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赌局(大结局)(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时凶险,归时充满缠绵,玉倚丝属于那种根本不顾虑哪怕旁边有雅娜,她一样可以偎在男人怀里诉说离情,离情诉说到浓处,自然也必不可少地有了些亲昵镜头,虽然有所收敛,但雅娜依然面红耳赤,走出百里,雅娜终于开口:“这大海上闷死了,让我一个人呆会!”
三个人在一起会闷?周宇笑了:“依你!”手一点,雅娜送入无生戒中,龙背上只剩下两个人,玉倚丝一把抱紧他:“周宇,我想你了!”
周宇双手一合,小白龙送入无生戒,大海之上出现一片巨大的浮冰,浮冰上有一块大大的毛皮,玉倚丝的衣服被慢慢解开,一进入她就特别激动,一路大呼小叫,这大海之中,百里之内未必有什么人,她完全不用顾虑,这一番**做得大海翻波,玉倚丝终于在一声长长的尖叫声中双脚收拢,双手也拼命抱住他,身子没命地顶起,就在她疯狂放纵之时,两人躺着的浮冰居然喀地一声断成两截,两人赤条条地滚入水中。
周宇抱着她浮起半空,感慨地说:“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
“你让我这么兴奋的……怪你!”玉倚丝自然不服,话题转移:“哎,房子做好了吗?”
“做好了!”周宇苦笑:“但我得想办法为你的房屋另外加点料,否则,我们一睡觉,这房屋非塌不可!”
玉倚丝吃吃地笑:“就是!……再问你一个问题,我可以生儿子了吗?别生气。不能就不能……我只是觉得你的功力进步了好多。”
周宇笑了:“你回去就知道了,她们中已有六人怀上,如果你再怀不上,问题就是出在你身上!”
玉倚丝急了:“我也要!你再……做!”她可是一个好胜心强地女孩,别的女孩都怀上了,她还没有,这可急坏她了!
“很好!”周宇手伸向她的下身:“我们就这样一路做下去,做他个十回八回的,肯定能怀上……”
大海波涛泛起。又激起多少风流的浪花,第三天,玉倚丝终于有了一个绝不应该有的感觉:疲倦!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这个男人太厉害了,两次她都受不了,他还用魔法来刺激她的**,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女人身上试验出来的新东西……
第四天,周宇回到了余生岛!众女站在海边“广场”上迎接。就象迎接国王凯旋归来,与玉倚丝逐一拥抱,包括婉儿在内,周宇手一动,小白龙翻滚而出,周宇微笑:“小雪,从此这里就是你地家,你的职责是保卫这座岛。不准任何人靠近!”
小雪一声低啸,身子腾空而起,隐隐风生之际。直上海边大树,这一跃之势,居然高达数十丈,在空中一个盘旋,突然长大了几圈。它的头顶也有金光隐隐,两支龙角完全成形,婉儿一声惊叫:“龙!”
所有人也同时大惊。包括周宇在内!这条小白龙居然在这一刻完全进化,而且真的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龙!
“这还是龙吗?”玉倚丝摇头:“它成怪物了……老公!”这老公两个字是她上岛新学的词语,别人都叫,她也可以叫,尽管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婉儿兴奋地大叫:“传说中的龙就是这个样子!老公……它会不会行云布雨?”
好象听到了她的呼唤,小雪身子一圈一转,海水起了一个巨大地漩涡,一股水流飞起,围绕在小雪的身旁,小雪巨口一张,大地凉风起,细雨绵绵而下,伴随着大海上的狂风,只留下他们所在的这块空地。
一道彩虹飞起,直飞向高空中的小雪,却是莺语儿,她还在娇声呼唤:“小雪,你长这么大了呀?让姐姐好好看看……”直接坐上了小雪的背上。
一人一龙直飞天际,围着小岛转***,婉儿呆呆地看着天空,这是天界吗?神龙护院,她的待遇是什么?是娘娘还是仙女?
周宇手再伸出,地上出现一个姑娘,横眉怒目的姑娘,雅娜!她在生气!而且她地生气有理由:“我只说休息一下,你的一下是四天?你看见谁睡一觉需要四天的?”
别地女孩全都不懂,但玉倚丝的脸红足以告诉她们,这个女孩生气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与玉倚丝的亲热。
周宇笑了:“我真的见过!你地那个不成功的准新郎,他一休息就是三百年!”
“你……你太过分了!”雅娜大怒:“兑现赌注!”
“等等!”周宇微微一愣:“赌都没赌,兑现什么赌注?”
“很好!”雅娜说:“我们这就开始赌!赌注是这座岛:谁赢了,谁做这岛上的主人!”
众女面面相觑,什么意思?辛辛苦苦做地房子帮她做?但男人的确曾答应过她,什么都赌,也无人能够反驳。
周宇苦笑:“你喜欢这座岛?”
“不喜欢!”雅娜冷笑:“但我更不喜欢你在这里得意洋洋!”
“明白!”周宇点头:“赌什么?”
雅娜说:“你也许生下来就是惹我不高兴的,杀害我的师傅,杀害我的小鱼,好不容易做了件好事,救我一回,但你言语实在太可恶,还是回到了原地……”她一说起来居然尽是诉说他的不是。
周宇等了好久:“我问的是怎么赌,赌完好上路,没说什么让你高兴的事,我也没本事让你高兴!”
雅娜眼睛里光彩一闪,居然笑了:“偏偏不让你说中,我没有不高兴……我现在很高兴!而且……我赌你没办法让我不高兴!”
周宇一怔:“这就是你提出来的赌博方式吗?”
“是地!”雅娜缓缓地说:“就是这个!我赌你没办法让我不高兴!”
所有女孩全都愣住,这可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胜败完全取决于她个人,她算是不高兴了,也完全可以否认!
周宇也愣住:“高不高兴是别人说,还是你自己说?”
雅娜瞪他一眼:“别人谁能猜测本姑娘的心思?自然是我自己说!”
“真是一个公平的赌博!”周宇苦笑:“为什么我遇到的赌博总是……这么公平?”
众女摇头,轻扬舞眉头皱起,标准答案随时都会变换,这种赌博还有个屁的赌式?
周宇目光扫视四周:“各位老婆,你们希望老公赢吗?”
“老公,你想办法赢!”谁先表态。是婉儿!这里有她的房子,她刚刚喜欢上这里。
“老公!”是玉倚丝:“你讲笑话她听,你的笑话她肯定会笑,只要笑就表示高兴!”
“你胳吱她,她一痒就会笑……”是谁?是弥朵儿,一看众人的眼神,慌忙住口,自己脸也红了。在一个女孩肋下骚痒痒,成何体统?
“弄错了!”莲心实在忍不住了:“那是让她高兴,不是让她不高兴!”
圣女抱着儿子出主意:“你将刚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