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成都风云(八)(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就在蒋介石、刘湘都在因为红军占领成都而忧愁不已的时候,正在成都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团拉开了大整训序幕。
元月7曰下午,刘一民来到了成都南门外武侯祠,检查红11师31团整训情况。
31团也就是原来的警卫一团,其底子就是由红34师尖刀连和红18团骨干编组成的老一营。
来自后世的刘一民深深知道,保证骨干部队战斗力是何等重要!因此,从重组18团到成立警卫师,对骨干部队建设一刻都没有放松过。特别是对老一营、老二营、老三营这三支骨干中的骨干部队,几乎是耳提面命、手把手地传帮带。红七军团九个步兵团的骨干部队基本都是从这三个营分化出来的。按照现代的流行说法,这三个骨干营就是刘一民统帅的红七军团的孵化器。从这三个营派生出了老四营、老五营、老六营,尔后又演化为三个警卫团、七个警卫团,直到现在的九个步兵团。
在刘一民心里,老一营、老二营、老三营不但是种子部队、孵化器,也是遇到关系全军团生死存亡的恶仗、硬仗时的箭头,承担着攻坚夺隘、杀出血路和断后却敌、掩护转移的重任。和特战大队一样,这三个营都是刘一民标标准准的心头肉、救命符。
来到11师驻地,刘一民不和高原、黄苏、洪超远、袁国平啰嗦,直接就说要检查一营训练情况。
高原就是湘江边整编时的一营长,现在刚当上11师的师长。能够在湘江整编时的三个营长中、西延整训时的四个营长中、小水溪口战斗时的六个营长中和后来的七个警卫团长中率先升任师长,个人能力是一方面,军团长对老一营、警卫一团的厚爱更是重要的因素。因此,成立红七军团的命令一下达,高原就一心扑到了部队整训上。现在,全师整编已基本完成,设三个步兵团,师直属炮兵营、重机枪营、工兵营、辎重营、警卫连、侦察排、通讯排。除了还没有战地医院外,师直属部队基本编成。三个步兵团的31团是原来的警卫一团,32团是原来的警卫二团,33团是原来的警卫七团,本来就是齐装满员的,因为增设师直部队,干部要调整,战士要补充,重火器要重新编组,所以,忙的一塌糊涂。好在黄苏原来就是八军团的军团政委,洪超远和高原一样是苏区时的主力团长出身,袁国平那也是老资历的军事、政工双面手,四个人都是能征惯战的红军勇将,各把一个方面,分工合作,才算是迅速完成了部队编组,开始投入整训。
一见军团长不听汇报,直接指名到一营检查训练情况,高原就命令通讯排通知一营作准备。不料刘一民制止了他。笑话,到一营检查,还要他们准备,那和后世的检查有什么区别?刘一民要的就是突然袭击的效果。
一营驻地就在南门外武侯祠旁边的川军军营。这里是成都驻军的老兵营,里面还有训练场地。刘一民来的时候,一营正在训练。
看见师首长陪着军团长到来,一营长王大湖和教导员王新运马上跑了过来,敬礼后,王大湖大声吼道:“报告军团长,红七军团11师31团一营正在训练,全营应到846人,实到846人,请指示!”
刘一民很高兴,从王大湖标准的军姿、规范的报告用语和饱满的精神风貌上就可以看出,一营的训练在不断加强。
抬手还礼后,刘一民命令道:“立即组织队列训练、战术动作训练、打靶训练、投弹训练、拼刺训练、爆破训练,对空射击训练,我要在这里看一营这些科目训练的效果。”
王大湖又是一个敬礼:“是!请军团长和各位师首长稍后。”
王大湖跑到训练场中间大声喊道:“全营都有,以连为单位,成四列纵队,集合!”
一营列队完毕,立即开展了单兵、班、排、连和全营队列训练表演,然后依次进行步兵班战术动作、投弹、拼刺、爆破、对空射击训练表演,最后以班为单位进行机枪、步枪、冲锋枪、手枪实弹射击训练表演。
一营的训练表演整整进行了一下午。训练表演完后,刘一民比较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冲锋枪射击和手枪射击训练,冲锋枪射手基本是连发射击,手枪环数较低。
由于部队连战连捷,缴获丰富,装备比较先进。特别是清溪镇和羊坪镇战斗后,重火力、轻火力武器那是随便挑。作为骨干部队的老一营、老二营、老三营、老四营、老五营、老六营,刘一民又刻意加强火力,每营都设有一个120人的火力支援连,六门迫击炮、六挺重机枪可以提供强大的重火力。每连有一个36人的火力支援排,装备六挺重机枪。排有火力支援班,装备两挺重机枪3挺轻机枪。象一营,每个步兵班都达到了16个人,一个班长、两个副班长,两个轻机枪组,三个步兵战斗小组。班长、副班长、战斗组长每人都是步枪、冲锋枪、驳壳枪三件套,轻机枪副射手配冲锋枪和新式驳壳枪,轻机枪主射手配驳壳枪用以近距离自卫,战斗小组其他六名战士配七九步枪和新式驳壳枪。每班的装备都达到了两挺轻机枪、8枝冲锋枪、17枝新式驳壳枪、12枝步枪的水准。
火力是提高了,弹药的消耗量也上来了。如果冲锋枪都只能连发射击的话,一场战斗下来,那得多少弹药补充啊?刘一民原想占领成都后,首先就要利用四川兵工厂的设备生产弹药,不料刘湘先行一步,把机器都运到渝城去了。现在必须得告诫干部战士注意节省弹药了。
刘一民走到队伍前面,要过王大湖和王新运的驳壳枪,双手持枪,扭转90度呈平放形式,砰砰砰,各打10发子弹。等报靶的战士喊出200环后,刘一民又拿过王大湖的冲锋枪,检查了一下,单腿跪地,砰砰砰,又是10发子弹打了出去。报靶的战士验靶后跳起来大叫:“100环!”
刘一民把冲锋枪递给王大湖,站到队伍前说道:“刚才看了一营的训练,我基本满意。从训练中可以看出,我们的一营在训练上下了苦功,队列整齐威武,战术动作娴熟,拼刺动作勇猛,机枪、步枪射击精准。投弹和爆破也不错,对空射击组织的也可以。但是手枪和冲锋枪射击水平不行。我们配发的这种手枪,是蒋介石从德国购买装备中央军的,叫毛瑟军用手枪,也叫盒子炮、匣枪、自来得、二十响、德国大面镜、快慢机等等。[***]、朱总司令都曾经使用过这种枪。大家想一下,当敌人冲到阵地前30米的时候,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的战士都抽出驳壳枪,进行扇面扫射,那是多么恐怖的火力网啊!再比如将来上了抗曰战场和鬼子拼刺刀时,一个人对上好几个鬼子,只要你能迅速拔出手枪,大家想想鬼子是个什么下场啊?不过,这种枪有个弊端,正常持枪射击,一发子弹后,枪口就跳了起来,后面的子弹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大家看我刚才的射击动作,都是把枪扭转过来,平放射击,这样就不存在子弹跳飞的问题了。另外,枪上的准星也可以锯掉,方便拔枪。大家下去后多练习。”
见战士们忍不住就想拔枪练习,刘一民继续说道:“我再说说冲锋枪,老红军都习惯把他叫花机关枪。这种枪大家不陌生,我就不啰嗦了,我要说的是,不能老是连发射击,要学会用冲锋枪点射。大家想一下,你用一梭子子弹打死一个敌人和用一发子弹打死一个敌人,哪个更合算啊?现在特战大队使用冲锋枪时基本都是点射,只有在敌人队形密集时才进行扫射。我们弹药补给困难,点射可以节约子弹。大家都知道,没有子弹的冲锋枪和烧火棍没有什么区别。我希望冲锋枪射手都要刻苦练习点射,争取一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见战士们听的都很认真,刘一民又说道:“从今天开始,全军团进入全面整训。整训什么呢?一是编练部队,各班、各排、各连、各营、各团都要进行作战技能训练。我写了一本小册子,叫《红军步兵训练手册》,内容主要是步兵体能、队列、战术动作、射击、拼刺、投弹、爆破、埋雷、工事、防空、防毒、防火、伪装、侦查、进攻、迂回、撤退、步炮协同、步坦协同、武装泅渡、枪械维护等,这次作战技能训练就是要训练这些内容。二是整训思想和作风,发扬我们红军优良传统,把部队打造成拖不垮、打不烂的钢铁部队。一营是我军团的尖刀部队,作战冲在前,训练也要走在前,要为全军团树立思想、作风、纪律、战术、战绩的标杆,带动各部队战斗力大幅提升。同志们,大家回答我,你们能做到么?”
战士们齐声回答“能!”
刘一民满意地点点头,命令部队解散。
部队解散后,高原和黄苏向刘一民简要汇报了11师部队整编情况。由于俘虏多,兵员充足,整编后的11师,兵强马壮。其中31团一营、32团四营,就是老一营、老四营每班16人,每排66人,每连238人,两个营满编都是846人。其他营每班12人,每排38人,每连146人,每营558人。各团都设有一个360人的火力支援营,一个120人的工兵连,一个120人的辎重连,一个36人的警卫排,一个12人的侦察班、9人的通讯班、炊事班。31团和32团都达到了2630人,33团2340人,加上1630人的师直属部队,全师共9230人。
听得刘一民直乍舌,11师是这样,估计12师、13师人数也不会少到哪里去,这样的话,加上军团直属部队,自己的红七军团岂不是已经有3万多人了么?从遵义出发的时候还是15000人呢,到乐山变成了20000多人,怎么到成都就变成3万多人了呢?看来,干部们都跟着自己学会了,宁可磨破嘴皮子做思想工作,也不愿意放过一个俘虏兵了。照这样发展下去,再有几年,想不去南京找蒋委员长喝茶都不行了,发展壮大了的部队会推着自己去的!
在一营吃过晚饭,刘一民让王大湖、王新运把副班长以上干部的识字本收上来,一本一本认真查阅,有错字的,直接用笔批改。对识字多、进步快的,写上一句表扬话。对识字少的,写上一句鼓励话。又精心挑选出5本最好的,在每个本子的封面上用正楷分别题上“学习使人进步”、“做有文化的红军战士”、“生命的意义在于不停地追求进步”、“知识是我们改造世界的武器”、“有文化才能动员千千万万人与我们一起奋斗”。落款都是“中国工农红军红七军团军团长刘一民,西元1934年元月7曰晚于成都”。
批改完后,交代王新运把识字本发回去让战士们学习,要把5本最好的挂在营房门口,让战士们观摩两天。
令刘一民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一举动,在七军团引起了强大反响。老二营、老三营、老四营、老五营、老六营的干部战士听说后,极度不平,直说军团长不公。接下来的几天,几个老骨干营的营长、教导员,都捧着干部战士的识字本去找军团长,要求他无论如何批改,否则战士们的思想工作不好做。弄得刘一民连续几个晚上都在办公室挑灯奋战。其他部队听说后,团长、政委、营长、教导员们都二话不说,拿出军团后勤处发下来的津贴,给每个战士买识字本和读本。全军团形成了一种比学习、比思想、比作风、比纪律、比训练、比战绩的风尚。
以后红七军团以及由它衍生的部队就形成了个传统,只要刘一民来部队,在汇报检查结束时,必然会捧出一摞战士学习笔记,让他批改。
当然,刘一民批改的这些识字本,战士们都很珍视,终生保存。特别是刘一民给六个老骨干营干部战士批改的识字本,后来成了收藏界追捧的无价之宝。其中有几个著名烈士,牺牲后胸口贴身保存的就是刘一民批阅的识字本。这些识字本都进了军事博物馆。
整整一下午都在陪同刘一民检查的黄苏,回去后在曰记本上写道:“军团长的作风深深地感动了我。特别是他批改战士识字本时严肃认真的形象,从此将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鼓励我、鞭策我,促使我更好地工作。我敢断言,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将领会向军团长这样督促战士学习的。他代表了我们红军注重学习、善于学习的新形象。”
回到卫戍司令部后,刘一民叫来蔡中和冯达飞,取出他从通道就开始写的《红军步兵训练手册》,让两个人拿回去翻阅、提意见。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蔡中和冯达飞就来找刘一民了,蔡中说应该马上印发部队对照训练,冯达飞表示同意印发部队训练,但是如果让他主持组织部队训练,他担心完不成任务。
刘一民不解,问为什么?
冯达飞说这本册子比他见过的所有军校教材都先进的多,许多东西如步坦配合、防毒等,他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实践经验了。因此,他要求与刘建立换工作,他去当师长,让刘建立来做这个参谋长,主持整训。
刘一民想,刘建立确实比冯达飞合适,但是,军团参谋长级别比师长高,是中革军委指定任命的,他怎么能随便换人呢?就说没有学过不要紧,这里面的内容老一营、老二营、老三营基本都零零碎碎学过,可以以这三个营为样板,让高原、刘建立、李清他们几个帮你,摸索的时间稍微长点就熟悉了。
冯达飞叹了口气:“军团长,不来警卫师时,想着警卫师打胜仗主要是情报准确、指挥得当,其他部队也能做到。来了以后才知道我以前是坐井观天了,看看特战队和一营的战术水平,就知道那些中央军、湘军败给我们是应该的。下次遇上,他们还得败。不要说我们偷袭伏击了,就是攻坚、巷战他们也得输。要是按照这本册子上的要求训练部队,等整训结束时,我不知道国内还有哪支部队是我们的对手。既然军团长不愿意换人,我只好边学边干了。不过,参谋处的力量得加强,张逸程不能再兼职了,要不然,我们会拖部队训练后腿的。”
刘一民说:“我们部队缺乏专业参谋人才,现在三个师和各团的参谋长实际上都不是参谋长,他们都是军事主官的料,当参谋长当不了。没办法,以后慢慢发现和培养参谋人才吧。张逸程和参谋处的刘立志都不错,让他们协助你,也可以在全军团寻找参谋人才。至于张逸程兼管的新兵团的问题,等新兵团到了以后再说吧,12师还在等着周毅快点回来去上任呢。”
三人商量结果是让刘立志马上联系印刷厂印书。书印好后,监督销毁印刷厂的底板。全军团对照内容进行训练。
然后,刘一民又拿出了《中国工农红军之歌》、《中国工农红军进行曲》乐谱和歌词,要蔡中组织部队学唱。
蔡中看了半天,说我看不懂五线谱,你唱一遍我听听,看效果怎么样。
刘一民先唱了《中国工农红军之歌》: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