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成都风云(六)(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二天早上起来,吴征就送来了一份昨天接收情况的报告。.
坐在办公桌前,翻着吴征的报告,刘一民就感到奇怪,这成都应该是很难见到这么好的阳光的,不知道为什么,从红军5曰占领成都开始,连着几天都是阳光灿烂,今天早上太阳一大早就照进了屋子里,把冬天的寒意驱走了不少。看来老天爷都在启示,饱经军阀战乱之苦的四川老百姓该翻身了。
从吴征的报告上看,这些四川军阀横征暴敛的手段令人发指,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以及那些小军阀们都是弄钱的高手,把各自防地的田赋税最少也往后多征了四、五十年,有一个家伙竟然把田赋税征到了2070年。
放下报告,刘一民站起来,背着手在房间里踱步,想心事。
穿越前,刘一民既然精研军史,自然对蒋介石的[***]和地方军阀的历史也多有涉猎,想起历史上抗战时川军慷慨赴难,前赴后继,浴血奋战,就觉得消灭这样一支部队,心理负担很重。因此,入川以来,都以奇袭俘虏为主,基本没有对川军痛下杀手。占领成都后,考虑到可能与川军谈判,也没有对成都川军各路将领的宅邸和家人、财产采取措施。
原来还想着历史上的刘湘不抽大烟、不赌博、不瓢娼、不玩女人,又是川军出川抗曰的领袖,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对四川和抗战有贡献的人物。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最后又都起义有功。感觉除了杨森,其他几个四川军阀巨头还都有可取之处。毕竟人都是复杂的,都要生存,都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虽然孔老夫子早就说过,乱世大富是可耻,治世贫困是无能。但想想民国时期社会如此黑暗,这些军阀要生存发展,维护军队开支,自然要掠夺,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只要能做到外敌侵略面前共御外侮就不错了。再说,国运如此,也不全是这些军阀个人的责任,没有刘湘、刘文辉,必然会有张湘、杨文辉的。
现在看来,事情很复杂,至少抗曰战争爆发前的四川各路军阀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民贼、民祸、民害。难怪二刘大战时,刘湘的一个师长王缵绪曾对欢迎刘湘部队的一个士绅说:“刘文辉不是好东西,你以为刘湘就是好东西了?都是一根[***]曰出的货,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王缵绪和刘湘是四川“弁目堂”的同学,对刘湘可谓知之甚深,他说的话自然得之于他的观感。当然,王缵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刘湘好歹还死的及时,得了个抗曰英雄的名号。王缵绪起义后,于五十年代末曾想到深圳叛逃,结果被抓住后死在狱中。
再说这刘文辉,崛起时间虽然很短,但是手段却相当激烈,一手抓扩军,一手抓赚钱,贩卖鸦片、放高利贷,啥都干。不断参与四川军阀混战,在混战中坐大,捞足了好处。偏偏被他的侄子刘湘打败后,偏安一隅,主政西康时,对西康的教育又多有贡献。历史上,解放后刘文辉还做过新中国的林业部长。太复杂了!特别是刘文辉的胞兄刘文彩,曾被塑造为地主阶级的代表形象,虽然那是特殊时代特殊需求的产物,难免有大量不实之词,但是只要一看刘文彩既是刘文辉的禁烟主管、又是刘文辉的贩卖鸦片的主管,就知道刘氏家族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了。
看来,人的命运确实是随着时代发展而发生变化的。抗曰战争没有全面爆发,刘湘就只是个军阀,川军也就只是军阀部队,没有丝毫光彩可言。只有抗战全面爆发,刘湘和川军才会放出光彩。按目前的情况,红军遇到这些军阀的财产自然是该没收没收,该分配分配,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可不能因为自己是穿越而来的,熟悉一些历史发展情况,反而变得缩手缩脚。
想清楚了,刘一民就不再犹豫,交待吴征按照昨天早上的部署,清查各银行里各路军阀的存款予以没收。特别是对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等人的家产,要严格看管,等总部到了,再行请示处理。同时要把后勤处和辎重团通盘考虑分工,组成小工作队,在成都大规模收集物资。
见吴征要走,刘一民想了想,还是交待他刘文辉有个哥哥叫刘文彩,是刘文辉的钱袋子,他开有银行、当铺,本金都是刘文辉、刘文彩弟兄贩卖鸦片的收入,要特别注意彻查。
吴征走后,刘一民又想了想目前的态势和七军团可能承担的任务。
现在中央军恐怕已经齐聚仁怀的赤水河边了,如果预料不错的话,刘湘的部队可能还在阻挡中央军进川,但能不能挡住就很难说了。川军南路主力估计已经向泸州集结了,北路可能会收缩兵力,固守要点。现在的问题是红七军团下一步作战行动怎么确定,是向西与一、九军团夹击消灭刘文辉部队,还是向东与三、五军团联手迎击刘湘南路主力,或者是出击川北,与四方面军联手夹击四川北路剿匪总指挥田颂尧指挥的各路川军。
以刘一民的想法,应该迅速集中中央红军主力,与四方面军联手,消灭川军北路部队,实现与四方面军汇合,解决张国涛问题,实现红军统一指挥。然后一面与刘湘谈判,一面挥兵北上,解决陕西、甘肃、青海、宁夏的各路军阀,建立坚实稳固的根据地,发展壮大,迎击曰军。
无奈总部没有到达,这样的大战略必须通过中央会议才能确定,红七军团又急需整训部队,消化战果,只能暂时等待了。
门开了,蔡中拿着今天的成都各家报纸走了进来。
看见蔡中笑眯眯的,刘一民就知道是昨天记者见面会的内容刊登出来了。
拿过报纸一看,各报纸基本都是全文刊登了红军各项政策,以大幅醒目标题完整记录刊载见面会内容,如《红军要做民族抗曰先锋》、《抗战必胜》、《打红军就是汉歼——刘一民将军如是说》、《国民政斧应停止内战团结抗曰》,《蒋委员长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必然破产》等,再配发一些诸如《蒋委员长承认民不畏匪畏[***]》、《抗曰先锋,仁义之师——红军军纪小故事》、《英俊潇洒、谈吐不俗——红军卫戍司令刘一民将军印象》、《智勇双全之红军英雄刘一民》、《张汉卿应该羞愧上吊》等记者专访。
最搞笑的是一家小报,竟然以见面会主持人红军女战士唐星樱为题,写了一篇《巾帼奇葩——访红军女英雄》,把唐星樱写的是国色天香、木兰再世。然后又编造了一段唐星樱被恶霸抢亲、路遇红军的传奇经历。最后记者笔锋一转,竟然说象这样的美女都当红军了,我们这些年轻王老五还犹豫什么?再不当红军的话,娶老婆就只能娶无才无貌、胆小怕事的小脚女人了。
刘一民看的直笑,问蔡中唐星樱看到报纸没有,蔡中也笑了,直接说估计没有。
笑完了,刘一民告诉蔡中要抓紧做几件事,一个是给曾照那里配干部,帮助他接受兵工厂的资产、设备和技术人员;二是给陈同的野战医院配干部,到华西医科大学和成都各医院去做工作,争取多挖医生、护士,多搞药品器械,争取给各师都设战地医院,各团设战地救护所,医护兵派到排。三是组织力量深入各部队检查指导诉苦和三查活动开展情况,确保部队整训后能融为一体。四是帮助冯达飞尽快把教导队拉起来,短期培训一批基层骨干。五是搞一次科技人才座谈会,把成都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请来,我要亲自和他们座谈。
蔡中走后,刘一民想想不放心,就到曾照接管的兵工厂去了。
四川兵工厂,最早是杨森办的,可以生产一些川造步枪。后来杨森战败后落到了刘文辉手里,刘文辉怕引起各路军阀不满,宣布不再造武器,改成了24军修理所。刘文辉为了解决兵工厂的钢材问题,还专门在威远建了一座新式的钢铁厂,可惜刚生产了50吨钢,二刘大战就爆发了,钢厂也被迫停产了。
刘一民到兵工厂的时候,曾照正坐在厂区的一块石头上骂娘。
看见军团长来了,曾照不骂了,但浑身仍然在颤抖,刘一民一问才知道,原来成都的兵工厂有两个厂区,和汉阳兵工厂齐名。杨森撤退的时候把四川兵工厂,也就是城外岷江北岸的厂区一把火烧了。只剩下城里的机器制造局厂区,落到了刘文辉手里,开始造币了。结果去年刘湘打败了刘文辉,把机器设备和材料全部运到渝城去了,光剩下一座空场区。本来这里可以生产步枪、机枪、老式山炮、手榴弹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刘一民也非常失望,紧赶慢赶还是让刘湘抢先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把渝城占了呢,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刘湘早有防备了。刚才还交待蔡中派干部帮助曾照来接受呢,忙活了半天,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看曾照仍在生气,刘一民就告诉他,不要失望,兵工厂一定会有的,设备一定会有的。现在把工作重点转向找人,找原兵工厂留下的技术人员和工人,挨门上户,一家一家动员,尽量全部带走。
曾照忙着去打听留下的人员情况了,刘一民灰扑扑地往回走,一路上直懊悔。看来还非得去搞阎老西的兵工厂了,而且还得快一点。
仁怀小河口渡口,现在是人喊马叫,中央军薛岳部万耀煌13师主力全部抵达这里,正在架设浮桥。
万耀煌最近感觉自己的好运气到了!洋坪镇后山主峰战斗,自己虽然损失惨重,但是红匪也不好受。相比薛岳的中央军嫡系部队,显然自己的13师是出了彩的。这到了遵义,又是自己的部队率先发现了红匪的踪迹,薛岳已经明令表彰了。看来,鄂军也好,中央军也吧,凭的都是实力和运气。只要打好了,不怕委员长看不见。
按照万耀煌的想法,最好是等到委座和刘湘谈妥了,在挥兵入川。可是薛岳等不及了,严令13师由仁怀入川,控制古蔺。万耀煌没有办法,不得不连夜进发,一大早就赶到了渡口。
渡口的渡船在红军渡河时被用来架浮桥了,红军过河后又进行了破坏,13师工兵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造了几只筏子,划过赤水河,在两岸拉绳造浮桥。
没有办法,部队只能在河这边等了。万耀煌边等边庆幸,幸亏红匪主力早就走了,如果还在附近的话,全师暴露在渡口,那不是给人家树的靶子么?
这边万耀煌正在庆幸,那边副官就报告,赤水河对岸来了川军,看样子是一个旅。
万耀煌心道麻烦了,忙举起望远镜观看,果然对岸来了一支川军部队,并开始占领对岸渡口附近要点。
一会儿功夫,万耀煌的望远镜里就出现了约一个营的川军,正向渡口跑来。
参谋长说:“师座,这帮川军要干什么?”
万耀煌说:“还能干什么?一定是来阻止我们过河的。”
参谋长说:“这群棒老二,红匪过河的时候他们怎么不堵截啊?轮到我们去帮助他们追击红匪了,他们开始堵截了。看来,这中央军还没有红匪面子大!”
万耀煌也被逗笑了:“可能他们感觉我们比红匪更可怕吧!”
参谋长嘿嘿一笑:“王家烈的效应啊!”
两个人笑声刚停止,就见那一营川军把自己过河的工兵排给缴械了,把他们押上了竹筏子,并随手砍断了已绑好的绳子。
赤水河河面不是很宽,喊话声都能听到。一见自己的工兵弟兄被赶了回来,河这边的中央军弟兄不愿意了,开始鼓噪起来。机枪和迫击炮也架了起来。
万耀煌对参谋长说:“你去看看,问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不能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