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清溪镇大捷(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黔北名城遵义,位于琵琶桥东侧的柏辉章公馆内,[***]、周恩来、朱德、博古、张闻天、王稼祥、陈云等几个政治局委员,聚在了一起。
由于刘一民的出现,通道会议比较成功,[***]已经成了红军事实上的指挥者,加上转兵贵州后,红军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党内、红军部队内要求总结五次反围剿经验教训的呼声很高,促使博古等人对自己的错误造成的危害有了一定认识,历史上导致遵义会议上激烈斗争的思想认识有所统一,矛盾相对缓和。所以,红军占领遵义后,[***]、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王稼祥等要求召开中央会议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几个人议了一下,决定除了随军行动的中央委员参加外,吸收几个主力军团的领导参加,博古代表中央做主报告,周恩来做副报告。
[***]提议,可以让中央警卫师师长刘一民同志列席参加。朱老总马上支持。
博古想了想,说:“这个刘一民确实不错,在通道的一番话让我想了一路,发人深省啊!我同意。”
[***]就命令通知刘一民在结束战斗后,迅速率领部队渡过乌江,参加会议。
刘伯承报告说:“刘一民他们已经实行了无线电静默,暂时联系不上,估计已经进入战斗准备了。”
王稼祥担心地说:“那可是中央军的精锐啊,整整八个师,不知道警卫师这次大战下来能回来多少人啊。”
[***]抽着烟,目光已望向了远方。
张闻天说:“老毛,我不懂军事,不过以一个师去碰八个师,是不是太冒险了?”
周恩来说:“洛甫同志,我相信刘一民不打无把握之战,他不是和敌人硬拼,一定是抓住机会吃一口就走。这个刘一民,自参加红军以来,大小战斗未曾一败。我相信他还会给我们带来惊喜的。”
朱老总说:“担心也没用,想让撤下来也不可能了,中革军委既然同意他的作战方案,就让他放手施为吧。虽然总体实力悬殊,但是以有备对无备,打他的先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记得陈云同志回来说,警卫师的装备比主力好的多,每个营都有两门迫击炮,我看这次薛岳恐怕是要哭了。”
[***]把烟头一扔:“事在人为,薛岳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不让他吃点苦头他就不知道红军的英勇无敌。不过,还是命令控制渡口的部队做好接应准备,三军团向乌江菁口方向靠近、九军团由绥阳、湄潭向乌江渡口方向靠近,随时准备渡江作战,接应警卫师。恩来、朱老总、博古同志,你们看呢?”
博古忙说:“我不懂军事,你们决定。”
[***]看周恩来没有意见,就说:“请朱老总下命令吧!”
这个时候,在镇远清溪镇,中央警卫师正在进行紧张的战前准备。
工兵一连在舞阳河上拉起上下四根绳子,上面两根供手扶,下面两根固定浮桥。好在这里本身有码头,有船,把船横着排开,用绳子连接起来,在铺上木板,就行了。所以浮桥搭建的很快,炮兵营和重机枪营包括驮载重武器的骡马很快就过河了。刘建立临走前还专门向罗延要了几个侦察兵,又找了两个向导,让他们去探查河对岸到洋坪镇河对岸的路。
吴征领着后勤处的杨唯、凌昆、陈子虚、李宗睿、唐星樱几个干部,在镇子里组织担架队。开始的时候,老百姓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几个人挨门挨户喊话、做工作。后来看到被征用的船和木板,红军都按价付款,群众这才开门。好在这里工人比较多,组织担架队也没有费什么事,大家砍来竹子,从中间砍开,两根竹子就可以做两副担架。喜得唐星樱的嘴角都是笑的,陈子虚就开玩笑说,要是薛岳手下的师长见了唐星樱,估计这仗就不用打了,直接就缴械投降了。
炮兵营到对岸建立阵地时,留下了四十个战士,由炮兵营副教导员丁卓东率领。
丁卓东是山东人,17岁被[***]拉壮丁,积功升任排长。后到广州黄埔军校炮兵科学习,南昌起义爆发后,中断学习,到苏区参加了红军。长征开始时,担任军委炮兵营连长。军委炮兵营参加红五师新圩阻击战时,丁卓东被桂军炮弹炸伤,留在新圩战地救护所,被刘一民所救。由于是轻伤,湘江边整编时,加入了18团。此人长瓜子脸,额头饱满,眼睛不大,戴一副400度眼镜,鼻梁笔直,嘴唇略厚,两颊略微凹陷,显得有些瘦削。换上便装,很多人会认为他是一个教书先生。
昨天下午,当炮兵营长李昌和曾照两个人鼓捣汽油桶时,他就到场了,一问李昌,才知道是师长让研制新武器。丁卓东学的是炮兵,对改进火炮很有兴趣,一听就来劲了。三个人鼓捣了一下午,总算是鼓捣成了,拉到城外面一试,娘的,啥都行,就是距离太近。李昌又把刘一民交代的话说了一边,曾照和丁卓东一琢磨就明白了,是因为发射火药份量太小。这下好办了,加大发射火药份量就可以了。又试了两次,都很满意。就挑出40个战士来艹作试验,很快战士们就掌握了。这不,今天就拉上来了。
丁卓东带着战士们在距公路100米远的树林里挖坑,一字排开十几个汽油桶,安好支架。然后砍到阻挡射界的树木、竹子,用树枝做了伪装。
后面的步兵们不知道他们弄这些油桶能干啥用,嫌影响视线,要他们挪开。丁卓东神秘地说:“等打开了你们就知道这些家伙的厉害了,这可是师长让曾照工程师研制的新武器,我们试验一下午才成功的。”
就这样,后世我军威震敌胆的飞雷炮提前13年隆重登场了。
何明亮率领工兵三连沿着山上的小路跑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洋坪镇东面的公路上,看看时间不多了,就命令三连长胡子军赶快行动。战士们铲掉积雪,放在一边,每隔30米挖个大坑,把几个炸药包捆在一起,接上引线,用小木板隔上,上面再放上石子,垫上土,踏实。何明亮和胡子军一个坑一个坑检查一遍,感觉走在上面发现不了,才让战士们覆上积雪,用树枝和竹梢扫平。看看准备好了,何明亮就带着战士们埋好电线,撤到山坡上的树林里等候敌人到来了。
李凌风带着狙击连的二排、三排上了清溪镇背后的山头。他估计,敌人先头部队是两个师,一定会有最少两个以上的搜索小队,就把部队分成三个小队,自己带两个班埋伏在最东头,就是靠近敌人来路的方向,二排长赵治宇带两个班埋伏在中间,三排长王老虎带两个班埋伏在西头。规定作战顺序为王老虎小队先动手,如敌第一搜索队人数较多,赵治宇要及时支援王老虎。一定要抓活口,弄清敌人联络方法。想想还不放心,就安排擅长挖陷阱的四班长何山,带领战士们在山峰小路上设置陷阱。
中午11点半,罗延报告,前出化装侦查人员发现,敌搜索队沿山峰向清溪镇方向搜索前进。12点,罗延又报告,敌搜索队共两支,已通过洋坪镇,沿山峰向清溪镇搜索前进。
刘一民立即命令全团隐蔽,命令李凌风准备战斗。
12点10分,罗延报告敌先头连通过洋坪镇,12点半,罗延报告敌先头两个师主力到达洋坪镇。
赵勇刚是在通道参军的新战士。当时,他由于刺杀通道县长失败,被关在牢房里。红军把他救出来后,出于感恩,他报名参加了红军。负责扩红的李清一问,知道这个赵勇刚是个身世复杂的江湖汉子,有一手飞刀绝技,就推荐他到狙击连。刘一民到狙击连检查训练情况时,发现他不但飞刀使的好,短枪射击水平也高,而且特别擅长近身格斗。就指点了他几下格斗术,让赵勇刚眼界大开。现在,他随排长王老虎就埋伏在清溪镇背后的山头上,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山峰东头敌搜索部队有可能来的方向。
赵勇刚和战友们埋伏的很有技巧,他们是利用树木和竹子非常茂密的优势,将自己潜伏位置的积雪扫干净,然后再用树枝和竹梢掩蔽,人躲在里面很隐蔽,一般人走到跟前都看不出来。
敌人终于出现了,30来个人,有一个军官带队。看样子,敌人很狡猾,走一段都要停下来,举起望远镜观察山头周围和山下公路上、镇子里的动静。看看敌人终于走到自己面前10米远的地方了,再往前走就是何山布置的陷阱了,赵勇刚悄悄摸出了飞刀。
五十九师搜索队队长张虎是侦察兵出身,长期征战养成的习惯,让他每次出任务都非常谨慎。今天早上8点从玉屏县城出发的时候,师长亲自把他叫去,一再叮嘱他一定要仔细仔细再仔细,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发现没问题,再发信号,千万不能再犯湘军那样的错误。所以一路行来,他都非常认真,宁可走慢一点,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
看看已经到清溪镇了,站在山头上仔细观察了一阵,镇子里很正常,望远镜里显示店铺都开着门,钢铁厂的烟囱还在不停地冒烟,张虎就停下来发信号,通知后面的九十三师搜索队和自己师的先头连前进。
刚发完信号,正要带着弟兄们继续前进,旁边的一个弟兄就掉到了陷阱里。张虎上前一看,妈的,真倒霉,原来是猎人布置的陷阱,估计是准备猎黑瞎子一类的大动物的,里面插的都是削尖了的竹竿,把那个倒霉蛋刺了个透心凉。
张虎就说道:“弟兄们,眼睛瞪大点,仔细看路,别把自己再弄掉下去。”
弟兄们围上来一看,都吸溜了一口冷气,一个弟兄大着胆子说:“队长,啥球情况也没有,我们下山走大路吧。不是说红匪在遵义么?我们可不能自己吓自己。再这样走下去,恐怕没见着红匪的影子,就把弟兄们送进鬼门关了。”
张虎眼睛一瞪:“放你娘的屁,再胡说八道动摇军心,小心老子毙了你!师座有令,这次任务完成后,论功行赏,你和大洋有仇啊?”
那个说话的弟兄不吭声了,其他弟兄也不再多话。
张虎想了想,又说:“弟兄们,到了镇远县城,我请客。那里可是湘黔边境上有名的花花世界,酒管够喝,肉随便吃,女人么,嘿嘿,可得弟兄们自己掏钱了啊!”
弟兄们的情绪上来了,嘻嘻哈哈的,开始说荤话了。
张虎一看自己的话起作用了,马上就把脸一板:“闭嘴,不准说话。出发!”
刚走了两步,就感觉眼前一道白光,慌忙低头。还是晚了,飞刀准确地插在了他的喉咙上。张虎连来得及“啊”一声都来不及,就滑到了地上。
正要出发的士兵们看见队长软倒在地,以为又是遇见了猎人埋设的机关,慌忙围上来查看。几个机警一点的一看见还在队长脖子上插着的飞刀,马上就喊:“敌袭,快散开!”
可惜还是晚了,王老虎领着两个班的战士旋风一样扑了上来,这可都是高手,没有人用枪,基本都是匕首和刺刀,只听噗噗哧哧一阵响,三十来个敌人就倒了一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