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成都风云(七)(2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也是啊,刚想着调东北军入川剿匪,张学良就给委座打电话要抗曰。这边还在筹算着如何配合督促川军剿匪,那边川军就向中央军开枪了。这匪还怎么剿么?这刘湘和川军的问题不解决,所有的计划就都成了纸上谈兵,了无用处。
贺国光看委座气得脸上青筋直蹦,就主动请缨了:“委座,要不明天我飞渝城一趟,直接见刘甫澄面谈,可能会比电报、电话方便一些。”
蒋介石脸上阴晴不定,过了一会儿才说:“军情紧急,薛岳的部队还在赤水河边受冻呢,你就不要明天去了,收拾一下,马上走。见了刘湘,要说明厉害,让他不要有其它顾虑,中央是支持他的,一切以剿匪大局为重。至于其他情况,你可以研判,报我酌处。”
贺国光敬礼后出门走了,蒋介石感觉浑身无力,就交待何应钦、陈诚、杨永泰去制定具体作战计划,让晏道刚派人请医生过来,然后挥挥手赶走了众人,一个人静静地独坐,梳理着乱得象一团麻似的思绪。
此时的刘湘也是一个人独坐在办公室,拿着渝城的报纸在看。
郫县县长的电报昨天已经发来了,没想到这个县长还真的不辱使命,见到了赣匪成都卫戍司令刘一民。
据郫县县长报告,赣匪在成都维护秩序,没有搔扰民众,也没有劫掠工商企业。现在成都社会很安定,市民不耽误喝茶摆龙门阵,很巴适、很安逸。
赣匪队伍武器精良,战斗意志旺盛。匪首刘一民英武非凡,白崇禧、何健、薛岳都曾栽在他的手里,而且求战心切,扬言川军早该换个人指挥了,他很愿意统帅川军出川抗曰。
对匪首刘一民狂妄威胁的话,刘湘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小毛孩子,胡子长齐了没有都很难说,竟敢威胁老子。老子扛枪打仗的时候,不知道你会吃奶不会呢?不过,这刘一民既然能袭古蔺、占宜宾、夺乐山、进成都,自然不是怂包,一定有一身本事,不然哪里能有那么多的侥幸么!
看来和赣匪死打硬拼的办法确实不可取!好在郫县县长还得到了赣匪目的是北上抗曰并愿意和自己一方谈判的宝贵情报。这就好办了,只要能谈,总比打合算么!
看看报纸,刘一民在记者见面会上公开说停止内战,团结抗曰、一致对外,而且说欢迎国民政斧领导全民抗战。这不是公开说不愿意和[***]打仗了么?这可是重大转变啊!看来,赣匪不是一般的匪,那是有主义、有章程、有战略、有措施的匪啊。
薛岳这个瓜瓜,脑子就是缺根弦,一封接一封电报催着要入川。好龟儿子,刚刚搞掉了王家烈,就把刀子架到老子脖子上了。想入川,门都没有!老子宁可和赣匪谈判,多给他们点钱、枪炮弹药、粮食,也不会让薛岳这龟儿子进川的。娘的,谁不知道赣匪停一阵子就会走,而你薛岳来了,老子就得去南京坐冷板凳了。你说老子该怎么做啊?
刚才,薛岳这瓜瓜又来一封电报,语气中竟然充满威胁。奶奶个熊,老子好歹有100多个团是自己的,你薛岳又什么?今天老蒋用你,你是前敌指挥。明天老蒋不用你,你就球都不是。还敢威胁老子,惹急了,老子放你进来,再把后路一堵,我看是你消灭赣匪还是赣匪消灭你!
看来,和赣匪的谈判得抓紧进行。郫县县长是不能担任代表的,确实身份低了,难入红匪法眼。那派谁去呢?潘文华、王缵绪这些领兵的一个都不能去,万一赣匪撕破脸皮前来攻打,还得接着不是?让傅常过来商量一下吧!
傅常到刘湘的临时办公室后,先是汇报了一遍今天川军调动情况,成都周围的驻军和保安团、官员正分别向遂宁、绵阳、茂县集中,没有发现红军追击。但各地仓库的粮食、棉花等物资来不及转运,只好留人看管。如果红军来了,这些东西一定会被红军缴获的。
刘湘问为什么不烧了?
傅常说:“烧了太可惜了,万一有的县红军不去呢?还是留下的好。”
刘湘问赣匪有什么新动向?
傅常报告说:“初步判明红匪分两路向成都集中,一路占领了乐山到成都之间的各县,一路沿自贡、资阳前进。我军主力不在,红军所到各县,没有任何阻挡。”
刘湘叹了口气:“真吾兄,看来郫县县长身份太低,李宏锟已被俘虏,赣匪拒绝由他做代表。你看派谁去谈判比较合适啊?”
傅常想,无论让谁去谈判都行,关键是得愿意拿出真东西。就对刘湘说:“甫澄,人选倒有一个,你看第八区专员冼英怎么样?他在绵阳,距离成都也近。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是你使用的老人,能够代表你。关键你得授权给他,让他能做得了主。”
刘湘眼睛一亮,冼英确实很合适。当下就决定委派冼英为全权代表,立即赶赴成都,与赣匪谈判。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