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七章 涪嘉战役(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就在田颂尧决心抽调10个团增援绵阳的时候,从遂宁出发的红三、五军团已经冲进了南充县,占领了县城。
南充是军阀罗泽州23师的老窝。因为六路围攻失败,担任刘湘剿匪第三路副总指挥的罗泽州,与总指挥李家钰的新编6师配合,正在蓬安前线防堵红四方面军,留在南充的兵力只有一个团。
红5师进入南充县城的时候,是早上六点,一个团的川军士兵基本上都是在被窝里被提溜起来的。罗泽洲搜刮的钱、粮、鸦片等全部落入了红军手中。
最典型的是罗泽洲的一个小老婆,被红军抓住的时候,正和一个卫兵睡在一起。见有人破门而入,以为是师座回来了,吓得浑身筛糠,光着身子跪在床上连喊师座饶命、师座饶命。弄得红军战士不敢看她,把头扭到门外直喊缴枪不杀。那女人一看不是罗泽洲,马上就变了脸,大喊:“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这是罗公馆么?赶快滚出去,小心师座回来枪毙你们!”
弄得红军战士哭笑不得,只好等她穿上衣服,捆起来了事。
彭德怀进入南充后,没有多作停留,命令五军团西取西充,然后沿常林、龙凤、大王迂回包抄南部县城,防止田颂尧主力西窜增援绵阳;命令三军团三个师分三路取蓬安,消灭李家钰、罗泽洲主力。得手后转兵沿嘉陵江西岸北上,与五军团会攻南部,全歼田颂尧主力。
此时的彭德怀,一扫湘江惨败的阴霾,雄心万丈,要凭自己指挥的两个军团四万多人马,打垮田颂尧和李家钰、罗泽洲三个四川军阀。
此时的绵阳,已被红九军团围了个水泄不通。
邓锡候尖下巴、宽额,看上去有几分猴像,人称“水晶猴”,意思是他精的象猴子一样。说的是四川军阀混战时期,邓锡候八面玲珑,无论是打谁,都不尽全力,胜了他自然沾光,败了也能尽量从谈判中占点便宜,经常充当和事老的角色。
邓锡候从小家境贫寒,靠舅母养育读书诚仁,后考入四川陆军中学,毕业后因成绩优异,被保送到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学习。毕业后在川军任职,由下层军官逐步提升,逐渐演变为独霸一方的军阀,被北洋政斧授衔为将军,还做过一段四川省长。是川军中保定系的领军人物。
那个时候的军阀,也不完全都是人品很坏的坏蛋。所谓军阀,就是部队是自己的而不是国家的,靠着手里的军队霸占一方政治经济,肆意攻伐。
四川的军阀很特别,和韩复渠杀张宗昌那种惨烈手段不同,他们身上有许多今天看来很人情味的东西。比如每次混战,都不把对手彻底打死,总要给对手留一条生路,喜欢喝茶谈判解决最后争端,象刘湘对付刘文辉等。最有名的就是范哈儿处理有外遇的小妾的事情,不但不追究,还把女的收为义女,男的收为义子,给了5000块钱,还办了几桌酒席,让他们成亲,那处理方法许多人想都想不到。
也有个别例外,二刘大战时,刘湘的部队活捉了刘文辉的义子、旅长石肇武,刘湘就严令枪毙,原因是石肇武在成都欺男霸女、作孽太多。
邓锡候虽然是个军阀,但也是个汉子。此人和刘湘一样不瓢不抽不赌不纳小妾,是川军中有名的妻管严。历史上,抗战时期,邓锡候率部出征,手下的122师王铭章死守藤县,谱写了一曲英雄壮歌。当然,由于刘一民的到来,历史发生了变化,许多人的命运也随之发生变化。
现在的邓锡候已经是焦头烂额了。
自从红军占领成都后,邓锡候已经高度警惕。他把自己的48个团分成两部分,21个团部署在广元和剑阁,其余27个团回防绵阳、江油、梓潼。
早上6点多,邓锡候就被卫兵叫起来了,说是南门发现红匪,很快其它几个城门也报告发现红匪。
邓锡候匆匆赶到城门一看,乖乖,红匪这是决心要攻打绵阳了,看样子有几万人马。城外预设阵地上没有一点动静,估计是让红匪顺手牵羊了。
回到军部,邓锡候慌忙就给刘湘发电求救,然后就开始给田颂尧、杨森、刘文辉、李家钰发电求救。本来还想命令留在广元、剑阁的部队和在江油、梓潼的部队回援,想了想红匪势大,自己还是留点本钱好,万一这些回援部队撞上红匪的伏击圈,那可真是再没有翻本的机会了。
发完电报后,邓锡候又给江油守军和梓潼守军发报,询问是否发现敌情,得到没有敌情的准确报告后,邓锡候就一心一意地督促部队加强防守,准备和红匪拼一阵,等待救援。
奇怪的是,红匪围城后,并没有马上攻城,而是开始构筑阵地。邓锡候判断,红匪必定是急行军从成都方向赶过来的,可能过于疲劳,边构筑工事边休整。这个时候,如果组织力量突袭一下,一定能收到奇效。要是能杀开一条血路,自己还可以退到江油,那里的地形利于防守。
于是,邓锡候命令集中迫击炮和重机枪,向红匪阵地射击,进行火力掩护,命令两个团一个出南门、一个出西门,向红匪阵地冲击。邓锡候自己则在城墙上隐蔽观战。
红九军团长罗炳辉和政委何长工听见迫击炮响,就知道邓锡候要发动逆袭了。
罗炳辉哈哈大笑,用到四川后刚学会的四川话说道:“水晶猴,好你个龟儿子,老子还没有动手,你瓜娃倒先开仗了,老子就陪你整一盘。”当即就命令南门和西门的部队让开一道口子,把川军放进来打,一个都不要让跑掉。又命令炮兵轰击城门,阻断敌援兵。
奉令出击南门的敌团长本来是一心不愿意,这倒霉差事咋就落到了自己头上呢?无奈邓锡候在城墙上看着呢,只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开始的时候,一个营在前,两个营在后,还小心翼翼的。等到打头的那个营撕开了红军防线,敌团长心里一激灵,妈的,我说红匪围城后怎么没有及时攻城呢,敢情是主力未到、兵力不足啊!这防线这么单薄,一攻就破,这个时候不涌上去扩大战果,老子的团长就白当了。马上举起手枪,大声喊道:“弟兄们,冲上去,打死一个赏大洋2块,活捉一个赏大洋5块,抓住女红匪,谁先抓住谁先用。给老子冲啊!”
川军士兵吆喝着,开着枪,冲进了红军阵地。
九军团的炮兵组建时间短,在土城战斗中把炮弹打的漫天飞,闹出了不少笑话。到四川后,九军团和一军团一起行动,罗炳辉就请[***]派赵章成带着他的炮连来训练九军团炮兵。训练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这一见川军一个团冲进了包围圈,马上就向南门开炮,进行阻断炮击,把整个南门笼罩笼罩在严严实实的炮火中,除了个别不怕死的,其他人那是一个也出不来了。
邓锡候看攻击部队进展顺利,突入了红匪阵地,感觉自己判断正确,红匪确实是在休整,就准备命令等候在南门和西门的部队上去增援,一鼓作气,把红匪的包围圈撕开。
红军的炮声一响,邓锡候才知道自己错了,错的很厉害,这不是杨森的部队,也不是刘文辉的部队,这是剽悍的红匪。这下两个团的弟兄怕是成了掉进狗嘴里的肉包包,回不来了。
确实是回不来了,自从土城和川军打过一次后,九军团基本上就没有打过什么仗,都在行军、休整、补充。现在全军团已经两万人了,还没有打过像样的仗,干部战士心里都憋足了劲。能不能成为七军团、一军团、三军团、五军团那样的主力,就看这次战斗的表现了。因此,接到军团长命令后,干部们马上理解了意图。等川军攻上来的时候,就让开了中间道路,放川军进入了包围圈。
敌团长正带着弟兄们冲锋,就听到了炮声,回头一看,南门已经被烟雾笼罩了。心里说了声:“不好,老子上当了!”扭头就喊快撤,话音未落,队伍两边就响起了密集的机枪声、步枪声,自己的弟兄成串成排地被打倒。敌团长忙喊了声“卧倒”就一下扑到在地,刚想抬头瞧一下部队情况,一颗手榴弹就在头顶爆炸了。敌团长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老子真是一个瓜娃!”
随部队冲出南门的敌旅长是个内战老手,冲出来的时候,他带着旅特务营走在最后,一见红军刚一接触就向两边闪开,就知道大事不好,慌忙命令部队后撤。
可惜这个时候红军的机枪步枪已经开始射击了,手榴弹也招呼上来了,等敌旅长带着特务营撤回南门时,他的冲进去的那个团已经被红军打的东一块、西一坨,不成阵型了。敌旅长一看主力没有撤回来,红着眼就带着特务营往上扑,想接应部队突围。
好不容易被包围了,还想突围,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封闭了缺口的红军,死死地堵住了特务营的冲击。邓锡候二十八军的武器和刘湘二十一军不能比,基本都是四川土造货,步枪连200米都打不到。这距离远了伤不着红匪,想冲上去近身缠斗,又被红匪火力压的死死的。耳听着包围圈里的枪声越来越稀,敌旅长叹了口气,只好带着特务营返回了南门。
观战的邓锡候倒吸一口冷气,原想着出城攻击一下,试探一下虚实,行的话就全军拥上去,冲垮红匪防线。不行的话,遇到反击撤回来就是了。没想到红匪竟然如此狡猾,将两个团吃的干干净净。两个团可是三千人啊,就这么一下子就搞没有了。再搞几次,自己的守城部队就搞完了。邓锡候这下子真正聪明了,命令部队严守工事,不得出城攻击。
回到军部后,邓锡候越想越害怕,打了快二十年的内战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两个团成建制被歼,太可怕了。要是红匪开始攻城的话,凭手头的兵力,十有八九是守不住的。不行,靠刘湘增援是靠不住的,那家伙打的什么算盘谁也不清楚,别等他磨磨蹭蹭赶到的时候,自己已经为剿匪戡乱大业捐躯了,那笑话就弄大了!必须得找蒋介石,让他在广元的第一师赶来增援,那可是精锐中的精锐,武器装备国内一流。就这也得快一点,晚了的话,自己就可能成了被红匪俘虏或击毙的第一个军长了!
邓锡候静下心来,亲自给蒋介石起草电文:“南京蒋委员长钧鉴:今曰晨六时,红匪主力突然流窜绵阳,绵阳外围守军遇袭尽墨,匪遂将绵阳城四面围困。职率军与匪在城门激战,又损失两团精锐。现绵阳危在旦夕,急盼增援。恳请委座督促各路剿匪大军向绵阳开进,合围红匪。职决心与绵阳共存亡,誓死与匪周旋到底。若救援不力,职部极大可能在绵阳全体成仁。职绝不愿意落入红匪之手,让委座和国民政斧蒙羞。国民革命军二十八军军长邓锡候。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一月二十六曰。”
这邓锡候的算盘打的是很精的,他没有直接说怕刘湘救援不力,也没有直接要求胡宗南增援,而是强调宁死不让委座和国民政斧蒙羞。这就行了,成了精的邓锡候知道,蒋委员长要的是自己的态度,要的是川西重镇绵阳,至于胡宗南部,邓锡候相信很快就会南下增援的。
发完电报,邓锡候让夫人把能拿出来的银元都拿出来,准备给士兵发赏钱。
夫人也很通情达理,知道这是关键时候,就让勤务兵随她进去,拿了5000块大洋。邓锡候一看,再聪明的堂客都是瓜瓜,啥时候了,还舍不得钱财。亲自去打开密室,让卫兵们抬出了十几箩筐的银元。夫人马上就开始哭闹了,死活不让抬走。有名的耙耳朵邓锡候神威大发,上去就是一耳光,打的夫人瞪着两眼看着他。邓锡候吼道:“瓜堂客,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要钱还是要命啊!”说完,不再理会夫人,让卫兵们抬起箩筐就走。
守卫绵阳的师长、旅长、团长都被召集到了军部,邓锡候指着地上白花花的十几箩筐银元,吼道:“弟兄们,看见了吧,这是我邓锡候多年的积蓄,绵阳守住了,这些钱就是我们的,守不住,就是红匪的。我现在把它拿出来,你们分给弟兄们。告诉弟兄们,战斗时务必奋勇争先,死守硬打。哪个部队的防线被攻破,营长枪毙连长,团长枪毙营长,旅长枪毙团长,师长枪毙旅长。如果大家都战死了,我,邓锡候,二十八军军长,就拔枪自杀,到地下去陪弟兄们!”
军官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纷纷叫喊着誓与绵阳共存忙。邓锡候看军心可用,就对城防又做了更加周密细致的安排,细化防线区段、火力配置。
应该说,邓锡候的措施还是有力的,川军士气一下子就提上来了。不过,也只是防守的士气,冲出去的决心早已随着两个团的被歼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红九军团没有给守城的川军提供表现他们的武勇的机会,没有任何大规模攻城的迹象,只是挖战壕,修工事,偶尔打几发炮弹,连出动小部队进攻试探的动作都不做,让刚领了赏钱、一心想立功的川军士兵大失所望。
还真让邓锡候想对了,接到电报的蒋介石,一看红匪真的去绵阳了,不禁有点佩服自己的先知先觉,心里小小的洋洋得意了一把。和几个谋僚商议后,蒋介石马上命令胡宗南第一师全师出动,迅速增援绵阳,坚决堵住朱毛红匪北上去路,将红匪往成都方向赶。命令薛岳部加快速度,到成都后,留下少数部队驻防,主力北上追击。命令刘湘督率渝城驻军和潘文华部,迅速驰援绵阳,配合胡宗南、薛岳,以绵阳为中心,形成包围圈,与红匪在绵阳平原决战。命令空军出动战机,对绵阳保卫战进行支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搜 索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