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清溪镇大捷(二)(1 / 2)

投票推荐 全本 iis7站长之家

清溪镇位于镇远县城东部,距离镇远县城不到100里路程,因为是湘黔大道,相对好走一点,所以早上6点多的时候,刘一民率中央警卫师就已赶到了这里。
张逸程、罗延带着侦察连一排的侦查员们已经控制了镇子,看见主力上来了,忙向刘一民报告情况。
张逸程介绍说,清溪镇背东面西,镇前是湘黔大道,舞阳河紧挨着公路向东北方流去。镇子东面20里就是羊坪镇,与湖南省新晃县相连,向南连三穗县,向北邻岑巩县,是由云南、贵州到湖南的湘黔大道上的一个重镇,自古以来有“黔东门户”之称,是贵州东出口的主要通道区。薛岳入黔这里是必经之路。
镇子里就一条主街道,商铺很多.有码头,货船可以上镇远、下湖南。还有一个钢铁厂叫清溪铁厂,正常生产。镇子里的人口主要是经商的商贩和工人,苗族村镇都在清溪镇背面的山上。
在张逸程引导下,刘一民率领各团、营和直属部队领导登上清溪镇后面的山顶,查看地形。
此时已是早上7点了,雪早已不下了,天已开始放晴了。
刘一民站在山顶一看,两山夹峙中,冬曰的舞阳河犹如一匹白练,静静的由西向东铺展开去,可以想见春来的时候,河上云彩倒影,白帆点点,鹰飞燕舞,渔歌唱和,景色是何等的美丽。湘黔大道就象舞阳河的情人一样,由东向西而来,在山谷中与舞阳河相偎相依,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河对岸应该是武陵山余脉,连绵不绝的山峰上,长满了杉树、松树、红栲、白栲和密密麻麻的竹林,雪压在树冠上、竹梢上,但也挡不住苍松翠竹那一丝丝、一抹抹、一蓬蓬、一团团的绿色顽强的向外蔓延。
再看自己所在方向的地势,应该是苗岭余脉,山势在舞阳河边噶然而止,沿河由东向西,不是很高的山峰就像一个一个的士兵一样,排列的整整齐齐,似乎在向舞阳河报道一样,等候着点名检阅。山坡不是很陡,长满了树木和竹林,冷风吹过,雪花扑扑簌簌往下直落,露出绿色的竹叶和松枝,让漫天雪白的寒冬凭空生出无限希望。
再细细地看一下,这里真的是一个天然的伏击场啊!舞阳河是一个天然屏障,敌人向西的去路就是右侧被彻底封闭,一旦战斗打响,敌人只能向前冲、向后撤,或向自己所在一面的山坡就是左侧冲。如果封死退路,堵死前进道路,那敌人就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向自己所在一面的山坡冲。而山坡上林竹茂密,能够隐藏主力,可以想象,当敌人惊慌失措的向山坡涌来、抢占制高点的时候,树林里伸出一排排枪口,那感觉是多么爽啊!
走下山头,刘一民带着干部们骑马沿公路跑了十几里,在每一个要点的山坡上都进行了实距测量,看看再往前走就要到羊坪镇了,才打马而回。
回到溪口镇,刘建立、张逸程带着刘立志等几个作战参谋忙着绘图,刘一民和蔡中简单商量了一下,就通知连以上干部集中,召开作战会议。
贺兴华报告,破译了敌人电报,薛岳主力今天早上凌晨6点从新晃和玉屏交界处出发,预计5个小时也就是中午11点赶到玉屏县城。薛岳命令在玉屏的五十九师、九十三师派出搜索部队,主力9点从玉屏县城出发,沿湘黔大道向镇远前进,两师行军间隔不得超出二里距离,以便相互支援。
9点出发,玉屏县城距离清溪镇也就50多里路,就是说,敌人速度够快的话,中午2点左右可以到清溪镇,留给自己安排的时间不多了。
再算一下,9点,11点,也就是说,先头两个师和主力相隔两个小时路程,如果一旦先头遇伏,主力急行军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赶到战场,骑兵速度还会更快,那可是6个中央军主力师啊。看来,蒋介石是动了真怒,薛岳要玩命了。
刘一民再三盘算,一个方案是集中力量歼灭敌先头一个师,力争击溃敌另一个先头师,然后撤退。这个方案的好处是部队压力不大,缺点是担任分割阻击敌人的部队损失要很大,对敌打击也有限,而且很容易被敌人主力咬上尾击。另一个方案是把敌人两个先头师放到一起打,然后挥师阻击薛岳主力,力争击溃一部,促使薛岳退回玉屏县城固守。这个方案的好处是对敌打击力度大,等于重创薛岳部。缺点是敌人猬集成团,害怕吃不下撑着。第三个方案那就是既然敌相对集中,不好打,就放弃伏击,转身急行军脱离敌人,渡过乌江,与主力汇合。
计算一下敌我力量对比,自己的警卫师9000多人,五个主力团,武器精良,弹药充足,士气高涨,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敌五十九、九十三两个先头师,都是三团制部队,可能都有一个补充团,减去自江西追剿以来的减员,大约都是七千到八千人左右的师,合在一起也就一万五千人左右。与警卫师相比,大约是一比二的比例。以有备对无备,基本是胜算在握,最坏情况下,击溃敌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琢磨来琢磨去,刘一民决定采取第二个方案,重创薛岳部,为以后红军行动争取相对较好的环境。
李成毅报告,连以上干部全部集合完毕,等师长下达战斗命令。
刘一民走到院子里,一看干部们都整整齐齐的座着,问张逸程哪来的这么多凳子。张逸程说这里的钢铁厂规模不小,这个院子就是他们办公的地方,凳子、椅子多的是。
刘一民走到干部们面前站定,不等他说话,干部们就开始鼓掌了。刘一民知道,这是同志们的信任,也是对胜利的渴望。双手一按,制止了掌声,大声说道:“同志们,我们从菁芜州出发,顶风冒雪,餐风露宿,长驱几百里,到这里是来干什么的?”
干部们一齐吼道:“打中央军!”
刘一民接着说道:“我们中央红军为什么要离开苏区?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即将作战的这支以薛岳为指挥官的中央军。一年多来,薛岳部一直对红军围追堵截,杀了我们多少战友,害了我们多少亲人,逼得红军走一路打一路,打一路伤一路。你们说,我们应该报仇么?”
干部们齐声高呼:“报仇!报仇!向中央军讨还血债!”
等干部们呼声停止,刘一民说道:“现在报仇的机会来了,敌人送上门来了。我们红军主力占领遵义后,蒋介石命令薛岳率中央军八个师10万人入黔剿匪来了,就是来打我们红军来了。根据情报,今天早上5点,薛岳率主力六个师,离开新晃县城向玉屏前进,估计11点左右到。敌先头部队五十九师、九十三师将从玉屏县城出发,沿湘黔大道向镇远前进,我们所在的清溪镇是他们的必经之路。现在有三个方案供大家考虑,一是我们放弃伏击,掉头向西,过乌江与主力汇合;二是伏击敌先头一个师,击溃另一个师,然后撤出战斗,以免被敌主力追上;三是消灭敌两个先头师,然后挥师向东,击溃薛岳主力一部,待敌退却后再撤离战场,渡乌江与主力汇合。我给大家5分钟时间思考,选择其中一个方案。”
干部们马上就开始议论了,时候不大,一团长高原就站起来说:“报告师长,我团选择第三种方案,彻底打疼薛岳,为亲人和战友报仇!至于第三种方案可能带来的牺牲,我们不怕,我们的亲人基本都让中央军杀绝了,早就想和他们拼命了!请师长下命令,警卫一团指哪打哪,保证完成师长交给的一切任务!”
二团长张洪涛站起来吼道:“打中央军,二团坚决要求做主攻,请师长下命令,警卫二团要以敌人的鲜血祭旗!”
三团长陈大勇跳起来吼道:“你二团当主攻,我三团干什么?请师长下命令,刀山火海,三团一往无前!”
四团长洪超远站起来说:“你们两个吵什么?师长说是让讨论选择哪个作战方案,不是让表决心的。”
张洪涛和陈大勇马上就不说话了。洪超远接着说道:“师长,老四营可从来没有给你丢过脸啊!我的父母和老婆孩子早就被他们杀了,你说我看见他们眼睛会不红么?没说的,这最难的活你得交给我,谁要是和我争,我就和谁急?”
五团长赵山紧跟着就站起来了:“洪团长,你看看这几个团长,谁家还有亲人活着啊?我们都一样!打白狗子,五团谁也不让!请师长下命令,我就是死到这里,也要带着五团将敌人打垮!请师长下命令!”
刘一民被干部们的求战情绪深深感染了,想想自己原来生活的时代,提起[***],那只是个名词,谈不上什么爱憎。当看到抗战时期一个美国记者遇到驻扎在河南的[***]汤恩伯部、发出“我总算是遇到了比曰军更坏的部队”的感叹时,心里还半信半疑。穿越以后才知道,那个时候的[***],除了个别部队纪律好一点,不部分都比后世电影电视上表现的[***]坏的多。提起红军,虽然自己对他们的故事、甚至每一次战斗的基本情况都比较熟悉,但也只是知识层面的东西。除了敬仰他们是革命先烈,对他们的精神和丰功伟业无限崇敬外,没有一点切身感受。参加红军以来,算是体会到了,每一个老红军的身上都背着一身国民党反动派欠下的血债,那可是一个个亲人鲜活的生命垒成的啊!刘一民也终于明白,红军为什么天下无敌,红军为什么一有机会就能发展壮大,为什么老红军战士宁可冻死、饿死在雪山草地也不会向国民党投降。血债血仇、心比铁坚呐!
刘一民眼睛里射出一丝利芒,右手用力一挥,干部们马上端端正正做好。刘一民说道:“根据掌握的敌情,我决心在清溪镇全歼敌中央军薛岳部先头部队五十九师、九十三师,然后挥师向东,在羊坪镇附近迎击敌中央军薛岳部主力,坚决击溃之,迫敌退回固守。我命令:
师工兵营一连,利用清溪镇船只,在镇子西面快速搭建两座浮桥,供炮兵营、重机枪营使用;工兵营二连在清溪镇东面500米至3000米靠近公路的山坡处密布地雷,注意留好部队冲锋通道;工兵营长何明亮率工兵三连,隐蔽前出至羊坪镇东端,在公路上埋设起爆炸药,并隐蔽在路边山坡上,待薛岳主力通过时,起爆炸药,炸他个魂飞胆丧!
二、师参谋长刘建立率领团炮兵营、重机枪营隐蔽在舞阳河西岸,山炮、迫击炮、重机枪都要提前标好射界,确保第一波火力打击就重创敌两个先头师。参谋长担负观察敌情任务。炮兵和重机枪开火时间在拦头部队打响、敌九十三师跑步增援上来的时候,一定要把握好时机,火力要集中,要打在敌聚集处。以冲锋号为号,我军发起冲锋后,停止射击,避免误伤。战斗结束后,迅速沿西岸向东前进,赶到洋坪镇对岸建立阵地,为我军迎击敌薛岳主力提供火力支持。待打退薛岳后,先行撤回,向镇远前进。
三、二团担任拦头任务,在清溪镇东端沿山坡和公路建立隐蔽阻击阵地。要把敌先头连放进镇里活捉,不能引起大的战斗。敌主力上来时,一定要注意,开始打击时不能开炮,不能用重机枪,要给敌人造成我军火力不足、是小股部队的假象,待炮兵营、重机枪营开火后方能使用重武器。
四、三团率工兵营一、二连担任截尾任务,埋伏在距离清溪镇十五里处,待敌九十三师后卫通过后,立即封锁退路并沿公路对敌实施猛追猛打。战斗结束后,三团要迅速转向,抢占洋坪镇东端制高点,率先迎击薛岳主力。
五、一团、四团、五团、警卫营、新兵营、辎重营三连隐蔽在公路东侧山坡上,担任向敌突击和阻敌抢占制高点任务。具体位置为:我率一团、警卫营负责中间,政委率三团、新兵营在一团西侧,政治处主任李清率五团、辎重营三连一团东面。由李清负责,划分三个团防守区段,不能留空隙。战斗结束后,吴征率新兵营、辎重营三连担任打扫战场、管理俘虏任务,四团、五团迅速抢占洋坪镇东端制高点,支援三团担任阻敌任务,三、四、五团统归政治部主任李清指挥。一团、二团随我向敌主力突击。待敌溃逃后,一团、二团进行追击,但追击不得超过五里,不得恋战。
六、狙击连一排由连长王同生率领,自行选择阵地,自行战斗。二排、三排由指导员李凌风率领,隐蔽在山顶一线,任务是干掉敌小股搜索部队,最好不要开枪,要无声战斗。
七、侦察连立即派人前出二十里,建立前沿观察所,并派人化装向玉屏方向侦查。
八、通讯排立即架通我与前沿观察所、西岸炮兵、重机枪营和各团电话。电话线做好隐蔽,不得让敌搜索、侦查部队发现。我的指挥位置在清溪镇东端3000米处的山坡上。
九、战地救护所设在清溪镇里面,组织民工抬担架,及时抢救伤员。所有卫生兵一律下部队,实施战场救护。
十、全师指挥顺序为:师长、政委、参谋长、政治处主任、后勤处长、一团长、二团长、三团长、四团长、五团长。如果我牺牲或重伤昏迷,由政委接替指挥,以此类推。各部队任务明白没有?”
干部们齐声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刘一民手一挥:“立即执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