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4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用点心思了。
想着未来的不确定和可能性,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处理,秦苏微叹一口气,喜欢一个人果然不太容易。嬴政啊,以后这些可是你要还的……
“来人,把李斯李大人请来。”秦苏朝外吩咐了一声,自然就有宫人应了是。秦苏想事情还是要一件件处理,放在眼前的该是“选妃”吧!秦苏嘴角又一勾,选妃和选美没多大区别,不如就让嬴政一起选选,也让他看看自己的眼光如何。
至于嬴政会有什么反应,秦苏还是很期待看到的。
隔不了多久,李斯就匆匆来了。秦苏和他聊了一会后,李斯又匆匆走了。这件事就很快传入了嬴政的耳里。嬴政皱眉,同样召了李斯晋见,想知道扶苏和他说了什么。得知是关于选妃的事后,嬴政的情绪显然非常不好。李斯当然没敢说出来。但这一天里他在咸阳宫跑来跑去,累了半死。他真又搞不明白这对父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都在说同一件事,但偏偏还要分两个地方。
不过嬴政这次倒是没再反对,只冷冷说了句“按太子的意思办。”就让李斯退下了。李斯有点意外,因为他看的出嬴政似乎对于太子选妃不是很热衷,莫非还是担心太子的身体么?
李斯出了王宫后,正巧又遇上了赵高,赵高对于太子选妃这事显得有些高深莫测的态度,没多说什么就匆匆走了。李斯这个千古名臣被弄的有些一头雾水了,突然他有种感觉,这次选妃恐怕没那么简单……不过这时候也不是他再去猜测两位主子的心意究竟是什么,他还有不少事要做……比如让朝野上下都知道这件事,然后尽快将太子妃候选人选入宫里
朝中得知太子选妃的消息后,一阵欢腾。很多大臣都将自己女儿的名字画像送到了李斯手里。仅仅不过是三天,储君殿里就已经聚集了至少有数百张画像了。秦苏看着堆积一地的绢质画像,不禁有点头疼,他是不是有点自找罪受了?毕竟这个朝代的画像质量能到什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
就在秦苏想着怎么处理这些画像的时候,宫人来传“大王到!”
秦苏扬了扬眉,顺手就从那些画像里随意拿起一副,装作很用心在看的样子。至于嬴政一进储君殿就看到这么一幕,顿时有点黑了脸。秦苏眼角瞥了一眼后,才放下手中的画像,对着嬴政行礼,一副公对公的口吻道:“父王驾到,未能远迎,请恕罪!”
嬴政眼角抽了一下,语气有些不是味的说道:“苏儿选的如何了?”
秦苏淡然道:“各处都有送来画像,儿臣正在看。零点书屋02345”
嬴政扫了眼快摞起到腰的小山似锦绢,他哪能不知情呢?李斯这几天都在忙太子选妃的事,甚至还第一时间把情报汇报给嬴政。嬴政憋闷了几日后,没得到半点来自扶苏的消息,这不是终于忍不住过来看看么?
秦苏把嬴政放了那么几天后,对他的到来也不意外,他也想知道嬴政此刻想说什么,当即就道:“不知父王此来所为何事?”
嬴政哪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郁闷所以才来看看扶苏究竟在干什么的?于是就干咳一声,道:“苏儿即要选妃,父王来看看情况如何。”
秦苏挑了挑眼眉,心道看来还是要重药。于是就道:“谢父王关心。不过儿臣正好也有事想求父王恩准。”
嬴政一听扶苏有事求自己,忙道:“哦?什么事?”
秦苏故作烦恼,皱眉道:“各处送上的佳丽画像委实多了些,也不知看到何日去。父王既想要儿臣早日成婚,儿臣也不想拖着。再者,即便儿臣选中了,父王必然也要过眼一看,这样不若召了这些人入宫,设个吉日儿臣当众选妃。零点书屋02345父王若是不满意,也可直说,这样岂非省了不少时日?”
嬴政愣住,没想到扶苏竟然提出这么个要求。这种事过去也不是没有过,于礼也算符合,可偏偏嬴政就觉得听的不舒服,很不舒服。可是要拒绝的话,他也没个理由啊。所以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
秦苏见状故意继续道:“父王,儿臣此举是效仿先祖襄王,该没有错吧?”
嬴政再度顿住,看着扶苏眨着双漂亮黑瞳看着自己,憋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能道:“好吧!”
秦苏顿时表现的很高兴,当即就下拜口称“谢父王”。说罢,他还故意留了一句:“儿臣这就通知李斯来办这事,人数是多了点,儿臣再选一下,到时候再报于父王。父王还有其他事么?”那意思就是嬴政若没有其他的事,他扶苏就要开始继续看那些画像了。
嬴政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估计会郁闷死,所以也不再说什么就匆匆走了。秦苏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勾着笑,嗯,继续忍吧。
太子选妃的事情开始满城风雨了,甚至连各国的使节也送来了画像。只是听说大秦太子要当众选妃,所以各国使节不得不上书恳请延期,好让他们回国接和亲的公主前来。自从大秦灭韩赵之后,嬴政在各国的威名越盛,自是人人自危不敢犯其虎须。趁着这太子选妃的日子,各国自然是想要把握机会。零点书屋02345所以选妃日也不得不一拖再拖。
秦苏对此相当淡定,他本意就是让时间拖的越久,嬴政会越烦躁。虽然这位始皇在朝堂上仍是表现的很冷静,但是从他处理事务的一些细节上看的出,这位始皇的心情显然不是很好,而且有越来越不好的趋势。这段时间不论大事小事,只要犯了一点错,那就是血淋淋的结果。朝臣们都有点胆战心惊了,却偏偏找不到原因。
又隔了数日,咸阳城里来了位人物引起了秦苏的注意。那就是齐国龙阳君带着齐国公主到来。对这位历史上记载的第一位同性恋者,秦苏充满好奇。
龙阳君是齐国魏王的第一宠臣,听闻他和大王之间就有着不寻常的关系。再加上齐国的这一任大王,也是龙阳君与齐国另一实力派系信陵君殊死之战后才得以登上王位的,所以他的身份自然不简单。
因此,龙阳君此次借着大秦太子扶苏选妃的事来到咸阳,其目的究竟是什么,确实让人觉得需要深思。
所以嬴政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齐国的国力在七国中除了强秦之外该属第一,但是因为信陵君的惨死,前任魏王的病逝,国力已经大不如前。嬴政本想静观其变,但是没料到下一刻就收到了线报,说是龙阳君和齐国公主一并被太子请了去。
嬴政顿时愣了,扶苏这是做什么?难道是对齐国公主有兴趣?嬴政不由皱起眉。扶苏若真是对那公主有意,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这还是扶苏第一次单独见前来参与选妃的人选……嬴政念头连转,本该庆幸,可偏偏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这时候赵高在嬴政身边倒是提了一句:“今早在使馆见那龙阳君倒真是个极品,魏王被他迷的神魂颠倒,连国事都抛到脑后了。只是不明白,这男人究竟有何好处?”
嬴政听这么一说,倒是记起了龙阳君的另一个嗜好。这一下子,嬴政就有点坐不住了。龙阳君是什么人物,他当然知道。可是万一扶苏……更让嬴政心神不宁的是,扶苏似乎也是喜欢……男人…?!
顿时,嬴政站了起来,在赵高惊讶的眼神中说道:“去储君殿。”说完竟是急急的走到了前面。
从人们忙不迭的跟上,赵高不由的有些疑惑,最近大王委实有些古怪了。难不成真和太子有关么?可看样子也不像是他们不和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来不及多想,赵高只能追着嬴政而去。
在储君殿的秦苏正与龙阳君分上下首坐在地席上。说实话,龙阳君给秦苏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自他“款款”走进储君殿的那一刻,秦苏就有点愣神了。眉目如画可以形容龙阳君的美,而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透着股柔媚酥骨的感觉。龙阳君该已是不惑之年,但是岁月似乎完全没在他脸上刻出痕迹来。
反观一旁的齐国公主,倒是显得龙阳君还更像女人些。秦苏心底免不了一阵嘀咕,这齐国派了这么两个人来,是真的为了选妃的事么?
龙阳君和齐国公主拜见了太子扶苏后,龙阳君就娇声道:“大秦太子殿下果然一表人才,英武非凡。”
秦苏一听什么“英武非凡”就差点将一口茶喷出来。显然这些年他听的各种阿谀奉承多了,完全可以淡定的面对,但是被龙阳君这么一说,秦苏有点不习惯了。千古第一同性恋者果然不同凡响……
于是,大秦太子和齐国使者龙阳君开始从婚事论到了国事。龙阳君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国事上引,提些类似国情民生的事,又或者装模作样的称赞了一番嬴政亲征的伟业,却不知下一步是何做想之类的事。
秦苏则就顶了一张少年该有的天真无邪表情,对着龙阳君的话要么表示惊讶,要么表示绝无此意,要么就是一副“我也不知道父王要做什么”的小白模样。闹的龙阳君也搞不明白这秦苏究竟是真的明白还是不明白。
秦苏暗笑,这龙阳君真把他当成不知事的少年了。
不过,龙阳君和秦苏都表现出一派言谈甚欢的模样,殊不知他们清晰可闻的笑声让正匆匆而来的嬴政黑了脸。
赵高一看情形不好,立刻就高声道:“大王驾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