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成都风云(一)(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秘密,而时间是秘密最大的敌人。
元月4曰上午,也就是刘一民率中央警卫师由乐山向成都进军和中央红军主力离开宜宾分两路向成都平原进军的同时,中央军周浑元纵队万耀煌13师的一支连级规模的搜索部队,从遵义出发,一路搜索前进,进入了仁怀。
遵义会议期间,红一军团曾在怀仁驻扎休整,当地的县政斧、警察、保安团等基层组织和力量被红军连根拔起。所以,万耀煌师搜索队进入怀仁后,贫苦百姓自然是躲的远远的,连一般的商人、士绅也都是一问三不知,对红军去向说不出个一二三。
接到搜索队发回的仁怀不见红匪踪迹、地方官员和警察、团丁大豆逃匿的报告后,万耀煌在师部徘徊良久,终于断定仁怀有问题。因为地方官员、警察、团丁全部逃匿不出,太不合常理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红匪主力曾在此驻扎,把这些地方势力统统消除干净了。
万耀煌此人确实不一般,他没有象历史上湘军陈光中师入黔那样烧杀抢掠,也没有象现在的川军那样在遵义洗劫,而是命令搜索队以[***]13师师部的名义,贴出安民告示,维护社会秩序,同时悬赏收集红匪动向线索。
万耀煌的举措让怀仁的士绅们终于安心了,明白这是真的中央军到了,于是就有人向搜索队报告,红一军团前一段时间一直驻扎在怀仁,但现在去了哪里确实不知道。因为红匪走的时候是在晚上出发的,走之前又实行了戒严,老百姓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怀仁的士绅们确实不知道红军往哪里去了。
说红军在怀仁驻扎一点都不稀奇,万耀煌不用想也能知道,问题是能确定红一军团这个番号让万耀煌大喜。红一军团是什么部队,万耀煌从江西一路追下来自然心知肚明,只要找到红一军团去向,自然就找到了红军主力去向,也就知道了朱毛红匪首脑的去向。因为红一军团本身就是红军主力中的主力,朱毛绝对不会离开红一军团的。
感觉到自己有可能找到了红匪主力动向蛛丝马迹的万耀煌,没有冲动,而是命令搜索队在怀仁城里积极寻找线索,严禁扰民。然后,万耀煌就跑去向周浑元报告,红一军团曾在怀仁驻扎,按照时间推断,在中央大军进遵义的两天前,该匪部还驻扎在怀仁。
周浑元接报后,马上报告薛岳。
此时的薛岳,压力很大,二十多万大军云集在遵义附近,却找不到红匪主力的踪影,南京方面一曰几次电报询问,都无法搪塞应付了。
听到周浑元和万耀煌的报告,薛岳的眼睛登时就亮了。红匪占领仁怀不是什么新消息,关键是红匪精锐一军团一直驻扎在仁怀,说明袭占遵义、正安、桐梓、习水的都是红匪其他部队,那么红匪主力中的主力一军团隐蔽仁怀待机的目的不就昭然若揭了么?没有任何疑问,红匪一定是奔川南去了,刘湘、潘文华之所以还蒙在鼓里,一定是红匪故技重施,又玩开了伪装偷袭的把戏。
薛岳一面命令参谋长给南京发报,把自己的判断呈报委座决断,一面给刘湘和潘文华发报,通报自己的判断,并要求他们迅速查明川南各县情况。
南京还没有回电,倒是刘湘、潘文华的回电先到了。潘文华的回电比较客气,通报说川南没有发现红匪,古蔺、叙永、荺连、以及川滇边界均在我军掌握之中,没有发现红匪踪迹。
刘湘的电报就没有那么客气了,直接说薛司令长官是贵州绥靖主任,不是四川绥靖主任,四川的事情有四川人自己解决,不劳薛司令长官挂怀。有时间的话,请薛司令长官还是多考虑考虑在黔北寻歼红匪的问题。电报结束的时候,刘湘通知薛岳,鉴于红匪主力不知去向,他已命令川军在黔北各旅返回赤水一线布防。
看完电报,薛岳气的直骂:“军阀、鼠目寸光、昏聩。”
难道红匪真的没有去川南,那他们会向哪里去呢?薛岳又看看地图,目光在仁怀这个点上逡巡。从仁怀向东,是自己的几十万追剿大军;往北是习水、赤水,红匪在土城已被川军击退,此路不通;往南,是金沙、大方、毕节,自己的大军就是从贵阳由此北上的。难道红匪会和自己擦肩而过,往贵阳方向去了?
想到这里,薛岳出了一身冷汗,红匪可是什么阴谋诡计都能使出来的,万一红匪去了贵阳,自己就只有被撤职查办一条路可走了。
再一想,目前贵州大军云集,红匪为什么要去贵阳呢?又穷又破,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士兵大部分都吸食大烟,想补充一下部队兵员都困难。再说了,假如红匪去了贵阳,自己挥动大军,最多两天就可以赶到,重重包围,让他插翅难飞!红匪不会去贵阳的,他们习惯于飘忽不定,不会拿几万兵力来和自己的几十万大军硬碰的。
只有北上四川,进入富裕的天府之国,红匪才能得到充分休整和极大补充,才能和匪徐向前部汇合,形成合力。
薛岳越发坚信自己的判断,再次给南京发报,请求委座督促刘湘,加强川南防务,允许中央军入川剿匪。
薛岳毕竟不是政治家,他也不想想,在四川方面还没有发现中央红军踪迹的时候,刘湘能让他率中央军入川么?那岂不是要刘湘的命啊?刘湘再瓜,也不想做王家烈第二啊?何况,刘湘不但不瓜,相反还很鬼呢!
南京的电报迟迟没有来,估计是委座正在和刘湘交涉。倒是副官报告,川军各部队有撤往赤水迹象。
看看已经是下午了,时间就是这样一分一秒地在扯皮中过去的,薛岳气愤难耐,决定不再等待,命令周浑元纵队指挥黔军孙渡师开向仁怀,控制赤水河一线,随时准备进军四川,吴奇伟部指挥配属黔军四个师,向毕节地区前进,同样控制赤水河一线,中央军增援部队汤恩伯等部留守遵义。至于川军,爱撤到哪里是哪里,薛岳也懒得管了。
到了晚上,万耀煌13师仁怀搜索队终于报告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据一烟鬼报告,12月31曰晚,见有大队红匪出仁怀后向赤水河方向去了。
此时的万耀煌刚刚离开遵义,在遵义城外20里处一个镇子上宿营。接到电报,他立即向周浑元和薛岳做了报告,自己仍然继续宿营。他已经看明白了,中央军能不能进四川追剿红匪还是个未知数,这事水深,不是他也不是薛岳能决定了的。不急,等老蒋和刘湘商量好了再说,要不然就是赶到赤水河边,说不定也有川军黑洞洞的枪口在等着拦截呢!
万耀煌的报告让薛岳坐立不安,事情逐渐要明朗化了,红匪一定是奔川南去了。可是到现在为止,委座都没有明确指令要自己向赤水河进军,说明委座还没有和刘湘说好,那个棒老二还不同意自己的大军进入四川。
薛岳感到有一种无力感,娘的,都什么时候了,那群爱吃、爱玩的四川军阀还在执迷不悟,非得要等到红匪进入四川腹地才觉悟么?
薛岳没办法,只得命令万耀煌,通知他的搜索队向赤水河码头搜索前进,催促全军向预定目标前进。
参谋长提醒了一下薛岳,川军不是黔军,刘湘也不是王家烈,只有等红匪进入四川打疼了他,他才会让中央军进川剿匪的。现在时机不成熟,你越催得紧,刘湘就越觉得我们别有用心,越会坚决拒绝委座令中央军入川的命令的。说不定,我们紧赶慢赶,赶到赤水河的时候,迎接我们的不是红军的枪口,而是川军的枪口,那麻烦可就大了。不要再催委座了,再催就是让他作难。我们慌什么,要是红匪现在占了成都、渝城才好呢,那样,刘湘就会哭着喊着求我们入川,到时候一切都好办了。
薛岳想想也是这道理,红匪进了四川干卿底事?四川本来就不听中央号令么,让那帮棒老二和红匪先撕咬去吧,等他们吃了大亏,才会求自己的中央军进川的。到时候自己挥动大军一边打红匪,一边收拾川军,呵呵,不信四川还会再搞读力王国。
想到高兴处,薛岳只觉得一身轻松,稍微洗洗,就上床睡觉去了。至于剿匪的事,明天再说吧。
最先确切知道中央红军进入四川的,还是四川省主席、川康绥靖公署主任、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
12月5曰上午,正在渝城四川省政斧主席办公室办公的刘湘,接到了他的老对手、也是他的叔叔的刘文辉的电报。
刘文辉在电报里指责刘湘背信弃义,无端向成都一带增调大军,用心何在?如刘湘还想吞并他剩下的两万人马,他不惜一战。所带来的一切后果由刘湘承担。
刘湘看完电报大吃一惊,他什么时候向成都增派大军了啊?马上就打电话命令剿匪总司令部参谋长傅常查询邓锡候、田颂尧有无部队调动事宜,询问成都卫戍司令李宏锟有无异常情况,同时回电刘文辉,要他呈报详情。然后自己就赶到了剿匪总司令部的作战室,坐等各方消息。
很快,邓锡候和田颂尧回电,部队全在川北一线,没有大规模调动情况。成都卫戍司令部回电,一切正常。刘湘就催促傅常,速催刘文辉上报实情。
刘文辉接到刘湘再三催报实情的电报,知道不是刘湘调动兵马,也慌了,马上报告。原来,昨天晚上刘文辉部一个营长的父亲从眉山来,言说他离开眉山的时候,远远地见有大队保安队和[***]进入眉山,本来想拐回去看热闹,想了想看儿子要紧,路途也远,就骑着骡子赶路了。不过,他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眉山的驻军,因为看上去队伍好长好长,怕有好几千人。当营长的儿子多年打仗,警惕姓很高,怕是刘湘又要对刘文辉动兵,就赶紧报告了刘文辉。刘文辉这才发电向刘湘询问的。
刘湘有点不相信,就命令查询住乐山的第四旅,有无部队调动情况。结果第四旅报告说没有部队调动情况,一切正常。
难道刘文辉没事情干了,说谎逗自己不成?
刘湘是什么人?十几年的军阀混战就是个傻傻都能成精,何况从小苦读的刘湘呢?他不再相信成都卫戍司令部和乐山驻军第四旅的报告,而是一边命令空军立即起飞,沿宜宾、乐山、成都一线详细侦查;一边要求接通成都卫戍司令部和乐山第四旅,他要与成都卫戍司令李宏锟和第四旅旅长王正一直接通话。
王正一的电话接通了,那家伙在电话里抖抖索索,完全没有平时通话时要酒喝、要钱化、要兵、要枪时的欢实劲。而李宏锟却没有接电话,卫戍司令部的人说李司令不在,去看病了,等他回来请他给军长报告。
刘湘心里咚咚直跳,如果没事就好,要是有事,那王正一的表现就说明他已经被俘虏了,可以想见他接电话时,头上一定有枝枪在顶着,不然不会说话抖抖索索的。李宏锟去看病了,见他的大头鬼,最好不是被俘或战死。不过卫戍司令部值班参谋回话时喊的一声军长,让刘湘放心不少,因为只有21军的老人才不喊他的主席、司令、主任什么的头衔,而是喊军长,以示亲切。
现在就等空军的消息了。
刘湘的空军虽然只有10架破飞机,也没有多少炸弹,参战时一般还经常往下扔手榴弹,闹出不少笑话。有一次竟然把一枚迫击炮弹扔到了在地上观礼的教导团队伍中间,把一个川军将领的腿都炸飞了。还有一次是杨森的一个师长想坐飞机,那飞行员倒好,载着师长就一头扎进了江里,来了个师长与大江的灵魂融合。
虽然刘湘的空军作战能力不行,但搞点侦查还是能胜任的。接到命令后,空军就派出了两架飞机,沿泸州、宜宾、乐山、成都飞了一圈。这一侦查,还真发现了问题。成都倒是没有什么,很安静。但是在宜宾通往乐山、宜宾通往资阳的路上都发现了有部队在行军,因为这些部队见了飞机就隐蔽,因此判断不清每支队伍又多少人。不过,是多路并进,整体规模应该不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首页 iis7站长之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