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渐变轻,似乎所有的痛楚都离开了她,她觉得慢慢飘飞起来。
似乎飘向一片白茫茫的云端。
但李睿撕心裂肺呼唤她的声音似乎远远飘来。
她开始心急起来,她舍不得离开他啊!但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降落下去。整个人似风筝一样越飘越高。
突然她似乎被什么人推了一把,借著这份力量,她直掉下去。
她慢慢费力地睁开眼睛,见李睿满脸憔悴,面如土灰地坐在自己身边。见她睁开眼,
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但泪水却滑出眼角。
她觉得自己疲惫万分,浑身都疼得像要散架一样。她又昏沉沈闭上眼。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她再次醒来,已是夜色深沉。烛光中,她发现李睿趴在自己床边睡著了。她动了动身子,吃力地伸出手抚摸他憔悴的脸,泪慢慢渗出眼角。
李睿惊悸一下,醒过来,慌忙向明月望去,发现她已经苏醒了,又悲又喜,颤抖地抚摸她的脸:“月儿,你——终于醒了!我——差点儿就失去了你。”他鼻子一酸,眼里闪著泪光。
明月心中溢满酸楚的柔情,哽咽道:“哥哥!”
李睿柔情万端地柔声道:“不是哥哥,你难道忘了,你我血脉不通,不会是亲兄妹。”
明月微愣了一下,毫无血色的脸上荡起一片喜悦的红晕,喃喃道:“是真的吗?难道这不是一场梦?”
李睿温柔道:“还要我割破手腕滴血证明吗?”
明月心痛地握住他缠绕著纱布的手,微弱地道:“哥哥,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
李睿深沉地望著她:“我说过,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一切。”
二人视线交融在一起。一种深邃的柔情荡漾开来,二人沉醉在彼此的视线中,浑然不知身之所在。
门被推开了,富总管前来探视明月,见明月醒转,激动地恭贺道:“恭喜郡主!逢凶化吉!”
明月努力支撑著身子要坐起,李睿慌忙扶住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急道:“月儿,你干什么?躺著不要乱动啊!”
明月吃力万分地盯著富总管问:“富总管,我——到底是谁?我娘亲的事,现在只有你最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富总管叹息道:“老奴曾发毒誓,决不泄露此事,但既然老天都成全了王爷和郡主,老奴也只好说出真相了。郡主,你确实不是老王爷亲生骨肉,你和王爷根本就不是亲兄妹。这事儿,除了老奴,连老王爷都不知道。”
明月和李睿异口同声激动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富总管陷入回忆:“当年,老王爷和夫人——就是郡主生身之母,两情相悦,但王爷却不得已,奉旨娶了王妃,老奴奉老王爷之命,暗中保护夫人。那时,夫人伤心欲绝,冲动之下就嫁给了别人。唉!可惜那人福薄命浅,没过多长时间因为骑马外出,马儿不知怎地受惊,他堕马被摔死了。夫人万念俱灰,曾想要寻死,却发现肚子里已经有了郡主,就忍痛活了下来,这时,老王爷找到夫人,说什么也不肯放夫人离开。夫人为了郡主,也就含恨跟了老王爷,为了郡主有个好的将来,夫人瞒住了郡主不是王爷骨肉的事实。老奴曾对夫人发毒誓,有生之年,无论发生什么事,决不泄露这个秘密。但——现在,也许是夫人在天之灵,要成全王爷和郡主吧!这个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明月有些感伤,低声道:“那——我亲身父亲,他——到底是什么人?”
富总管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和夫人似乎是青梅竹马,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人也都死去多年,郡主又何必再多追究?”
李睿点点头,深深看她一眼,柔声劝道:“富总管说得对,过去的事,已经不再重要,难道知道你我不是真正兄妹,你不高兴?”
明月含情脉脉低声道:“我当然高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我会如此幸运!”
二人深情相对,富总管微笑著,默默地退出去,轻轻带上门。
明月这次重伤非同小可,但她心结已解,摆脱了深重的担忧和罪恶感,心情轻松无比,再加上李睿的细心呵护,慢慢康复起来。
=====四月天独家制作=====.4yt.=====请支持四月天=====
两个月以后,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她已经基本康复。
李睿为了她的身体著想,一直没敢和她同床共枕。一是害怕碰到她的伤口,二是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欲望,会伤了她的身体。
这晚,明月悠然自得地拨动著琴弦。她放开了心怀,沉浸在音乐中,琴声也随著心境的变化,变得流畅轻快,如春风拂面。
李睿在旁边温柔地凝视著全神贯注ca琴的明月,耳边传来行云流水般的琴声,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一种异常甜蜜幸福的感觉。如果能和她这样相守一生一世,那他就别无所求了。
一曲即罢,明月微笑抬起头,发觉了李睿那种深深凝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那种似乎这世界上只有她存在的异常专注深邃深藏著压抑的渴盼目光,让她脸上漾起羞涩的红云。她垂下头。
明月那又羞又喜娇娇怯怯的模样,激起了李睿苦苦压抑的情火,他双颊微红,眼光炙热如火,伸手把明月搂入怀里。
感到他热烘烘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明月心急速跳动著,娇怯地把头埋入他怀里。
李睿感到她柔软温润的身子,柔顺地贴著自己,呼吸有些急促了,他哑声低呼她:“月儿!”
明月懒洋洋地依在他怀里,软绵绵地娇慵无限地“嗯”了一声。
这声音直透进李睿心底,激得他神魂俱失。他低下头温柔无限地吻住了明月的玫瑰花瓣似的红唇,他炙热的舌滑进了明月嘴里,辗转xi吮著,舔遍她口里每个芬芳的角落。
明月被他吻得失去了浑身的力量,软倒在他怀里,酥胸不住地起伏著。
李睿把她轻柔的身子横抱起,向里面卧房走去。他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眼眸变得异样深黑不见底。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脸,手轻轻地一点一点地帮她解开外衣盘纽。明月娇弱无力地依在他怀里,含羞地任他为所欲为。
当二人赤裸的肌肤贴在一起,二人情不自禁都“啊”了一声。二人都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的快感迅速蔓延至全身,他们迷醉在彼此肌肤的美妙接触中。
李睿低头慢慢地迷乱地吻著她,不放过她每一处幽香而嫩滑的肌肤。
明月双颊如火,婉转娇吟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