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额……还有最后一段文,椰子不否认,有在百度上查看,本来还想多改改的,可是发现改的多了之后,反而不好,所以,恩,好吧,有抄袭的嫌疑,亲们多多见谅诶……
68、完结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二阿哥胤礽再次被康熙立为太子,封太子福晋为太子妃。自此,皇子之间的争斗,才明面上告一段落。
太子复立,随后,康熙便开始了新一轮的皇子册封。三阿哥,四阿哥还有五阿哥均被封为亲王,七阿哥十阿哥则为郡王,九阿哥,十二阿哥,十四阿哥被册封为贝子。未受封爵的成年皇子,只有被康熙圈禁的大阿哥,还有十三阿哥和大失圣心的八阿哥。
四爷虽被封为亲王,行事却越发的低调。偶尔的竟还在家中吟诗作画,仰或是跟两位小阿哥玩耍。月雅在一旁看着,也并不多言。偶尔的要四爷带着一大家子去别庄采风,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康熙五十年中旬,时隔五年的雍亲王府,终于又传出喜讯,早年曾诞下四格格的耿氏,再度有喜。于次年的三月诞下一位小阿哥,洗三之时,康熙下旨赐名弘历。
到满月之时,四爷请旨升耿氏和小那拉氏为侧福晋,一时之间,雍王府后院可谓是热闹非凡。亲王爵能娶三位侧福晋,这一下,可都被占齐了,不过众人倒是不敢说什么。
耿氏能被成为侧福晋,那是她为四爷生下一子一女。至于小那拉氏,府里的女人都知道,福晋现在的身子越来越不行了,能不能熬过明年还是问题。现在会升她做侧福晋,许是那拉氏在做准备。
五阿哥弘历满月酒之后,便是四爷又一次当新郎的日子。此次要娶得的,便是那位历史上受尽四爷宠爱的年皇贵妃,年羹尧的妹妹。
只可惜,这次可没像历史上那般好运,只是一顶小轿抬进府做了格格。这个年氏还真如历史上那般所说,长的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一张俏脸也是娇弱可人,配上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当真能把人的魂给勾走。
四爷也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每日里陪着她吟诗作画,好不快活。自此,年氏成为四爷最受宠爱的女人。
康熙五十一年的九月十三日,太子胤礽再次被废。东宫之位空缺,康熙却一直再未提及新立太子。四爷也是越发的做好一位孝子忠臣。
“爷,你要装到什么时候啊?”这日四爷照常的呆在青木园,等到用过晚膳之后,月雅终于忍不住的问道。
“爷这样陪着你们,月儿不开心。”
“也不是不开心,但你也不能真的不处理公事了吧,白日里咱们演戏,晚上你也该找你的幕僚谈谈对策不是?”他宠年氏,她没意见,反正那是演戏。可别老是晚上拉着她玩双修啊。还美名其曰是加紧修炼,可以保护她。
月雅真是气得不行,谁能告诉她,这个腹黑又厚脸皮的真的是那个冷面四爷吗?月雅这会巴不得四爷忙点,省的每日晚上闹腾。
胤禛好笑的点头,“是该找他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如何。”还没等月雅高兴,他随即又道:“月儿晚上等爷回来再歇下,爷一会就回来。”
“那要不要为爷准备些宵夜啊?”咬牙说出这些话。
“成,爷要吃月儿做的,对了,再泡壶雨前龙井。”月雅翻眼,果然是大爷。
四爷一发话,月雅自是亲自下厨做饭,“额娘,您今儿下厨那,女儿来帮您。”
转身就瞧见已是亭亭玉立的大女儿站在门口,月雅心下不禁想到,她的布丁已经十七了。本来在现代,这年纪也就在上高中的时候。可在这古代,就算在皇家,这年纪也该嫁人了。
“额娘,您怎么了?”
“没事,布丁怎么到厨房来了?”
“还不是小四那个小霸王,这会偏要吃我做的点心,才会在这碰到额娘。”说道自己最小的幼弟,布丁也是一阵头疼。
“呵呵~你啊,不要老宠着他,诶,布丁如今是十七了吧?”四爷上次告诉她,康熙对于布丁额驸,可是已经再选了。若再不想法子,明年女儿就该被老康嫁到塞外去了。
“是啊,额娘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在想额娘的布丁长大了,要嫁人了。”浅笑的凝视着布丁,知道将她瞧红了脸才作罢。
“额娘~”布丁跺跺脚,“您怎么好端端的说这些啊,不理你了!”
“怎么?还害羞?”理理布丁的头发,“这男搭档会女大当嫁,自古流传的定律,只是布丁,你不能像一般的王府格格那样出嫁,你会怨阿玛跟额娘吗?”
布丁靠在月雅身上,“额娘说的什么话,布丁知道,阿玛跟额娘为什么这么做的。你们都是为女儿好,女儿怎么可能怪你们。”布丁又岂会不知,她算是修仙者,自是不能轻易的嫁人。
月雅点头,她这回也不知说什么好。她真的不知,当初教孩子们修仙,是不是做错了。可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拥有强大的实力,永久的生命,这有错吗?
“额娘~您别想太多了,能有您这么一位仙子的娘亲,我们兄妹有多开心,多幸运都不知道呢!”尤其是诺儿跟小四,整日里的想着什么时候阿玛能带着他们离开,他们好去闯荡修真界。
“额娘没想什么,布丁,若你皇马珐实在逼着你阿玛将你嫁掉的话,那咱们只能用法子,让你先出紫禁城了。”布丁闻言点头,这王府格格出嫁,不是塞外的王公贵族,便是京城里的八旗子弟。
她私下瞧了那么多的人,就没一个能瞧上眼的。倒是有一个,便是额娘的侄子,大舅舅的儿子。阿玛也说是个不错的,可惜额娘说不行。
当然不行,四爷跟布丁不知道,她一现代人能不知道吗。近亲成婚,生出的孩子可是会不健康的。所以当时布丁说大表哥不错的时候,月雅就马上摇头说不行了。
“成了,左右有你阿玛兜着,还不会有事。你先拿点心给小四吧,不然那小霸王发起巅来,可是制都制不住。”
“恩,那额娘,女儿先走了。”含笑望着布丁走远,月雅才端起给四爷准备的饭菜回正屋。
刚摆放好碗筷,四爷就慢悠悠的从外边走进来,“爷,正好,赶紧洗漱一下用宵夜吧。”
“恩,怎么了,瞧着有心事?”
月雅摇头,“没什么,我刚碰到布丁,”顿了会又道:“爷,布丁已经十七了,虽然对我们修仙者来说,那还是奶娃娃的年纪,可在咱们大清国……”
“不错,刚刚想要跟你谈的,也是布丁的这件事,不单单是布丁,还有豆丁,这丫头如今也有十五了。”
“诶!”想到还有个二女儿,月雅愁啊!
“月儿,还是用你的法子吧。”月雅夹菜的手一顿,如今看来,只能这般了。
康熙五十二年年初,雍亲王府的大格格突染疾病无药可医。满大清的人都知道,对于大格格,雍亲王跟佟侧福晋可都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的不得了。所以才会一直留在身边未让其出嫁。听说今年正是皇上要为大格格选额驸的时候,哪知却出了这样的事。
次月,雍王府的大格格不治身亡,佟侧福晋因伤心过度一病不起。不到半月的时间,本就柔弱的佟侧福晋,终是熬不过去。在四爷悲伤中,佟侧福晋便这么撒手人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