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主动出击 夜袭兖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1938年的3月,李长中从兖州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日本鬼子的第二军的第五和第十师团将在徐州准备和李司令长官的第五战区的部队进行决战,兖州是日军第十师团的指挥部和后方基地。鬼子的第五师团已经在临沂一带和**打起来了。王仲保想起自己的战友在禹城被鬼子的第五师团打死了二十五个,心中燃起了极大的怒火。“他妈的,小鬼子血债要用血来还。”王仲保难以忍下心中的怒火,手中的铅笔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抓断成了三段。
“小松鼠,通知各队队长马上过来。”小松鼠转身跑去。
听说队长找大伙,知道肯定有战斗任务,这一段时间只有训练训练还是训练,几个分队长都想在整编后显示一下自己的成绩,不一会都骂骂咧咧的过来了。
“队长,是不是有什么任务呀?猴急猴急的把我们找来,有什么好事别忘了哥们。”首先来到的是孔德卫。
“他娘的,是不是要打小鬼子啦。这几天把老子都快给憋疯了,不把小鬼子的头拧下来老子就不姓于。”于小宝疾风火燎的跑来,人未到话先到了。
等几个分队长都来了,王仲保反而不急不燥的点上一支烟,翘起了二郎腿,看着几个分队长只笑就是不说话,把几个分队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看着几个着急的神情,王仲保心说战斗动员就不用了,别把几个家伙急疯喽。在几个分队长耳边一阵阵私语,几个分队长满脸高兴的跑了。
3月23日晚上,李长中带领着特种侦查分队的战士悄悄的隐蔽在兖州城的北门外,不一会一队巡逻队出现在北门的公路上,城门的鬼子大声的问:
“口令?”
“大阪濑谷。”
李长中乐了,带领几个队员马上穿上缴获的日军服装也出现在北门的公路上,李长中穿着少佐军服,带着一把日军指挥刀,几个队员扛着缴获的三八大盖,顺利的进入了北门。等开开城门的时候,走在前面李长中、黄士强突然转身,一人一个抓住了两个鬼子的脑袋,用力一拧,只听咔咔两声,两个鬼子顿时见了阎王。城门上面的鬼子听见下面有动静,走下来想看个究竟,只见眼前一亮,脖子下面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低头一看,眼前一股红色的喷泉从自己的身体里射出,口中“咕咕”两声便栽倒在地上;原来自己的气管和动脉被余洋的飞刀割断,在地上用力伸了几次腿,回到了他“天照大婶”的怀里永远的睡觉啦。等解决了这几个鬼子,李长中、余洋和泥鳅从东面,黄士强、吴而成和小松鼠从西面顺利的登上城楼,余洋手中的飞刀一闪,一个抱着“九二式”重机枪的鬼子立马见了阎王。顿时城墙上的鬼子乱作一团,其余的九个鬼子见上来了六个身穿皇军军装的人杀了重机枪手,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只见九个鬼子分三组手持刺刀要和这六个胆敢杀害皇军的人拼刺刀,耀武扬威的冲过来。王长中一看乐啦,傻瓜才和你拼刺刀呢?手中的驳壳枪一扬,“啪啪啪”六个人六支短枪一起开火,没等鬼子反应过来,一个班的鬼子就给报销了。
听到城门响起了枪声,王仲保知道李长中得手了,立即带着万山和三娃的分队登上了城楼。孔德卫和于小宝带着另外的一个半分队也趁乱跑上了铁路。
“快,三娃分队立即架设炮兵阵地,把掷弹筒架起来,向城里的鬼子仓库和第十师团司令部轰击,万山负责城墙东面、西面两面过来的鬼子,李长中和三娃的重机枪和轻机枪封锁城内的道路,把过来的鬼子坚决堵住。”
城内的第十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中将正在司令部为前方的战事烦恼,自己的同学板垣征四郎在临沂一线被张治中阻击在临沂一带,也自己的部队也遭到了中**队的抵抗,伤亡惨重。这时,北城门的枪声使他更加恼怒。
拿起电话要北门守军“八格,怎么回事?”
电话里没有回声,就在这时“轰轰轰”几声炮声,从仓库方向传来,矶谷廉介心里一沉,前方急需的汽油、弹药和食品都在哪里,万一被炸毁后果不堪设想,此时他完全明白了,北门丢了。矶谷廉介的脸上情绪急剧地变化着,颜色由红变白,由白变紫,身体也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嘴上的一朵人丹胡翘了起来。
这时参谋长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刚刚跑到屋内,几声爆炸声在院子里响起,可怜的卫队,还不清楚怎么回事,被急如其来的炮弹炸得血肉横飞,一片狼藉,一只被炸飞的胳膊飞到矶谷廉介的面前,手指动了动好像在告诉着矶谷廉介什么;最可怜的是司令部参谋片甲少佐,一枚炮弹在他面前爆炸了,强大的爆炸声把他炸得粉碎,这次真的叫片甲了,片甲不留的无影无踪了。
强大的爆炸声引发了放在仓库外面的汽油桶,顿时仓库方向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汽油的爆炸引发了汽车的爆炸,巨大的爆炸声使整个兖州城剧烈的振动着,就像发生了地震一般。
矶谷廉介看着仓库方向传来的火光和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气急败坏地对着通信兵说道:“快去把那个该死的濑谷给我找来。”通信兵见将军发火了,没有敢说话,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住在城内的濑谷支队长知道了北门失守,仓库被炸后,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原以为北门方向的磁窑、大汶口、泰安方向都有帝国的重兵驻守,南面和东面是支那军队的进攻方向,重兵集中在南面和东面,谁知道北门竟然被支那军队给占领了。濑谷一面命令东门和西门的驻军沿城墙向北门进攻,一面命令第六十三步兵联队进攻北门,确保兖州城和师团部的安全。第六十三步兵联队是日军中机械化程度最高部队,是日军的精锐。第六十三联队马上命令第一步兵大队沿城内的公路正面攻击,第二步兵大队的一个中队从西门助攻,另外两个步兵中队从东门助攻,形成三面夹击,企图一举拿下北门。
再说孔德卫和于小宝带领着十几个弟兄迅速上了铁路,留了几个弟兄向北警戒,其余的三个人一组挥动着铁锹埋设炸药。尽管已是初春时节,山东的天气还是非常寒冷,冻土和石子组成的路基坚硬无比,把挖土的弟兄累得满身是汗,头上不停的冒着烟,口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四个炸药包埋好了。
看着这里布置完毕,孔德卫把手一挥,指挥弟兄们撤离了铁路,留下四个弟兄点燃了导火索,随着几声巨大的爆炸声,铁轨被炸得歪歪斜斜,路基上留下了四个大坑。
大约有两个小队的鬼子从东门沿城墙攻了过来,另有大约一个中队从城内也向这里攻来了;掷弹筒发出的炮弹“吱吱”的划破了夜空,飞向了北门,鬼子的轻机枪、三八大盖也发出了“哒哒哒”的叫声,随着几声爆炸北门上的守军开始出现了伤亡。这时,东面来的鬼子离这里只有二三百米的样子,看到这种情况,王仲保一面指挥部队进行还击,一面安排李长中安置鬼雷。在城门楼子里有鬼子放置的十几箱手榴弹和几箱燃烧弹,李长中将十箱手榴弹和两箱燃烧弹放在一起,将手榴弹的引信拉出捆在一起,心里说:“妈拉个巴子的来吧,老子让你也尝尝被活埋的滋味。”
王仲保心里心急如焚,知道万一被鬼子缠住自己和着二十多个弟兄就全部报销了。又有几声爆炸声在北门上响起,泥鳅的双腿被炸断,鲜血染红了整个下体,几个弟兄阵亡了。这时北门外响起了四声巨大的爆炸声,王仲保知道孔德卫他们得手了,而眼前的情形万分紧急,随时都有被鬼子吃掉。
“李长中、万山、三娃快带着弟兄们撤退,我带着几个弟兄留下来掩护。”
这时在看见三娃的时候,三娃已经全身模糊了,鬼子的几个弹片已经深深的打在身体上,血流不已。三娃吃力的说:“排长:我不行啦,你快带弟兄们撤吧。”
望着三娃,王仲保知道自己已经救不了他了,再望望泥鳅和其他几个重伤的战士心如刀割。
“弟兄们,我对不住大家了,你们多保重吧。”说着,眼中含着泪花,向这些士兵们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排长,快撤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别忘记明年的今天给我们烧点纸。”泥鳅艰难的说着。
看着排长撤出了北门,转眼之间消失在黑夜之中。几个重伤员艰难的爬向城门楼子,泥鳅双腿被炸断身后留下鲜红的血迹,他吃力地向前爬着,口里似乎有点干燥,将身体慢慢地靠进了城墙,借着城墙的支撑,双手和屁股用力一撑,将身体半依半坐地靠在了城墙上。他把水壶拿了出来,看了看丢到了一边,水壶被鬼子的子弹打了两个洞,一滴水也没有剩下。鬼子嚎叫着冲了上来,他艰难地举起枪,不停的向鬼子射击。“他奶奶的,老子够本了,五个,六个了。”这时几个鬼子围了上来,泥鳅看着几个上来的鬼子毅然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
三娃爬到了城门楼子,从李长中手里接过了鬼雷的引信,苦笑着对李长中说道:“好兄弟,快走吧,我们是出不去了,没有必要再多搭上一条性命,留着性命给兄弟们报仇吧!”
李长中迟疑了,三娃手里的驳壳枪指着李长中,叫道:“你他妈的别逼老子,快走。”说完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接着说道:“假如你喜欢看着我死就留下,你他妈的还磨蹭什么呀?快走。”李长中看见三娃坚定的信念,眼圈一热,跑了出去。
望着李长中也出去了,三娃一手艰难的握住手榴弹的引信一手招呼几个受重伤的弟兄,几个弟兄都艰难的爬进了城门楼子。
“弟兄们,别怕。我们今天报销了,临死也拉几个鬼子垫背。”三娃艰难的笑了笑,手中颤颤巍巍的拿出一支烟。一个受伤的战士拿出了火柴,用颤抖的双手点着了。三娃用力吸了两口,把烟给了点烟的士兵,哪个点烟的士兵也用力吸了两口,又把烟给了下一位……
鬼子包围了城门楼子,三娃用力一拉引信,几秒过后“轰”的一声巨响,北门的城门坍塌了……
当濑谷支队长赶到北门时,北门一片狼藉,一个小队的士兵被压在城门下,从东西两面攻过来了也报销了将近一个小队,一夜之间一个步兵中队被打残了,恼羞成怒的濑谷对着六十三联队的联队长就是一阵耳光。
(全本网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