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220(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子说话,而她恰巧走出房间。就那么凑巧的一瞬间,我听到景亲王问她:“刚才说话的人是你么?是谁躲在哪里?”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景亲王的声音,我胸口的兴奋难以压抑,她悄悄的透过窗格看他,他发束金冠,折射出尊贵和清雅的气势,两条璎珞垂落在胸前,更显器宇轩昂,只是,他比传闻中玉树临风的男子显得稍微弱了一些,面色苍白无血,看起来很虚弱。
这个男子就是她爱慕了多年的人,她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几乎不可抑制的雀跃挑动,可是,这种感觉没有维持多久,他就面带失望的走了。她几乎是追出去的,可其他人也听到了他的声音,一同涌了出来,而她在凝视他的背影的瞬间,也看到了躲在石柱后侧,一身青衣罗裙的慕容娇娇,她也在看着王爷,而那眼神似乎带着某种她看不懂的情绪。
那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慌乱,不在骄傲于自己的家世显赫,也不在觉得自己很美貌,因为她知道这个叫慕容娇娇的女子在行军来的路上就引起了孙将军的注意,并且孙将军还特地将身边的一个叫做丁旭的侍卫一直照顾她。这样美貌的女子,这样的眼神,她一定会抢走景亲王的……
所以,在桐雀小筑的栅栏旁,才有了当年的那一幕,可是,我终究错估了这个女子的耐性和冷静,她竟然无动于衷,甚至带着嘲讽的看着她,那模样,有那么一瞬间令我有种错觉,因为她竟觉得她倨傲而冷酷,高贵不凡……
多年之后,当她想起当时的对这个女子的感觉时,突然感慨自己当时的直觉竟然那样的精准,因为她的确高贵不凡,可是她至今仍然不明白,为何大周的皇帝,那个威严冷峻,眼底幽深得几乎没有一丝暖意的男子会要她,甚至,如王爷口中所说的,皇帝深爱她……
两个冰冷的人在一起,会相爱么?
当年她被王府总管送回玉府,后又受邀前往行宫南山参与狩猎,这些事情想起来就如同一场梦境一般,因为没有当年的那场闹剧,如果她没有参与平息汝亲王与慧德贵太妃的平反,而王爷也没有开口向皇帝要她的话,或许今时今日,她早已身败名裂,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成为景亲王侧妃之后,经历了九年的时间,她也慢慢看清了很多东西,可是,这些东西只让她觉得自己当年简直就如同在刀尖上走了一回,差一点,就跌入万丈深渊。
那时,她与哥哥刚到行宫不足两日,帝王突然召见,她还清晰的记得那端坐在龙椅之上威严冷漠的男子和那双深邃得令人看一眼就觉得心慌脚软的男子,她跪拜在冰冷的汉白玉地砖上,而他则是看都不曾看她,就用低沉而冷漠的声音对她说:“朕要你去做一件事,事成之后,朕将你许配给景亲王。”
难忘当时的喜悦与不敢置信,她立刻问了皇帝她要做的事情,然后便大胆的下山了。
可是那一幕现在想起来,才明白其实皇帝是在利用她,他在狩猎时,她大胆向景亲王示爱,且求皇帝赐嫁的那一刻开始,就明白了我的利用价值,所以才有了那日的一番召见。皇室权贵,如在刀锋行走,不过她唯一庆幸的是,王爷没有半点争斗之心,所以在诸多亲王之中,唯独他们能够安然度日,在这如同世外桃源的景城之中享受这份难得的安静。
即便,她知道自己心爱的男子心里始终藏着另外一个女子的身影,可是九年了,九年的时间让她清醒,也让她知道,有些东西不能追究,否则心痛的只有自己,而有些东西,你虽然得到了,可是始终都是若近若远,仿佛要耗尽一生都不能牢牢的抓在手里。
而九年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冷落,他的沉思,他眸光中偶尔隐匿哀思,甚至在每年的朝贺宴会上会将目光不自觉的瞥向那两个长得极像那女子的皇子……
九年,时间的流逝仿佛真的可以沧海桑田,但是老去的,只是她曾经热烈,可是现在依旧坚定的心。
改变的,只是他越来越沉默的面容。而那个站在皇权最高处的女子,却被帝王无休止的宠溺着,所以每一个笑容都美丽的动人魂魄……
“王爷,臣妾相信皇上会比王爷更爱她。”玉晚柔自从成为景亲王妃之后,从来都不敢再提慕容娇娇的名字,甚至一丝半点,因为她害怕已经到手的东西,又悄然离她远去。
南宫浩玄身子震一下,目光微微深沉,但随即又恢复了之前的神色,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手中的玉笛,却淡漠的转身,走出了桐雀小筑,只留下玉晚柔独自一人……
他比他更爱她,其实这个道理,南宫浩玄一直都知道,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如南宫辰轩那般娇宠慕容娇娇,即便自己也不能够,因为他的爱,太沉重了,也太痛苦。
九年了,可是每一个午夜梦回,他却还是能够记得当初在千鹤湖畔发生的那一幕,如果当时他没有遇见偷穿宫娥衣裳出来的她,如果她不是皇兄的皇后,如果后来南宫辰轩没有爱上她,那么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可是,岁月如梭,他们都再回不去了……
第一章
三岁那年——
春光伉俪的千鹤湖旁,杨柳青葱,垂水潋滟,流光波动,草木皆是一片繁华茂盛,然,在那棵粗壮的柳树下,身着金丝绣牡丹艳紫长袍的贤贵妃娇容凌厉,目光阴沉而鄙夷的看着我,红唇勾起,带着金护甲的纤纤玉指朝刚从母后宫殿里跑出来与宫娥一起玩耍的我一指,声音娇柔妩媚的道:“玥宜君生的皇子容貌倒也不错,不过本宫觉得,太娇惯的皇子难养大。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我当时很懵懂,只是愣愣的看着她,而她的身后,大皇子南宫辰宇正拽着她的衣袖,像是很不耐烦的样子,口中一直吵着要去太液池划船,并且嚷嚷的道:“母妃,母妃,景王叔回来了,在太液池划船呢,儿臣也要去,儿臣要去……”
我当时有些羡慕的看着大皇兄,因为我的母后虽然虽然贵为一国皇后,但是身子却极为虚弱,一年有大半年是卧榻在床的,而且整个宫殿里都充斥着苦涩的药汁气息,那种味道,似乎从我一出生就有,萦绕了多年,几乎沉积的已经挥散不去。
贤贵妃秀眉微蹙,她拉住大皇兄的手,对他道:“你先和奶娘过去,母妃等会就去。”
大皇兄兴高采烈的拉着奶娘的手就走了。
“这孩子今年几岁了,瞧他瘦的皮包骨头。”贤贵妃冷冷一小笑。
“回禀贵妃,九皇子适才三岁”一旁较为年轻的宫人立刻上前笑着应答,且眼睛不时瞥向我,低笑道:“贵妃的皇子乃是深受皇上垂爱,而皇后久病卧榻,哼,九皇子自然备受冷落。”
贤贵妃唇角的冷意更浓,她瞥了一眼天色,又看了一眼湖边的潋滟清波,随后对那宫人示了一个眼神,便扭身走了。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她那眼神代表什么,可是当我在千鹤湖边被那些宫人推进春分时还很冰冷,甚至带着薄冰的湖水中沉溺时,我才明白,她想要我的命,亦想借用我的死使母后崩溃,最后占得皇后之位。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深宫的险恶和人心的阴沉,我永远都无法忘记我溺水的那一刻的无助和惶恐,也许,当时我死了,这种惊恐就永远都不会存在了,因为我已无知无觉,可是那一次偏偏阴差阳错的被乘着扁舟而来的景亲王遇见,然后,他救了我……
六岁那年——
从遇见景王叔的那一刻,我的命运似乎被牵引到了无形的轨道上,人生的一切也跟随翻天覆地的变化。景亲王南宫浩玄,是大周王朝传闻中的第一富贵闲人,但是他却拥有出尘的相貌,玉树临风的身姿和出神入化的武功。
而我的武学造诣,他便是启蒙老师。
偷偷习武三年,却从未外露于形,因为三年的时间,我渐渐懂事,也有太多的东西被我看得清楚。我知道母后并不受宠,父皇甚至用极其残酷的方式冷待她,皇宫之中,以萧氏的权势最大,而后宫之中,最得宠的便是当初蓄谋要取我性命的贤贵妃。
也许是无上的隆宠和圣恩,使得贤贵妃对我的生死已经不再关心,所以我并没有再受到什么伤害,不过这大多的原因也是因为母后的病更重了,她日益消瘦,渐渐失去了曾经的花容月貌,身子也慢慢的干枯,形同枯槁,可却依旧每日药不离口。
母后鲜少与我说话,大多时候我去看望她时,她都在沉睡,而我,则是待在栖凰殿的偏殿中偷偷练习武功。
我永远都忘不了在六岁这一年的某个夏日午后,我在栖凰殿附近的花园里读书,结果被几个皇兄和皇弟包围起来的场景。
“九哥好用功,在读书呢。”十弟当时只有四岁,睁着一双水灵而无忧的大眼看着我,满目天真。
我已经在花园的凉亭里坐了大半天,身上的袍子都有些褶皱,但因为太过专注所以忽略了他们的到来,当时,我立刻起身,先给几位兄长请安,然后对着十弟浅笑:“哦,太傅教的我没有听懂,所以只能在这里温习。”
可是我的话却使得几位皇兄一阵大笑,大皇兄鄙夷的看着我,道:“我母妃说你愚笨,是因为三岁那年掉进河里被呛傻了,看来真的不错,简直是愚蠢。”
三岁那年,贤贵妃派人将我推进千鹤湖的事情我记得清楚,所以在他旧事重提的时候,胸口瞬间充斥着愤怒,我的脸绷得紧紧的,几乎克制不住怒火的道:“你说什么?”
大皇兄见我面色紧绷苍白,以为我是在挑衅他,立刻就来了火气,他对一旁的几位皇兄道:“他的母亲是病怏怏,都快死了,自己也不受父皇的待见,又蠢又傻,居然还敢在这里撒野,兄弟们,给我打,打死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