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夜晚时分,墨晓诗来到墨扬和紫芸的房间,轻轻的敲了敲门,“爹,娘你们睡了吗?”
“是晓诗啊,有事吗?进来吧!”回话的正是墨扬。- -
墨晓诗推门走进,就看见两人正坐在桌前,而桌上正摆着一个棋盘,“爹、娘你们在下棋呀!”
“恩,我陪你爹玩玩,你要来下两盘吗?”说完,紫芸已经站起身来。
“不了不了,”墨晓诗慌忙的摆手,有种又见到夏语的感觉。不过说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见夏语他们几个了,不知道他们最近好不好。
“娘,我是来找您有点事情想问的。”
墨扬看了看两人,“房间就留给你们娘俩了,棋我还是去找蓝溪陪我下吧!”说完,就走了出去。
“谢谢爹。”墨晓诗在墨扬的身后说道。墨扬摆了摆手。
“傻孩子,我们是一家人,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呢?”紫芸拉着墨晓诗的手来到了桌边坐下,“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想要问的?应该很重要吧!不然,你也不会这个时间过来问我。”
“恩,”墨晓诗点了点头,“我其实是想问问娘亲关于岛上的那片禁林的事情。”既然娘亲是岛主,应该会知道其中的奥妙的吧!那里居`无`错`小说`ledu然能让自己回到现代,着实让她感到好奇。
可是,让墨晓诗意外的是,紫芸竟然摇了摇头,“对于那片禁林就算我身为岛主也不是很清楚那片林子的秘密,对于那里为什么被称为禁林我也不清楚。不过也有人说那只是一片普通的林子,而且那天不是还有人跟着你进去了吗?也好像没有什么不同。那片林子怎么了吗?”
墨晓诗摇了摇头,竟然连娘亲都不清楚,那还能去问谁呢?“对了,娘亲,你上次跟我说过是有一个人交代你让我去那里的,这个人是谁呢?”墨晓诗忽然想起,也许从那个人身上她能了解些什么。
紫芸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墨晓诗,久久不移开目光。
墨晓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开口问道,“我的脸上怎么了吗?”
“没,没有什么。”紫芸将目光移开,但是那人说的话此刻却在脑海不停的回想。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过了一会儿,紫芸忽然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说道,“也许,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吧!那个人是一位老人,但是他的名字我却不知道。”
“是个老头?”
“你怎么知道?”紫芸惊讶开口,刚刚自己也只是说是老人而已,没说是男是女啊。没有想到晓诗居然会知道,自己明明没有跟其他人提起过。“你认识那个人吗?”紫芸问道,虽然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的面,也只是从声音判辨出他是个老头。但是自己却知道那人根本就不是个普通人,她住的地方可以称得上是铜墙铁壁了,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出。他却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入,而不被任何人发现。
真的会是他吗?墨晓诗的眼睛冒出亮光。“其实,我猜想他可能是…”墨晓诗刚想开口说道,就被打断了。
一阵风吹过,房间的烛火全都灭了,而窗外面一个人影闪过。墨晓诗紧跟着追了出去,“什么人?”这边的动静太大,墨晓诗的声音太响,以至于将已经随墨晓诗搬至主房,现离此处不远的正在下棋的蓝溪和墨扬也给惊动了。蓝溪只来得及看见墨晓诗的人影一晃而过,但是他却没有立马跟着追过去。
“岳母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蓝溪对着紫芸疑惑开口,按理说,现在一切都已经回归平静了才对,怎么还会有夜闯宅院的人呢。
紫芸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本来我和晓诗谈话谈的好好的,忽然屋里的灯就灭了,然后晓诗就追着那人跑了出去。蓝溪,要不,你也赶快追过去吧,那人的武功好像很高,万一晓诗有危险就不好了。”紫芸有些紧张的说道。
“是啊,蓝溪,你快追去看看吧!我们这里不需要担心。”墨扬听到夜跟着开口说道。他当然知晓蓝溪留下来的理由,但是比起自己,他们更加担心晓诗会不会遇到危险。
“放心吧!晓诗会没事的。而且就算我现在追过去也无济于事,他们早已经不见踪影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里静等待晓诗回来,我相信晓诗一定会没事的。”蓝溪对着墨扬和紫芸安慰道。但是其实自己的心里也敲起了响鼓。
虽然晓诗的武功已经有了惊人的进步,但是也难免会遇上比她厉害的高手。但是现在晓诗不在,万一敌人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岳父母大人有危险就不好了。那样就算他去了能够帮到晓诗,她一定也不会高兴的,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证两人的安全。而晓诗,他只能相信她,相信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而另一边,墨晓诗已经追着黑衣人跑了很远,但是前面那人却一点停下的动向也没有。自己每每想加快步伐一鼓作气将人追到,但是对方也会忽然加快步伐,让两人的距离永远都有着不远不近的差距。忽然,墨晓诗眯了眯眼睛,然后停下。前面那人看见她停下了,不禁感到不解,也跟着停了下来。
墨晓诗气闷,早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跑这么远的路啊!可是下一秒,前面那人又准备动了。“等一下!”墨晓诗急忙开口,然后看着前面那人忽然一本正经的喊了声,“师傅!”
谁知那人只停了一下继续要走,墨晓诗急忙大喊道“师傅,我知道一定是你!为什么你都不愿意跟我见面?这么久没见了,你都不会想我的吗?”前面那人依旧静默。
就在墨晓诗以为他不会说话,打算再次开口的时候,却听到前面的人微微叹息了一声,总算是转过身来,“哎,既然你知道是为师,也知道为师是故意避而不见,为什么还要追过来呢?”
“师傅,果然是你,”墨晓诗欣喜出声,不过马上又是一脸的疑惑,“师傅,你的声音…”
“没什么,”男子快速的回答,“只是最近身体不好,所以嗓子不舒服。”
“你骗人!”墨晓诗的眼神微闪,果断开口。师傅的武功那么好,怎么可能还会生这种病,还什么嗓子不舒服,明显就是在骗人。“师傅,你为什么不将面罩取下?”墨晓诗边说,身子便向着前面走去,右手微向前伸着,想要摘下对面之人黑色的面罩。
“不要在往前走了。”那人忽然厉声说道,阻断墨晓诗的步伐。
“师傅!”虽然不明白师傅为何忽然生气,但是墨晓诗还是听话的停下,因为她知道要是师傅真的生气离开了,她一定追不上的。但是就这样她就未免太不甘心了。
看着墨晓诗听话的停下脚步,那人的声音又重新放柔,“傻孩子,要知道尘世一切皆尘埃!师傅能够有幸收你为弟子,师傅是真的很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就像是这次师傅真的会永远的离开自己一样。墨晓诗忽然感觉眼睛很酸,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泪来一样。甩头将这种怪异的感觉抛开,“师傅,那个将我从禁林送到现代去的人就是你吧!那个在我回到现代出声告诉我父母安好的人也是你吧!师傅,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不是这里的人,还能有那样的力量送我回去?一开始你说是我有天赋所以破例收我为徒,可是在教会了我本领之后却直接消失不见,但是现在看来,我在想你当时是故意找上我要收我为徒的吧?”
那人面罩下的脸温柔的一笑,“我是谁很重要吗?”
“当然了,师傅,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有一种很亲切感。难道说师傅也是从那里来的吗?不,不会,要是那里的人就更不可能了。”
看到墨晓诗一脸疑惑的表情,男子总算忍不住笑出声。“何必纠结于我到底是谁,无论我是谁,我都只是你的师傅而已。”
“师傅…”
“好了,你快回去吧,你只要记住一点就行,不要跟别人提起我的存在知道吗?”
墨晓诗看出男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自己了,只得点了点头,“刚刚也是因为我差点告诉娘亲,师傅才会出现的吗?为什么师傅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存在呢?”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你不觉得要是你泄露出去我的事情,我会被一大堆的人烦死吗?”男子语带无奈的开口,“总之今日一别,恐怕再见之日就遥遥无期了。”
墨晓诗再次点头,是啊,像师傅这样厉害的人物一定会被各个势力所拉拢的。
忽然昏暗的树林中亮点红光,墨晓诗低头就看见玉佩散发着红色光芒。墨晓诗忽然想起,那日在禁林中,玉佩也是忽然就发光。墨晓诗抬头想开口问男子,可是男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师傅?”
“孩子,‘因元’是让你幸福的钥匙,所以好好保存它吧!而且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