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乐山(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等中央警卫师各部队报告控制目标后,刘一民率师直属部队进入了市区。
下午正是做生意的好时候,乐山沿街的店铺都开着,店主们都忙忙碌碌的,有生意的忙着做生意,没生意的在期盼着生意上门。大街上的行人大部分都穿着棉袍,手抄在袖子里,行色匆匆的。
红军战士们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进入大城市。虽然有命令,虽然还得保持队形,虽然还得伪装保安团和川军,但很多红军战士的眼睛都不够使了。特别是从中央苏区过来的老红军战士,边走边看,边看心里边嘀咕:天神啊,这么多的商店,这么多的商品啊!要是都能缴获了,那岂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了么?
唐星樱现在已经是老红军了,穿着川军的军装,腰里挎着小手枪,走在乐山的大街上,很有一种飒爽英姿的劲头。不过,她和别的老红军不一样,毕竟出身于广西名城桂林的书香门第,对商店什么的没有一般战士那种新奇感,倒是乐山街上行人的衣着打扮让她有点吃惊,怎么男的都穿的是深色的棉袍啊,有那么冷么?
扭头再看看前面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唐星樱就觉得一切都是甜的,长途跋涉、受苦受累,都不算什么,值了!关键是那人态度不明朗,说他傻吧,他还知道让自己跟着他,让他的警卫连长负责自己的安全。说他不傻吧,可是他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表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看这话根本不对,完全应该掉个个,是男人心海底针才对。再说,这么优秀的男人可不光是自己能看见,看见的女孩子多了,以后恐怕还会更多。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啥想法,想问问他,又怕羞人。再说战斗任务这么紧,他又那么忙,身边首长、参谋、警卫一大堆,想问也没有机会。以后警卫师越来越强大,会有很多优秀的女孩子参军,说不定就有人和自己一样看上他呢,可得好好看住他,可别让别的女孩子把他的眼睛弄迷糊了,那样的话,自己哭都没地方哭!
就这样,红军女战士唐星樱一会儿看看乐山街上的行人,一会儿偷偷看看队伍前面的师长,一双美丽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红军队伍里数她最累。
刘一民走在队伍的前面,有了宜宾的经验,再看见乐山破破烂烂的样子也就不奇怪了。
街道是暗色的,房屋是暗色的,连行人穿的棉袍也是暗色的。这和穿越前刘一民来看乐山大佛时见到的那座美丽的江滨城市反差太大了。
不过反过来一想,春来的时候,满山遍野万紫千红,江面上水鸟飞翔,再配上青砖碧瓦的古城,那真是一幅绝妙的渔舟唱晚、士子吟哦的文人画。只不过是自己来的时候不对,正是严冬,百木萧条,看不到春来姹紫嫣红的美景罢了。
要是红军能以这里为根据地就好了,物产丰富,人力充沛,不用去陕北那穷地方忍饥挨饿。只要自己审时度势,采取比较合理的政策,这样条件的城市,很快就会发展起来,弄成个全国样板城市都是可能的。可是毕竟这是不现实的,好地方人人都能看中,要是红军在这里扎根,刘湘也好,蒋介石也吧,必然会穷全省之力、全国之力来与红军拼命,毕竟膏腴之地,人人都想占有啊。再说,这里距离未来的抗曰前线太远了点,不利用红军实现战略目的。看来,自己和自己的警卫师只能是这座城市的过客了。要想成为他的主人,还得奋斗很长一段时间才行啊。
刘一民边走边想,越想心里越是惆怅,越惆怅心思就越乱,只觉得胸腔里满满当当的。忍不住对身后的李成毅说:“去搞点香烟来,闷得慌。”
李成毅知道,从通道到镇远再到宜宾,缴获了许多香烟,除了给中央上缴的外,后勤处还有不少,大部分都分给战士们抽了。师长从来不抽烟,所以李成毅没有留。见师长要,李成毅就向后面跑去,准备找后勤处要点。
蔡中见刘一民问李成毅要烟,就往刘一民脸上看去,好好的啊,没什么不妥当啊!怎么走着走着就想抽烟了呢?一定是又想到什么烦心事了,年轻轻的当这么大个师长,承担这么重的任务也确实不容易,想抽就让他抽点吧。
蔡中从兜里摸出一包在镇远缴获的哈德门,又摸出一盒洋火,递到刘一民手上。
刘一民抖抖索索点着烟,吸了一口,呛得眼里直流泪,顺手就把香烟扔了,嘴里嘟囔到:“***,原来这么呛!”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刘一民知道,那是唐星樱那丫头在看自己笑话,就把烟塞到蔡中手里,说:“走吧,不抽了,到地方再抽。”
见到一队队保安团、川军开进了城,乐山街上的老百姓虽然感到惊异,但也没有出现慌张。倒是一些小孩子追着部队看,边看边喊“过大军了!”高兴的象过年一样。茶馆里的茶客们也多了一个议论的话题,都在猜测这些大兵是来干什么的。
在乐山专员公署的会议室里,中央警卫师召开了连以上干部参加的作战会议。各团简单报告任务完成情况后,刘一民站了起来,走到张逸程刚挂好的四川地图跟前,看了看地图,转身说道:“同志们,我们从遵义出发,连续袭占古蔺、叙永、宜宾、乐山,深入四川腹地。许多同志可能心里有疑问,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刘一民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干部们:“现在我要告诉大家,我们要去打成都,占领成都平原。”
除了几个师级干部,其他干部都不知道部队要去打成都,听师长这么一说,会议室里一下就乱了,干部们的脸上都是兴奋的表情,有的人还问成都在什么地方、大不大。
刘一民挥下手,制止了干部们的议论,说到:“成都是四川的经济文化中心,是西南六省最大的城市,市区人口大约50万。占领成都,对于我们红军来说具有重大的意义。从政治层面讲,我军占领西南最大的成都市,就向全国人民证明了红军的强大,会极大的鼓舞人民的革命热情,也震撼敌人,宣告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破产,促使国民党内部有民族自尊的将领、官员反省他们的政策,从而尽快形成全民族抗曰统一战线。从军事层面讲,我军占领成都,进而占领整个成都平原,就打开了成都平原粮仓的大门,还可以获得雄厚的兵源补充,我们红军从苏区撤退以来遭受的损失可以得到极大的弥补,整体实力可以上一个新台阶。”
刘一民再次停顿了一下,看到干部们都在用心地倾听,用心地记录,就又说道:“从大的战略层面讲,目前,曰本鬼子继占领我们的东三省以后,又占领了热河、察哈尔,长城以外的领土全部沦丧敌手,但是,曰本鬼子不会满足,他们早晚会向华北、华中、华南动手的。而蒋介石反动政权不思抗战,一味打内战,追剿红军,殊不知无论红军损失还是[***]损失,都是中国国防力量损失。只要我军夺取成都平原,获得喘息之机。那么发展壮大了的红军就可以挥兵北上,迎击曰本侵略者,以我们的实际行动唤醒全民族抗曰的决心和勇气。进而团结起来,赶走曰本鬼子,建立我们崭新的新中国。”
蔡中和老警卫师的干部对师长的讲话听的多了,刘一民说什么、怎么说他们已经都不奇怪了,因为师长的思想水平远远的高于他们,没有人去想这是一个参军一个月的新兵应该有的理论水平么?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跟着师长就能学习许多新知识,就能打胜仗。
黄苏、冯达飞、袁国平、钱壮飞、胡底、符竹庭和后来新调来的干部就不同了,他们忽然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原来师长不单单是会打仗,他的理论水平也这么高啊,看来在通道时候师长驳得斯通哑口无言的传闻是真的啊!
唐星樱给刘一民端上来一杯水,刘一民喝了一口,指着地图讲到:“从目前敌我态势来看,川军北路剿匪指挥部集中了近20万人马,在川北沿嘉陵江一线布防,与我红四方面军对阵。川军南路剿匪指挥部集中了约六、七万人马在川南布防,其主力现已被我诱骗到黔北遵义地区。中央军薛岳部经我师在清溪镇、洋坪镇打击后,实力损耗三分之一以上,行动谨慎,与后来赶到的中央军汤恩伯等部,齐聚遵义地区,犹豫徘徊。整个成都平原一直到川南,没有敌重兵集团,异常空虚,就好像一个熟得通红通红的柿子,等着我军去摘。”
干部们一阵大笑,特别是被吴征和李清指派担任会议记录的唐星樱、赵小曼,听得那是两眼放光。不等唐星樱上去倒水,穿着蓝底碎花小袄的赵小曼就跑上去给刘一民倒水了。干部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讲思索,没有人在意是谁给师长倒水,只有唐星樱盯了赵小曼一眼。
刘一民又喝了口水,神采飞扬,手指在地图上边划线边讲:“而我军,在遵义短暂休整后,实力有所恢复,八万大军隐蔽进入川南。现在,全军除留五军团34师断后诱敌外,全部到达宜宾,很快就会展开主力,分路向成都平原挺进。可以想象,富饶的成都平原很快就会卷起红色的革命浪潮,将四川军阀留给成都人民的污泥浊水荡涤得一干二净。待刘湘、蒋介石醒悟过来,追上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将是得到充分修整、兵源充足、弹药充足的红军主力。大家想一想,以逸待劳的红军主力会以什么方法迎接来回奔跑、疲惫不堪的川军和中央军啊?”
李清直接就站起来大喊:“歼灭他们!”
一时间,干部们群情激动。
刘一民示意李清坐下,点点头:“大家的心情我理解,蒋介石打了我们这么久,杀了我们那么多同志,是该向他们报仇。不过,也不能把他们打得太惨,我们和[***]争斗,毕竟最高兴的是曰本人。在外敌侵略的情况下,我们得把自己的仇恨先放一放。因此,我们要设法和他们坐下来谈判,让他们同我们一起抗曰。等赶走曰本鬼子,我们再和他们算账。到时候有冤报怨,有仇报仇。”
刘一民之所以要这么讲,是考虑到警卫师在自己带领下曰益壮大,已成了红军中的头等主力。而这些干部就是这支部队的骨干,必须先向他们灌输抗曰主张,统一思想,将来上了抗曰战场才能大放异彩。
看干部们都在深思,刘一民知道,新的观点想让大家接受,必然得有个过程,不急,慢慢来。话锋一转,就回到了会议的主题,战斗部署上:“现在,我们中央警卫师已经深入四川腹地,兵锋所指,直向成都。大家都听过《西游记》的故事吧,那里面有一个章节,说的就是孙悟空去向铁扇公主借扇子,想用扇子煽灭火焰山上的火,到西天取经去。结果铁扇公主不借,孙悟空就变身,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在里面使劲折腾,铁扇公主疼的不行,只好把扇子借给了孙悟空。我们现在就是钻进了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只要这两天各位随便踢腾踢腾,蒋介石、刘湘都要捂着肚子在地上撒泼打滚、哭爹叫娘了。”
干部们轰然大笑。
干部笑声未歇,刘一民就把脸一端,说道:“为了完成中央赋予的夺取成都的任务,我命令:一、将俘虏的川军二师四旅的5000人和保安团1200人,剔除反动军官和死硬分子,分散编入一、二、三、四、五、六、七团和炮兵团、重机枪团、工兵团、辎重团,每团编入550人。部队在乐山休整期间抓紧动员,争取这部分新战士能给我们带路,打头阵。二、侦察连在俘虏中动员熟悉成都情况的士兵,向成都侦查前进,争取混入城内,根据川军第四旅交待的情况,摸清驻军准确位置,画出草图,在城门口接应我军主力。三、全师在乐山休整3个小时,3个小时后,没有换装的部队一律换上川军服装,沿夹江、眉山、彭山、双流向成都进军。一路不停,强行军300里,到双流稍微休息后,向成都攻击前进。三、由特战支队、一团、二团、三团组、炮兵团的75迫击炮营、重机枪一营、工兵一营、辎重一营,组成攻击纵队,由我和黄苏副政委、刘建立参谋长、吴征处长率领,一路攻占夹江、眉山、彭山、双流,为全师开路。以四团、五团、七团、炮兵团60迫击炮营、重机枪二营、三营,工兵二营组成支援纵队,由蔡中政委、冯达飞副师长、李清主任率领,紧随攻击纵队前进。六团担任全师后卫。四、成立乐山警备司令部,由符竹亭任司令员,以七团21营、工兵三营、警卫营三连组成警备部队,任务是在乐山审讯俘虏、挖浮财、扩红、发动群众、迎接主力和看守我们船上的物资。待骑兵营和辎重二营、三营赶到后,命令他们追赶主力。五、各部队回去后要向干部战士传达占领成都的重要意义,充分发动,让我们的红军战士发扬一不怕苦、而不怕死的精神,克服疲劳,为打下成都立功获奖。各部队任务都清楚没有?”
干部们齐声回答:“清楚了!”
刘一民看了看蔡中,蔡中站起来说到:“同志们,师长把这次作战的任务、步骤全部安排了。我只强调一点,这是我军第一次攻占西南六省大城市,一定要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成都人民面前展现我军威武雄壮、纪律严明的形象。哪个部队出了问题,团长、政委写检查,营长教导员关禁闭,连长、指导员撤职。大家清楚没有?”
干部们回答清楚后,刘一民就下令分头执行。
干部们都走后,蔡中看着正在收拾会场的唐星樱和赵小曼,对刘一民说:“我知道黄政委说的麻烦是什么了。”
刘一民说:“别听黄苏瞎说,他太敏感了。”
蔡中笑笑,悄声说:“你没有看刚才争着给你倒水的架势,两个丫头象是在较劲。你要当心啊,别影响女战士的团结啊!”
刘一民看了看两个丫头的背影,从蔡中兜里掏出烟和火,点着吸了一口,慢悠悠地说:“这烟吸第一口时呛,第二口就是香的。政委啊,赶紧给总部发报吧,几位首长恐怕都等急了。另外发报问问胡老虎他们到了哪里,催催他们。要是赶不上攻打成都,胡老虎会骂我们的。”
蔡中埋怨了一句:“总是让我去起草电报,你不知道几个首长最喜欢你写的电报稿么?”说完,还是去发报了。
此时,中央红军主力已经进入宜宾了,红军总部就驻扎在宜宾县政斧。
接到警卫师的电报,刘伯承抑制不住狂喜,直接就把赶了一天一夜路程的[***]、周恩来、朱德喊了起来。
看完电报,几个人竟然默默无语。刘伯承急得说:“成都平原已向我军展开了怀抱,我们得赶快行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