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67(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却甚为凉爽,小院不大,却在一侧搭了个葡萄架,时日尚早,还未结葡萄,却爬了一架的藤蔓翠叶,月光透过翠叶洒下来,斑驳了一地清辉。
此时此景,宛若忽而想起一首诗来,便随口念了出来:“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一个略低沉的声音接道:“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宛若,恕我唐突,这实在不似你会读的诗句。”
宛若回身,清辉外,赵琅一身白衣胜雪,卓然立在那里,一刹那,竟有些令月光失色,宛若微楞了一下道:“我是个最寻常的小女人罢了,也会思念我的爱人。”“爱人?”赵琅挑挑眉,颇为意外她如此形容南夏的皇上,不是夫君,不是丈夫,不是皇上,而是爱人,如此新奇,却有如此贴切。
直到此时此刻,赵琅才真的相信,不是勉强,宛若是真心欢喜南夏皇帝的:“他对你很好吗?”宛若点点头,赵琅沉默半响,忽然,西边墙上破空而来的声响,夹着凛冽杀气,赵琅迅速拔剑跃过去,只听嗖嗖当当,数声想过,把宛若身前的羽箭挡了下来。
院外飞速进来侍卫,跃出墙头追了过去,这样的情形,宛若并不陌生,才走了一日,已遇上了数次,想要她性命的人,锲而不舍且不止一拨,不大会儿功夫,追去的侍卫回来低声在睿亲王耳边回报了什么。
待侍卫出去了,宛若才道:“是南夏的人?”赵琅微怔了一下:“何以见得?”宛若道:“白日行山路的时候,从那丛林间射过来的冷箭,都对准了我的马车,可想而知,是不敢把你怎样的,想来必然是北辰的人,今夜的冷箭,却对着你我而来,想要你我二人的性命,想来便不会是北辰的人。”
赵琅挑挑眉:“不是北辰的人,怎见得就是南夏的?即知你的身份,又怎敢痛下杀手?”宛若微微苦笑了一下:“在南夏,我这个敌国的公主,也不是人人都想我当皇后的,不满我的人大有人在,平日寻不到机会,若此时将我射杀于路上,可以一并栽到北辰身上,岂不两便。”
赵琅略沉吟半响道:“可是定南王戚忠?”宛若却并未回答,而是道:“定南王于南夏有安国之功……”赵浪却道:“功高震主却不是好事,想来这次南夏带兵的大元帅,选了旁人,也是这个原因了。”
宛若摇摇头:“这些事,我不懂,也不问,故此也不清楚。”“你虽不懂不问,可知南夏的皇上却已御驾亲征而来?”宛若一愣:“你说什么?”赵琅叹息道:“南夏的皇上如今正在冀州督军,这也是我非要把你送返的原因。”
宛若目光闪了闪道:“便是你将我送返,于如今战局,恐怕也无济于事。”赵琅道:“南北兵力悬殊,胜负早定,早在你和亲之前,若是南夏继续打过来,北辰早已抵挡不住,这也是早晚之事,如今我只希望这仗早早结束,也省得黎民百姓跟着受苦。”
宛若颇为意外的望着他,赵琅去忽然笑道:“你这样看着我作甚?我这样护着你,也是有私心的,我是想,你念着今日的一点人情,将来破城之日,能劝你的皇上,善待我北辰的黎民百姓,便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清风朗月,宛若忽然觉得瞬间时光倒退了数年,仿佛此时还是那个隆冬的栈,伴着一缕梅香,跟苏澈侃侃而谈的那位睿亲王,温润如玉,忧国忧民,风华无双。
翌日一早,宛若醒来的时候,身边却不见了如意,只留下了她平日戴在头上的一支如意镶八宝的金簪子,还是当初她刚服侍自己的时节,给她的,这些年,旁的物什却不知道赏了多少,却没见她多稀罕,唯有这个簪子,却日日戴在头上,到了如今,颜色已早不如初时的好了。
宛若眼角有些湿润,忽想起昨日晚间,她从睿亲王那里回来,便有些不对劲儿了,一整个晚上絮絮叨叨,叮嘱她一些烦琐事,当时并未理会,如今想来,却才明白。
赵琅沉默半响道:“如意忠肝义胆是个好丫头,昨个夜里我思来想去,为保万一,这个李代桃僵之计,倒是个好法子,你也不要过于担忧,这不过是万一,若是运气好,到了冀州城,你们主仆便能相聚……”
宛若哑声问:“还能相聚?”“当然。”赵琅点头应诺,赵琅的保证却并未安宛若的心,她总觉得跟如意昨日一别,便是永诀了。
赵琅带着宛若取小路奔冀州,倒异常顺利,至冀州城外三十里,远远便见前面旌旗招展猎猎飘扬,当前一骑白马,急速而来,近了些,宛若才看清正是数月不见的承安。
宛若下了马车,行动虽迟缓,却尽量快步向前走去,赵琅却愣愣望着前方,喃喃的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竟是他,竟是他……”
宛若并未走几步,承安已到跟前,翻身下马,从上到下仔细端详半响,忽而紧紧把她抱在怀里:“我的若若,终是好好回到我身边……”。
☆、执手白发
御苑行宫里发生了这么大事儿,谁敢担待,谁能担待,即便皇上在太庙里祭祖祈福,也得上报,不过中间却让贵妃娘娘给拦下了。[非常文学]
这位柳贵妃虽不大受宠,可生了皇上唯一的皇子,即使柳家如今大不如前,这地位尊荣还是摆在那里,下面的人对柳彦玲颇多忌惮,再加上,既然她出面拦下这事,也算让他们一众奴才有了托辞,横竖前面有这位主子挡着呢。
赵晞知道这事的时候,已是第二日一早,还是小春子听着了信儿,唬了一跳,主子对苏姑娘别管是非对错,那就跟入了魔障一样,甚至小春子私下里都觉得,比起北辰的江山,主子更瞧重的还是苏姑娘,这种想法看似荒唐,可就真真摆在哪儿,这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他家主子在情之一字上,这辈子估摸都看不开,参不透了。
小春子有时候想,说不准两人是前世有什么冤孽,今生来了结的,不然,何至于如此纠纠缠缠牵扯不断,小春子虽然也觉得苏姑娘这去了更好些,可对于柳贵妃那心思,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虽然有一起长大的情份,可这些年早把旧年的情份磨折的一丝也不剩了,不仅情份没了,以柳贵妃那小心眼,还生出恨不得你死我活的歹毒心肠来。
平日逮不着机会罢了,好容易有了这么个空,她若是能消停,就不是她了,干系到苏姑娘的性命,便是一等一的要紧事,比国家大事要紧的多,因此小春子匆忙就报给了皇上。
赵晞得了信儿,那还顾得什么祈福,从太庙出来带了御林军,直接就追了下来,心里说不上是恨还是怨,到底儿,宛若还是不乐意的,即便他抛却了锦绣江山,她依旧不想呆在他身边,一刻都不想。
他早该明白的,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心里存着点滴希望而已,希望她有朝一日能明白他的心,能看到他的情,可这一切都是奢望。
赵晞带着人追到宛若的时候,宛若的马车正疾驰在山道上,就这么亲眼看着,从那边山坡深密的林间,伸出弓弩,嗖嗖嗖,数声响过,几十支羽箭同时射向奔跑的马车,后面的侍卫档了射向车厢的箭矢,前面的马却中了箭,长长嘶鸣一声,发了狂性,四蹄如疯了一般,直接冲下一边的悬崖。非常文学
赵晞亲眼看着这一幕的时候,顿时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仿佛此生所有,这一瞬间,尽数成空,空空落落,三魂七魄都就几乎飞出体外,不知去往何处去了。
悬崖下是滔滔涧水,神仙下去都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更何况宛若如今已是八个多月的身孕。
正值盛夏暑气蒸腾的时候,北辰皇宫却笼罩在一片阴冷森然之中,森冷之外却是一片哀嚎之声,天子之怒,寻常人怎受的住,行宫中所有奴才皆殉葬,在悬崖底下,沿着涧水寻了三天三夜,连根儿头发丝都没找到,回来只寻了姑娘平常最喜欢穿的衣裳。
皇上责令造办处,一日之内雕了个跟真人一般无二的雕像,正儿八经的装裹起来,停灵,出殡,以皇后之尊葬入帝陵,贵妃柳氏杀害皇后的忤逆大罪,赐鸠酒自尽。
赵晞颁了处置柳彦玲的圣旨之后,就坐在沐雪斋院子里的梨树下怔怔发呆,花期早过,月色下乌黑的枝桠翠叶间,可见悬着的一颗颗青梨子。
说来也奇怪,这沐雪斋的两株梨花,每年是宫里开的最好的,到了暮春时节,远远望去如堆云积雪一般,白花花晶莹的梨花簪满枝桠,微风一过,仿佛初冬细雪飘下,一院子都是清甜的梨花香。
花开的虽好,结的果子却又苦又涩,难以入口,不知怎生个缘故,此时此刻,赵晞却恍然明白了,这沐雪斋本来就是宛若的地方,这梨树正如他跟宛若情份一般,初始美好,结局苦涩,是早就注定了的。
赵晞一贯不信命,因记得宛若曾跟他说过,人定胜天,他便有了执念,她随口一说的话,他却记在心里,这么多年都不能忘。
赵琅迈进沐雪斋的时候,就看到赵晞仿佛浑身被抽走了魂魄一样,坐在那里,仰着头呆呆傻傻的望着树上的梨子,那模样儿令人又酸又涩。
若说以前心里还有不甘,在冀州城外见到承安开始,赵琅就觉得心中所有难遣的情怀,顷刻散了,散成了烟,随着风飞的不知去向,若宛若和亲的若是旁人,别说赵晞,就是赵琅心里还会存着遗憾,遗憾有缘无分,可那个人却是承安。
现在想来,从最开始的时候,无论他还是赵晞,就没有一丁点机会,那是承安,也是南夏的皇上,更是未来的天下之主,而宛若早就是那个人的了。
赵琅觉得,或许从最早一开始那个人就算好了一切,一步一步,有运气的成分在,但大多也是他步步为营的谋算,不管江山,还是爱情,注定他都是赢家。
赵琅是受众大臣所托进来为贵妃说情的,虽然他也觉得柳彦玲之心太过阴毒,可她膝下毕竟还有个皇子,于情于理都不该死的。
赵琅也知道,自己之所以如此宽容,或许是因为知道宛若安然无恙,若掉落山崖的不是如意而是宛若,赵都拿不准自己还会不会进来说这个情。
进来了,看见赵晞这个样儿,赵琅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沉默的站在那里,好半响,赵晞忽然开口:
“皇叔,你第一次见到宛若是什么时候?”
赵琅怔了怔道:“多年前,她七岁那年进京前,大雪阻于官驿,不止她,还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