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遵义会议(一)(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顿饭吃的时间很长,主要是因为四个军团长的兴致高。先是在俘虏分配上争个不停,当听刘一民说警卫师新成立了六团、七团和炮兵团、重机枪团、工兵团、辎重团,剩下的俘虏只有新兵团管理的4000人,另有轻伤员5120人时,几个军团长登时就傻眼了,原来准备带几千俘虏回去的,一下子少这么多,感情上接受不了么!
罗炳辉喝了口酒说:“我说小刘师长啊,你的警卫师整编后有多少人啊?”
刘一民说:“报告罗军团长,我师原有9500人左右,清溪镇和羊坪镇伤亡2000人,还有7500人,在镇远补充编组后,共有七个战斗团、一个炮兵团、一个重机枪团、一个工兵团、一个辎重团、一个新兵训练团等十二个团,另有骑兵营、警卫营、特务营、侦察连、通信排等直属单位,除了新兵训练团外,全师一万九千多人,不到两万人。”
罗炳辉又喝了口酒,说:“小刘师长啊,你的一个师比我们五军团、九军团加起来还多。干脆咱们商量一下吧,你去九军团做军团长,我来警卫师做师长,你看怎么样?”
刘一民忙说:“罗军团长,你别吓唬我,我参加红军才几天,怎么敢和你们这些德高望重、功勋卓著的前辈比?说实话,部队扩张这么快不是好事,要是这么多人都是清一色的老红军,我岂能放过薛岳?没办法,俘虏太多了,只好编组成部队,便于管理,不然就不可能把他们带到这里。”
[***]喝了口酒,慢悠悠地说:“长途行军,押运这么多的俘虏确实不容易,把俘虏编组成部队,这个办法值得研究。小刘师长,我有个想法,你看怎么样,你的俘虏兵太多,短期内形不成战斗力,我一军团老红军战士多,我给你派个营,一色的老红军,是主力营啊,270人,换你2000俘虏,再加1000轻伤员。”说完,笑眯眯地看着刘一民。
刘一民正要说话,彭总就说了:“我的三军团伤亡太大,十八团已经是警卫师的了,我没有部队给你,给你再派50个连、排级的老红军干部,条件也是2000俘虏、1000轻伤员,武器弹药都由你负责。”
董振堂马上接上了:“尖刀连已经被你带跑了,我听说现在都是骨干,当时的排长现在都是营级干部了。这样,我也给你一个300人的营,一色的老红军,条件和他们一样。”
罗炳辉说:“我九军团新兵太多,只能给你30个干部,再多了我没有。不过,我军团急需补充战斗力强的战士,你的俘虏都是训练有素的中央军,我非常需要。我也想要2000俘虏、1000轻伤员。”
刘一民心想,看来树大招风,这几个军团长是做好准备来打秋风了,不给是不行的。正要开口答应,彭总就又说了:“这下说好了,每人都是1000轻伤员,剩下的1120名轻伤员你们都不要了,正好交给我重建十八团。刘一民同志,你没有意见吧!”
刘一民心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历史上忠厚耿直的彭老总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会说话了,上来就问自己没有意见吧,我晕!
看着几个军团长神态各异,但等自己回答的心思是一样的。刘一民就说:“多谢各位首长的支持,没说的,部队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就让部队送新战士去你们那里报道。”
罗炳辉说:“警卫师太辛苦,就不用送了,我们都带着部队来的,让他们跟我们走就是了。只是这装备问题,小刘师长,送人送到家、送佛上西天,就不用说了吧。”
刘一民大方地说:“武器弹药没问题,中央军跑的时候丢的枪支多了,我缴获了4万多支枪,要不是想着拿回来给主力换装,我都想把大部分枪支埋在镇远呢!还是那句话,没说的,轻重机枪、步枪、冲锋枪、手枪、子弹手榴弹,你们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不但新战士的装备可以满足,其他老部队也可以淘汰一些旧武器。”
[***]端起酒杯说:“来,大家喝一个,祝贺警卫师胜利归来。”
董振堂说:“林军团长今天表现的好,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今天已经喝了好几杯了,来来来,喝!”
彭德怀说:“林军团长一般不说话,说话那就绝对不一般,还是刘一民这小子面子大啊,平时我想和林军团长喝酒都是不可能的。”说完,放下酒杯,好像突然想起似的,问道:“刘一民同志,我好像在战报上看到你缴获了200多门炮,好像还有一个税警团的75迫击炮营,这些炮你们好像用不完吧?”
几个军团长都把耳朵支楞了起来。
刘一民心想,怎么又瞄上了炮啊,李昌已经告诉自己,什么都能给,炮一门都不给。可是看这架势,不给也不行啊?就说:“报告彭军团长,我部缴获税警团炮营36门75迫击炮,中央军208门迫击炮,成立了炮兵团,这个炮兵团设三个炮营,其中一个75迫击炮营,一个60迫击炮营,一个山炮、60迫击炮汇编营。我想以后炮兵团一定会划归军委直属,战斗时统一调配使用。剩下的迫击炮都在各团、营的火力支援连。”
彭总说:“我看这样,每个军团给三门75迫击炮,12门60迫击炮,炮弹按每门50发配备,炮手由各军团自行解决,炮兵团归军委统一调配使用,剩下的炮归你们支配。这样的话,各军团的火力可以初步加强一下,再遇上中央军的碉堡,就不至于总是让战士们舍命上了。刘一民同志,你看呢?”
刘一民马上说:“就按彭军团长的指示办。”
这一下气氛彻底上来了,几个军团长开始轮流和刘一民碰酒,准确地说是命令刘一民喝酒,直把刘一民喝得拉着林军团长喊大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刘一民喝了口李成毅端来的茶水,问几个军团长呢?
李成毅回答说:“首长们都走了,把俘虏带走了,炮也带走了,轻重机枪、步枪、冲锋枪、手枪、弹药,能带走的都带走了。林军团长、董军团长都留下了一个营,彭军团长留下了50名干部,罗军团长留下了30名干部。”
刘一民又问蔡中他们几个在干什么。
李成毅回答都在等师长。
刘一民说:“我洗把脸,你喊他们进来吧。”
蔡中、刘建立、李清、吴征进来后,刘一民问中革军委有电报没有。刘建立说有两封电报,一封是命令警卫师开到遵义城郊休整,另一封是命令师长今曰赶到遵义列席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蔡中说:“师长走之前有几件事需要落实一下。一是几个军团派来的干部战士安排问题,二是部队调整问题。”
刘一民说:“说吧,大家一起议议。”
蔡中说:“我提个建议,一军团的那个营编入一团,五军团的那个营编入二团,三军团的干部编入六团,九军团的干部编入七团。”
刘一民想了想,问:“昨天抽走的8000名俘虏都是从哪个部队抽的?”
李清回答说:“昨天晚上师长喝多了,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新兵团4000名全部抽走,工兵团、辎重团各抽走1000名,一、二、六、七四个团各抽走500名。”
刘一民说:“这样的话,就按政委的意见办。一团、二团多余的新战士,从三团、四团各抽300名新兵补充六团、七团。”
刘建立说:“师长,昨天实在是抽的太多了,干部们都心疼的不得了。”
刘一民说:“给干部们讲清楚,中央红军是一家,不分你我。我们的部队,本身就是红军各部队干部战士组成的,大家都是为了打败国民党、建立新中国才走到一起的。再说,这么多的俘虏我们消化起来很困难,交给主力消化就好办多了。只有我们红军各主力部队都能迅速恢复元气,发展壮大,红军才有希望。”
蔡中说:“师长说的对,现在我们一个师的兵力不算自己的伤员就达到15000人了,比一个军团都多,火力也强大的多。但是真正遇上攻坚战、死战的时候,我们比一、三军团差远了。原因就是我们的老红军战士比例太少。这次师长去开会,最好给总部说说,再要点干部。”
刘一民说:“一会儿我就走了,部队整训的事由政委负总责,抓紧落实。我估计等会议结束,蒋介石的各路大军也都到了,很快就要开始新的战斗。和主力一起作战,警卫师要力争做攻坚先锋。因此,这段时间的整训很关键,一定要抓紧抓好。”
蔡中说:“放心走吧,记得带我们几个向首长们问好。”
交待完工作,吃了饭,刘一民就带着李成毅和一个连的骑兵出发了。
唐星樱带着辎重团的一个骑兵排跟了上来,说是吴征派来的,任务是经管警卫师在镇远购买的上百件皮袍,让师长送给中央领导的。
刘一民心想,这吴征还真的是心细,自己只是提了一下,他就办好了。这样也好,见了首长们也算有个见面礼。交待李成毅照顾好唐星樱后,刘一民就下令出发了。
遵义市历史悠久,商周时期属诸侯小国鳖国。上古鳖族是巴人的重要支系之一,也是蜀人的重要起源之一。鳖令建立古蜀国开明王朝,现在的蜀文化中心成都市就是由开明王朝首先建造的。
历史上唐宋元明时期遵义称播州。著名的杨家将演义里的人物杨宗保和穆桂英,在驻守广西时,把儿子杨贵庭过继给当时播州的统治者杨昭。后来,杨贵庭的重孙杨轸驯养了一只猛虎,平时无事时喜欢驾着虎车四处巡游,有一次,他信虎由缰,驾着虎车到了距离他的州治白锦堡十里远的穆家川,看见这里山清水秀,林木茂盛,认为有王者之气,就决定在这里建城,于是就有了遵义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