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鸿孕当头故人来(全文完结)(2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豆子指了指院子,又回道:“刚到一会儿,约末两刻钟。”
青阳揪着她往里面走,“走,快去瞧瞧,莫再打起来”话虽这么说,可她却没一分的担心,一副专等看好戏的模样。
进了院子,李敢与李江立在上房门外,见她二人行来,行礼问好。青阳摆摆手,兴冲冲的挑了门帘儿,一脚踢进门内,身形却猛然一滞,青篱跟在她后面收脚不及,重重撞在她背上,“哎呀”一声,捂着鼻子瞪着青阳的后背,“青阳,你干嘛,鼻子被你撞掉了……”话未说完,她闭了嘴。
青阳很不对劲儿。后背轻轻抖着,细微的,不易觉察的,若非她离她这么近,是不可能觉察到的。
“青阳,一向可好。”里面传来温润爽朗的男声,有些熟悉,有些陌生,不属于岳行文的,也不属于李谔的。
“你,回来做什么?”青阳的声音淡了下来,带着强行压制住的激动之意。
青篱惊了一下,从青阳身后绕过,一脚进了门。
屋内坐着的赫然是三人。一人家常月白长衫,一人月白墨纹锦缎,一人……
她愣住了,脑子有些拐不过弯来,怎么也不能把方才那个温润得如一汪暖泉,清爽得如初秋晴空的声音与胡流风联系起来。记忆中的胡流风的语调一向是戏谑而轻飘的,就象他的人他的心一样,飘着的浮着的,不安定的……而现在的他眉眼都是平直的,桃花眼中不再是轻飘飘的波光流转而是聚敛着湛湛清光,深邃幽渺。
她轻咳一声,回头看青阳,她的神情仍是淡淡的,凤眸中溢出不易觉察的蒙蒙雾气。
青阳转身往向走,“我先回京城了。”
“青阳”青篱奔出房门,叫住她,气愤的说:“凭什么你走,该打他走才是。”被困在情海不能自拔的青阳让她心疼。若是世间能有除他之外的人可解这种叫做胡流风的毒,她定然不会叫住她。可,这毒非他解不可。他即回来,出现在青阳面前,是不是意味着……
“这可是咱们的庄子,咱们的家,没理由让不喜欢的人占着,自己却躲起来,你说对不对,青阳?”青阳紧紧拉着她,再添一把火。
青阳却没如往那般,跳将起来附合她,再气势冲冲的跑过去,气势十足的赶人。
她只是摆了摆手,声音颇有些疲惫,“我这会儿累了,等我睡一觉,歇一歇再说……”
闻讯赶来的碧云碧月迎上前,一左一右扶着她回自己的院子。
青篱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如刀割。
红姨过来请示,中午备什么宴,她恨恨的说,“萝卜宴然后给我挑最劣最烈的烧刀子来,死命的灌”她不能跑过去指责胡流风,你丫的回来干嘛,只能这样泄着胸臆中的郁闷之气。
身后有人笑出声来,转头看过去,却是李谔一年多未见,他仍是老模样,笑声过后,又恢复那冷冽模样,狭长的眼射着不自觉的寒光。
青篱心中烦闷,对他也没好气,回身向上房走去,经过他身边儿的时候,上下打量他一番,“谁借了你的米还了糠么?”
李谔怔了下,随即又笑起来,跟在她身后进了屋。
岳行文的脸刹时黑了下来,叫了一声篱儿。青篱蹭过去,在他身旁坐下,口气软了软了,却依然不善,“干嘛,今天你们还想打一架,拆了正房么?”
胡流风轻笑,朝着李谔岳行文拱手赔礼:“两位对不住了。二小姐这是对胡某有气”
青篱心中哼哝,自你识相不过他这一说,却倒不好再发作了。低头坐着。
岳行文眉头轻挑,对胡流风道:“你自己的事儿自己解决妥当,若成了,回来用午宴,若是不成……你就请便吧。”
胡流风点点头,站起身子,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回头温温一笑,“二小姐,那萝卜宴换了吧……”
待他的身形消失在门外,青篱才不确定的问,“先生,那个是胡流风吧?”
岳行文轻笑,“嗯,”又握了她的手,极尽温柔的问一句,“累么?”青篱登时鸡皮疙瘩乱跳。暼见李谔更黑的脸儿,心中暗笑,这人还有这样幼稚的时候。
这个时候聪明的人是应该远离战火的。她自然是不傻,站起身子笑道:“我去厨房瞧瞧,你们先坐着。”
说着快速溜至门口,想了想又回头加了一句,“别再打架了哦。”
李谔斜睨过来。青篱暗中哼了哼,看什么,你丫打得过他么?不领情的家伙。
进厨房瞧了瞧,因明日打算回京,备下的食材不多。便与红姨商量了一下,仍去自家园子里抓了鸡和兔子,配上佃农们刚送到的干菜,熏制的肉类,想了想,又叫一个媳妇去找人,现宰一只羊,反正吃不完,可以给京中苏府岳府送些回去。酒仍是葡萄酒米酒,还有前些日子苏二老爷派人送来的上好竹叶青。
午宴她是在百般煎熬中准备好的,心中乱的那个百爪挠心,也不知胡流风那厮去了青阳院中,现下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碧云碧月没有过来搬她,倒是让她稍放了心,希望一切都好吧。
摆好了午宴,差人去请胡流风并青阳,这边又叫人去书房叫那两位据说正在下棋的大神仙。
岳行文进了饭厅,瞧了瞧桌上的菜色,正中间一只孜然辣椒烤得皮焦内嫩诱人食欲的羊腿很是显眼儿,不满的转过头看她。青篱嘿嘿讨好一笑,平日里宴客最多抓只鸡呀兔子呀的杀了,羊嘛,本来园子里只有十来只,是备着过年时吃的。
李谔却是一笑,大刺刺的在主位坐下,朝岳行文笑道:“岳兄盛情,却之不恭。来来来,坐坐坐。”
岳行文挑眉,“可是还想鼻青脸肿的回去么?”
李谔哼哼,“不过是看这丫头的面子让着你罢了,你当本候爷真不如你?”
岳行文扭头瞧了瞧天色,淡淡一笑,“反正流风还未回。不若再比试一场?”
李谔冷哼一声,“比就比”
“比什么比?吃饭”清脆声音响起,门帘一晃,青阳的大红身影闪了进来,神色如常,凤眸在李谔与岳行文身上转了几转,突的又笑起来,“吃完饭再比。”朝着李谔道:“三表哥可要好好杀杀岳死人脸的威风”
胡流风后脚进来,步履平静沉稳,仍是那副眉眼清润的模样。扫了扫桌上,朝青篱躬身致谢,“谢二小姐的盛情。”
眼前这胡流风吧,虽然瞧起来沉稳了许多,谦谦如玉,也不欠扁了,只是总让人觉得怪怪的。胡乱摆摆手,招呼众人坐下,最终李谔被岳行文挤到了客位上,又拉她在主位上坐下,他不甘心的哼哼几声,便作罢了。
青阳一如即往的开朗笑着,如未见胡流风之前那般,如她往日在人前那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