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清溪镇大捷(四)(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湘黔大道上满是积雪。
敌五十九师大部队踏着积雪,排成几路纵队,向清溪镇赶来。
虽然是几路纵队,虽然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中央军,但在雪地上行军,难免有人摔倒、有人骂娘,队伍是不可能很整齐的。
五十九师师长韩汉英骑在马上,看着有点象放羊一样的行军队伍,心里不由一阵苦笑。没办法啊,都是红匪惹的祸,一会儿占黎平了,一会儿占剑河了,一会儿占黄平、施秉了,一会儿又跑到福泉了,简直象马猴子一样,上蹿下跳,没有个正型。这下闹腾得越发厉害了,明明红匪主力西进要围攻贵阳,逼得王家烈又是收缩防线,又是四处求援,结果红匪却虚晃一枪,突然占领了遵义。高明啊,形西而实北,既调动了对手,又打开了战略空间,深谙兵法要道。看来,[***]又玩开了他的拿手好戏,再想把红匪象困在江西苏区或湘江两岸那样四面合围,有点难了。
好在委座看的明白,依然命令部队直逼贵阳。这一招也很高,大战略不说了,单单是占据贵阳,可以调动各路土军阀围攻红军,就很高明了。中央军是干什么的,就是用来削平叛乱的么。这些土军阀时常是想叛就叛,想乱就乱。与其等他们叛乱的时候和中央军打,不如逼迫他们去和红匪打,等他们都拼完了,天下也就太平了,国家也就统一了。所以,自己作为革命军人,还要认真执行委座的决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啊。
想到这里,韩汉英扭头对参谋长说:“大雪天行军部队太辛苦,传令下去,前面就是清溪镇,进了镇子,休息半个小时,让士兵们喝点热水再走。”
不等参谋长答话,韩汉英就听到了枪声。
张洪涛冷冷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很好,部队隐蔽的很好,这么近了敌人还没有发现。看样子,敌人一路行军走的很累,没有人东张西望,士兵们都是一声不吭地埋头走路。
60米、50米、30米,张洪涛大喝一声“打”,手里的驳壳枪一声脆响,就把当头的一个白狗子干倒了。
早已瞄的准准的步枪、轻机枪全部欢唱起来。
袭击来的太突然了,这么近的距离,又没有一点防备,五十九师三四九团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营,瞬间就被火力吞噬。团长林贤察爬在地上,拿眼睛四下一看,妈的,弟兄们全乱了,机灵点的马上就卧倒、取枪准备射击,大部分开始乱蹿。林贤察叹了口气,这不是给红匪提供靶子么?该死的搜索队,该死的先头连,就是头猪,临死前也会嚎几声,***一声不响地就把部队引到了红匪的枪口下。真他娘的该死!没办法,先撤吧,把队伍整理一下再说。
还真让林贤察想对了,四下乱窜的敌人真的是为警卫二团的战士们提供了打移动靶的机会,谁窜的快,死的就越快,最后看看不能乱跑,敌人士兵也不管地上是积雪还是泥泞了,都爬到了地上。
听到枪声,韩汉英马上就滚下了马鞍,第一个反应就是糟糕,遇见红匪了,马上就想命令部队撤退。但是稍微一细听,怎么只有步枪、轻机枪啊,连重机枪也没有,看来是遭遇战,红匪不象是大部队。马上就命令三四九团撤下来,让开进攻通道,三五0团在前,三五一团在后,补充团做预备队,冲上去,一鼓作气消灭红匪。
部队稍事整顿后,五十九师就开始向清溪镇发起了进攻。士兵们猫着腰,端着枪,沿着公路边冲锋边射击。重机枪和迫击炮也开始建立阵地,很快就投入了战斗。
敌人这一全力进攻,中央军武器好、火力猛、训练有素的优点就体现出来了,警卫二团的压力马上就加大了。
胡玉清是一名从桂军手里救回来的红军战士。参军前,他是于都一个山村的农民。听到扩红消息后,就参加了红军,刚学会打枪,部队就离开了江西。湘江战役的时候,他随部队行军,几天几夜不睡,实在是太困了,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成了桂军的俘虏。被警卫师营救后,胡玉清发誓要多杀敌人,不然就对不起死在敌人手里的那些被俘虏的战友们。所以,战斗一开始,他就瞄准敌人开枪了。奇怪,瞄的准准的,怎么就打不中呢?看看旁边的班长,那是一枪一个,真准啊!再来,我就不信打不住。结果,错过了第一枪的机会,白狗子马上变的狡猾了,冲锋的时候腰弯的很低,刚瞄准一个,这家伙就扑到了地上,等自己再去瞄别人的时候,那家伙就又爬起来了,而且边跑动边射击,看来是个高手。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胡玉清响起了在菁芜州训练时候,班长教的射击要领,调匀呼吸,慢慢的瞄着那家伙的身影,终于,在那家伙再次跳起的时候,扣动了扳机。看见那家伙手一扬,枪掉到了地上,胸口喷出了一道血箭,胡玉清忍不住站了起来,大喊道:“我打中了,我打中了!”
旁边的班长急忙去拉他,但还是慢了一步。一颗子弹射来,将胡玉清打倒在地。班长叹了口气:“这新兵蛋子!”
看着战士们被敌人火力压得抬不起头,而自己按照师长的部署又不能使用重武器,张洪涛急得直想骂娘,心里盼着刘建立快点打响。
好不容易打退了敌人一次进攻,张洪涛清点了一下,就这一波进攻,自己的战士就伤亡了几十个,心疼的牙咬的直响。虽然敌人的伤亡更大,但已经习惯了刘一民的理念和作战方式的张洪涛还是深深自责,赶到不应该有这么大伤亡。
看到第一波冲锋被打退,感觉对面的红匪还是很顽强的,枪也打的很准,虽然没有重武器,但作战素质很高。这样的话,光是自己的部队打,也能击败红匪,但是会增加伤亡,影响进军速度。韩汉英马上就让参谋长通知后面的九十三师迅速增援,夹击红匪,速战速决。
韩汉英没有料到,他依为后援的九十三师比他的五十六师还倒霉,最先被红军重创。
九十三师师长唐云山是黄埔一期毕业,与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是同期同学。严格意义上讲,他也是韩汉英的学生。因为韩汉英是保定军官学校六期毕业,曾在黄埔执教。那个时候,[***]部队是非常讲究资历的。韩汉英虽然与唐云山级别相同,但是私下里唐云山对韩汉英执礼甚恭。事实上韩汉英此人于军事教育上实在是颇有心得,历史上曾主持黄埔军校广州分校和独山分校,培养了大量军事人才。所以,虽然韩汉英历史上名声不是很显,但在中央军里面,由于弟子众多,那是实实在在的实力派。
所以,前面枪声响起来的时候,九十三师师长唐云山并没有象[***]许多将领那样见死不救,而是命令部队跑步前进,增援五十九师。跑了一阵,看看和五十九师后卫汇合了,来不急与韩汉英商量,唐云山就命令部队准备战斗。等五十九师参谋长来联系增援的时候,九十三师的部队就要展开了。
这个时候,韩汉英和唐云山谁也没想到,江对岸的树林里,冒出了一排排黑森森的重机枪和山炮、迫击炮。
站在江对岸树林里拿着望远镜观察的刘建立看见敌九十三师跑步增援,已经和五十九师汇合了,而且正在做战斗准备,很快就会展开战斗队形。马上命令所有重机枪和山炮、迫击炮瞄准九十三师开火。霎时间,成群的炮弹砸在了正在做战斗准备的九十三师头上。每一发炮弹都会掀起一片血浪,伴随着残肢碎体和鬼哭狼嚎,九十三师从师长到士兵一下子就被炸晕了。
不等他们醒过来,几十挺重机枪接着就发出了咆哮声。
贵州的地势决定了几乎所有的江河都是在两山夹峙中流淌,江面、河面都不宽。象乌江,江面基本上就五、六十米宽。舞阳河也是这样,河面不宽,但水量充沛。从河对岸到九十三师停留的湘黔大道,直线距离最多也不过150米左右,正是重机枪最好的射击距离。
头上下的是炮弹流星雨,拦腰过来的是几十挺重机枪泼出来的如江河倒挂一般的子弹流,别说是九十三师,就是九十三军、九十三集团军也不行啊。所以,当炮兵营第五轮炮击的炮弹落下来的时候,九十三师就垮了。
唐云山感觉自己的脑袋在发晕,这是干什么呢?部队刚和五十九师汇合,正准备展开战斗队形,加入战场,就遭到了红匪的火力急袭。这***不是来打仗的,简直就是来被屠杀的。一个师的兵力啊,密密麻麻排列在公路上,成了红匪迫击炮和重机枪的靶子。就是杀猪也不可能这么顺当,红匪真***好算计啊,时候拿捏得真准啊。再晚5分钟,不,再晚两分钟,自己的队伍就散开了。可惜红匪不给自己机会啊。就这一会功夫,自己的三个团长被打死了两个,连参谋长都没有幸免,要不是战马的尸体挡住了自己,估计也和他们一样去见阎王了。
红匪的炮群和重机枪群终于转向五十九师了,唐云山也从地上抬起了头,这一看,肺都气炸了,公路上到处都是士兵和骡马的尸体,自己的部队已经放羊了,说是溃兵都有点高看他们了。有沿着公路向回跑的,有向山坡上跑的,有躺在地上装死的,还有的更过分,已经跪在地上举着枪喊红军爷爷饶命的。这***还是校长依为长城的中央军么?丢人啊,这丢的不但是我唐云山的人,是丢校长的人啊。
看看红匪那边,山坡上根本就看不见人,只有从树林里射出的密集的子弹在收割着生命。再看看来路,不知道什么时候红匪已经把来路堵上了,轻重机枪打得往回逃的士兵纷纷扑倒。
完了,彻底完了,红匪这是想把自己的九十三师和韩师彻底包饺子啊!
看来,五十九师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溃败只是早晚的事。可怜自己黄埔毕业以来,兢兢业业为校长效命,东征西讨,最后竟然会败在贵州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前段时间听说何健的部队被红匪袭击,三个师被包了饺子,当时自己还想何健的部队是杂牌军,战斗力不行,活该倒霉。如果是自己的部队,一定会趁势攻击,追的红匪满山跑,打得他们跪地求饶。想不到啊,轮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也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啊!
窝囊,真***窝囊,还没有照面,主力就被打垮了,我不服气啊!
想到这里,唐云山举起了手枪就要自杀,卫士拉住他的手,苦苦地说:“师座,千万不能,想想家里的亲人吧。我听说湘军的师长、旅长都被红匪放了,现在都在组建部队。”
唐云山想想也是啊,自己是个职业军人,除了打仗的时候部下经常干一些杀人放火的事以外,自己本人可是没有杀过什么无辜群众的。估计红匪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想通了,唐云山马上叫卫士去了扒一套阵亡士兵的衣服,换上后,带着卫士混进了溃兵当中。
从望远镜里看着九十三师已经被打垮,开始溃逃,刘建立马上命令重机枪和炮兵转向,集中力量打击敌五十六师。
在炮兵发言的时候,张洪涛就命令二团的重火力开火。正在进行第二次攻击的五十六师,突然发现正面的火力瞬间强大起来,重机枪和迫击炮都上阵了,跑吧,再不跑不是等死么?士兵们马上就转身向后跑。
韩汉英一看不是戏,自己遇见的决不是共军小股部队,这场战斗也不是什么遭遇战,这是有预谋的伏击。奇怪了,红军主力明明在遵义,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他们会飞?
和红军多次交手的韩汉英知道,红军是不会飞的。只不过,他不知道红军里多了一支番号为中央警卫师的部队,也不知道干掉湘军三个师的就是这支部队。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向薛长官建议派飞机侦查并护送的。要怪只能怪何健、刘建绪和李宗仁、白崇禧,是他们没有及时向中央军通报情况。不过想想也是啊,又不是什么庆功领赏的好事、喜事,何健他们用得着向中央军通报么?再说,中央军和湘军、桂军的关系好像没有那么好吧?
闲话少扯,感觉遇上了硬茬口的韩汉英,马上命令部队转向,三个主力团和补充团全部上阵,全力抢占东侧制高点。
这下热闹了,五十六师的官兵们满山遍野的向山坡爬去。不断的有士兵踩中地雷,腿被炸断的、身上被地雷爆炸后的钉子穿透的,不一而足。
韩汉英哀叹,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啊,这么处心积虑的算计自己,连地雷都用上了。有心让部队撤下来,向洋坪镇方向撤退,参谋长报告的九十三师遭重创、部队已经崩溃的消息打消了他撤退的念头。当务之急,是赶紧抢占制高点固守,然后才能等待薛长官率领的主力救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