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同桌的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王小静去了英guo留学,走之前连招呼都没有和陈泽打,只是发了条短信:陈泽哥,我去留学啦,我知道,你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因为你是巴不得我走的嘛,这下随了你的愿了。我呢,也是想趁着这个年龄好好的玩一圈的,正如你所说的,多见一点人,多看一点事,玩累了、够了,就回来。不过你放心,你的小萝莉肯定是不会移情别恋滴,那些什么外国帅哥,通通一边玩去,我肯定不会动心,就是王子或者亲王追我我也照样不会鸟他,因为我早就有白马王子啦。这一点不管谁说什么,我都不会介意,就连我那表姐也已经那我无可奈何了,说我是花痴,我是花痴我骄傲!还有几分钟就要上飞机,既然不跟你告别,肯定就不会跟你打电话了。因为我怕一跟你打电话就又不想走了,所以还是发短信好了。不过放心,到了那边后我就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还有,以后你要多抽点时间上QQ,我要跟你视频聊天,你别还是像原来那般十天半个月都不上线,我可是先说好了,如果你久了不上线,到时候看见我回国来找你,你可别惊讶。嗯,就说这么多。关机,安检去了。
收到短信的陈泽正在和查凯伦几人在cāo场上打篮球,听见有人说他衣服里的手机在响,于是将篮球丢给查凯伦,跑过去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约莫一分多钟后,汗流浃背的陈泽咧嘴一笑,露出白灿灿整齐的牙齿,仰头大笑了一声,引得旁边围观的妹纸纷纷侧目这个在学校颇具传奇xìng的同学,她们中大多是高一的妹纸,才进校门。或多或少的都听说过这个其貌不扬的学长其实是仁安一中呼风唤雨的人物,是智力与武力值并驾齐驱的存在,虽然平时很低调,但是江湖上一直都流传着他的传说。
将衣服挂在篮球架上后。陈泽再次回到场上,查凯伦也恰好将球传到他手上,也没有选择再传或者往里突破,跳起来就是一记干净利落的干拔三分投篮,虽然没有麦迪那份风sāo,但是准头也出奇的好,球应声入网。空心。
查凯伦跑过来和陈泽撞了一下肩,打趣道:“那位美女给你发短信来了,看你刚才那副样子,上来你投个三分。怎么,你还想要在这些学妹面前耍帅啊。不是哥们儿打击你,长相你还真比不过我,咱们怎么都会比你更容易受美女青睐。”
陈泽笑骂道:“滚犊子!怎么看怎么像娘炮,还敢在我面前得瑟。”
查凯伦也不介意。还真的翘起了兰花指,道:“哎呀,你好讨厌。”
这个动作顿时引起场外妹纸一阵惊呼。笑得一片花枝招展。转眼间,他们也成了学长了,成了能时常去找漂亮学妹聊天聊人生的专职学长了。这狗娘养的岁月啊,还真是流失得飞快,想要留怎么也留不住。
高二的时间刚过半,叶倩就被她母亲方慕青给叫会刚装修好的新家去住了,不准她继续住校。这其中的原因,自然是这位丈母娘不想让自己宝贝女儿完全的被陈泽给偷了过去。
这位丈母娘最彪悍的地方还不在这里,有一次她会北水镇的时候,还正式的将陈泽母亲赵欣给约了出来。详细的讨论了关于两个孩子的问题,有几分荒唐。
谈话的内容陈泽不得而知,反正那天晚上他母亲在电话里教育了他大半个钟头,大多的话语还是要让他做事得有担当,既然选择了人家闺女就得好好对人家,不能三心二意的。陈泽也一直点头附和表示同意。不过最后母亲的话语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赵欣在快要挂电话的时候告诫他,做男人,其实也不能事事都听女人的,该有主见的时候得有主见,不能一味的依着女人来。自己的女人是应该宠,但是不能没有底线的宠,那就过了。在一些小事上面可以迁就女人,但是在遇到大事还是得自己拿主意。你拐走了人家的养育了十几年的女儿,的确亏欠了人家一些,但也总不能像是上门女婿一般,就得把自己所有贴给他们一家人才行。我儿子有不差劲,更不愁将来找不到媳妇儿,没必要对一个女人低声下气的。
陈泽有些头疼,试探着问道“妈,是不是叶倩母亲说了什么不太好听的话,让你有点生气啊?”
赵欣道:“这倒是没有,她态度还是很好的,很温和,但是话里行间表现出来的意思就有那么一点咱们家亏欠了他们家一般,他们家的女儿喜欢上了我儿子,这有什么亏欠的。”
陈泽轻声道:“妈你就别计较这些了,你儿子这件事做得还真是不怎么地道的,人家女儿现在还没满十八岁呢,你儿子就将人家女儿给骗走了,所以她心里觉得有点不平衡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赵欣不乐意道:“这是什么话,叶倩我知道是个好闺女,我也很喜欢,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让你受委屈,以你的条件,以后什么样的闺女找不到。”
陈泽连忙道:“我没受委屈,我能受什么委屈啊,妈你多心了。还有,叶倩也不是什么会恃宠而骄的人,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赵欣叹气道:“做妈的怎么会不担心自己儿子,我这也不是要求你怎么样怎么样,我这只是在给你打预防针,妈是过来人,这是关系到一辈子的事情,有些地方不得不注意。”
陈泽连忙嗯嗯道知道了,赵欣又唠叨了一阵子才挂了电话。陈泽不管再怎么表现得天才,赚了再多的钱,终究也是她的儿子,有很多的事情还得要她这个当妈的来管,显然,儿子结婚这件事情,是必须得经她手的。
白晴果然是一位苍凉的虎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在她家里老爷子说了句后辈的事情他们自己看着办。他这个老头子没意见的时候,白晴就神秘失踪了。玩的很绝,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具体的下落,至于她那未婚夫易坤。则是彻底的丢脸丢大发了。白晴和他订了婚并且不久后就要完婚的消息被他前一段时间就放了出去,不仅仅是蓉城,就连沿海地带或者京城,有些大户人家都有所耳闻。他本来是想用外界压力来逼迫白晴乖乖就范,可哪里想到白晴压根就不是一个肯束手就擒的女人,管你什么外界压力,也不管什么家族的安排。只要她打定了注意就不会更改,你想结婚她就失踪,看你怎么结婚。白晴也不是一般女人,她想要藏起来就肯定不会让谁找到她,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易坤自作自受。
倒是陈泽,在QQ上面收到了这女人的一条留言,问他有没有兴趣来可可西里玩,在这儿的荒原上扛着一至自动步枪。开着吉普车四处乱窜,时不时和偷猎分子打一场枪战,也算是为保护野生动物做贡献了。而且jīng彩程度比起当兵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偷猎队伍中也有武力值不俗者,甚至还有神枪手,有些还是当兵退伍出来后从事这行业的,所以敌人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她现在正缺一个手下打杂跑腿的,她看陈泽的样子似乎武力值还行,应该不会拖她后退,要是他有兴趣可以在她QQ上留言,到时候在可可西里边缘地带约个地点,她来接他。
陈泽心里一阵发笑,感情这女人在昆仑山一带跟偷猎队玩呢。那荒郊野外的,在戈壁沙漠地区手机都会失去作用,这易坤能找到她才怪了,就算他能量再大也是不可能的。不过陈泽想到她一个女人,还是一名大美女,开着吉普车在戈壁滩乱窜的场景。这幅画面就极其潇洒啊,这人生还真是他娘的寂寞如雪。
要是前世,陈泽说不定还真会被这女人打动,一头脑发热就跟着这女人过去疯玩了,不过现在嘛,只能在脑海里憧憬一下了。
谢影现在每天打理竹影馆,随着其越做越大,赚钱也越来越多,她已经俨然成为了一名大忙人,就连瑶瑶这个小丫头都说妈妈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都没多少时间陪她了。原来觉得妈妈做的饭菜不好吃,现在倒好,都没有时间给她做饭菜吃了,天天都是去外面馆子,也只有爸爸来的时候妈妈才会放下所有工作。
陈泽和许如竹那个疯女人的关系还是除了他们两人,其他人都不知道。陈泽有次笑着说用红颜知己来形容两人不知道恰不恰当,躺在床上头发散乱的许如竹有气无力地道咱们算哪门子红颜自己,连情人都算不上,顶多也就算是炮友,彼此有点**的时候就来一炮,打完炮穿好衣服就各自走人,其实这本质还和男人piáo娼女人叫鸭的情况差不多。要是刚开始陈泽听到这番言论估计会想要扇着女人两耳光,现在嘛,他是骂也懒得骂了,这女人是神经质的,骂也是白骂,而且她骨子里还有几分受虐的倾向,你骂她打她她反而会哈哈大笑,十足的贱人一个。
当然,他们两人的关系不知道有没有瞒过谢影的眼睛。谢影虽然看似柔弱于是无争,但实则是一个心思很细腻很敏感的女人,陈泽和许如竹都不知道他们两人有没有被她发现一丝猫腻。因为陈泽很肯定,谢影就是发现了,也照样什么都不会说,只会选择沉默,因为她一直的观点就是她没有太多的理由和资格来干涉陈泽的生活。
又是一年夏天。
当陈泽他们一届高考完成,别人在紧张而焦急的等待高考成绩的时候,陈泽连续三年进入国内燃料油期货市场翻云覆雨。国内燃料油期货市场果真如同他推测那般在去年夏天合约上市了,而陈泽的大名,也已经在上hai交易所响叮当了,几乎是圈内高层都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简直堪称妖孽,自从前年突然爆发,就一年比一年厉害,势不可挡,现在影响力已经到了丝毫不亚于那些大型机构的地步。据可靠消息,中石油和中海油高层都向这个年轻人发出了邀请,不过这个年轻人没答应,他只是抽时间悄悄的去了一次美guo纽.约。在期货交易所创建了一个户头,并开始零零散散的做一些投资,是真真实实的小打小闹,没做什么小动作。绝对意义上的试水。或许以后的几年里会偶尔的稍微大手笔一点,但是真正的目标还是在三年后的10年,那时候才会真正地大赚这些鬼佬的钱。
而在陈泽高考的前一段时间,纺织厂在曾煜宸的经营下,已经在亚.洲遍地开花,特别是东南.亚地区,不少地区的生意都被其给垄断下来。而且。在叶慎独再一次给曾煜宸的一份厚厚发展报告中,纺织厂在英guo正式和一家当地企业合资建造一家纺织厂。
陈泽再有一次在上hai完成交易后返回蓉城,喝孙妙涵在一家环境清幽的茶馆喝茶。
孙妙涵笑着道:“易坤那家伙被你整的还真是够惨的,现在新闻里都在报道西南rǔ业陷入财政危机的事情,曾经多么风光的一家大企业啊,现在都岌岌可危了。”
陈泽伸了个懒腰,笑道:“我这只是起了一个很小的推动作用罢了,现在国内的rǔ业本来就差不多已经被伊利和蒙牛两家巨头给垄断。一般的地方rǔ业就算有当地zhèng fǔ的保护,也是苟延馋喘,活不了多久。我顶多也就是帮其加速了而已。”
孙妙涵恍然,却突然感觉职业套装裙摆下面的大腿传来一阵酥麻感,脸sè骤然变红,娇嗔道:“蹄子!”
陈泽嘿嘿一笑,然后收回了手,怔怔地望着那张俏脸出神道:“涵姐马上就要升正处了,想要你别我包养的可能xìng越来越小了。”
孙妙涵眼神一阵恍惚,然后身体向右倾了倾,靠在陈泽肩膀上,柔声道:“也不一定啊。有一天我感到厌烦了,也许就突然辞职了。”
陈泽点点头,轻声呢喃道:“希望这一天不会太远,如果到了你五六十岁,那就不好玩了。”
孙妙涵叹了口气。
高考后在学校拿到分数的那一天,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沉默,有人格外的开朗,这并不简单是因为高考的分数,还夹杂这一份离别之情。
最后的散伙饭,陈泽班上当年高一时分出去的文科生大多也回来聚了餐,一小半的人都喝到吐了,更有甚至直接就在大街上跪着对暗恋多年的他或者她表白起来。成不成功已经无所谓,就当做是青的一点纪念,等老了的那一天,会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关于青的那一段不是空白的,至少还有一点东西可以去回忆。
青本就该是好好珍惜或者放肆挥霍的,到了这最后还不袒露心扉,有什么意思?
陈泽和苏茉两人都有一股很奇怪的情绪,两年来两人并没有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交集终究不会太多,大多都是偶尔擦肩而过时相视一笑。
两人最后一起逛起了夜间的校园,那破旧的内cāo场,两人曾经一起去买零食的教职工宿舍区,楼房全由红砖砌成,黑漆雕花栏杆爬满爬山虎。居民区围起一个废弃的篮球场。篮板被球砸到会晃荡很久,估计螺丝全松动了。水泥的地面极不平整,坑坑洼洼。早就废弃的模样。
这一切,放佛都带着几分落寞的感觉。
坐在球场边的阶梯上,看大妈们排着不整齐的阵型挥舞红sè的大扇子,艳丽动人,脸上也是喜气洋洋的笑脸。收音机里播放着《好rì子》这样老旧的热闹歌曲。陈泽坐在苏茉右边,他穿着黛青sè格纹衬衣,篮球在脚边。两人聊着即将到了的大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