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红十八团代理团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陈树湘师长的警卫员找到刘一民的时候,刘一民正带着战士们掩埋红十八团烈士的遗体。十八团的战士们这个时候才放松了,哭声一片。
听到师长找他,刘一民交代王大湖他们抓紧掩埋,部队马上就要出发。随即跑步赶到了师长、政委跟前,敬礼报告后程翠林政委打趣说:“我们的英雄今天可是大丰收了啊!”刘一民忙说都是战士们的功劳,然后就直接说:“报告师长、政委,刚才审问俘虏,桂军已经有两个师扑向界首渡口,估计敌中央军和湘军都集中到界首渡口了,我判断,红军主力已经离开界首,浮桥应该也已经炸断。现在天快黑了,我们虽然救出了红十八团,但仍处于敌人重兵包围中,新圩附近的桂军很快就会追上来,界首渡口的中央军、湘军、桂军也会返身合击我们。我们没有脱离危险。这里距离湘江岸边只有十几里的路程了,我建议:一、立即向上级发报,报告我们天黑前赶到凤凰嘴渡口,请留接应部队,最起码请军团长率13师一部向凤凰嘴渡口靠拢接应掩护我们。二,立即组织全师能打迫击炮和重机枪的同志,组成重火力营,为可能发生的强渡湘江提供火力支持。三、让战士们脱下桂军俘虏和尸体上的军服,没有衣服的扮作桂军俘虏的红军,让俘虏扛上我们缴获的重武器,全师伪装成桂军24师,直接向界首下游凤凰嘴渡口急行军,强渡湘江,追上大部队。”
一边站着的几个领导都象看稀奇动物一样看着刘一民。一个参谋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能判断敌军主力占领界首渡口?浮桥怎么能炸断?那里可是有我们红一军团、红三军团在坚守阵地。”
其他几个团长也用疑问的目光看着刘一民。
刘一民看陈树湘师长没有反对,就说:“一是审问俘虏,了解情况。二是综合分析这次湘江战役敌我双方兵力及部署得出的。三是我34师的行动说明师领导已经得到了上级的战报和指示。很简单,假如主力没有渡过湘江,上级是不会同意我们撤离新圩阵地的。假如界首渡口仍在我军控制中,上级会命令我们直接向界首渡口撤退的。至于炸浮桥,这是断敌追兵的平常手段,不值一提。”
陈树湘师长说:“现在情况很危险,前面的战斗都说明了刘一民同志判断是正确的。现在我命令:一、王光道参谋长立即抽调人员,组成重火力营,边行军边组建,争取到湘江边能用上,各团通知当过炮兵和重机枪手的战士向参谋长报到。二、马上结束打扫战场,战士们休整10分钟,全师伪装成桂军24师,目标凤凰嘴渡口。尖兵连在前,101团、102团、红六师十八团、师直、100团随后跟进,后卫有100团承担,不得与敌随意接触。到达凤凰嘴后,101团、102团要配合尖兵连迅速击退可能的敌人,杀出血路,准备强渡。三、蔡主任仍然随尖兵连行动,如有紧急情况,尖兵连连长刘一民得到蔡主任认可后,可以对跟进部队下达战斗命令。四,电台立即向军团长和中革军委、朱总司令报告我们的行军时间和路线,要求渡口掩护部队接应我军。有什么意见没有?”
程翠林政委看了看刘一民,对陈树湘师长说:“我只问一个问题。刘一民同志,你是新参加红军部队的,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刘一民说:“报告政委,我在上学时候读过李大钊先生等[***]人的书,知道[***]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的中国最先进的政党。现在国民党在蒋介石手里已经变成反动政权了,只有[***]和我们红军代表劳苦大众的利益。”
程翠林政委说:“我的问题是,你相信我们党和我们红军能胜利么?”
刘一民忙立正回答:“报告政委,我坚信[***]和红军能带领中国人民打败一切敌人,建立一个没有压迫和剥削的新中国。虽然过程比较长,需要我们很多人流血牺牲,但是我坚信我们必胜!我也愿意为了这个目标去拼杀、去流血、去牺牲。”
程翠林政委对陈树湘师长说:“很好,我没有意见了,下令执行吧。”
陈树湘师长看了看几个团长,见没有意见,一挥手:“马上分头执行。”
团长们刚走,几个战士就抬着红十八团团长曾春鉴过来了。陈树湘师长和程翠林政委忙上前接住。十八团团长曾春鉴在担架上艰难地说:“报告陈师长、程政委,我团完成阻击任务,全团只剩下500多人,大多数是伤员,弹尽粮绝,政委、参谋长、政治处主任和营连干部大部分都牺牲了,战士们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我怕是不行了,红十八团就靠你们带过江了。”
陈树湘说:“你放心,十八团随我们行动,一起打过湘江。”
十八团团长曾春鉴说:“陈师长,情况不好,我们怕是过不了江了,敌人已经合围,我们在湘江东岸成孤军了。”
程翠林说:“老曾,你放心,我们刚刚打了大胜仗,武器弹药都得到了补充,突破湘江没问题。”
曾春鉴又问:“刚才带头突袭桂军的是哪支部队啊,我想见见他们的领导。”
程翠林说:“是我师新成立的尖兵连,刘一民,过来,认识一下我们英雄的十八团团长。”
刘一民上前一步,啪地一个敬礼:“报告团长,红34师尖兵连连长刘一民向你报告,请指示!”
曾春鉴看了看刘一民,说:“好样的,胆子大,敢以一个连突袭两个团,有勇有谋。好!好!好!”
然后转向陈树湘师长说:“我十八团已经被打残了,我的伤势过重,指挥不了部队,请34师首长派刘一民连长代理18团团长。等我们追上大部队后,再由我们师首长安排。”
陈树湘和程翠林交换了一下意见,程翠林对刘一民说,:“你愿意加入中国[***]么?”
刘一民回答:“愿意!”
程翠林又问:“你愿意为了党的事业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么?”
刘一民回答:“愿意,我们现在随时都有可能牺牲。”
程翠林说:“我介绍你加入中国[***],具体手续等过了湘江以后再办,现在你举起右手,握成拳头,跟着我向党宣誓:严守秘密,服从纪律。”
“严守秘密,服从纪律。”
“牺牲个人,阶级斗争。”
“牺牲个人,阶级斗争。”
“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努力革命,永不叛党。”
宣誓完毕,程翠林拉着刘一民的手说:“现在我们是同志了,战情紧急,希望你牢记入党誓言,对党忠诚,为建设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刘一民庄重地回答:“我一定不辜负组织信任!”
陈树湘师长说道:“祝贺你,刘一民同志!”
刘一民说:“师长,军情紧急,马上行动吧!”
陈树湘回答到:“根据红十八团曾春鉴团长请求,我现在任命你为红十八团代理团长。鉴于时间紧迫,红十八团马上补充武器弹药和干粮,伤员坐大车,程翠林政委随十八团行动,代你履行指挥职责。你仍然率尖刀连前进,为全师打开前进通道。有意见没有?”
刘一民立正敬礼:“坚决执行命令。”
陈树湘挥挥手:“出发吧!”
等桂军44师师长王赞斌带着追击部队赶到古岭头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红34师早已经无影无踪了,迎接他的是满地的桂军尸体。
看着好不容易找到的24师副师长的尸体,王赞斌愤怒欲狂,抢过一挺机枪就朝天开火。一梭子打完,王赞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卫兵讨好地想拉他起来,结果被他饿狼一样的眼光吓得打了个哆嗦,忙闪到一边去了。
王赞斌感觉这一天来什么都混乱了。他不理解连番激战、频临崩溃的红军后卫部队怎么能炸了他的炮兵营、怎么能悄悄突围而且还顺手牵羊端了他的辎重营,百战精锐24师的两个主力团怎么能被急于逃窜的残匪全部歼灭。望着湘江方向黑黝黝的夜空,是追还是不追,王赞斌犹豫了。追上去,为24师的弟兄们报仇,杀光这群可恨的红匪。可是,对手的狡猾似乎远远超过别的红军部队,会不会布下口袋,让自己做24师第二啊!要知道24师的迫击炮、重机枪都被红匪带走了,自己的44师在火力方面已经没有优势了。天也黑了,飞机也不可能轰炸了。如果不马上追击,红匪就可能利用夜色远遁,自己这么大的损失,怎么向李、白二位长官交代啊。又一想,部队损失这么大,如果自己的44师再完了,老蒋、何健都会趁势进入广西的。想到这里,王赞斌立即叫来副师长:“部队停止前进,直接向李长官和白长官发报,如实报告我军的情况和24师的情况。”
————————————————————————————————————
求推荐求收藏,更多精彩正在进行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