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余韵(五)(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刘一民知道,他们送去的物资和新兵对红军主力来说,用雪中送炭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但是他没有想到,几个军团长会抢着要带队迎接,如果知道的话,估计刘一民就会让蔡中在菁芜州坐镇整训,自己率队直接护送到总部去了。毕竟蔡中是老红军了,大部分首长都熟悉,而刘一民参加红军时间短,大部分首长只是在后世研究军史的时候才了解一点,内心深处是非常盼望结识这些先辈英烈和帅星将星的。
送走蔡中后,刘一民喊来了狙击排长王同生,询问上次交代的在枪上加装望远镜的事情。
王同生报告说,在通道的时候没有那么多望远镜,只来得及装了一枝枪,效果还不错。小水战斗第三次伏击时,他用这枝枪打中了约600米远的敌辎重营的一个军官。
刘一民一听大喜,叫他现在就去把全排的枪全部加装望远镜。
王同生为难地说,他下午已经领着战士们转了一圈了,菁芜州没有工具,强行搞的话,会把望远镜和枪都搞坏的。
刘一民马上命令他带上全排去找骑兵连长胡老虎,骑上骑兵连多余的战马,由骑兵连负责保护,马上返回通道县城,找到那个帮他改装的工匠,连夜干,力争把全排的枪全部加装望远镜。有可能的话,多装一些,狙击排马上就要扩大的。
王同生转身走的时候,刘一民又喊住了他,说要是他能把那个工匠和他的工具都弄来的话,刘一民会在菁芜州请他喝酒的。喜得王同生欢天喜地地去找骑兵连去了。
王同生走后,刘一民开始对着地图出神。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由于自己的到来,历史已经发生了细微变化,湘江战役红军的损失比原来小多了,通道会议在战略思想上已经得到了扭转,[***]已经拥有了事实上的红军指挥权,再加上自己送去的武器弹药和物资,红军的整体实力和历史上相比不可同曰而语。敌人方面,湘军遭打击后缩回去了,桂军惧怕打击也缩回去了,桂军后面的粤军停滞不前了,后面追剿的敌人只剩中央军了,现在应该是中央红军经略贵州的最佳时机。如果动作慢了,估计川军就会出动了。历史上红军进入贵州后,湘军、桂军就很少与红军作战了,主要是川军、滇军配合中央军追剿。接下来,中央会怎么使用自己的红18团呢?是继续留通道滞敌呢还是撤至黎平、锦屏一线滞敌?或者是追上主力加入贵州战场呢?
无论中央怎么使用红18团,当务之急是抓紧整训磨合部队。不然的话,等敌人明白只有自己一个团在通道地区,那乐子就大了。毕竟自己的18团本质上属于重组部队,俘虏兵多,成分复杂。现在打的都是胜仗、顺风仗,如果遇到败仗、逆境,能不能做到打不垮、拖不烂,说实话值得研究。想想红六军团小水之战时候,部队被敌居高临下截断包围,一个排的战士主动出击,掩护主力,最后弹尽跳崖。自己18团的老红军一定也能做到这点,但是新战士呢?18团练兵的路还很长啊!要是中央能把18团现有的几千人和主力混编一下就好了。就说这次送给主力的4000名俘虏吧,很多干部都要求直接编入18团,扩大建制。自己一想感觉不行,18团老红军只有1000多人,消化不了这么多俘虏兵,交给主力就不一样,很容易被同化。跟蔡中、刘建立、李清他们分析后,他们也同意自己的看法。看来,部队一味快速扩张的弊端大家都能看清楚。
计划新建的三个营今天晚上就必须完成组建,时间不等人,敌中央军随时都可能从东面和背面压过来,留给部队整训的时间不会很多的。干部们估计也都到了,是该开会了。
等刘一民走出门,才发现除了狙击排长王同生和骑兵连长胡老虎以及五营、六营、辎重营外,18团各单位的连级以上领导都整整齐齐的坐在院子里。就着火把的灯光,可以明显的看出,经过一天休整的干部们一脸自豪和喜气。连被抽走了6门山炮的炮兵营长李昌都是一脸的自得。也难怪,在溪口战斗中,强大的炮兵火力不但打晕了敌人,也让18团的老红军们大开眼界。原来红军也可以用这么强大的炮火蹂躏敌人,这能减少多大伤亡啊!美,得劲!
看见团长出来,干部们自发的鼓掌。刘一民知道,这是同志们对自己的肯定。双手向下一按,掌声顿时停止。刘一民开口说道:“昨天,我团经过一天一夜连续作战,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溪口大捷,一举消灭敌刘建绪部三个师。这个战绩,来源于红军战士的英勇无敌,来源于各级指挥员正确指挥,更来源于中革军委、[***]、周副主席、朱总司令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干部们齐声回答:“是!”
“面对成绩,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刘一民的目光向干部们扫去,见大家都在静等下文,就继续说道:“当务之急,要做好三件事:一是广泛开展诉苦谈心活动,让那些新战士不但人参加红军,心也要和红军融为一体,牢固树立为建立新中国而奋斗的思想,确保战士在任何情况下不动摇、不逃跑、不投敌,部队在任何情况下拖不垮、打不散、打不烂,真正成为红军中的钢军、铁军、尖刀。二是迅速开展练兵活动,练战术动作,练射击、投弹、劈刺水平,使战斗力再上新台阶。三是进行战斗总结,评选战斗英雄,让战斗英雄立功受奖、披红戴花,让战士们学有榜样、做有标杆。大家听清楚没有?”
干部们大声吼道:“听清楚了!”
刘一民满意地点点头:“听清楚了就好。大家都是指挥员,是我们这支部队的骨干、栋梁,希望大家带头和新战士谈心、带头练兵、带头总结战斗经验教训。下面,我宣布部队编组命令:一、以团教导队为基础,补充450名湘军俘虏,成立红18团7营,设19、20、21三个战斗连和一个火力支援连,原教导队领导兼任7营领导,仍保留教导队编制。二,以新兵营2、3、4、5连干部为骨干,补充450名湘军俘虏,成立18团8营,设22、23、24三个战斗连和一个火力支援连,团教导队副队长史然调任8营营长,一营一连连长王大湖升任8营教导员。三、以新兵营6、7、8、9连干部为骨干,补充450名湘军俘虏,成立18团9营,设25、26、27三个战斗连和一个火力支援连,原新兵营营长陈大中改任9营营长,原一营一连指导员王新运升任9营教导员。四、其余湘军俘虏编入新兵营,新兵营恢复四个连建制,原新兵营教导员常化雨改任营长,一营二连连长赵大河升任新兵营教导员。五、各营副营长、副教导员以及空缺的连级干部一律由这次战斗中表现优秀的干部升任。各营推荐,政治处任命。”
刘一民说完后,看着干部们都有点欢呼雀跃的样子,知道不用再多废话了,18团这把火已被自己煽的通红通红的,就挥挥手:“散会,分头执行!”
这天夜里,在菁芜州红18团的各个驻地,都在搞诉苦会,老红军诉完是新兵骨干诉,慢慢地,一些不是很情愿参加红军的新兵被感动了,也开始声泪俱下的诉苦。菁芜州的老百姓开始是躲在一边看,看着看着,一些贫苦农民也加入了诉苦队伍。第二天,就有73个青壮年报名参军,被分到新兵营接受训练。
通道县城现在是一座无政斧县城了。国民党的县长、县党部书记、保安团长、警察局长、税务局长都被镇压了,原来在城里驻防的红军撤走了,刚刚自由的团丁、警察们暂时都很老实,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强出头的,万一红军再回来怎么办?
王同生、胡老虎一行赶到县城的时候,忽然发现这里出奇的热闹,这么晚了,店铺依然正常开门,饭铺里、小酒馆里居然是人声鼎沸。耳边时不时能听到喝酒的人边喝边议论红军。
看见红军队伍去而复返,从为红军做军服和红军开仓放粮、镇压贪官中得到实惠的居民们非常热情,纷纷和战士们打招呼,询问吃饭没有,需要做什么打声招呼。
王同生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帮他在枪上加装望远镜的工匠,三言两语谈妥工钱,就开始干活了。
胡老虎带着骑兵连沿着街上巡逻一圈,看看没什么事情,安排战士们在城门设置警戒哨后,就想到保安团部,也就是18团占领通道时候团部所在地去看看,看三营七连一排撤离时遗露下什么东西没有。
正在街上打马慢跑的时候,路边传来一声小孩的呼叫。胡老虎驻马一看,一个小叫花子正在喊“红军叔叔”,旁边还躺着一个叫花子。胡老虎下马走过来问:“孩子,怎么了?”
小叫花子也不害怕,伸手就拉住了胡老虎的手:“红军叔叔,快救救我娘,她饿晕过去了。”说完就开始哭了。
胡老虎一看,还真是个女叫花子,用手掐掐人中,看着她挣开了眼睛,就把她扶起来,拿出水壶,先喂她喝了点水,然后掏出干粮,掰着喂她吃了几口,看看没事了,就放开女叫花子,给小叫花子也掏了点干粮。
看着娘们两个吃的狼吞虎咽的,胡老虎就转身上马要走。谁知小叫花子上来就抱住了他的腿。胡老虎说:“孩子,叔叔还有事,乖啊,放开叔叔。”
小叫花子说:“叔叔带上我们吧,我和我娘要去找我爹,我爹也是红军。”
“你爹也是红军?他是哪支部队的?叫什么名字啊?”胡老虎的兴趣来了。
“俺爹叫吴征,原来是红一军团的,后来去红军大学上学了。”
一听是吴征的老婆孩子,胡老虎说:“老天爷啊,千山万水的,你们是怎么撵来的啊?”
吴征老婆说话了:“同志哥,你们走了,国民党来了,原来被赶跑的老财们都回来了,他们叫什么还乡团,把地都收回去了,逮着红属就杀,有的村子人都杀完了。你们为什么那时候不把这些坏蛋杀光啊!”说着说着就哭开了。
停了一会儿,吴征老婆又说:“俺爹、俺娘、公公、婆婆都死了。俺带着伢子躲在山上逃了一命。后来俺想,横竖都是死,俺要去找红军,找孩子他爹,就是饿死也不能死在还乡团手里。就带着伢子一路要饭撵来了。同志哥,你认识俺伢子他爹么?他还活着么?”
胡老虎一把抱起孩子,放到了马上,对吴征老婆说:“嫂子,你找到了,吴征还活着,现在是我们18团党委委员、后勤处长、辎重营营长。来,我扶你上马,一会儿等我们完成任务,我们一起回部队。”
谁知女人“哇”地一声就哭软在了地上。胡老虎知道千山万水会有多难多险,叹了口气,上前把女人抱起来,放到马上坐好,也不再去保安团部了,直接找王同生去了。
蔡中带着五营、六营和辎重营,护送着4000名新兵,押着送给主力的武器弹药和物资,晚上7点出发,沿通道至黎平的大道翻山越岭,一直走了5个小时,才走到了通道和黎平交界处,正要命令部队停下休息一会儿再走,远远地就看见一溜火把向通道这边涌来。忙命令部队警戒,尖兵班前去接头对口令。
时间不长,尖兵班就带着红军队伍过来了。蔡中一看,打头骑着马的不是中央的陈云同志么?再一看,跟在陈云同志后面的是自己的老首长、8军团的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同志和六师师长曹里怀同志。忙带着五营、六营、辎重营的营长、教导员跑上前去,齐刷刷地一个敬礼:“报告陈云同志、罗主任、曹师长:红六师18团政委蔡中奉命护送新战士和辎重物资,请指示!”
几个首长跳下马来,陈云同志一把握住蔡中的手,连道辛苦了。曹师长上前就对着蔡中、吴征、赵山、雷鸣几个干部一人擂了一拳,边擂边喊:“过瘾,真***打的过瘾,打出了红军的威风,打出了红军的气势。军团长说了,等你们归建的时候,他要每人敬你们一大碗。”
罗主任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样子,看了看蔡中,说道:“瘦了,也黑了,但更精神了!”
几个领导向辎重队伍走去的时候,18团里的老红军战士马上就和来迎接的红军战士拥到了一起,认战友的,认同乡的,好不亲热、好不热闹,看的那些新战士一阵阵眼热。
清点完新兵人数、交割完物资和武器弹药后,几个首长来到了18团队伍面前。看着身穿新军装、站的笔直笔直的战士们,几个首长心里都是一阵恍惚,这还是新圩阻击战中打残了的红18团么?这分明是一支精神和斗志都极度饱满的百战精兵么,看来,刘一民还真的是个天生就能带兵的人才啊!
分别的时候,陈云同志不经意的问道:“蔡中同志啊,我看你带来的这两个营武器装备都很好,是不是因为担负护送任务特意加强的啊?”
蔡中说:“不是,我们的六个战斗营都是一色的装备,兵力也基本平均。”
陈云同志说:“那我怎么看到这两个营都还配有迫击炮啊?”
蔡中回答说:“我们六个战斗营都有一个火力支援连,现在配备两门迫击炮、三挺重机枪、22挺轻机枪。每个步兵班配备一挺轻机枪。团长的意思,以后再有缴获,还要加强,争取把迫击炮和重机枪配到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重生之红星传奇 iis7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