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8(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想,若是朔夜真的无害,那么凭着皇上对她的喜爱,或许日后真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她还能帮上阮家一点忙。“若你真是确定她无害,不放与她好好相处。”
“父亲的意思是?”
“你且照办就是了。”
其实阮大人的意思不难理解,所以桐笙明白过来了,便应了阮大人这个要求。
要十分自然地去找朔夜,桐笙手里就有一个很合适的理由。朔夜送了她一张手帕,她自然要去还礼。眼下丰德的天气越发降低,朔夜定是要添置新衣的,正好桐笙在古道的姐妹先前送来许多布匹,桐笙便从其中挑上一两匹带着,去了沈家。
从桐笙那里得来礼物,朔夜一点都不客气地收下了,然后她说:“既然你专程过来回礼,我也要招呼你一番了。不如我带你在沈家四处逛逛?”
桐笙果断拒绝:“不了,我这就走。”
“这就走?”
朔夜还疑问之时,桐笙点了头,又直道:“你跟我走。”
“去哪?”
“随处逛逛,我不想呆在这里。”
沈家会有什么让桐笙不想久呆?不过就是家里的两位亲小姐了。朔夜明白她的意思,于是说:“你稍微等我一会儿,我出门不爱带随从,这就去交代一下去处。”
“我在沈府外头等你。”
这般迫不及待要走?朔夜不禁要拿她打趣了:“那两姐妹真是让你这般受不了?好不容易来一趟沈府,却是逃也一般地要离开?”
桐笙斜睨了朔夜一眼,不想再搭理她。
如今锦国江河尽数归了卓然,百姓有时为了区分,便将以往锦国的疆域称作南国,北国自然就是在说卓然。
在街上,桐笙问起朔夜:“你既然不是镇远大将军的女儿,那你以往是南国还是北国的人?”
“我么?”朔夜半眯着眼想了想,翠云山似乎离北国要近一些。“我以前住的地方在三个国家交界的死角。后来先皇统一了两国,那地方才归了卓然。不过按照以往的远近关系来说的话,那里应该算是北国。”
“那里,是哪里?”
朔夜偏过头瞧着她,试问:“翠云山,你可曾听说过?”
桐笙摇头:“我只知道南北国一些有名的城镇。”
“翠云山,漫山的翠竹,远看去那整座山就像是天上的一片翠云,因此得名。”
“漫山翠竹……我也只见过生在郊外的竹林罢了。那漫山翠竹,是要有多少竹才够长满一座山?”桐笙试着想了一下,好似有点向往起了那个地方。
“其实进了竹林,漫山不漫山都没有区别,只知道自己身边全是竹,这样而已。”
“即便是那样,我也蛮想去看看那个地方。”顿了顿,桐笙说:“若是以后有机会,我定要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好啊,若是有机会,我也可以带你去那里。”
两个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离城门口很近的地方。朔夜首先站住脚,问桐笙:“要往回走吗?”
桐笙的视线却已然去了城门外。“或许你不信,我去年十一月底到了这个地方,却至今都未曾踏出城门半步。”
“你毕竟也是个官家小姐,不方便出来到处逛的。”
“并非这样。”
“那……”
“我爹只是不想我离家太远,他怕会有意外。”
无论是平民或是大官,他们都有自己的幸与不幸,但是这样不自由的桐笙,朔夜还是第一次见到。
“出城吧。”朔夜一步并到桐笙身旁,说:“我保护你,不会有事。”
桐笙并未答应她出城,只是问她:“是什么让你这样接近我,甚至愿意帮我,保护我?”
“你、很像我小师妹。”
桐笙还未开口,朔夜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我能说的,最接近真实的理由。更多的,你不能再问。”
“我很像你小师妹?”这理由让桐笙愣住了,可是想了又想,桐笙居然笑了起来。她千想万想,终没想到这样的理由,一时间桐笙便觉得自己带了一张别人的面孔。岂止如此,她甚至觉得连自己这一副皮囊都是别人的。桐笙只想做自己,如论是她的生活,还是她的样貌。
很快地桐笙朝旁边迈开一步,和朔夜拉出了距离,道:“即便再像,我也不是你的小师妹。”
朔夜面色虽无波澜,心里却不好受。若不是害怕弄巧成拙,她或许会干脆就将真相都告诉桐笙的。
“你不是她,我自然知道,但起码你不要再觉得我会害你们。”
“你想要我相信你吗?”
“自然。”
“那好。”桐笙也不拐弯抹角,与朔夜相对直说:“我要你护我家人周全,若你能做到,我自然信你。”
这根本不是立竿见影的约定,桐笙要朔夜护她家人周全,那么是否如论这六年里,阮家的人在任何时候出了事,桐笙都不会相信朔夜是好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