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血战羊坪镇(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向欧震开枪的自然是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警卫三团团长陈大勇了。
陈大勇见敌人已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此时不打更待何时?抬起自己的手枪对着敌军队伍中的一个骑马的军官就是一枪,没想到那家伙正好要下马,身子一伏,躲过了子弹。陈大勇心里懊恼不已,想不到自己也有放空枪的时候,看来还需要再练练枪法啊!
枪声一起,三团阵地上早已蓄势待发的战士们在第一时间就击发了扳机,重机枪、轻机枪、冲锋枪、步枪全部在喷射着子弹。迫击炮也开始了射击,随着一声声“嗵、轰”的响声,把炮弹砸到了九十师已经开始混乱的行军队伍里。
丁卓东的战士们开始发威了,有了清溪镇的战斗经验,艹作起来更熟练了。
在三团打响的时候,战士们就已经推开了掩蔽物,丁卓东手里小旗一挥,各炮就完成了装填。小旗再一挥,发射火药的导火索就被点燃了。很快。十几个炸药包被发射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落入敌群中爆炸。一炸一大片,十几个炸药包炸下去,方圆几十米就很少有人能站着了。
应该说,在中央军将领里面,九十师师长欧震算是对红军比较了解的。他原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一个营长,这个团也就是人们所熟悉的叶挺读力团。后欧震升任71团团长,参加了南昌起义,但是在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广州途中,欧震率部阵前倒戈,给起义部队造成了重大损失。所以,欧震不但对[***]人和红军的英勇无畏很了解,而且也清楚如果他一旦落入红军手中会是啥下场,他的那些战友们是不会忘记他的名字的。
枪声响起的时候,欧震就伏在了战马身上,脑子急速转圈,红匪这是打阻击呢还是伏击包围啊?是想阻挡自己前进还是想吃掉自己啊?很快,迫击炮声惊醒了他,这绝对是红匪主力,重机枪那麽多,而且有迫击炮,一定是在清溪镇伏击五十九师、九十三师的红匪主力故技重施,把自己的九十师当成又一锅香喷喷的肉菜了!
偷偷地抬头一看,一会儿功夫,自己的先头团就已经稀里哗啦了。再往后瞅一眼,乖乖,红匪用的不知道是什么武器,一炸一大片。现在欧震总算明白湘军三个师和五十九师、九十三师是怎么完蛋的了,在这样的火力打击下,能活着逃出去简直就是奇迹,如果选择就地抵抗或攻击,恐怕对手的后手就施展出来了,到时候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歼灭。
欧震忙命令先头部队组织抵抗,后队变前队,全师向玉屏方向快速撤退。
等下达命令的时候,欧震才发现,没有人接令,自己的军官死的奇快,而且都是脑门子上一个血洞,鲜血混着脑浆,说不出的恶心、残忍、狰狞。刚让副官传令,副官就死翘翘了。没有办法,还是自己先撤吧!希望士兵们看见师长撤了,都跟着撤。
欧震一拔马头,来了个镫里藏身,转身就向后跑。边跑边喊:“快撤,快撤,向后撤退!”
这话写书的时候好长一段,实际上时间很短,欧震基本上是在警卫三团第一波射击时就往回跑了,让阵地上打的兴起的陈大勇大跌眼镜,直骂狗曰的中央军比泥鳅还滑。
你别说,这中央军撤退的时候,还真的是有一套。士兵们弯着腰,闷着头跑路,根本就不理会身后的子弹。时间不长,九十师硬是从弹雨中撤了下来。
等部队后撤了500米,离开了红军的步枪射程,欧震才停住了马。一看部队,心疼的差点掉泪,就这一会儿功夫,自己的九十师就损失了三分之一。士兵们都象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三、五个一堆,爬在公路上、山坡上冰冷的雪地上。
现在九十师的位置就在工兵三连埋炸药的地方,何明亮急的不能行,几次请示要起爆,都被刘一民制止了。
陈大勇一看中央军撤了,师长率的一团、二团也没有出击,就命令留下观察哨,部队悄悄地撤到山背后的树林里隐蔽待命,等候中央军发动攻击。
部队就是这样,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按照红军过去的作战习惯,九十师撤退的时候,正是战士们跳出战壕追击的时候。但自从刘一民到来后,从34师尖兵连到红18团,再到今天的中央警卫师,干部们从刘一民身上学到了许多新的战斗方法和指挥技巧。上次溪口战斗时,胡老虎第一波阻击后,果断命令停止射击,部队转移到山头背后,就让湘军陶广62师上了大当,胡老虎因此立了特等功。陈大勇是主力团长,战斗经验非常丰富,一眼就能看出师长为什么定胡老虎特等功的奥秘。因此,他没有命令部队追击,避免将战士们暴露在敌人枪口下,而是依样学样,下令部队后撤。
按照欧震的原意,是将部队彻底撤回,脱离危险区域。但是,他的愿望落空了,吴奇伟率着梁华盛九十二师和惠济的第一支队上来了,后面还跟着谢溥福第五师和周雁宾的税警团迫击炮营。
吴奇伟一见九十师的士兵都撅着屁股爬在雪地上一动不动,再好的脾气也变坏了,质问欧震为什么不攻击前进。
欧震带着哭腔说:“军座,我师中了红匪伏击,损失惨重。红匪火力太猛,冲不过去。”
吴奇伟气的哈哈大笑,笑完了才说:“欧师长,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哪里有什么红匪啊?”
欧震这才发觉红匪已经停止了射击,不但山坡上静悄悄的,连公路上都很安静,难道红匪打了一阵就撤了?不可能啊,刚才火力还那么猛,摆出一副要一口吞下自己的架势,怎么这么快就不见踪影了呢?
拿起望远镜,欧震仔细地观察山坡。确实没有红匪啊,也不见有构建阵地的样子。这群该死的红匪,永远都是这样,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一见自己主力上来,就夹着尾巴溜了。
叹了口气,欧震硬着头皮对吴奇伟说:“军座,刚才红匪的火力确实很猛,我师损失三分之一,几个团长都阵亡了。我担心红匪会向清溪镇战斗一样,包围我师,才下令撤退的。”
吴奇伟摇了摇头,说道:“什么时候我的第四军变成了缩头乌龟了啊?敌人一阻击,就赶紧撤退。幸亏人家没有衔尾追击,不然,恐怕你的九十师已经不存在了吧!”
这话说的太重了,欧震只觉得自己脸上“腾”地一下就燃起了熊熊大火,大声吼道:“请军座放心,九十师不是孬种,我们还打先锋!”转身就对部队紧急编组成两个团,指派了代理团长,决心以一个团的兵力打头阵占领山头,一个团作第二梯队,坚决拿下山头。
看着欧震部署的中规中矩,吴奇伟就命令自己的炮兵和税警团的炮营建立阵地,为九十师提供火力掩护。
周雁宾指挥自己的炮营率先开火。毕竟是久经训练的专业炮兵,炮弹落点都很准,将山坡上的树木、竹子打的枝条乱飞。看看山坡上没有任何动静,欧震就挥动两个团向山坡攻去。
公路一侧的山头海拔不是很高,排列的很整齐,时间不是很长,九十师的士兵们就快爬上去了。吴奇伟领着欧震、梁华盛、谢溥福、惠济几个师长隐蔽在公路边的石头旁,举着望远镜观战。看着士兵们马上就要到山顶了,几个人心里狂喜,看来红匪真的是撤了。
山头上突然爆发的枪声彻底打碎了几个人的梦想。看着九十师攻山头的那个团死伤狼藉,活着的被子弹追逐得连滚带爬地往山下跑,吴奇伟大怒,命令炮兵覆盖山头,命令九十师全线压上,命令九十二师立即沿公路冲锋,绕过这片山坡。
部队又是一番人喊马跳,欧震这次赤膊上阵,亲自督战。九十二师向前运动,准备在九十师发起冲锋的时候,冲过这片山坡,直取洋坪镇,对守山头的红军形成夹击。
就在九十师、九十二师一起行动的时候,刘建立动了。
刚才九十师被三团阻击的时候,刘建立本来就要出手了,但是通过望远镜,看见了九十师后面的大部队,想起师长的作战风格,刘建立忍住了,眼看着敌主力与九十师汇合了,九十师发动进攻被打退了,再接着就是九十二师的部队开始向前移动了,这个时候攻击最容易重创敌人、致敌崩溃。打蛇打在七寸上,刘建立一声令下,河对岸的炮兵营就发言了。
最先开火的是炮兵营的山炮连,六门山炮试射一发后,迅速校正,接着六颗炮弹就准确地落在了敌炮兵阵地。马上炮兵阵地就被烟雾笼罩了。不等敌炮兵反应过来,炮弹就接二连三地落下。撤吧!周雁宾无奈下达了放弃阵地的命令,侥幸活着的炮兵们扛炮的扛炮,背炮弹箱的背炮弹箱,赶紧转移。
这才是开始,噩梦接着就来了,炮兵营的迫击炮连开始炮击了,一次就是二十四发炮弹,狠狠地砸向了公路上的敌人。公路上马上就开始混乱了,军官的叫喊声、士兵的哭骂声交织在一起。
如果说炮弹带来的是混乱和肢体飞扬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重机枪射击就是真真正正的生命收割机了。河对岸山腰上,一溜几十挺重机枪喷吐着火舌,把公路上变成了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头顶是流星一样的炮弹群,拦腰是寒风一样的子弹雨,九十二师,第一支队,包括后来赶到的第5师,几万名官兵就在炮弹和重机枪子弹构成的人肉搓板上被搓呀搓的,搓的拉长、柔细、团起来、放开去,活像厨师手下的面团。
几个师长爬到了吴奇伟跟前,梁华盛大着胆子说:“军座,我军被压制在公路上,动弹不得,这样下去,大家可要全部战死或做俘虏了。”
欧震的胆子也大了,这么强大的火力说明确实遇见红匪主力了,自己先前撤退现在看来是正确的,要是早撤退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了。见梁华盛开口建议了,欧震就接着说道:“军座,红匪的火力太猛了,要是再不撤退,我们就完了!”
吴奇伟一点都没有犹豫,咬着牙恨恨敌说道:“撤!”
然后,又想了想,接着命令道:“九十师留一个团继续攻击,缠住红匪。五师在前,九十二师、一支队居中,九十师殿后,全军快速撤退。报告薛长官,请他派部队接应我们,并命令空军出动,阻击红匪可能发动的追击。”
几个师长领命而去,只有欧震没走。
吴奇伟拍拍欧震的肩膀:“老弟,想开点,只要部队撤下去,兵多的是,我负责给你补充。”
欧震这才怏怏离去。
吴奇伟一招手,卫士们就一拥而上,护着他先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