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一章 波澜(五)(1 /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倪华见刘一民要起床,就柔声说道:“手术后三天内应该卧床休息,随便起动容易引起伤口迸裂,很容易造成感染。请你配合我的工作。”
刘一民无法,只好让唐星樱和倪华出去,让李成毅帮助自己方便。
方便完后,刘一民感觉一阵轻松,肚子也咕咕直叫,就让李成毅弄点水,把自己的手、脸洗洗,然后再弄点饭来,饿了,想吃饭。
李成毅出去后,唐星樱马上就进来了,端个脸盆,从水壶里倒上热水,用手试试水温,又兑了点冷水,再试了下水温,感觉温度可以,才把毛巾在水里湿透,轻轻地给刘一民擦脸擦手。
擦洗完了,唐星樱把毛巾洗洗,把水倒了,再换上盆净水,又把毛巾浸湿,仔仔细细地把刘一民的脸、手又擦了一遍。
刘一民心里感动,这唐星樱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年龄又不大,在家里恐怕也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小姐。看她给自己洗脸、洗手的架势,那绝对是情根深种的女孩子照顾情人时才会有的细心、动作和神情。就叹口气,柔声说道:“星婴,辛苦你了!”
唐星樱一听,只觉得两天来的担心、害怕又一次涌上来了,眼泪扑扑踏踏地往下落。
刘一民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让这丫头又哭开了鼻子,难道这女人真的是象曹雪芹老先生说的那样,都是水作的?忙说:“不要哭,你放心,我没事了,红军战士最勇敢了,不流泪的!”
唐星樱抽抽噎噎着说:“你以后能不能不这样冒险了?别吓我了,好不好?”
刘一民笑了:“傻丫头,打仗哪有不冒险的?当兵的都是这样,有今天不一定有明天,你现在也是老战士了,不会连这个也不懂吧!你放心,这次是特殊情况,以后不会再由这种事情。”
唐星樱一下子就扑了上来,伸手就捂住了刘一民的嘴:“不许你胡说!我要你好好活着。”
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惶急和关切,俏脸绯红绯红的,小女儿真情流露时的表情一览无余。刘一民心一荡,忍不住就想用手去拉唐星樱的手。
只听门外倪华的声音在说:“这位先生,你怎么给他弄了这么多的肉啊,他现在需要吃流质,就是吃稀饭或牛奶、豆花。你把这些东西拿走,伤员不能吃的。”
刘一民看了一眼唐星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唐星樱意识到自己失态,说了声“讨厌”,扭身就跑了出去。
陈同和倪华进来了,给刘一民检查了一下,血压、心跳都已经很正常了。
陈同说:“军团长,想不到你恢复的这么快,一会儿吃点饭后再休息一下,明天我们看看伤口恢复的怎么样?”
刘一民说:“陈同,辛苦你和倪医生了,多亏你们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替我好好招呼倪医生,让她去休息一会儿,这里不用医生了,让战士们看着就行了。你们太累了,去休息吧!”
陈同答应一声领着倪华出去了。
时间不长,李成毅端着两个饭盒进来了,一个里面是稀饭,一个里面的豆花。刘一民问:“这深更半夜的,你从哪里弄的豆花啊?”
李成毅说:“我们昨天下午就给一家卖豆花的说好了,他们一直在侯着。”
刘一民说:“辛苦大家了。一会儿我吃饭,你回司令部,把四川、陕西、甘肃的地图给我拿来。另外让战士们休息吧,他们是不是两天两夜都没合眼了?要打仗了,恢复体力很关键。你去安排一下。”
李成毅答应一声,把饭盒交给跟进来的唐星樱,就去司令部拿地图了。
唐星樱拿个毛巾垫在刘一民脖子上,开始用小勺一口一口地喂刘一民吃饭。
好不容易吃完了,刘一民感叹地说:“原来躺着让别人喂饭吃这么难受啊!”
唐星樱笑道:“嫌难受以后就不要再冒险,不受伤就不用让人伺候。”
刘一民赶紧转移话题,问道:“部队有什么情况没有?”
唐星樱说:“可能要转移了,蔡主任打电话要医院做准备呢!”
刘一民又问:“李凌风他们怎么还没有来啊?”
唐星樱说:“他们早就来了,你一直昏迷,他们都在院子外面待命呢!”
刘一民马上说:“傻丫头,怎么不早说?快让他们进来!”
李凌风领着王老虎、赵勇刚、赵治宇走了进来。看到刘一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几个钢铁汉子竟然泪水涟涟。
刘一民笑了笑说:“没有想到我们的钢铁英雄竟然也会做小女儿态,少见啊!”
听到刘一民这样说,几个人就知道军团长没事了。李凌风马上立正报告:“报告军团长,特战大队长李凌风率中队长王老虎、赵勇刚、赵治宇向你报道,请指示。”
刘一民满意地点点头:“都坐到床边来,我有话交待。”
几个人坐下后,刘一民说到:“我这次遇刺很不好,蒋介石一定会利用这个事情做文章。你们收听敌电台没有?都说些什么?”
李凌风回答:“今天早上就已经收到了,上面说蒋介石悬赏100万元,要取军团长姓命,以维护国家纲纪和社会治安。说[***]勇士在成都民众配合下,在武侯祠击毙了军团长。还说蒋介石已部署百万大军入川剿匪,很快就要收复成都。”
刘一民笑笑:“这个蒋光头做了国家领袖,还是一副青红帮泼皮的做派,竟然使出暗杀这种下三滥招数。”
王老虎说:“军团长,等你好了,带我们去南京耍耍。我听说蒋介石的夫人宋美龄不但人漂亮,而且精通英文,雍容华贵,满腹才华。我们把蒋光头给击毙了,把宋美龄抓来,让她做我们战地医院的护士,天天伺候我们的伤员。你看怎么样?”
刘一民听后笑了起来,带着伤口都是疼的,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唐星樱瞪了王老虎一眼,马上就要赶他们出去。说是医生交待,咳嗽会让伤口迸裂。
刘一民制止了唐星婴,笑着说:“老虎的想法很有创意,多少小说家都不敢这样想,要真是能把宋美龄请来做护士,那真是千古奇谈了。不过,蒋介石虽然有时候经常干一些暗杀、借刀杀人的事情,手段比较下作,很不地道,但宋美龄不一样,那是真正的优秀女姓。我们和他们政见不同,但是也要尊重他们,特别是蒋夫人宋美龄先生,我们不能说对她不尊重的话,那样显得我们很没素养。”
王老虎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讪讪地笑笑。
刘一民又说道:“国家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曰本人很快就要动手了,我们不能和蒋介石、戴笠计较,这口气暂时我们得忍了。我找你们来,向问问你们训练的怎么样了?”李凌风看了看唐星樱。唐星樱知道李凌风不想让自己知道他们训练的情况,不吭声就出去了。
唐星樱出去后,李凌风把训练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刘一民听后,感觉很满意。毕竟特战队训练需要稳定的环境,行军打仗中间能训练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又提了几点整改要求后,刘一民就切入了正题:“敌军将大举入川,如果我估计不错,现在恐怕刘湘已经和蒋介石合流了,很快就会掀起新一轮的围剿高潮。对付敌人围剿最好的办法就是消灭他们有生力量,让他们感到痛彻骨髓。因此,我估计总部很快就会集中主力攻击嘉陵江沿线川军北路主力,到时候蒋介石一定急令陕西杨虎城部和胡宗南部增援川军。你们立即悄悄撤离成都,赶到德阳和11师汇合,与一营组成特编支队,李凌风任队长,王大湖任政委,绕过敌人防线,隐蔽接近剑门关。任务是等敌杨虎城部、胡宗南第一师开始南下攻击四方面军或中央红军后,迅速占领剑门关。封闭他们向陕西退却后路,为我军全歼胡宗南部、杨虎城部创造条件。记住,一定要摸清情况,伪装敌军占领。完成任务后立即发报向我报告。”
李凌风、王大湖、赵勇刚、赵治宇一起起立,同时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