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燕舞,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半晌,听完燕舞的中的美人儿终于轻声的问到。
“是真的,不过没有燕舞说的那么夸张啦!云扬其实也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诗悦并不清楚妍姿现在的心理活动,这美人儿刚刚神志恢复清明,可别因为一些意外的感情困扰和压力而又重新病情复发,一切的事都可以慢慢的重长计议。
妍姿看了一眼诗悦,她没有说话,但那红扑扑的小脸却是愈加的好看。
这个下午就在一次次的惊喜与惊愕之中慢慢渡过,当姚玉屏最终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好端端的躺在床上甜甜的喊着‘妈’的时候,她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虽然我和诗悦一再强调妍姿的病情还需要长时间的调养和休息,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妍姿是真的痊愈了。因此姚玉屏自然对我们大家感激不已,连声道谢的同时却是一再邀请我们大家哪天有空一定要去她家坐坐,她要亲自下厨做上一顿好菜以表她的心意。
其实妍玉屏的邀请我们肯定是要成行的,就算不去吃她做的佳肴,我们也是要经常性的去探视一下妍姿的病情的。不过回想起上一次在妍姿家和这两母亲闹出来的意外绯闻,我的心理多少还是有点发怵,看来界时前去探望的时候一定是要人多势众的好,要不然再被这母女俩灌醉那可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毕竟自己的毅志力有多强自己心里是非常清楚的。
按照我们的叮嘱,妍姿去到系里向系主任请了假,说是要休养半个月。没有想到地是这位系主任非但爽快的应允。而且第一时间拿出了一份华夏大学入职申请书让妍姿回去慢慢填写,说是等到她休假回来后再交给他,基本上就可以成为华夏大学正式的老师了。这位系主任的雷厉风行让我们大家再一次的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地优越性,也让我们再一次的萌生了对那位汪校长地敬仰之情。
夜晚,晚餐过后。今天的餐后甜点又要开始了。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已经解决了我和依琳之间的最大阻碍,因此今晚按理说应该是我和这美人儿的欢好时刻。对于这一点我和依琳都是没有异议的。甚至应该说是保持了某种程度的默契。有关于这一点从我和她两个在晚餐时候神情就可以看得出来,我是始终是满脸挂着暧昧地笑意,而依琳则是时不时的用眼角溜向我所坐地方位,每每和我的目光相对都会娇羞的瞪我一眼,那番醉人的妩媚样不但是我,家里的姑娘们个个是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闲聊中今天大家非常智趣地没有提起晚上就寝的人员安排问题,就连一向脾气古怪、喜欢惹事的真真和妍颜这几个小丫头也是罕有地保持了沉默。对于老婆们越来越有大家风范的成熟默契我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家和万事兴,既然老婆们都这么懂事我应该适当的考虑以后每晚辛勤劳作的时候多付出一点汗水,深挖深种,让那一亩亩责任田更加肥美些。
“老公,时间差不多了。你快些回房吧!今天晚上你可是有工作要做的。”
晚上十点半,孙菁这个老婆中的大姐头开始招呼老婆们各自回房休息,并且同时向我脑海中发来了一条消息。
“嘿。知道知道,老婆的好俺会记得的。”我一边在脑海中回着话,一边冲着孙菁那妖精邪邪的一笑,那个中的意思孙菁是再明白不过的。
“去,谁稀罕呢!”孙菁笑着妖冶的瞟了我一眼,扭着那越来越丰腻的身子转身离去。人在楼梯口却又是回头说道:“可别累着了。”
孙菁这句话是张嘴说出来的,因此她的话也都一字不落的被老婆们装进了耳朵里,这自然引来了大家一阵的笑闹。所幸依琳这美人儿早已是先人一步的溜上了楼,要不然这场合又要让她受窘不已了。
.
红纱青,粉色的枕头和床单围着精致的镂空花边,四周墙壁涂抹着张显女子娟秀和妩媚的淡红色,灵巧的床头柜,秀气而端装的梳装台,带着甜甜脂粉香气的卧椅和装饰柜,整个睡房内弥漫着一股女性的气息。这应该已经是诗悦她们第五次调整和装扮这间房间了,而我们搬进紫勋花园前后也就二年的时间。其实不光是这间主卧房,家里所有的房间几乎都带有阴柔的痕迹,而我更应该庆幸,因为在诗悦、艳舞和雅薇她们日常睡觉的卧室内这种阴柔之气更盛。对于家中这种越来越浓郁的女性气息我是无力阻挠的,谁让这家已然成了女儿国,非但女主人众多,而且家里的佣人和厨师也都是聘请了女性,作为身处其中的唯一男性我能够保持自己鲜明的雄性特征已然是实属不易,改变房间格调和氛围之事还是留待后人努力吧。
仰躺在那张粉色的大床之上,刚刚洗涮完,身体和发角自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这种沐浴露是真真这丫头不知道从哪儿鼓捣来的,听她说天天用可以延缓皮肤衰老,而且会有效的提高男人的**指数。对于是不是可以提高什么**指数我是不屑一顾的,凭我的体力和精力一夜十几次郎根本只是小菜,何需这种多余的辅助。不过呢,既然真真这丫头喜欢也就随她去了,更何这沐浴露还真的挺好闻,一股淡淡的苹果和薄荷香味和真真这妖精身上的味道一样。
想起真真这小妖精的体味我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发生着变化,我不禁暗自感叹,自己怎么就如此迷恋那具活力十足的身体呢?想着想着,我的脑海中开始走马灯似的回放起家中众位妖娆地迷人身段,那环肥燕瘦,那冰肌玉骨。个中美妙不经历之人是无法得其真谛的。
今天晚上依琳这丫头的又会为我呈现怎么样一副醉人的风情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我在这儿正无限遐想的期待着美人儿地到来,忽听得房门一响,只见一个身影已然是站在了房中。不用说这人正是依琳,此时的美人儿娇羞异常,整个脑袋低垂下巴壳几乎要贴在胸前。虽然我和依琳早已经是有过了密切地身体接触。可以说除了最后一关我们做过夫妻间所有做过的事,不过今天对于依琳来说却是一个重要的时
她的身体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那小女儿的羞涩依然是挂在了她地脸上。
我这儿刚想开口让依琳过来,可是没成想那还没有合上的房门已然是再度半开,紧接着连续两道身影已然是闪进了房内。
郸和钱佳?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这两个美人儿会进来,难道她们也想在今晚和我发生超友谊地男女关系?
我心中狐疑着看了看同样是低垂着脑袋的。然后又看了看钱佳,而后者却是表现的非常自如。勇敢的迎接着我的注视。
“你不用看了,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一起。”钱佳向来就是如此地直接,学经济的人很讲求效率。
“一起?嘿,我欢迎。”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孙菁临上楼时说的那句话地真实含义,原来依琳和钱佳她们三个今天晚上一起陪我是早已经商量好的。只是她们对于我的体力实在是太小看了,枉我和她们一同奋战过那么多个日日夜夜。
“宝贝们,你们大概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嘿,那就让我开始伟大的征程吧!”我兴奋的大叫着然后一把便搂住那依旧高昂着头一付‘你奈我何’模样的钱佳,在美人儿的尖叫声中,我在她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口,征程将从这里开始,那两个已然动情的小青果缓一步不迟。
在一阵惊叫和嘻笑声中房间内逐渐变得安静起来,可这种安静却是愈来愈透着一股异样,没多大功夫一阵阵让心神摇曳的呻吟声和喘息声逐渐在房间内蒸腾,而后那几声清脆而婉转娇啼更是预示着一个新阶段的来临。
.的.
良久,黑暗中一段若有若无的话语伴随着女子娇柔的呻吟声在房间内飘荡。
.
六月,就在同学们都企盼着暑假快点来临的时候,飞扬集团和华夏大学向外界联合发表了一份合作声明。在这份声明中双方都表示经过近一年以来的初步合作双方都非常满意合作所取的成果,经过再次商谈之后双方都有意愿将这种合作继续进行下去,并且会在原有的基础上更深入的拓展这种合作模式。声明中称飞扬集团将投资十亿在华夏大学打造中国最大的生物化学实验室,而所有试验成果将会成为飞扬集团优先投资的对象,这种合作模式和规模已经可以和一年前飞扬集团与北辰耗资十五亿兴建的中国最大基础物理实验室相媲美。
而随着这份声明的公布,华夏大学为居于全球名校的排名一下子从之前的第二十五名跃升为第十五名,并被外界称为中国最有发展潜力的名校。不过让汪海平校长依旧不太满意的是,华夏在世界名校的排名依旧落后于北辰,后者自前年开始就已然进入世界名校前十的行列,目前位居第八。
自从那一晚突破最后阻碍之后,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和依琳已经成为了一对实际意义上的夫妻,这种关系和诗悦和雅薇她们没有什么区别,当然这是我的看法。而之后依琳从她母亲那边得来的消息却让一直心中保有隐忧的美人儿彻底放下了心中的石头,因为她母亲告诉她说,自从我和依琳那次登门拜访离开之后,依琳的父亲似乎开始学着接授现实,甚至曾经几次或明或暗的表示让依琳有空多回来。我不知道依琳的父亲孙思渺对我和依琳的事有如此明显的态度变化是不是因为我那天临走时所留地言起了作用,不过光从这一消息所透露出的实质内容我大致可以得出这样一种结论,不久的将来我应该要称这位孙大师为岳父了。
楚洪钟似乎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顺带着他也从依琳的视线里消失了。或许是他灵通地耳目让他第一时间获知我和依琳的关系获得了孙思渺地默许,他自感再无机会获取美人的青睐而选择主动的撤退。不过以我的性格当然不会留着这样一个隐藏的祸端来影响我的正常生活。经过几次暗中和楚家长老们地秘密接触,我和楚家达成了最终的协议。楚家将改立楚洪远为未来地家主,而楚家与飞扬集团在建筑以及运输业将展开全面的合作。协作的内容包括共同出资成立一家新公司,名为飞扬航空公司的航空运输集团。同时楚家将出资加入飞扬建筑公司,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而这样的则消息公布之后。楚家所控股地所有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都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当然钱佳所在的飞扬证券又是借机大赚了一笔。
我和妍姿地关系这两个月来已经发展到了郎情妾意的阶段,几乎可以说只要我愿意我可以随时取走美人儿的红丸。按美人儿的说法,原来她对我的感情还只是处在朦胧之间,可是自那一次和我坦诚相对又获知我为了要医治好她的病而不惜大费体力之后,她便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归属。一个毅志坚定的人是不容易产生感情的。但是一但某种感情在他的内心发芽生根那么结果便只有一种,那就是一生一世的相随。
不过二个月以来我依然没有和妍姿完成最后的合体。不是因为我瞻前顾后,也不是因为有其它的原因阻碍,那只是因为一个原因,我想要在美人儿生日的那晚取走她坚守了二十五年的贞洁,我要让她渡过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夜晚。而美人儿的生日在八月。
.
六月底,我回到了北辰。校园内那熙熙攘攘的人流,那清新中带着几偻花香的宁静。那一排排厚重却又不失蓬勃朝气的灰色楼宇,还有那一处处勾起我无数回忆的草地和林木无不让我感受到一股由衷的欣喜。
眼前的这一切或许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流连了,最起码再也不会抱有现在这种心情注目,因为我已然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我将要提前一年毕业,大学的校园生活已然对我失去了吸引力,世界广阔,我将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探寻,去亲身感那些未知和已知的奇妙。今天我是来和于校长谈大学提前结业问题的,此外,我还需要去看看我那几个多日未见的同房兄,我想他们对于我提前结束大学学业一事应该会表现出莫大的惋惜之情,我估计还
点时间安抚一下他们那伤感的心灵。
308室,我就象当初第一次来北辰报到一样,抬手将房门推开,果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屋内依旧是一股浓重的烟味迎面袭来。
“检查卫生!检查卫生!”我扯着嗓子怪叫着,顺手把门板敲得嘭嘭直响。
北辰的卫生督查队是出了名的严格,平日里非但要检查寝室的卫生状况,而且根据学校于一年前颁布禁烟条例他们还非常热衷于捕获违反禁令在寝室内吸烟的瘾君子。被抓住的学生不但要全校通报批评,而且还要扣学分,这样的规定按楚洪远他们的说法,实在是有够黑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