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恋人 分节阅读 33(1 / 2)

投票推荐 下一页 iis7站长之家

先在你家放放,我马上去找房子,最近这两天搬走。”
房东说:“只要不太久,先放在我们那儿也没什么。”
我说:“我马上就会找到房子。”
随后我便向肖家河走去,因为我不敢在西苑租房了,这里的房子比肖家河要贵一百多元。我必须面对现实,因为我现在不是以前的肖梅了,我必须要重新打点我的生活方式。当我在肖家河找到一间二百元的房子后,我却连这些钱都拿不出。我从赵震龙那里带走的两千元,住旅馆的时候花得差不多了,兜里只剩了些零钱,估计也不超过一百元。我想,看来我必须先借几百元把房子定下来。我交了房东三十元钱的定金,回到马路上,去小卖部里买烟。我嘴里喊出中南海5.0了,但我随后摇头说:“来包都宝吧。”这种烟只有二元五角,是很呛的那种,吸一支能顶半天呢。我抽着呛鼻的烟站在公交车站牌下,想着找人去借钱。最后我决定还是找兰亭,因为他们有能力也有诚意借给我。
我坐上335支线时,给兰亭打了电话。
兰亭听出是我,便问:“怎么都联系不上你,现在了不起了,看不起师妹了。”
我说:“有点特殊情况,不好解释。”
兰亭说:“师姐,现在都知道你是英雄了。你没看报纸呀,说北大女生协助警方破获重大贩毒案,并立志成为一名警察。今天我去听课的时候教授还说,我们北大女生走到哪里都是最优秀的。我们正为你感到高兴呢。”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上报了,便说:“得啦,那个先不提,借我几百元钱用。”
她说:“你过来,还是我们送去?”
我说:“你们在百事吉等着,说明了,你们得请我吃饭。”
她说:“当然得为你庆贺了。”
我去到西门旁边的百事吉餐厅里,发现老板已经换人了。我抬头看了看,发现兰亭还没有到,便感到有些失意。一位小姐给我泡上水,问我吃什么。我对她笑笑说:“我正等人。”她给我倒上水点点头去了。一会儿,希尔顿与兰亭从外面进来,坐在我的对面。兰亭说:“刚才去提钱了,所以比你晚到。你坐在这里有没有想,兰亭吓得不敢来了。”
我说:“确实想过。”
兰亭:“好呀,你就这么想你师妹呀?”
希尔顿从兜里掏出两千元推到我面前,说:“肖梅,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先拿着这些钱用着,以后找到工作就好办了。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如果不够我们还有。”
我从里面抽出三百元,说:“就要这些。”
兰亭说:“师姐,你都拿着。”
我说:“好啦,请我吃顿饭,帮我去搬家。”
希尔顿说:“你先把钱拿着。”
兰亭硬把钱塞进我的兜里,然后在上面拍拍说:“师姐,你再掏出来就不够意思了,不是当英雄了就瞧不起小妹了吧。”
我说:“说好,最近还不起你们。”
希尔顿说:“瞧你说的,兰亭说不要你还。”
我说:“这可不像兰亭说的话。”
兰亭说:“你,你又小瞧你师妹了。”
我们点了几个菜,喝了点酒。兰亭让我讲讲破案中的光辉历程,我感到确实没有什么可说的,再说现在也没心情说。希尔顿看到我沉默了,便瞪兰亭:“说什么说,喝酒。”说完举起杯来:“我们永远是朋友,干。”
饭后,我们走出饭店,我伸手便招呼了一辆的士,等车停在我的面前了,我马上对他说:“对不起,我们还有点儿事。”那位司机不满意地去了,我领着他们向公交车站牌走。我说:“今非夕比,咱们坐公交吧。”兰亭搂着我的肩说:“师姐,你现在变多了。”我扭扭她的鼻子说:“不变不成,我现在是贫困户呀。”
我们坐公交车去到天秀园,从房东家把东西搬出来,希尔顿去旁边找了一辆小面包,把东西都装进去,直接去了肖家河。东西搬进房后,我把剩下的房租缴齐了,兰亭与希尔顿帮我把东西安排好,把卫生搞好,并用报纸给我贴了窗子。他们临走的时候对我说,让我每天去他们家吃饭。看着他们搂抱着离去的身影,我感到还是兰亭有福,希尔顿这黑小子还真够意思。
在等公安局通知的这段日子里,我在报社找到了一份工作,每月1500百元。钱虽然不多,我如果把以前乱花钱的习惯改掉,除了租房与生活,还会节余些的。于是,我把希尔顿给我的钱又还回了1600元,因为下个月就要发工资了,我怕留在身上把钱大手大脚地花了。
父亲看到我在媒体上的报道后,专程从西安来看我。我并没有见他,他在电话里说:“梅梅,说句实话,以前我确实很生你的气,现在我才知道,你是为我好呀。”
我说:“算啦,我不想听你解释。”
父亲说:“你新立个账号发给我,我知道你现在需用钱。忘了告诉你了,企业踱过难关了,现在的效益很好。”
我问:“那位姑娘呢?”
父亲犹豫了会儿说:“她,她去读书了。”
我说:“你再赞助别的女孩嘛,反正你有这个爱好。”
父亲说:“梅梅,爸爸老了,爸爸不会那么做了。”
我说:“就谈到这里,你抽时间去看看我妈。”
父亲说:“她现在每天都在赌场,老是缠着跟我要钱,给她钱又去赌。我看她是无药可救了,我也懒得再理会他了,以后就算你有了钱,也不要给她。”
我说:“你们不离婚她会那样吗,你有责任去管他。”
说完我便把电话挂了,坐在那里掏出一支烟来叼在嘴上,随后我又把烟放回盒里。这段时间,我一直下决心戒烟,因为一个女警察每天叼着烟,那多不像话。我想,明天我再去局里问问,要力争调进公安局工作。如果这个愿望能够实话,我肖梅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为了去公安局,我专门跟报社请了假。报社似乎也知道我的事情了,说有什么事尽管去办,工资照拿。
来到公安局门口,门卫看到我便说:“您是肖梅?”
我说:“是的,我想见局长。”
他说:“您稍等。”
他摸起传达室里的电话要通了局长,然后客气地对我说:“您请进,局长在办公室等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