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成都风云(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冬天的太阳穿过窗户照得人心里暖洋洋的,看样子今天是四川盆地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刘一民起身站在窗户跟前,点上一支烟,眯着眼睛象窗户外面望去,大街上依然熙熙攘攘,似乎成都人都没有发觉卫戍司令部门口站岗的川军士兵已经不是原来的川军了,还是一如既往地逛街、喝茶、打麻将、听戏、摆龙门阵,好像今天还和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样。
刘一民转过身来,看着会议室里都在等着他回答蔡中问题的党委委员们,低沉而有力地说道:“参谋长,给总部发报,我师已于5曰中午占领成都,现继续伪装川军进入休整。明曰起,打出红旗,举行红军入城式。现刘湘以判明我军入川,取何种动作有待观察。建议撤回殿后滞敌部队,避免损失。急盼总部快速抵达成都。”
刘建立去发报了,刘一民又抽开了烟,一言不发。
蔡中说:“师长,刚才我问你部队怎么整编,你还没有回答呢。”
刘一民头都不抬:“不急,等等。等总部到成都了,我们请示后再说。”
蔡中不甘心,想了想说:“我们在乐山俘虏两个团一个读力营的川军和一个保安团,在成都俘虏四个团的川军,优中选优,补充我军后还有剩余。另外,我们还俘虏有宜宾保安团、成都保安团,如果我军不要的话,再让他们流窜到社会上,可就麻烦了。”
刘建立说:“我建议再组建几个团,成都平原兵源充足,想参加红军的人多了,再拉八、九个团都没有问题。”
刘一民心想,都说的那么简单,不经中革军委同意,随便扩大部队编制,往小里说是没有组织纪律观念,往大里说,那就是拉山头了。以前在通道和镇远扩军,是因为自己担任后卫,有读力作战的权力,还不知道能活着回来不能,扩就扩了,反正红军正在逆境,领导们心里盼望队伍扩大呢!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啊?遵义会议后,[***]正式上台了,部队再不是那个残破不全的18团了,而是中央红军精锐了。再说已经占领了成都,马上就要和中央汇合了,扩军这么大的事情是一定要有命令的。不然,若干年后,要是有别有用心的人胡说八道,自己岂不是还得啰嗦半天?当然,刘一民也不怕后来的康生之流捣乱,既然穿越了,就没有打算给那些人存在和发展的机会。
也奇怪了,以警卫师的实力早就该升格成军团了,[***]、周副主席、朱总司令不会看不见,为什么还不下达升格命令呢?是不是还是资历问题在作怪啊?
得冷静,一定要等中央回电后再说。
刘一民扔掉烟头,说到:“政委和参谋长说的都有道理,问题是干部呢?团长好办,现在可以担任团长的好几个,问题是营长、连长、排长、班长呢?特别是班、排长,没有久经考验的班排长,队伍的战斗力就不可能上去。这个事情不要再议了,等总部回电后再说。至于多余的俘虏,允许各团增设一个补充营,其他人都放到各团的火力支援营和师炮兵团、工兵团、辎重团进行教育和训练。对那些血债累累的反动军官,要坚决镇压。民愤不大的职业军官,能转化为红军最好,不能转化的按俘虏政策办。”
李清说:“报告师长,我建议重建教导队,对象是那些还没有任班排长的老红军战士,争取尽快把他们轮训一遍,能够胜任连长、排长、班长工作。”
黄苏说:“我想问一下,新兵团的团长、政委都抽走了,新兵团怎么办”
刘一民感觉还是干部缺乏啊,没办法,只好让师领导兼职了。就说:“暂时这样安排,冯师长兼任教导队长,吴征兼任新兵团政委,张逸程兼任团长。政委、冯师长、黄政委,你们看怎么样?”
不等蔡中和黄苏回答,冯达飞就问:“教导队的教员怎么办?”
刘一民直接了当地说:“这些事情不用烦我,你和政委商量着办。”
说完,刘一民就不再说话了,一个人闷着头抽烟。
几个人坐着无聊,想走吧,没有散会。不走吧,师长、政委都不说话。
吴征说:“报告师长、政委,要不我先去忙,有什么事情直接通知就行了。”
刘一民这才想起这是在开党委会,自己没有说散会,大家都不能走。晕,自己脑子又跑神了。忙说:“散会,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冯师长安排好全城警戒,睡觉也要挣着眼睡,莫让敌人钻了空子。”
冯达飞说:“请师长放心,我会仔细安排的。”
散会后,干部们忙的忙,休息的休息,走的一个不剩。刘一民走到川军卫戍司令李宏锟办公室隔壁的休息室,躺倒就睡,做梦去了。
这一觉一下子就睡到了晚上8点,醒来的时候,整个成都城已经包裹在星星点点的灯火之中。
洗了脸,正要喊李成毅去吃饭,就见蔡中和刘建立、李清拿着两封电报、满脸喜气地走了进来。
刘一民一看三人的神情,就知道自己盼望的好事来了。果然,不等他说话,蔡中就说:“你这小子,又升官了。恭喜你,刘司令、刘军团长!”
刘一民说:“瞎说什么?什么刘司令、刘军团长啊,晕!”
蔡中说:“中革军委电报,任命你为成都卫戍司令,同时以警卫师为基础,重建红七军团,你当军团长了!”
刘一民心说我正等着呢!
不过等到命令真的来了,感觉还是来的有点快、有点突然,心里就有点惴惴不安。
接过电报一看,上面果然写着任命刘伯承为成都市市长,任命刘一民为成都卫戍司令,务于明曰在成都报纸上公布。再看另一封,上面写的是以中央警卫师为基础,重建红七军团,辖红11师、红12师、红13师。刘一民任军团长、代理政委,蔡中任政治部主任,冯达飞任参谋长。各师干部名单研究后上报红军总政治部。
刘一民看了电报后,感觉有点奇怪,为什么不派政委呢?这不是让自己的担子更重了么?越想越觉得这下好像缺了个帮手,有点闷闷不乐。
蔡中伸手摸了摸刘一民的额头,没有发烧啊,那怎么做了军团长,反而不高兴了呢?
蔡中的手一碰上刘一民的额头,刘一民就清醒了,娘的,又犯傻了,幸亏是自己的几个老伙计,要是换了别人,丢人就丢大了。
“政委啊,中革军委的这个命令,一下子就把部队的领导职数缩减了这么多,这可怎么办呢?”
蔡中说:“什么怎么办啊?说句实在话,我们几个资历浅,能力也有限,上不到军团一级的指挥位置。中央让我当这个军团的政治部主任,恐怕是觉得我一直和你搭档,相对比较熟悉。倒是黄苏同志原来就是八军团的政委,这次中革军委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命他为政委或政治部主任。我个人觉得,我比较能胜任师一级岗位,军团一级,有点勉强了。”
刘一民笑着说:“和我相比,你都是老革命了,要是你的资历浅,我就无地自容了。”
蔡中摇摇头:“不一样的。警卫师离了谁都行,离了你就不行。我们红军湘江惨败后能有今天的局面,你的功劳大家都记在心里呢。严格说,你也是我们几个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在新圩就革命到底了。”
刘建立接着说:“政委说的对。想想我在苏区保卫战中差点被枪毙,开始转移时,我和李清、高原、张洪涛、陈大勇、洪超远、赵山、王南湖、李德光、陈大中他们都是做为罪犯押着走的。突破三次封锁线后,由于部队作战任务太紧,才暂时解除了对我们的看押。你可能不相信,我们几个都是爬着、滚着追赶部队的。哪里能想到会在湘江边遇见你,而且还跟着你打了这几个漂亮仗。有这一段经历和战绩,我现在死了都觉得很光荣。说什么职务不职务呢?”
刘一民知道蔡中和刘建立会错意了,把自己对不能偷懒的担心理解成了怕干部们思想波动。不过这也好,最起码可以知道几个老伙计的心里话。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那个时代这些红军将士的觉悟啊!可不能随便用后世官场上的心理去猜度他们,那是对他们的侮辱。
刘一民随即一笑:“走吧,我们去吃饭吧,喊上老冯、老黄、吴征他们几个,拿上茅台酒,庆祝庆祝!”
蔡中说:“中午党委会上你刚强调了要拒腐蚀永不沾,现在就领着我们喝酒,不合适吧。”
李清说:“我看合适,拿下成都是一喜,警卫师升格成军团又是一喜,师长荣升更是一喜,三喜临门,没有酒哪能成?”
刘一民对李清说:“喝酒归喝酒,你得赶紧找报馆印发刘参谋长任市长的消息,这可不能耽误。”
蔡中笑着说:“你这可是马后炮,总部的电报下午就到了,看你正睡着,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就找报馆刊登了。你猜怎么着?把那报馆的社长、编辑都吓瘫了。还是警卫营的战士把他们扶起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民国投机者 iis7站长之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