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成都风云(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还真让刘湘和傅常猜对了,成都此时确实已经落到了刘一民率领的中央警卫师手里。
在乐山俘虏川军四旅旅长后,刘一民就对成都驻军情况有了基本了解。当时的成都,驻军并不多,而且很乱。有一个卫戍司令部,司令是李宏锟。驻军的主力是刘湘21军一个旅,还有邓锡侯部一个团、田颂尧部一个团,分别驻扎在成都市内的东、西、北三个大较场和几个城门附近的军营。其余就是警察之类的准军事组织了。
刘一民知道,此时的四川由于二刘大战33年才结束,所有权力都集中在刘湘的四川善后督办公署手里,原来刘文辉设在成都的四川省政斧已经落幕,新的四川省政斧暂时应该设在刘湘的大本营渝城,不过按照历史,刘湘在2月份才会在渝城重组省政斧,现在渝城的省政斧是有实无名。
从成都目前的驻军情况看,成都现在实际上是刘湘、邓锡侯、田颂尧三家共管,不过以刘湘的21军为主,刘湘派了一个卫戍司令,邓锡侯派了一个师长坐镇。这也符合三家联合打败刘文辉后的实际情况。
元月3曰下午从乐山出发后,刘一民率部队一路不停,连下夹江、眉山、彭山、双流几个小县城,将几个县城零散的川军驻军和保安团等尽数俘虏。
看看一路急行军,部队已经非常疲惫,刘一民按计划让部队在双流休息三个小时,恢复体力,让掉队的能赶上来。
胡老虎的骑兵营、和曹胜利的辎重团二营、三营也终于赶了上来。从宜宾到双流,2天3夜连续800多里的驱驰,骑兵营的战马和辎重营的马匹累死了20多匹,战士们也极度疲劳。
见了刘一民,胡老虎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腰快折了!”
刘一民二话不说,拿起水壶就递给胡老虎和曹胜利,然后让他们抓紧休息,马上就要进成都了。
早上6点,稍事休息的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大部队离开双流,向成都急行军。
刘一民知道,战士们非常疲倦,继续好好休息,但是现在是和川军抢时间,顾不上那么多了。命令部队轻装,辎重团殿后收容,迫击炮、重机枪全部由驮马驮载,各级干部、老红军都要帮助新战士,全师一个目标:“冲进成都城”。刘一民把战马也让出来让战士坐,自己一马当先,一人扛着两挺轻机枪,走在特战支队的对前面,向成都赶去。
上午9点,部队到了成都城南门外5里远的地方,罗延带着侦察连在这里等候。
原来,罗延他们提前3个小时到了这里,本想混进城去,结果口音不对,两个伪装做生意的战士被南门守军敲了几块大洋后赶了出来。罗延只好率侦察连退到这里,等大部队上来。
见了刘一民,罗延很羞愧,感觉没有完成师长交给的任务,要求做强攻突击连。
刘一民听了情况,知道自己把问题想简单了,光想着派几个川籍战士做向导,疏忽了过关卡和城门时,只有几个向导是不行的。
冯达飞提议强攻南门,佯攻西面和北面,在东面设置伏击阵地,让川军从东面逃跑。
刘一民想了想,感觉冯达飞的办法也是很不错的,关键是自己不想在成都城内打仗,这里可是文化名城,损害了古迹可就成了罪人。因此他决心从南门进城,黑虎掏心,分路袭占各兵营和要点,尽量不动枪动炮。
决心一定,就命令特战支队从辎重团骡马驮载的军服中挑选中央军的服装,进行换装。各部队原地休息,待特战支队解决南门守军后,再迅速进城,由守军带队,分路奔袭目标。
命令下达后,刘一民骑上自己的战马,率换好装的特战支队向成都南门走去。
驻守南门的,是邓锡侯的守军。这也是刘湘、邓锡侯、田颂尧达成的秘密协议的一条。出南门可以往乐山去,那里现在是刘湘和刘文辉的地盘,对刘湘来说太方便。所以南门附近由邓锡侯的一个团控制。西门附近由田颂尧的一个团控制,城中心和北门、东门由刘湘控制。这样可以互相制约、互相监督。
上午9点50分,这个时间很准确,因为站在城门边的川军连长赵耀祖刚看了一眼新买的手表,今天是他带岗。
赵耀组早就在城门边晃悠的心烦了,昨天刚认识一个漂亮的女学生,说好今天上午去他家的。要知道,这年头找个漂亮女学生可不容易,那些丫头眼界高着呢,要不是这几年赵耀组跟着邓锡侯打来杀去,包包里鼓鼓的,那洋学生能看上他个小连长?想想还是老长官厚道啊,自己跟着他打了几年仗,弄了不少钱不说,还把自己调来成都驻防。多肥的差事啊,每天在这城门口一站,银元就哗啦啦地往口袋里流,这曰子,别说再让去其他部队当连长了,给个营长都不换!
赵耀祖忍不住看了一眼手表,9点50分,再有一个小时,才该三连换岗,烦,老子怎么这么倒霉,偏偏今天值守南门。
看完手表,赵耀祖抬头一看,啥时间南面来了一队人马啊,不知道是不是21军的。得上去问问,好端端地刘湘又耍啥子鬼花样,莫要让他占了老长官的便宜!
从南面来的这支队伍好奇怪啊,前面是几个保安队和川军军官在带路,后面是正规军。奇怪的是穿的衣服不是川军的,符号表明是中央军,武器装备真***好啊!好多地轻机枪、冲锋枪啊!而且扛冲锋枪和步枪的,背上都还背着一支驳壳枪,看枪套上的皮子,都是崭新的,好阔气啊!
赵耀祖刚要命令哨兵阻拦,就见队伍停了下来,一个军官跑了出来,开始整理队伍。随着立正、向左看、向前看、稍息、报数几个口令,这个部队竟然在城门口演练开了。然后,那军官一声口令,队伍向右转,整整齐齐的向城门开来。
临到城门的时候,那军官又是一声口令,整个队伍开始齐步走。只听得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咔、咔、咔、咔就像十几面大鼓在敲鼓点一样,一个节奏跟着一个节奏,撞得人心里跟着鼓点咚咚直跳。
不等赵耀祖和城门口、城墙上的川军从目瞪口呆中醒悟过来,那军官又喊了声口令,队伍竟然齐刷刷地向城门上的川军敬礼,这一下让赵耀祖和士兵们彻底晕呼了,看城门的慌忙清除路障,给队伍让路,城墙上的士兵则追着队伍的身影目不转睛地看,生怕露掉了这支威武雄壮的队伍的每一个动作。
看着队伍通过城门了,赵耀祖咽了口唾沫,妈的,这才是军队,这才是精兵。再看看自己手下吊儿郎当的样子,赵耀祖张口就要骂。还没来得及骂出口,队伍最后骑马的长官旁边跑过来一个军官,“啪”地一声,给赵耀祖来了个标准规范的敬礼。赵耀祖慌忙还礼,手还没放下,就听那军官吼道:“长官请你过去!”
赵耀祖忙不迭地跟这那军官到了骑马的长官面前,看长官没有下马,赵耀祖就敬礼报告说:“报告长官,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二十八军住成都部队连长赵耀祖向你报告,我连正在执勤。长官有啥子要求就说吧!”
刘一民骑在马上,一下就笑了起来,这家伙前面的报告中规中矩,怎么后来来了一句“长官有啥子要求就说吧”啊,这就是邓锡侯的川军啊!
笑完了,刘一民抬手回了个礼,说道:“弟兄们辛苦了!兄弟是蒋委员长侍从室参谋,来成都公干,这些弟兄都是我带来的卫队。刘总司令给派了几个军官引路。”
赵耀祖一听是蒋委员长侍从室的参谋,慌得忙又敬礼。他风闻蒋委员长侍从室就相当于满清皇帝的军机处,厉害着呢!我说这支队伍怎么那么精壮呢,原来是中央军的精锐卫队啊!不知道这长官来成都干什么,可不能怠慢了他,给老长官惹祸。
想到这里,赵耀祖忙说:“长官一路辛苦,有啥子吩咐只管说,只要二十八军的兄弟们能办到的,绝不含糊!”
刘一民心想,怕的是你不理会我们,把城门堵上,现在进城了,还不是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就喊道:“赵副官,取点钱,弟兄们辛苦了,每人赏两块光洋,算是代委座慰问弟兄们!”
特战大队中队长赵勇刚提了个皮箱跑了过来,到刘一民跟前敬了个礼,就把皮箱打开了。10点的时候,太阳正好,照在满箱子的银元上,白花花的一片,晃得人眼花。
赵耀祖吸了口气,这长官真***阔气,看来委员长的侍从室参谋就是不一样,还说是代委座慰问弟兄们的,好啊,想不到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蒋委员长发赏发到自己头上了,真他娘的幸运!忙又向长官敬了个礼,说了声“谢委员长,谢长官”,弯腰就去提皮箱。
赵勇刚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架住赵耀祖伸向皮箱的手,笑吟吟地说:“老弟,懂不懂规矩啊?把弟兄们集合起来,我要看着蒋委员长的心意能直接发到弟兄们手上。”
赵耀祖一拍脑袋:“让长官见笑了,是兄弟莽撞了。”转身就喊:“全连集合,蒋委员长慰问弟兄们了,每人两个大洋。快集合!”
很快,城墙上的、岗楼上的,都跑了下来,站好了队。
赵勇刚问赵耀祖:“都到齐了没有?可别露了哪个弟兄。”
赵耀祖马上喊口令报数,查完了,向赵勇刚报告说:“全连126人,全到齐了。”
赵勇刚就开始喊口令:“全体都有,立正。长官代表蒋委员长给大家每人奖励两块大洋,现在大家排着队到前面领大洋,每人两块,不要拿多了。开始吧!”
士兵们在赵耀祖带领下排着队每人领了两块大洋。领完了,赵勇刚对赵耀祖说:“兄弟,是不是带我们长官巡视一下你们的部队啊?”
赵耀祖此时已经彻底晕了,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哪里还能想到其它?连忙答应,把部队整理了一下,留下两个排守城门,自己带着一个排,排着队,在前面引导着长官的卫队向守南门的军营走去。至于城门防务问题,赵耀祖已经不想了,再说现在能有什么事情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