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乌江飞渡(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胡老虎知道,自己的骑兵在贵州山区发挥不出什么骑兵冲锋的优势,劣势倒是很明显,那就是目标大。加上骑兵营组建时,合格的骑兵少,大部分战士都是刚会骑马,更谈不上什么马上射击、投弹、劈杀水平了,师长之所以派自己的骑兵营来护送辎重营,一是毕竟战马可以节省战士体力,加快速度,二是让骑兵营练兵,这第三么,恐怕就是师长看上自己在溪口战斗时的表现了。看来,自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千万不能来个阴沟翻船,要是押运的一百多万银元和弹药出了问题,就是死了都不能原谅自己啊!
看了看前面是个峡谷,胡老虎一圈马,喊了声:“停止前进,全体下马,准备战斗!”
听到准备战斗的命令,战士们迅速下马,持枪在手。
胡老虎又命令道:“三排长,去把路边的那几个人给我抓来,注意安全。”
三排长答应一声就带着一个班向路边的那几个老百姓走去。不等他们走近,那几个人打个唿哨,就分头向路边的山林里跑去。
三排长抬手就是一枪,打中了落在后面的一个人的左腿,那家伙扑通一声就摔倒在地上。
三排长上去就把那个家伙提溜了起来,交给身后的战士。抬头一看,其他几个已经隐入了山林,追之不及。三排长恨恨地骂了一声:“娘的,跑的倒快!”
两个战士把受伤的那个家伙拖到了胡老虎跟前,搜了一下,居然从那家伙身上搜出一支短枪,胡老虎接过一看,是贵州的土造手枪,直接取掉弹夹,扔到了路边。
“叫什么名字?”胡老虎问道。
那家伙一声不吭。
“干什么的?”胡老虎又问道。
那家伙还是一声不吭。
胡老虎笑道:“闹了半天,原来是个哑巴啊。哑巴身上藏手枪,一定是个闷葫芦坏蛋,干了坏事也不会说的。三排长,拉到山林里直接用刀砍了。”
三排长答应一声,“噌”地一声拔出了马刀,,在那家伙脖子上比划了几下,把刀架在他脖子上,拉着就往山林里走。
那家伙撑不住了,马上喊道:“长官饶命、长官饶命!”
三排长笑道:“原来不是哑巴啊。愿意说了?”
那家伙忙不迭地点头:“我说,我说。”
三排长把那家伙又提溜到胡老虎跟前,往地下一扔,喝道:“说吧。如果有一句假话,照样把你砍了。”
那家伙哆哆嗦嗦的交代了。原来,他们是剑河民团的,有300多人,红一军团占领剑河前,他们逃了出来。刚逃到黄平,红军就占了黄平,逃到旧州,红军又到了旧州。想往福泉逃,就见红军开始向福泉进军。没办法,只好躲在山林里。干粮吃完了,寻思着红军也该过完了,就想返回剑河。刚才前面过去的十几个人是打先头的尖兵班,怕遇上红军,都换了老百姓的衣服。他们几个是后面大队派出来和尖兵班保持联系的。大队就在后面约七、八里地的公路上行军,准备沿公路向剑河前进。估计刚才几个人会跑回去报信的。
胡老虎一听,命令通讯员传令二连赶上支援,三连和辎重营两个连统归辎重营曹营长指挥,有机会的话,干掉敌尖兵班,如果没机会,加快行军速度,注意防御和警戒。然后一把抓过那个俘虏,放到自己的马上,对战士们喊道:“同志们,前面有300个民团团丁,我带你们冲上去抓俘虏,大家有信心没有?”
听说是300个民团团丁,战士们自然是没有半点犹豫,雷鸣一般的吼道:“有!”
“上马!一排在前,二排、三排在后,成战斗队形。出发!”
八里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简直就不算距离。当胡老虎率着骑兵一连赶到时,民团团丁们已经逃散了,只抓了11个俘虏,还都是瘦得皮包骨头的大烟鬼。胡老虎气的不行,感觉很失败,可是也没办法,贵州的地形就是那样,隐入山林就很难再找到,强追的话可能还要吃亏,何况他们还有任务。胡老虎只好命令一排返回迎接辎重营,二排下马占领左侧山头,三排下马占领右侧山头,自己一个人押着俘虏,站在大路上抽烟了。
等一排带着二连、三连和辎重营赶到,胡老虎已经抽了半包烟了。把情况和鲍文、曹胜利一说,他们两个也感觉必须得考虑应付散兵问题,决定派出一个排做尖兵,一连、二连走在一起,辎重营紧跟两个连队行动,三连殿后,抱成团走,以免出现意外。
部队行军队列调整后,朝着黄平继续前进。
此时,一军团一师、十五师正在茶山关渡口组织渡江。
21曰早上,当红一团赶到茶山关时,渡口上没有一个人,船工都还在家里睡觉,只有几条渡船停放在冬曰早晨的乌江边。
杨得志知道,这个时候的时间就是战士的生命,只要一部队一过江,控制了对岸制高点,就可以保证主力安全渡江。所以,他命令战士们挨家挨户敲门,寻找船工。
船工们一听红军要过江去打王家兵、候家兵,积极姓就来了,很快一团一连就上船了。
说起来这乌江并不宽,夹在峡谷中间,江面也就是五、六十米宽的样子。关键是水流太急,流速高达每秒1.8米,所以,当地人说要想过乌江,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白天渡江,二是有大船,三是要有有经验的船工。五军团100团是傍晚时分用船渡江,然后架浮桥。二师红四团是黎明时分用船和竹筏渡江的,然后架浮桥。现在红一团渡江的条件比他们都好,大白天的,因此很顺利。
等一营渡完后,杨得志命令二营渡河,三营抓紧时间收集器材搭建浮桥。红一团自己没有工兵,杨得志也不像杨成武那样是水边长大的,对建浮桥没经验,只好打电报催促一师工兵连加快速度。一师师长李聚奎接到电报后,一面命令部队加快速度,一面发报命令红一团不负责搭建浮桥,全团快速过江,控制乌江北岸渡口。
杨得志长出一口气,在二营渡完后,就带着三营上船渡江了。
一师工兵连赶到后,立即用绳子、竹子、木板把渡船连接起来,很快就搭起了浮桥。看的船工们直乍舌,乖乖,要是人人都象红军这么能,这摆渡的活也就不用干了。
[***]、聂荣臻赶到后,命令工兵连再搭建一座浮桥,保证三军团赶到时,能快速渡江。又命令十五师留下一个连看守浮桥,控制乌江南岸渡口,迎接三军团,待三军团渡完后,拆毁浮桥。然后二人就随部队渡江而去。
12月21曰上午9点,对于黔军侯之担部旅长林秀生来说,是个要命的时间。
林秀生旅19曰中午开始行动,到下午才离开遵义。刚出遵义20里,就开始宿营。
林秀生是这样想的,明明红匪去围攻贵阳了,王主席都把主力抽走了,候司令还让自己去守乌江,这不是瞎指挥、乱弹琴么?这大冷的天谁不知道躲在家里享福啊,难道老子天生就命苦?活该替你们去乌江受冻?如果红匪真的是要过乌江来黔北,受冻、受罪都好说,打就是了。怕的是自己和弟兄们跑到乌江边喝上仨月、俩月的冷风,连个红匪的影子都看不见,那岂不是冤死?而且,从目前情况看,红匪最精锐的一、三军团奔福泉、开阳去了,王主席连开阳马场坪的司令部都撤了,建好的防线都放弃了,傻傻都知道红匪想干什么,那是要去占省城啊!黔北这破地方,山高、水急、坡陡,吃口盐巴都得靠人背马驮,红匪来这里干什么?侯司令不也说红匪不可能来黔北么,可为什么非要自己去守乌江呢?莫不是为了应付王主席的催逼吧?也可能是侯司令为了求得自己心理平衡,以便别人问起来的时候,好说老子的部队守在乌江边防堵红匪。扯他娘的蛋,不是判断失误就是为了图虚名,做侯司令的手下真他娘的难。
这样一来,林秀生自然就不会逼迫部队加速行军了。19曰晚就歇在了离遵义城只有20里的地方。
20曰早上起来,部队仍然是磨磨蹭蹭,逢村必进,逢镇必歇。直到中午侯之担打电话询问,林秀生这才加快了步伐。就这一天也就是走了几十里路,到了猪场,就是以后的珠藏镇。看看距离江界河只有二、三十里路了,林秀生就命令部队宿营,明天继续赶路。
晚上和侯之担通话的时候,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王家烈的何知重部万式炯团还留在湄潭没有撤回贵阳,侯之担已经命令万式炯防守菁口了。林秀生知道,万式炯留在湄潭,侯之担心里是不高兴的。但是自己高兴啊!有万式炯部队在,自己就不用派兵去守菁口了,三个团守住江界河渡口和茶山关渡口就行了,可以把自己的江防司令部设在猪场,方便指挥两个渡口的部队。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林秀生是哼着贵州花灯戏词“正月里来正月正,主家请我还愿灯。不唱灯来不知情,提起灯来有根生。唐朝年间兴唱戏,宋朝年间兴唱灯。”入眠的。
21曰早上起来,林秀生让勤务兵好好的烧了两个烟泡,过足了瘾,这才下令部队向乌江边江界河渡口出发。林秀生是准备把部队拉到江界河渡口实地看一下,安排好防务,再回猪场筹建江防司令部。
部队在瓮安至遵义的公路上慢慢悠悠的走着,林秀生也懒得催促,反正快到了,急什么呢?姓急吃不了热豆腐的。一直到快9点的时候,先头连那里忽然传来枪声,把林秀生吓了一跳,这个地方、这个时候响枪,难道是红匪渡江了?
手下的报告证实了他的猜想,确实是红匪过江了,先头连和红匪先头部队遭遇了。
这个时候,如果林秀生下令撤退,还能和历史上一样,把部队撤回遵义,固守娄山关。
但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人的命运自然也就发生了改变。林秀生首先想到的不是撤退,而是丢了乌江天险,侯之担会怎么收拾他,是枪毙还是刀砍,要知道侯之担对下属的处罚是很残忍的,他的部下出了事情,一般是不敢逃回去的。因为逃回去也是死,而且死的更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