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波澜(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在战士们的一片诧异中,那女医生摘下口罩,摘掉了帽子。
陈云这才发现,这原来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啊,看样子也就十八、九岁,她到底是不是医生啊。
可能是回答陈云的疑问,女医生说:“现在可以派人进去配合护士看护了,但只能进一个人。伤员暂时不会苏醒,估计夜里会醒过来。”
不等陈云答话,唐星樱就跑进了病房。
蔡中已经告诉陈云唐星樱喜欢军团长的事情了,所以,陈云也没有责怪,就让唐星樱进去护理了。然后陈云交待蔡中安排医生休息,顺便问一下她的出身来历,尽量动员她留下看护几天。
蔡中答应一声领着女医生去休息。陈云马上让人向总部报告,手术很成功,医生说估计夜里能醒来。
时间不长,蔡中就回来了,对陈云报告说:“报告陈云同志,都问清楚了,这个医生姓倪,叫倪华,祖籍浙江余姚,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医学,现在正在美国一家大医院实习。这次是她回国度假,知道我们占领成都后,担心她们家在成都新开的医院,就跑到成都来看了。真是幸运啊,我们的战士阴差阳错中把她给请来了,没想到就救命了。要是找不到她,这成都还真没有人敢做这个手术呢!主要是医生都怕担风险。”
陈云说:“好,我向[***]他们报告,给这个医生记功!等刘一民好了,我让他好好感谢人家的救命之恩。我们休息一会儿,边休息边等,今天晚上大家都在这里守着,什么时候刘一民脱离了危险,我什么时候走。”
蔡中忙安排陈云同志去休息,自己在院子里找了个石头,坐下边想心事边等。想着想着就骂刘一民:“你个瓜娃,总是逞强,这下吃了大亏了吧?以后老子就看死你,让你不能离开老子的视线范围。哪个特务再想打你的主意,得先从老子身上迈过去。”
接到李开峰完成任务的电报,戴笠强压下心头的狂喜,接通了委员长侍卫室的电话,要求立即求见委座。
蒋介石听完戴笠的报告,两眼大放光彩,坐在椅子上半响不说话。
戴笠垂手站立,等着委座训示。
蒋介石说话了:“雨浓啊,再核实一下,别搞错了。”
戴笠报告说:“校长,现在已经无法联络核实了,我来之前接到成都站最后一封电报,红匪已在成都展开疯狂报复,匪刘一民的部队倾巢而出,把成都戒严了,严密搜查可疑人员,成都街上已经是人心惶惶。电台联系随即就中断了,估计要么是被迫转移,要么就是已落入敌手。”
蒋介石这下才放心,红匪能在成都实行戒严,说明已经急怒攻心,这也佐证了刘一民已经毙命。否则,以红匪一贯喜欢蛊惑人心的做派,是万万不会随便临时戒严的。就对戴笠说:“雨浓,你去找一下布雷先生,尽快搞个记者招待会,马上把这个消息发布出去。再去找一下陈诚,让他立即将击毙匪刘一民的消息通报剿匪前线各军,并通报他计划调往四川剿匪的其他部队。去吧!”
戴笠兴冲冲地走后,心情大好的蒋介石,在办公室里开始慢悠悠地踱步,边踱步边想,这刘一民已经被击毙,退一步讲,即令是没有击毙,受重伤是一定的。戴笠这下干得好,沉重打击了红匪的嚣张气焰,大长国威。要重奖这些忠贞之士,一百万是一定要给的,另外再给点别的奖励吧,回头问问戴笠,看看参加行动的勇士们还有其他什么要求。能满足的都尽量满足吧!只要能杀红匪,什么名利啊、地位啊、美女啊、房子啊,国府多的是!
该和刘湘摊牌了,这个棒老二不识时务,竟敢阻挡大军入川,简直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得马上让贺国光和他摊牌,如果他继续阻挡大军入川,就先解决他。办法么,自然是银元开道、许以官位、继之以整编,不信那些四川军阀和他们手下的师长、旅长不动心。
张汉卿这个花花公子,上次准备让他入川追剿红匪,谁知他先说要抗曰?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没有地盘、没有兵源、没有收入了,才想起来抗曰了?晚了,相帮中央消灭红匪再说吧!
何健、白崇禧这些家伙怕刘一民怕的要死,这下好了,刘一民解决了,何健该出兵追击红匪了吧?算了,还是让他打他的贺龙吧。至于李宗仁、白崇禧,让他们守好广西就行了,中央不需要他们去四川再插一手了。等消灭了红匪,回头再和他们好好算算清楚,文算、武算都行,反正军阀没有一个好东西,打这革命的幌子的新军阀更不是好东西!
想定了,抑制不住内心喜悦的蒋介石,直接要通了张学良的电话:“汉卿啊,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雨浓组织力量在成都击毙了率军攻占我宜宾、乐山、成都的悍匪刘一民。红匪现在惊慌失措,在成都实施戒严。中央准备成立四川剿匪总指挥部,请你任副总司令。汉卿啊,你的部队是不是该按照部署向四川出动了啊?彻底消灭红匪的时机已经成熟,不能再犹豫了。你放心,等消灭了红匪,中央会坚决抗曰、收回东北失地的。”
得到对方确切答复后,蒋介石招来了何应钦、陈诚、杨永泰、晏道刚,对四川剿匪作出正式部署,决定:一、命令贺国光向刘湘摊牌,要求其配合中央军剿匪。否则中央将明令罢免刘湘所兼各职,任命邓锡侯任川军司令、田颂尧任四川省主席、刘文辉任川边特别区主席,明令将刘湘主力拆分为四个军,命唐式遵、潘文华、王缵绪、王陵基分别担任军长,刘湘出洋考察或到军委会任参议。若不服从,中央将调集大军武力进川,彻底解决四川问题。令刘湘24小时内答复。二、成立中华民[***]事委员会四川剿匪总司令部,司令蒋介石,副司令张学良、何应钦、陈诚、刘湘(暂定)。杨永泰、贺国光、晏道刚负责战局谋划和居中调度。三、成立四川剿匪第一路军,陈诚任司令,薛岳任前敌总指挥。驻遵义附近的中央军10万援黔部队,统归陈诚、薛岳指挥,由川南向成都攻击前进。四、成立四川剿匪第二路军,张学良兼司令,督率东北军各部水陆并进,在万县建立指挥所,攻击巴中,配合川军和胡宗南部迅速剿灭徐向前部,然后合击成都平原朱毛红匪。五、成立四川剿匪第三路军,刘湘任司令(暂定),督率所有川军,分三路进剿,一路刘文辉部、二路潘文华部配合薛岳一路军攻击成都,三路嘉陵江沿线部队由刘湘亲自率领,配合东北军夹击徐向前部,得手后由北面向成都平原夹击。六、成立四川剿匪第四路军,由胡宗南第一师及配属指挥部队和杨虎成部组成,杨虎城任司令官,胡宗南任前敌总指挥,督率陕西、甘肃部队,封锁甘南、陕南,胡宗南率主力南下,夹击徐向前部,得手后合击朱毛红匪。七、成立四川剿匪第五路军,马步芳任司令,出青南布防,严防红匪向川青、川甘边界逃窜。八、命何应钦调集长江沿线中央军20万大军,在武汉、宜昌待命,随时驰援四川作战。
部署完后,蒋介石意气风发,环视一圈,对自己的大将们说:“剿灭红匪在此一举。剿匪成功,我军可集中力量对抗曰本侵略。若剿匪失败,则中央威信扫地,何谈统一、何谈抗曰?诸位同志需齐心协力,抓紧动员部署,发扬北伐革命精神,督率各军迅速进击,确保一举成功!”
几个大将也是气壮如牛,大有雄兵在握、天下舍我其谁的豪迈气概,雄赳赳、气昂昂地领命而去。
感觉部署一定,匪患之曰可平的蒋介石摁想门铃,叫来侍卫,让通知夫人准备去汤山。
侍卫见委座难得心情愉快,慌忙去通知夫人了。
心情畅快的蒋介石,不由响起汤山温泉里曾经的旖旎风光,脑子里顿时泛起了白居易的名句:“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再也不愿在办公室等待,直接出门上了汽车,等候夫人下楼一起去汤山温泉放松一下心情。
回到红军总部后,[***]神情抑郁,一个人在那里抽烟想心事。
贺子珍关心地问:“出了什么事,怎么一脸不高兴啊?”
[***]闷声说:“七军团的刘一民同志遇刺了,正在医院抢救。”
贺子珍不相信,笑着说:“怎么可能,他那么好的身手,身边又有警卫。”
[***]弹了下烟灰:“特务们一直盯着他,以有心算无心,自然是凶多吉少了。听他的警卫连长报告说,他是在总部出去后心情不好,随意走动,不知不觉走到了武侯祠,在诸葛亮塑像前泪流满面,然后就精神恍惚,失去了防范能力,在院子里被埋伏特务的特务击中胸膛的。”
贺子珍这下相信了,忙问:“在哪个医院?”
[***]说:“在七军团野战医院。”
贺子珍抱着孩子,拔腿就往外走。[***]拦住了她,告诉她正在抢救,谁都不能见。
贺子珍哭着说:“润之,这可怎么办啊?不知道能救过来不能?”
[***]扔掉烟头,沉声说道:“我相信他不会死,他为红军创造了那么多奇迹,我相信他会挺过来,继续创造奇迹的。”
贺子珍追问道:“开枪的特务抓住没有?”
[***]说:“开枪的特务被刘一民倒下前一枪击毙。剩下参与的几十个特务被七军团赶到的部队或抓获、或击毙,无一漏网。”
贺子珍几乎是在喊:“枪毙这帮坏蛋,全部枪毙!”
[***]看着有点声嘶力竭的贺子珍说:“子珍,你冷静点,不用你说,保卫部就会枪毙他们的。”
看贺子珍还在那里抹眼泪,[***]心烦,转身就来到了红军总参谋部作战室。
周恩来正在研究地图,看[***]进来,就说:“主席,我有个不好的预感,蒋介石可能要对四川大动干戈了。”
[***]点点头:“刘一民遇刺是个不好的征兆,蒋介石现在一定接到特务发回的电报了,估计已经开始作军事部署了。那些被刘一民打怕了的中央军、军阀部队,估计很快就会被绑上蒋介石的战车,刘湘很有可能同蒋妥协,配合中央军追击我们。不知道少奇那边谈的怎么样了?”
周恩来说:“谈的不顺利,刘湘一方坚持我军退出四川,我方坚持以现有控制线划界,互不侵犯。双方谈不到一起啊!”
[***]叹了口气:“还是刘一民说的对,成都不是我们的久留之地。是我们想的太简单了,这四川不比偏远地区,是蒋介石志在必得之地。看来是该我们决断的时候了。这个蒋光头,老子想在成都过个年都不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