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鸿孕当头故人来(全文完结)(1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八章鸿孕当头故人来(全文完结)
青篱自被那半夜被无名箫音吵醒后,也不知是没睡好,还是怎的,总觉得困倦不堪,这两天来,她不是在自己院中睡着,便是在青阳院中迷糊着。
青阳几次跟她说得正欢,一抬头她却是那副困得睁不开眼的模样,赶她回去睡觉,她又不肯。
青阳也知道是为何,无非是那日碧云碧月抹眼泪,被这丫头撞上,逼着说了实话,若非岳死人脸黑着脸儿不愿,她怕是要夜里陪她睡着了。
从碧云碧月那里得知青阳的事儿,让她青篱格外内疚。原本以为,自胡流风走后,她日日陪伴青阳,能让她心情好一些,同时也慢慢的忘记那个不该记着的人。可是又想,以青阳对胡流风似海般深的情谊,她如何能轻易忘去?
每日看到青阳爽朗的笑脸,她都想偷偷的流泪。是以这两天青篱的心情一落千丈,在庄子里住到这份儿,也实在无趣了。便决定要早早回京城,希望京中的热闹可以让青阳慢慢好起来。
这日她又睡到日上三竿,秋日阳光透过窗子,在地上洒下一片金黄。屋中静悄悄的,侧耳细听外面似有悉悉索索的声响。起身穿衣,到了外间,合儿正坐着绣墩上做针线,忙放下手中活计,笑:“小姐怎么不叫我。”
青篱瞪她一眼,“我在里间动静那么大,你没听到?”说话间注意合儿脸色一红,凑近她调笑,“想谁想那么出神儿?”
合儿躲开一步,佯怒:“小姐就会拿我打趣儿。”
青篱笑得贼兮兮的,高叹一声,转身在椅子上坐了,又摆手,“你不说我也知道。半夏要等长丰那边庄子收完耕种了,还要核对那边畜牧场酒楼的帐目,估摸着十月底才能回京。”
合儿的脸刹时如火烧般通红,别别扭扭的强犟一句,“小姐说什么呢,哪个想他?”说着甩了门帘匆匆跑了,“我去打水来”
青篱冲着她仓惶逃窜的背影嘻嘻一笑,伸展了一下身子,合儿这丫头的好事也该办办了。若非柳儿东扯西拉的一通骗,还骗不出这小丫头的心思呢。
合儿再进来时,脸上红晕未退,眼中却是一片坦然清明,青篱笑了笑,任她洗了脸梳了头,才道:“我知道你是有个主意的。若是需我从中间提一提,你只管说。若是不需……”她对着铜镜一笑,“我只提醒你一句,半夏可是个抢手的……”
合儿的脸又红了红,头埋得低低的,“小姐,我知道了……”
青篱满意的点点头,出了房门,去书房转了一圈儿,与岳行文说了几句闲话,便又往青阳的院中而去。
红姨与合儿领着前来帮工的几人媳妇儿去了厢房,想在回京前,趁着秋阳干爽,将箱笼被褥都收拾晾晒。
柳儿挺着肚子进来,身后跟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穿着粉色上衣,扎着两个小辫子,瘦瘦弱弱的,有些怕生的紧紧跟在柳儿身后。两人一进晾晒衣被的后院,合儿眼尖瞧见,便叫起来:“哟,这是哪家的少奶奶呀……”
帮工的媳妇们都笑将起来,还有人故意高声叫着:“少奶奶喝茶不?”
柳儿撑着腰慢慢走近,笑着骂合儿:“你个促狭鬼……等你有这时候,就叫小姐给你配十个八个的丫头,好好过过少奶奶的瘾……”又叫身边的小雨去帮忙。
柳儿与这几人说了几句闲话,便也挑着轻便的活计去做,红姨拍打着被子的灰尘,满脸的笑,“她只顾着你就好了。快坐着吧,这几日脸色瞧着不错,白白嫩嫩的,倒比原来还好几分。”又随口问了张贵去哪里了。
柳儿说有些农具需要修补缺些配件,他一早去京中了。
青阳院中的人也在收拾着箱笼细软,见她行来,纷纷问好,又说县主在小花园中抚琴,青篱熟门熟路的向小花园而去。
还未靠近,便听见一阵悠扬琴音,正是她今年春日里闲着无事,偶然间哼哼着世前的曲子,被岳行文听到,认为此曲甚妙,让她哼唱完,又写了琴谱,弹奏几遍之后,将节奏改得略慢了一些,青篱觉得改后的曲子更符合这个时代。
青阳甚喜这首曲子,经常自弹自唱。以她门外汉的评判标准来看,青阳的琴技似乎不坏,特别是弹这首曲子。
“睡仙儿,睡醒啦?”青阳见她行来,停了下来,一身大红衣衫,在叶黄稀疏光线淡漠的秋日晨阳映照下,没来由的,心底泛起一阵阵刺痛,从不知,张扬的大红和深秋相遇,竟会让人生出万世难灭的孤寂来。
“县主好兴致。”她强笑着走近,又说:“丫头们今日就能收拾好,明日我们回京吧。”
青阳笑了笑,说好,又抽拿起桌旁的一只碧玉洞箫来,“合奏一曲?”
恍然间,青篱看到立在一旁的碧云碧月抖了一下。失笑,琴箫合奏别人讲究的相互呼应,而她与青阳合起来,刚是玩乐,怎么怪怎么来。以至于到后处曲子变了调,虐人耳朵。
笑着摇摇头,指指那两人,“今儿最后一天在庄子里,还是放过她们的耳朵吧。”
青阳放下手中的洞箫,起了身子,“那,我们去庄子里走走?”
这个青篱自然赞同的。两人起身出了院子,向东面而去。日头渐高,秋阳摆脱了清晨的微黄,变得爽朗透澈起来,极目远望,空旷的田野让人的心情变得舒畅起来。
田中有不少佃农在浇水,见她们行来,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打招呼问好,老唐头远远的瞧见这二位东家,一溜小跑的过来,行礼:“县主,少奶奶好。”
青篱笑着让他免礼,又问他佃的地收成如何,家里留了多少粮,可够吃等等。老唐头笑呵呵的回了话。又说:“老婆子听说县主和少奶奶要回京,做好了两坛子米酒,待会儿就送去。”
青阳笑道:“那敢情好。明儿我们就回京了,中午好好吃一顿,你可得赶到午饭前送到啊……”
老唐头笑呵呵的一连声说没问题,误不了县主的宴。便急匆匆的家去了。
青阳笑看着他离去的背景,“这老头挺有意思的。”
老唐头去了后,又有不少人围过来,打听她们要回京的时间,这个说家里有刚晒好的大酱,那个说家里有干净鲜嫩的干菜,那个说东家庄子没种谷子,刚巧自己家田里的新谷子刚碾好的小米……
青篱笑着推辞,推不过便都受下来。心中温暖满足。在庄子里转了大半日,搜罗了佃民们许多东西,两人心满意足的回转。
刚入进了庄子门,却见自家院门前停着一辆马车,对视疑惑,这个时候会是谁来。
待走近几步,青阳突然“扑哧”笑出声来,幸灾乐祸道:“哎呀,今儿中午可热闹了……”
青篱回头瞪她一眼,热闹?是闹腾吧
那马车边上站着的正是李谔那厮身边的小豆子。不由脑门霍霍的疼起来……
她可没忘去年庄子刚建成后,李谔巅巅儿的前来,不知那人和李谔因为何话不合,大打出手的场景,那可真是飞沙走石,天地变色,不死……呃,呸呸呸总之差点把书房拆了。也就是那时,她才算第一次见识到陆聪口中所说的三脚毛功夫是什么样的威力,就一个字:帅。
“小豆子见过小姐县主”一年多没见,小豆子个头长得愈发高,声音也变得粗旷沉稳起来。
青阳咯咯笑着,“起吧。你那主子呢,来了多大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