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家花 分节阅读 15(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腹便便、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不够恶劣吗?”
“这不叫欺负,是爱护。”说着,他低下头,用唇舌拨开她胸衣,露出一半乳房,悠缓地舔舐着。
“爱护?”
“嗯,很深很深的爱。”一只大手邪恶地往下探,抚过圆滚滚的肚子,玩弄同色系的底裤。“把你疼到骨子里。”
“对啊,你再这么玩下去,明天……”喜蓉蓦地轻喘口气,他灵巧的手指正翻动着她湿润的花办。可恶,他就是不让她好过!
她咬住下唇,粉颊嫣红。“明天……我起床,一定会……啊!”敏感的花核遭他弹弄,她娇呼出声,不由得夹紧双腿。
他却还不肯放过她,火热的唇找到她粉润的耳垂,轻轻咬着。
“讨厌、讨厌啦!”喜蓉忍不住握拳捶他。明明不想理他的,偏偏让他一挑逗花心就湿了,情欲难耐,她好不甘心。“你这样弄,明天我……真的会疼到骨子里了。”
“不会的。”他的唇一路从耳垂吻下来。“我答应你不进去,不会弄痛你。”
“才怪。”
“真的不会。”他吸吮着玉乳上粉红的蓓蕾。“乖。”手指正滚烫的花径里探险。
“不要、不要啦!”她撒娇地抗议,一面却好想张开红唇,一口咬下他胸前坚硬的、古铜色的肌肉——老天!她也真是个色女。“宝宝、宝宝,你看爸爸啦~~妈妈不要,他还一直欺负人家。”
她不知该如何抵挡老公的侵犯,只好跟未出世的儿子求救。
腹中的宝宝似乎感应到了,隔着肚皮,想赏他老爸几拳,但苦的却是他深陷爱欲中的妈咪。
她倒抽一口气。“你看,宝宝在抗议了。”
“他敢!”叶南罩眯起眼,侧过耳朵,贴在娇妻圆肚上倾听,掌心也在上头慢慢抚动。
果然,他感觉到了胎动,他儿子果真不太安分。
“小子,我警告你给我乖乖听话,不准踢你妈咪。”他很认真地跟肚子里的宝宝对话。“还有,你这样一直躲在妈咪肚子里,爸爸很难做事,你要不要早点出来?”
“你在说什么啊?”喜蓉嗔着赏丈夫一拳。“做”什么“事”啊?这家伙到底跟儿子胡说些什么?“你这个做爸爸的,也顾点胎教好不好?”
“嘘。”叶南军抬起头,深深吻住娇妻,暂时堵去她的不满,然后他又继续跟儿子谈判。
“虽然妈咪的子宫很温暖,不过外面的世界也很好玩喔!爸爸答应你,你出来后天天陪你玩荡秋千。你知道高空弹跳是什么吗?就是把你轻轻往上抛,然后把你接住,很好玩的。”
“喂!你在说什么啊?那样多危险!”喜蓉阻止丈夫乱开芭乐支票。
他不理她。“还有啊,爸爸已经买了很多玩具给你喔,有机器人、模型车、积木,等你长大一点,我还会买给你玩具车,让你开着到处玩……:开车很好玩的,我告诉你,男生都爱死了开车!”
“这倒是,男生都把车子看做小老婆。”喜蓉冷嗤。
叶南军微笑,知道老婆是在吃味,倾身舔了舔她可爱的肚脐,痒得她直发笑。
“你看,连妈咪都承认车子好玩,那你到底要不要出来跟老爸一起玩呢?哪,出来玩比闷在里头好多了,你说对不对?”
“哪有人这样逼自己的儿子的啦?离预产期只剩几个礼拜了,你就不能忍一忍啊?”
“不行!我忍不住了。”叶南军很严肃地面对爱妻。“他已经霸占你八个月了,也该轮到我了吧?”
“轮你干么啊?”
“能做的事可多了。你知道吗?其实我好想对你这样这样,还有那样那样……”
他在她耳畔倾诉着,一幅幅活色生香的画面顿时闪过喜蓉脑海,她脸爆红,没想到表面正经的丈夫原来满脑子都是那些色情念头。
“你真的……好色。”她娇嗔地白他一眼。
他不以为意。“这样就叫色了?你还没见识过真正的色呢。”说着,他低下头,俊唇往那藏在茂密毛丛里的花蕊寻去。
她惊颤。“你做什么?”
他不答腔。
“你、你别闹了……”她全身火热,窘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女性深处偏是一阵狂喜的痉挛。
她不行了。
这是哪门子的胎教啊?他根本不管宝宝在肚子里看,这种不良示范简直太过分了,他、他——
“啊、啊……”她羞涩地声声娇吟,每一声都是最佳催情曲,教叶南军精虫冲脑,更加无法克制勃发的欲望。
但他还是忍住了,确定妻子达到高潮后便退开,躺在一旁粗重地喘息。
“你、你还好吧?”喜蓉低声问,恍惚地品尝激情的余味。
他挑起了她,满足了她,自己却得不到满足,这样不是很难受吗?她转过头,同情地注视他扭曲的脸。
“就跟你说不要玩了。”
这就叫作茧自缚。叶南军苦笑。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事关爱妻,他便老是失去理智,做出些折磨自己的蠢事。
我说宝宝,算老爸求你,你快点出来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