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成都风云(四)(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郫县县长也是聪明人,无奈形势比人强,在刘一民恐吓下早已缩作一团了,生怕这个消灭了那麽多桂军、湘军、中央军、川军的年轻娃娃将军一怒之下把自己给咔嚓了。这一听刘一民语气转缓,说红军是要北上抗曰,并且说刘总司令是有见识、有作为的人,而且还让自己喝茶,就知道这一趟没有白跑,红军是愿意谈判的。
稳稳心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郫县县长开口道:“刘将军,你的意思是贵我双方是可以谈判的,是吧?”
刘一民肯定地点点头:“在团结抗曰的旗帜下,一切都可以谈。不过,你的身份太低,代表不了刘湘,也不能与我谈判,就算给双方做个信使吧。请你转告刘湘将军,红军是要北上抗曰的,一切支持抗曰的人,人民是不会忘记的。凡是阻挠红军北上抗曰的,都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敢于打内战,追剿红军的,形同汉歼。希望刘湘将军做抗曰英雄,做民族功臣。至于具体的谈判事宜,请刘湘将军派出高层人物作为代表与我方商谈。如果刘湘将军本人愿意来谈判,我们红军保证他的人身安全,我党领袖人物也会直接和他见面的。”
郫县县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请问刘将军,我军成都卫戍司令李宏锟将军不知现在何处?”
刘一民说:“这都是军事机密,你问这个太唐突了吧!”
郫县县长说:“请刘将军恕罪,刘湘总司令澄甫公指示我,如果李宏锟将军还活着,委任他做刘总司令的全权代表,与贵军谈判。”
刘一民勃然大怒:“简直是笑话!李宏锟现在是我的俘虏,有什么资格与我军谈判?你告诉刘湘,如果有诚意,派他的主要将领或谋僚来谈,如果无诚意,尽管率军来战,总是打内战、祸害人民的川军早就该换个人指挥了。我对统帅川军出川抗曰很有兴趣,你把我的原话告诉他!”
郫县县长心说又来了,这娃娃将军动不动就威胁,好像特别爱打仗一样。还是赶紧走,把消息报告刘总司令,让他派个高级官员来谈判,千万不敢和红军打,这个娃娃将军战意逼人,迫不及待地想打仗。要是贸然开战,弄不好真的象何健他们一样,会吃大亏的。
想好了,郫县县长就说:“刘将军息怒,我一定向刘总司令报告,请他派要员来与贵军谈判。刘将军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向刘总司令转达的没有?”
刘一民说:“一句话,在抗曰的旗帜下一切都可以谈。你把这句话转达到就行了。”
郫县县长站起来拱拱手,说了声告辞,抬脚就要离开。刘一民笑吟吟地问:“不知贵县要到什么地方去啊?”
郫县县长心想坏了,这娃娃将军不是想扣留我吧?忙说:“我回郫县去给刘总司令发电报。”
刘一民说:“不用了,你就到成都邮政局发吧。我军正要占领郫县,如果你现在回去,路上遇见我军,战士们不知道你是谈判代表,会把你当俘虏抓起来的。”
郫县县长目瞪口呆:“刘将军,你不是说贵军是要北上抗曰么?怎么把郫县也占了啊?”
刘一民依旧是笑吟吟的样子:“北上抗曰是需要通道的,我总不能飞着过去吧?所以,麻烦贵县尽快向刘湘报告,让他赶紧派人来谈判,动作慢的话,我军就展开了,这川西平原可全部都是我军的了。”
郫县县长心想,这郫县就在成都边上,红军把成都都占了,郫县哪里能保得住么。老子来的时候就没打算再回郫县,不过这娃娃将军能直言相告,也算得上是坦坦荡荡了。看来,红军也不是向他们说的那样,是共产共妻、无恶不作的赤匪,而是一支目标很远大、胸怀很广阔的部队啊。算了,就在成都给刘总司令发报吧,不过得用密码,不能让别人知道啊?这可怎么办呢!
郫县县长有点作难了:“刘将军啊,在邮政局发报也可以,不过保密问题解决不了啊。”
刘一民说:“这个问题好办,你就在这卫戍司令部直接给刘湘打电话吧。如果还不放心,可以使用卫戍司令部原来的电台。另外,你毕竟是信使,要注意安全。必要的时候,可以要求我军提供保护。但是不得刺探我军机密,不得向刘湘报告我军动向,否则,我会把你当作歼细对待的。要知道,抓住歼细都是要处死的。明白么?”
郫县县长知道这娃娃将军是真心关心他,心里感动,就说:“那就麻烦贵军了,能不能让我就住在卫戍司令部的附近,方便联系啊。”
刘一民说可以,喊李成毅进来,交待他带郫县县长安排住宿地方,并允许他使用原卫戍司令部的电话、电台。
郫县县长走后,刘一民喊来蔡中、冯达飞和吴征,询问给每个战士发的2块银元发了没有,吴征说今天入城式结束后就发了。
刘一民交待冯达飞,战士们上街不能一窝蜂,要三班轮换,一个连一次只准出去一个排,既不能影响训练和教育,也不能一窝蜂上去、冲击市场。要安排部队参观凤凰山机场,熟悉飞机场结构。找汽车、摩托车、自行车,首先安排特战大队学习,每个特战队员都要学会开汽车、骑摩托车和自行车。其他部队,一个团最少要有30个人会开汽车,200个人会骑摩托,大部分战士都要会骑自行车。
冯达飞提出汽车和摩托车不好弄,刘一民说摩托车卫戍司令部都有,再看看其他单位有没有。汽车多的是,一个是运输汽车,一个是达官贵人的小汽车,都可以征用。必要时候,把司机也征用了,让他们教我们的干部战士。
看冯达飞边听边点头,刘一民又说:“你兼任教导队队长,凡是教导队队员,这三种车都必须会开,学不会的不准回部队。要不然以后和曰军打仗,缴获了汽车、摩托车也得烧了,多可惜!”
交代完冯达飞的任务,刘一民要求蔡中组织政治部既要抓好诉苦、三查活动,又要想法丰富战士的文化活动,要知道红军战士绝大多数人是没有看过电影的。可以联系成都的电影院,象新明电影院等,要他们加班安排场次,部队以团为单位组织观看。也可以请川剧团上门演出,不过要在晚上,防止敌人飞机空袭。
蔡中问发动群众的工作怎么办?
刘一民想了想回答说,这个工作等总部到达后,按照总部安排进行。可以先进行一步,现阶段主要是宣传红军政策,要多和成都的报馆、电台联系,让他们在报纸上、电台上宣传。还要多组织政治工作小分队,深入到大街小巷,宣传发动群众,动员青壮年参加红军。
蔡中嘟囔了一句,部队已经满编了,再参军无处安排。
刘一民说:“我们红军没有什么满编不满编的说法,只要愿意参加革命,都要吸收进来,进行训练。再说,七军团满编,不等于其他军团也满编。红军还可以重建军团么,师一下也可以设旅么。不过,有文化的、懂技术的要招到我们军团来,下一步我还有用。”
吴征觉得刘一民安排的工作都很新颖,什么时候红军有钱让战士们看电影听戏了啊?正要提意见,刘一民就点到了他,对后勤处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一是要大量筹集粮食、盐巴、布匹等物资,购买马匹、骡子、毛驴充当运载工具,为下一步军事行动做准备。二是要派人配合曾照接管兵工厂,虽然这个兵工厂现在不造枪了,但是设备和技术工人都有用,我们很快就要依靠这些技术人员和设备改造我们的武器。三是把关押起来的银行、钱庄的老板、经理放出来,挖出各路军阀、官僚、机关单位的存款,一律没收。但不允许动其他一般储户一分钱,银行和钱庄要马上恢复营业。四是放出税务局一般工作人员,照常收税,税收收入我们暂时代管,待总部到达后,移交总参谋长处理。五是组织战士们吃吃成都的小吃、火锅,开开荤。
不等刘一民说完,吴征就说这不符合红军纪律,我们要节约,不能拿钱去吃好吃的。
刘一民看了看蔡中、冯达飞,两个人都不说话,冯达飞甚至把脸转到了一边。
刘一民叹口气:“我知道我们红军的纪律,这样搞有点象浪费一样,其实不是。你们想一想,我们红军战士平时在苏区多苦啊,世界上有多少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先烈们见都没见过、闻都没闻过、尝都没尝过,就牺牲了。作为一个人,来到世界上,不单单是为了打仗,还要体会世界的美好、生活的美好。我们的战士都很年轻,说不定明天就会上战场,倒在敌人的枪下,你们愿意让他们曾经占领过成都而不知道成都火锅是什么味道么?反正我不愿意。”
吴征沉默了半天,终于说道:“师长,我执行命令。”
三个人走后,刘一民又喊来了钱壮飞和胡底,先是询问钱壮飞的情报信息处和胡底的保卫部开始组建没有,二人回答正在组建。然后刘一民就说,四川的地下党原来很活跃,现在看被敌人破坏的差不多了,你们两个去监狱看看,看还有没有我们的同志,有的话马上放出来。注意甄别,千万别把叛徒给带进来。等总部到了后,要及时向领导汇报,对暴露了的同志,让他们随主力行动。如果还有没有暴露的同志,要注意隐蔽,尽量不让暴露。现在我军占领了成都,许多事情都好办,对那些长期从事侦查、追踪我们地下组织的特务、警察,要坚决消灭,不留后遗症。需要部队配合的,你们找警卫营配合,警卫营不方便的,去找李凌风,让特战队便衣配合你们行动,一定要把成都的特务组织连根拔起,一个都不能让露网。
胡底说:“我原来是警卫师的保卫部长,现在警卫师变成了七军团,中央又没有任命我们,搞行动没有部队配合不行,可调动部队恐怕不好办”。
刘一民笑笑说:“警卫师是发展壮大成七军团了,又不是打了败仗被撤销了。你这保卫部长自然是七军团的保卫部长了,钱参谋长自然是七军团的副参谋长了。这一点,我们的干部都清楚,你只管放心大胆地工作。哪个不听指挥,你告诉蔡主任,处分他。至于任命问题,等总部到达后我们主动反映一下。不光你们两个,我这里还缺个政委呢!要是有个政委,我现在早就去喝茶了,哪里需要和你们两个啰嗦么!”
看钱壮飞和胡底神态很好,刘一民知道这两个红色间谍精英听到心里去了。就又说道:“另外,还有个事情,现在我们的电台多了,但报务员水平参差不齐,钱参谋长要利用这段时间,办一个无线电技术培训班,把大家轮训一下。特别是监听敌人电台的时候,不要光记得监听军事信息,经济信息、地理信息、国际信息都要监听。比如哪个地方发现什么矿藏,上海的钢材、粮油什么价钱等,都要收集。成都人才特别多,能不能找几个去曰本留学回来的,参加我们的培训,将来监听曰军电台。等和[***]的战斗告一段落,我军的作战重点对象就变成曰军了,要多发现懂曰语的人才。如果能找到的话,还要教特战队学曰语,我也要学,其他部队也要学简单的曰语会话。当然是秘密的学,谁都不能告诉。这个事情,钱参谋长务必要完成,而且是秘密完成。明白么?”
钱壮飞看了看这个新上任的军团长,简直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时时处处都要比别人先想一步,不,是先想好几步。这边红军还在考虑着如何打破敌人的围剿呢,他都想着学曰语去对付曰本人了。难怪一个多月时间,他能从新兵蛋子变成军团长,不服不行啊。
心里想归想,钱壮飞还是非常郑重地举手敬礼:“请军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看着钱壮飞和胡底的背影,刘一民嘴角抹上一丝邪笑,小鬼子,等我的特战队学会了曰语,我就带着他们上北平、上海、沈阳去玩玩,抓几个大将、中将,弄一些曰元、美元,到时候,老子就是怪跑了天皇的妹子,你们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正在刘一民流着口水意银的时候,蔡中来找他了。
原来,蔡中一和成都的报馆、电台联系,他们都同意发一些宣传红军政策的文章,并且要求采访红军长官。
蔡中知道,没有中央同意,估计军团长是不会接受采访的,所以就一一婉言谢绝。不料想,这些记者竟然来到了卫戍司令部,坐在台阶上不走,一定要采访红军长官。蔡中看他们一片热诚,觉得这也是个宣传红军的机会,就来找刘一民商量了。
刘一民心想,一接受采访,就算在这个时代彻底亮相了,以后就成敌人关注的对象了。戴笠的特务还好说,只要抗战一开始,他们的主要精力同样会放在曰军身上。关键是曰军的特高科,那办事效率可是很高的,在他们那里留下档案,估计自己想到北平、上海、沈阳这些大城市去就比较麻烦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