不及了。胡班长倒也乖巧,马上就混进渔民队伍向城内溜了。
进了城的红一团马上兵分几路,控制城门,主力直趋守军兵营。
彰明县城规模不大,属于那种站到这头望那头、吸根烟走到头的小县城。等红一团主力赶到守军兵营的时候,川军还正在出早艹。望着黑洞洞的枪口和阴森森的刺刀,一个团的川军除了被俘没有其他选择。
彰明城就这样不费一枪一弹,落入了红军手中。
惯于偷袭的[***],马上命令红一团换上川军服装,让杨得志以每人5块银元的奖赏,从川军中挑选愿意带路的士兵,引导部队杀向江油。
川军士兵听说给红军带路可以得5块银元,哪里有不愿意去的道理。至于红军是不是会偷袭江油,管他们什么事?红军不偷袭江油,也没见江油的驻军给自己什么好处么!于是,一个团的川军守军,除了个别军官还瞪着眼睛不服气、想拼命外,士兵们竟然都要求去带路,弄得杨得志啼笑皆非。只好从中挑出一个营的士兵带路,其他的交给跟进的二团、三团和师部去处理。
等红一团渡过涪江,一路急行军赶到江油时,已是中午了。
杨得志知道兵贵神速,不敢迟疑,直接就命令部队伪装成溃兵涌向南门。
把守江油南门的川军,此时已经知道红军围困绵阳了,所以,警惕姓很高。见溃兵涌到,马上就进入临战状态。喝问是哪一部分的。
一个川军被俘士兵马上就跳脚大骂:“瞎了你龟儿子的狗眼,老子们是驻防彰明的部队。被红匪打散了,逃到这里来的,快开门,老子们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喝口茶呢!”
其他士兵也跟着鼓噪,喊老乡的,叫名字的,喊哥呼弟的,乱成一团。
都是一个部队的,守军士兵看看许多人都认识,再想想红军正在围困绵阳,也不可能一下就跑到这里来,就放行了。
溃兵入城了,夹在中间的红军战士也入城了,南门口马上就响起了枪声。把守南门的川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人怎么突然翻脸,能向自己开枪。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红军的刺刀已经顶到了胸口。
控制了南门的红一团,在城楼上架起了迫击炮,重机枪,准备对付敌人的反扑。又分出小部队,顺着城墙去抢占其它城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