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乌江飞渡(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几乎是在红九军团度过乌江的同时,红2师先头部队红四团赶到了江界河渡口。
历史上红四团是12月31曰赶到江界河渡口的,赶到渡口时,黔军已将渡船焚毁。对敌实施火力侦查后,于1曰两次组织部队试渡,第二次是划着竹筏试渡,有8个红军战士竹筏被打坏落入乌江,只有一营三连长毛振华等六名勇士渡过乌江。1月2曰,红四团用竹筏大规模强渡,关键时刻,毛振华等六名战士从隐蔽处跳出向敌攻击,神炮手赵章成指挥炮兵敲掉敌碉堡,并命中敌攻击队形,待渡河红军登岸后,敌遂溃散。红四团架起两条浮桥,二师和中央纵队从此渡江。
现在比历史上的情况好的太多了,激战是不可能发生了,守卫渡口的敌人只有一个排,在睡梦中就被俘虏了,渡船也找到了。
红四团团长耿飚和政委杨成武马上安排先头部队迅速渡江,立即控制要点,掩护主力渡江。
闻讯赶来的[***]、周恩来、朱德,将刘伯承、陈光、刘亚楼叫到一起,亲自部署作战任务,要求四团过江后,迅速和五军团建立联系。待二师主力过江后,以四团为先锋,二师和五军团十三师随后跟进,配合五军团34师,三路大军奔袭遵义。刘伯承负责前敌指挥,作战目的是将遵义之敌赶出城外歼灭,不能将遵义打破、打烂。尔后要安排部队奔袭娄山关,确保遵义安全。
刘伯承提议红四团一路打先锋,过于疲劳,建议以六团为先锋,奔袭遵义。
[***]哈哈一笑:“那是你前敌指挥具体指挥的事,我们不干涉。”然后与周恩来、朱德就去一边休息了。
刘伯承随即调整部队任务,四团组织渡河,先将六团送过去。工兵连迅速搭建浮桥,保证主力和军委纵队过江。
接受任务后,杨成武嫌渡船少,部队渡河速度慢,一面组织工兵搭建浮桥,一面组织战士砍伐竹子,扎了上百只竹筏。这下渡河速度大大加快,六团迅速过河,翻越乌江边十里长的山坡后,踏上了前往遵义的公路。
21曰早上,红二师工兵连终于在乌江60米宽的江面上架起两座浮桥,二师主力很快通过乌江。过江后,与从菁口方向赶来的五军团13师汇合,向遵义奔去。
[***]、周恩来、朱德一直等到干部团、中央纵队通过浮桥,才带着警卫战士过江。
看着脚下的乌江,朱老总感叹道:“我设想了好几种强渡乌江的办法,没有想到都没有用上。”
周恩来也说:“是啊,想不到乌江天险就这样被我们越过了,看来遵义在望啊。”
[***]说:“走吧,伙计们,想到遵义城里吃黔北风味的话,还得加快行程啊。去晚了,侯之担恐怕把酒楼都会抢了的。”
一行人说笑着向山坡爬去。
黔军团长万式炯做梦也想不到,他和他的部队会成为红军进入黔北的第一个打击对象。
万式炯号敬章,贵州铜仁苗族人,是王家烈的妻侄。他的部队属于黔军第一师何知重部。
历史上的万式炯部在红一师从回龙场突破乌江时放弃阵地逃跑,后在湄潭县城被红九军团击溃。但万式炯本人确实有一定军事素养,运气也比较好。王家烈下台后,蒋介石整编黔军,将何知重师整编为103师,万式炯任618团团长。在以后的军人生涯中,万式炯做了两件为国为民、青史留名的事:一件发生在抗战时期,万式炯的618团参加南京保卫战,是[***]最后一支撤离南京的部队。原来,淞沪抗战时,万式炯率618团在江阴要塞与曰寇激战,使敌遭受重创。后奉命撤退到南京,加入南京保卫战序列。在唐生智逃跑后,618团仍在战斗,撤离南京后一路收容103师溃兵,保持了部队战斗力。二是解放战争时期的1949年12月,时任滇黔桂边区中将副司令兼安龙指挥所指挥官的万式炯率部起义,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
万式炯部本应随主力撤退回贵阳的,但是,作为王家烈嫡系的何知重知道,如果部队全部撤退,整个黔北都会成为侯之担的势力范围,再想要回来就难了。因此,特意留下了驻防湄潭的万式炯部,以牵制侯之担,自己带着4个团返回贵阳。
留守湄潭的万式炯,越想越感觉眼前的局势很诡异。既然红匪主力要攻占贵阳,为什么还要分兵占领黄平和施秉呢?难道红匪只是为了牵制我军主力增援贵阳么?还是小心点为好。再一想,主力回救贵阳,自己在黔北是孤军,如果红匪对黔北有什么图谋,单靠自己一个团是不行的。罢了,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还是和侯之担联系一下,提醒他执行王主席命令,加强乌江防线吧。
没想到这和侯之担一联系,侯之担就顺水推舟,要万式炯派部队防守菁口,防止红匪渡江。
想到侯之担拿着鸡毛当令箭,竟敢指挥自己,万式炯气的把电话都摔了。气过以后仔细一想,还是派一个营去菁口吧,毕竟那里是江防要点。即令红匪不来,也为自己万一需要撤退乌江南岸留个后路。
湄潭县城距离菁口也就100多里路,但是都是山路,好在万式炯部的士兵都是贵州人,还能适应,一个营紧赶慢赶,从早上出发一直走到了晚上,总算是在20曰晚上到了敖溪镇。看看距离乌江边只有30多里路程了,官兵们实在是太累了,好多弟兄的烟瘾也犯了,营长不得不命令就地宿营。
一听说宿营,部队就撒了欢儿。毕竟这里是湄潭地界,是他们的一亩三分地,敖溪镇又是连通湄潭和余庆公路上的一个大镇,哪里有烟土,哪里有窑姐,官兵们心里瓦亮。于是,担任警戒的上岗,烟瘾犯了的过瘾,喜欢喝酒的三个五个聚做一伙吆五喝六,喜欢窑姐的自然就摸摸口袋里的光洋,昂首仰头而去。
这一夜,万式炯部这个营的士兵在敖溪镇基本上是狂欢了一夜。
天刚明的时候,镇子南边忽然响起两声枪声。敌营长以为是哨兵走火,没有理睬,搂着怀里的窑姐继续睡回笼觉去了。
后来情况就不对了,枪声越来越密集,而且已经到镇子里了。敌营长打个激灵,***,难道真的是红匪来了?自己就这么倒霉,出门就遇上红匪?难道天险乌江也挡不住红匪,他们飞过来了?
很快,红匪好像已攻到跟前了,听着满镇子的人声、枪声,敌营长再不迟疑,一把推开吓得浑身筛糠的窑姐儿,三下五除二就穿好衣服,提着手枪就蹿到了院子里!
隔着门缝一看,妈呀,真的是红匪来了,看样子有千把号人。镇子中间的道路上、各家各户门前都是死了的、受伤躺倒的和跪着举手投降的弟兄们。完了,老子的一个营算是完了,赶紧想法逃跑去报告团座吧。
敌营长闪身来到后院,翻墙进入后面的树林,逃之夭夭了。
占领敖溪镇的是红五军团34师。
红34师渡江后,留下一个营把守渡口,部队休息了几个小时,就开始沿大路向遵义方向搜索前进。走了30多里山路,天快明时赶到了敖溪镇。原计划是到镇子里找个向导,然后向西去遵义。没有想到在镇子的南边遇到了黔军哨兵,这家伙只来得及开了一枪,就被击毙。先头团长韩伟一看,好啊,这里有敌人,马上命令一个营绕到镇子北端截断敌人退路,自己带着两个营就扑了上去。结果是很轻松地就歼灭敌一个营,唯一缺憾是没有抓到敌营长。
等主力上来时,天已经明了。101团的苏达青团长羡慕地看着韩伟,直说老韩有福气,渡过湘江后总算是开张了,一下就消灭一个营。
韩伟看着苏达青说:“小意思,和刘一民那小子的战绩比,简直不值一提。这黔军也太不经打了,啥时候搞一下中央军才算过瘾呢!”
陈树湘师长看了看韩伟、苏达青,说:“不要啰嗦了,韩团刚结束战斗,要快速打扫战场,跟上主力。苏团变为全师前锋,找一个向导,立即向遵义前进。”
这下,韩伟的脸吊了起来,刚想和师长争一争,就见苏达青向师长敬了个礼,说了句“谢谢师长”,就兴高采烈地跑了。
韩伟没辙了,只好招呼部队打扫战场,张贴宣传标语。忙活完了,才带着部队追赶主力去了。
接到中革军委电报的时候,一军团一师、十五师刚刚占领开阳。
一看中革军委要求立即转向乌江,[***]、聂荣臻马上就意识到乌江防线向红军洞开了,机不可失,也来不急安排部队休息了,也顾不上清点缴获了,马上命令红一团立即出发,目标茶山关渡口,主力稍事休整,马上出发。
红一团一直充当先锋,占剑河、攻黄平、进旧州、克开阳,别说打仗了,光是走路都把部队走得非常疲劳。占领开阳后,杨得志和黎林原想可以让部队休息半天,结果抢占乌江茶山关渡口的命令就下来了。好在最近一直打胜仗,战士们吃的好,体力能保证,加上茶山关距离开阳县城也不算太远,100多里地。所以,杨得志和黎林一点都不敢耽误,部队集结后,马上就拉出开阳县城,向茶山关进军。
红三军团占领福泉后,由于黔军撤的急,来不急破坏,所以缴获很大,干部战士都是喜气洋洋的。
几个军团首长正在商量如何分配缴获物资的时候,中革军委的电令到了。彭德怀一看哈哈大笑,几个人忙问军团长笑什么,彭总说:“王家烈个龟儿子以为我们去打贵阳,顾头不顾腚,忙着回防贵阳,把乌江忘了。现在乌江一线空虚,中革军委命令我们迅速北渡乌江。”
几个人一看电报,上面没有说乌江空虚啊?难道另有玄机?
彭德怀说:“别楞了,马上通知部队出发,五师派个团做先头,主力跟上,动作要快,不能拖全军后腿。”
杨尚昆说:“缴获的物资怎么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