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乌江边(一)(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经过一夜行军,天亮时,中央警卫师抵达余庆县境,警卫一团派出一营前往渡口联系三军团、五军团防守渡口部队,其他营和刘建立率领的第二梯队进驻余庆县城宿营,准备在天黑后渡江。
考虑到敌机侦查和轰炸因素,警卫师后续部队不再赶路,在余庆境内通往县城大路两边的村庄陆续宿营。
看看部队已经全部进入余庆,身后又没有追敌,刘一民交待担任后卫任务的三团长陈大勇提高警惕、加强警戒后,就带着李成毅的警卫一连,去和蔡中汇合,一起赶往余庆县城。
二人到县城后,得知高原已经派一营控制渡口、联系乌江北岸部队,这才算松了口气。
稍微休息一会儿,刘一民就要赶到渡口去,亲自查看浮桥情况。
高原说:“师长,赶了一夜路,你休息一下,一营和三军团、五军团联系上后,会派人回来报告的。”
刘一民问:“谁带一营去的?”
高原回答说团政委赵捷带队。
刘一民说:“你们留下宿营,我和政委要到渡口查看浮桥情况。”说完拉着蔡中就走。
出门后,蔡中说:“师长,骑马吧,可以快一点。”
刘一民想想也是,放着代步工具不用,有点怪可惜的,就喊李成毅把战马牵来。
李成毅牵来一匹白马,刘一民翻身就要上马,蔡中“咦”了一声,刘一民忙停了下来,问蔡中什么事。
蔡中说:“师长什么时候换马了,我怎么不知道?”
刘一民这才想起自己的战马是枣红色,这匹马是白色的。就问李成毅怎么回事。
李成毅半天才说:“师长的枣红马让后勤处干部唐星樱骑走了,这匹马是后勤处又给配的。”
蔡中说:“乱弹琴,师长的战马是谁都可以骑的么?去给我要回来。”
刘一民眼前出现了唐星樱那羞羞怯怯的样子,就说“算了,那丫头喜欢骑就让她骑吧。政委,我们走。”
二人翻身上马,向渡口驰去。
山路骑马,速度也不快,只不过是省点劲。两匹马并排走的时候,蔡中就说:“师长,昨天我们出发前给中革军委发的电报一直没有回电啊!”
虽然已经估计到了这种情况,刘一民一听还是吃了一惊,这说明中革军委对自己的做法还拿不准,看来,到遵义的时候还要认真解释、报告。就说到:“不要急,会有回电的。我们快到遵义了,只要到了遵义,见了中央领导,一切情况都可以解释清楚的。我相信领导们比我们站得高、看得远,会同意我们的处理办法的。”
蔡中又说:“你参加红军晚,不知道苏区肃反的时候有多可怕。多少枪林弹雨中杀出来的同志,莫名其妙地就被抓了。上次在通道你和李德他们说的话,我知道后,都快吓死了。要是放在苏区的时候,估计你那天就直接被关起来了。”
刘一民说:“我不是没有被关起来么?这说明一个问题,他们那一套行不通,人心思变。你看现在,[***]事实上已掌握了红军的指挥权,以后,我们会少走许多弯路的。”
蔡中说:“我估计你在通道说的话,将来历史上一定会大写特写的。我就想不明白,我参加红军这么久了,怎么你一个新兵蛋子敢说的话、敢做的事,我就不敢说、不敢做呢?”
刘一民认真的想了想,说:“其实我说的话没有什么新鲜的,许多红军干部战士都想到了,只是没有机会说或者不敢说。这说明我们党内的明煮气氛还不浓,大家思想有顾虑,同时也说明肃反扩大化的后遗症很大。”
蔡中又说:“这次你去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要是有机会的话,把你的想法好好整理整理,争取说出来,对中央的决策起点作用。你不知道,从苏区到贵州,我们牺牲了多少人,想起来就心疼啊。”
刘一民说:“我参加红军时间太短,资历太浅,在那种场合估计就是列席一下,听听而已。不过可以多和领导们交流,把想法告诉他们,他们可都是聪明人,我说个一,估计他们就不只是反个三的问题,而是最少联想九个、十个的。”
蔡中也笑了:“你这家伙,看问题总是那么透彻,而且还要说出来。哈哈。”
到了渡口,刘一民一看,浮桥还在,正想走上浮桥看一下乌江,就听见李成毅喊了声敌机来了。刘一民一抬头,就见一架敌机在空中徘徊,心想坏了,这一定是敌人的侦察机,马上就会引来轰炸机的,浮桥有危险了。果然,敌侦察机很快就飞走了。刘一民马上命令一营分散隐蔽,组织机枪准备对空射击,自己也从李成毅手里要过一支步枪,推弹上膛,准备迎接敌轰炸机。
半个小时后,四架敌机由东向西飞来。开始向浮桥射击投弹,一营阵地上马上就响起了机枪声,子弹追逐着敌机的身影,打得敌机在空中左躲右闪。
看看地面火力比较集中,敌机拉升后,直接向一营阵地扑来,炸弹爆炸的烟雾笼罩了一营阵地。
刘一民持枪静立如山。
几个警卫连的战士上来拉他,都被他呵斥回去了。
听着一营阵地的爆炸声,刘一民心急如焚,那可是他最精锐的部队,现在正在敌机轰炸下顽强抵抗,不知道损失大不大。
机会来了。两架敌机投完弹后拉起来了,然后飞行员就看见了站在江边的刘一民,机头一按,直接对他俯冲下来。
蔡中和李成毅见状,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想要把刘一民拉回来。
敌机的子弹打在乌江边黑黝黝的岩石上,迸出一串串火花,警卫一连的战士们都在焦急地呼喊:“师长、爬下!”
看刘一民不动,战士们跟在蔡中和李成毅后面冲了出来,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保护师长。
那个时代的飞机,时速也就五、六百公里,向下俯冲的时候,速度会快一点。敌飞行员看着江上站着的那个傻大个一动不动,岸边又跑出来一群红匪,狞笑一声,就按下机枪开关。
这个时候,刘一民手中的步枪开火了,子弹直接打在了飞行员的脑袋上,用肉眼都可以清晰地看见血花在飞行员头上绽放。失去控制的飞机歪歪斜斜地一头扎进了乌江。
刘一民快速退掉弹壳,推弹上膛,瞄向了另一架敌机。
另一架敌机看见自己的长机冲进了乌江,吓得一拉机头就想拉升逃跑。它快,刘一民更快,枪声响处,正中敌机油箱,空中马上爆出一团火球,敌机来了个凌空大爆炸。
另两架正在轰炸扫射一营阵地的敌机,发现两架飞机被击落,马上停止轰炸,准备拉升逃跑,被一营的机枪揍下一架,只剩一架摇摇晃晃地逃跑了。
岸边响起一片欢呼声!
蔡中在刘一民击落第二架敌机时已扑到了跟前,拉着刘一民就往自己身子底下按。
刘一民忙说:“政委,快放手,敌机已经被击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