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拿起手中枪(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刘一民很快就被枪声和吵闹声惊醒了。他爬在地上向下一看,那十几个红军马上就要跑到他跟前了。
后面追击的[***]小头目急了,大喊:“弟兄们,快打,*没有子弹了,打死一个赏两块大洋,活捉一个赏五块大洋!”
[***]士兵象吃了兴奋剂一样,嗷嗷叫着向上冲来。
一会功夫,双方就战到了一起。红军战士们好像真的没有子弹了,用枪又砸又打,但是人数太少,很快就被[***]打败了。一群[***]士兵把红军按到在地,就要捆绑,山坡上江西方言、福建方言、广西方言骂声响成一片。
“妈的!”刘一民骂了一声,跳起来就冲了下去。
[***]士兵正忙着抓人,枪都放在地上,只有两个警戒的士兵端着枪嘻嘻哈哈的看热闹,谁也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刘一民冲下去,一脚踢飞了一个拿枪警戒的士兵,另一个一看不对,拉动枪栓就要开枪,刘一民抓住枪一拉,把枪夺到了手里,那个士兵一愣怔,刘一民一拳打去,喀喇一声响,那士兵的脸整个凹了进去,仰面就倒。刘一民一把抓过正在殴打红军的[***]小头目,踩在脚下,掏出他的驳壳枪,往腿上一蹭,子弹上膛,“砰砰”朝天开了两枪。
枪声惊醒了其他[***]士兵,他们扭头一看,一个身材高达的的叫花子一手拿着步枪、一手拿着驳壳枪,脚下踩着自己的排长,驳壳枪的枪口冒着青烟,就一下楞了,站着的,爬着的,都不出声了。
一个红军爬了起来,顺手拿起了[***]的一支枪,砰的一声就把刚才正捆绑他的[***]士兵打了个脑浆四散。
这下乱了,[***]小头目大喊:“弟兄们,上啊,他只有一个人,抓住他有赏。”
其他士兵马上就去拣地上的枪,刘一民一看不对,脚稍微一用力,咔嚓一声,[***]小头目的胸骨就全碎了。手中的驳壳枪砰砰砰连续射击,把抢先拣枪的几个[***]全部打的脑袋开花。
四周一下就静了,花白的脑浆混合着鲜血,吓得剩下的[***]士兵站在哪里直哆嗦。
刘一民用眼扫了一圈,说:“我不想多杀人,别逼我杀你们,双手抱头站在一起!”
这时,那个率先拿枪的红军战士喊道:“同志们,快把白狗子的枪拣起来,看住俘虏!”
红军战士们拣起地下的枪,把[***]士兵围成了一圈。直到这时,刘一民才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领头的红军战士走过来问道:“你是什么人?是第一次杀人吧?”
刘一民看了看他,八角帽、红五星、红领章、灰军装,年纪也就20来岁,是红军确定无疑。就反问道:“你们是红军么?”
红军战士一口浓重的福建闽西口音:“是,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谢谢你救了我们。你是什么人啊?”
刘一民心里想,这就是电影电视上演的红军啊,是世界上最英雄、最传奇的红军啊,老天对自己也不错,让穿越到红军时代,总比穿越到什么汉末、唐末、宋末、明末、清末的好。跟着这支队伍,只要运气好,不死的话,自己就是以后繁荣富强的新中国的创建者一分子了,男子汉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以自己的学识和身手,说不定建国后授衔的将军中就有自己呢。到那个时候,还可以见到自己的爷爷、奶奶甚至父母呢。
可是怎么回答呢?要知道红军部队最注重纯洁,[***]最喜欢查祖宗三代,要是不把出身来历说清楚,以后什么时候查起来都要纠缠不清。
他想起父亲说过,他之所以叫刘一民,是爷爷为了纪念他老家的亲人。
他们老家在河南豫西山区,有一年跑刀客,他爷爷小,和大人跑散了,被刀客抓住,幸亏被村里教书先生的儿子刘一民救了。后来回到村里,才知道全村就他们两个活着,其他人全被刀客杀了。
这个刘一民可不简单,从小跟父亲读书,还跟着村里一个受伤回家的老兵练枪法,十里八村的都说是出了个能文能武的秀才,后来到河南省会开封读书,听说上过机汴中学,考上河南大学后回家休假,结果就遇上了刀客。
刘一民把刘一民的爷爷送到亲戚家,然后就去找刀客报仇了,听说和刀客头子同归于尽,以后再没有音信。为了纪念救命恩人,爷爷给自己唯一的孙子起名叫刘一民。
想到这里,刘一民回答到:“我叫刘一民,是河南人。”
红军战士又问:“看你的枪打的很好,从哪里学的?”
刘一民说是跟村里一个猎户学的,说那个猎户是个老兵,参加过北伐战争,负伤后回家做猎户,教了刘一民枪法。然后又把自己编的找刀客报仇的经历说了一遍。
红军战士说:“干脆你和我们一起当红军吧,红军是穷人的队伍”。
刘一民说:“你先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什么曰子?”
红军战士说:“今天是1934年12月1曰。”
刘一民一听,这不是湘江战役军委纵队渡过湘江的时间么?忙问:“我们现在是在什么位置?”
红军战士说,这里是广西灌阳县的新圩。
刘一民心想,这就是湘江战役的新圩阻击战啊,正在作战的不知道是红六师18团还是红34师了。想想红18团和34师几千将士全军覆没在这片土地上,再想想桂军民团在红军重伤员脑袋上补枪的的惨状,刘一民就感到热血上涌,既然穿越到这里,就绝对不能眼看着红军先烈的悲剧重演,就应该拿起手中枪,去勇敢战斗。
想到这里,刘一民郑重地说:“我愿意当红军。”
红军战士马上握住刘一民的手说:“欢迎你,刘一民同志。”
很快,刘一民就清楚了这10几个红军的身份,他们是红34师殿后部队的。
红34师自长征以来,一直担任后卫,与中央军一路厮杀,伤亡很大。为了掩护红八军团转移而与尾随追击的中央军激战数曰后,部队已经不足4000人了,接到上级命令撤到新圩接防,他们连负责殿后掩护,一路激战,一百多人就剩下他们十几个了,子弹也没有了,现在就是要去和师主力汇合,谁知道差一点被白狗子俘虏。
和刘一民说话的就是排长王大湖,是一个14岁就参加红军的老红军了。其他十几个红军战士也都是军龄比较长的老战士。
刘一民想,能从枪林弹雨中杀出来的,都是红军中的精英。如果能活到长征结束,那就是未来的八路军、解放军的骨干,能活到解放后,最起码也是个副师级待遇。
正在这时,一个红军战士过来报告说已经审问俘虏了,他们是桂军第七军44师的,和他们配合进攻的还有桂军24师和许多民团,桂军的目的是攻下新圩,直插界首渡口,与中央军和湘军一起围歼红军。
王大湖挥挥手说把这些白狗子放了,留下他们的武器和弹药。
刘一民忙说不能放。
王大湖说为什么不能放?留下他们有什么用处啊?
刘一民说:“王排长,你看,现在敌情已经很清楚,桂军疯狂的进攻我们,是为了抢占界首渡口,配合湘军和中央军围歼我们大部队。从目前态势看,新圩阵地已被突破,红34师主力在观音山上,已陷入桂军重重包围,为了掩护红军主力过江,师主力一定会坚守等待新的命令。但是现在桂军武器精良、弹药充足,硬顶我们一定吃亏,说不定就是全军覆没,必须出奇招。”
王大湖眼睛直往刘一民脸上瞅,刘一民说:“你看什么,我又不是女的,脸上又没有长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